皇帝带着湘雨和李乐飞快的赶到和苏白约好的地方,苏白还没有回来。他们不好站在大路边上等待,只好躲到旁边的灌木丛中。不大一会儿,苏白果然走过来了。

来到明月宫,苏白又换回了他原来的那身装束——仍是一身滚黄边儿的绸缎白袍,手里仍然拿着折扇。只见他大摇大摆的顺着大路就走了过来。

“你都打探到了什么消息?”看到苏白走了过来,湘雨慌忙从灌木丛中跳出来,冲到了苏白的面前,如发炮竹一样的问道。

苏白一摇折扇,凭空点一点湘雨的鼻子,“湘儿,要是我不知道你们在這里,岂不是要被你吓死?”

“這么容易被我吓死了的话,表哥早就不要你了。”湘雨噘一下嘴,拉住了苏白的衣袖,轻摇了一摇,“快说,快说,你都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這时,皇帝和李乐也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看见湘雨在逼着苏白问话,也都殷切的看向苏白。苏白连忙说,“我正准备去别处查探玉灵儿小姐的消息。没想到,刚走出去没几步,我就看到一个身影,扛着什么东西,行动敏捷的向外走去。我心里不禁一阵怀疑,就跟了上去……”

苏白看到的那个身影恰恰就是李柏年。他肩上扛着的当然就是被打昏过去的玉灵儿。苏白一路跟着李柏年走到浅月湾,又悄悄沿路跟着他们去了瀑布后的山洞。

“這么说,你找到灵儿了?”湘雨高兴的看着苏白,“你真是太伟大了。”

苏白淡淡一笑,并不把湘雨的称赞放在心上,“还有楚文生的消息。没想到他们竟然连楚文生都拿下了。”

“什么人,功夫竟然這么深厚?”李乐面无表情的问。

“哼,只怕是一些见不得人的招数。”皇帝冷冷一哼,说,“事不宜迟,我们追!”

湘雨磨蹭了一下,低声说,“那个,他有没有和灵儿在一起呀?”

“他?”苏白奇怪的看着忽然忸怩了起来的湘雨,不明白她是怎么了。“他是谁?你干什么忽然這样说话?”

“她说的是陈老板。”李乐面无表情地说。

“陈老板?”苏白看看皇帝,拿折扇一指湘雨,“你决定放了她了?”

皇帝向前走去,边向前走,边说,“我本来就没打算锁住她。”

苏白笑了,一捅湘雨,轻声说,“你表哥对你还真好呀!”

湘雨一噘嘴,一瞪眼,“你说不说?不说就算了!‘

“噢,”苏白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没有,他们没有在一起。”

湘雨哼了一声,快步追着皇帝向前走去。李乐看着湘雨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说,“看起来,她也真的恋爱了。”

“今年的年景还真好,恋爱的人们真不少!”苏白一展折扇,大声念完這句话,也大步向前走去。

“你命也比较好,”李乐追上苏白,仍是面无表情,“要是遇上其他公主,你這样捉弄她,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我没有说谎啊,”苏白无辜的看着说完就大步向前走,不再理会自己的李乐,大声辩解说,“他们确实没有在一起。再说,要是其他公主,我才懒得理她们呢。”

“我才懒得理你呢!”湘雨扭过头来,噘着嘴说,“你们倒提醒我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湘雨指一下苏白,忽然又开心起来,“呵呵,到那时,我就可以找灵儿帮忙想主意了。”

苏白很是无辜的看一眼李乐,“乐疯子,你看,你害惨我了。”

李乐不理苏白,和皇帝肩并肩的加足了脚力,向前奔去。来到浅月湾,苏白早找好了小船,藏在竹林里。四人拖出小船,又向前划去。

四个人很快来到了李柏年等人所穿过的瀑布前,湘雨说,“表哥,楚文生带着我们就是从這样的山洞里走出来的。你知道吗?桃花谷的瀑布后也有這样的一个山洞。楚文生说,這样的山洞是明月宫主设计来,给她的弟子们逃生的时候用的。”

皇帝点了一下头,说道,“明月宫主倒是还有一点儿远见之明。”说着,猫腰就要往里走。

湘雨连忙拉住他,“表哥,里面很黑的,我们需要找一些火把来。”

听到湘雨的话,李乐拍一下苏白的肩膀,转身就走。皇帝等人知道他是去找火把了,也不询问,都径直走进了瀑布里的山洞等待。

不大一会儿,李乐就回来了。手里拿了四个火把。苏白从怀里掏出火石,点燃了火把,四人就向着山洞的里面走去。

李柏年等人拖着躺着楚文生和玉灵儿的竹排,走的很慢。但此时,他们也已经走到了山洞的出口处。看见外面有了光亮,楚文生不仅使劲向着外面看去。李柏年说得没有错,他们当年果然是走错了路。现在,李柏年带着他们走出来的山洞外,显然和他们所走的路不是相同的。虽然还在山洞内,但却能清晰地听到外面有潺潺的流水声。楚文生终于明白,为什么李柏年要将自己和玉灵儿放在竹排上带进山洞里来了。

“李兄是想从這里让我和灵儿漂流出去么?”

此时,皇帝等人恰好顺着竹排留在地上的拖痕,追了过来。远远的听到楚文生和李柏年的对话,皇帝连忙命众人熄灭了火把。躲在一边,慢慢地向前移了过来。

“你很聪明。”李柏年说,“怪不得宫主对你也是赞不绝口。”

“从此以后,宫主对楚文生和玉灵儿就只有恨了,李兄应该把心放下来了。”

李柏年冷笑了一声,没有搭话儿。他转身使劲拉拉竹排,说道,“楚兄,咱们后会有期了!”

“不,是后会无期。”楚文生也冷冷的回答,“你老兄是不会允许我和灵儿再出现在明月宫的了。”

“算你识相!”李柏年冷笑一声,用力一推,将竹排推倒了外面的水里。竹排猛然落入水中,不仅向下沉了一下。楚文生和玉灵儿的身上,一下子都湿了。冷水相激,玉灵儿一下子醒了过来。她睁开双眼,迷茫的看看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她身旁的楚文生,却没有注意到,她已经醒了。

李柏年看着他们慢慢漂流而去,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向回走去。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转过身去。

看到楚文生和玉灵儿被李柏年推了下去,湘雨忍不住就要冲过来,皇帝连忙抱住了她。他低声说,“湘儿,咱们的目的是要救人!”

“混蛋!”湘雨微微挣扎着,低声说,“我要杀了他!”

“你杀不了他的。”皇帝紧紧搂着湘雨的腰,低声在她的耳边说,“我不想节外生枝,救灵儿要紧。”

湘雨狠狠地瞪着李柏年,不吱声了。李柏年带着人,毫无察觉的从皇帝等人的身边走了过去。本来,以李柏年的修为,皇帝等人靠他這么近,他是不可能听不到的。然而,他心思沉重。他知道虽然送走了玉灵儿,但是,他要面对的还有很多事。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心思,他只有一步一步仔细的计划。

看着李柏年等人走远了,湘雨一下挣脱了皇帝,向着洞口跑去。皇帝也不管她,他脚尖一点,已经向外射了出去。苏白和李乐也毫不示弱,也紧跟着向外飞了出去。

玉灵儿刚从竹排上坐起来。楚文生大吃了一惊,叫了一声,“灵儿,你醒了?”却听得玉灵儿大声惊呼道,“五爷,小心啊!”

楚文生皱了一下眉头,看着玉灵儿大睁两眼,一脸惊慌的模样,心想,她还没有清醒过来……一抬头,却也看到皇帝的身影落了下来。他不禁也大吃了一惊,“五爷,你们……?”话未说完,皇帝和苏白、李乐已经先后落在了竹排上。那小小的竹排哪里经得住三个人接二连三的摇晃?待得苏白落到了竹排上,玉灵儿和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楚文生已经先后落入到水中去了。

皇帝连忙下水,将玉灵儿捞了上来。李乐也连忙下水,救上来了楚文生。玉灵儿不习水性,等到皇帝将她救上来,已经喝了好几口水,呛得她咳了半天。

“苏白,我得罪你了吗?”玉灵儿咳的小脸儿通红,生气的指着苏白问,“干什么一见面就想要谋杀我?”

苏白无辜的挠挠头,只听山洞里的湘雨着急的大叫着,“快过来,快过来。哎呀,你们快过来。”

皇帝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划起竹排赶回来。

“怎么了?”李乐严肃的看着湘雨,“发生了什么事?”

湘雨白了他一眼,“我想看看灵儿怎么样了。”

皇帝一下子气塞了,“湘儿,拜托你以后可不可以别总是這样一惊一乍的?”

玉灵儿浑身都湿透了,她依在皇帝的身边,瑟瑟发抖着。湘雨也伸手搂住了玉灵儿,一边,她看看皇帝,用鼻子哼了一声,说,“表哥,你别教训我,我还没把你做的坏事告诉给灵儿呢,要是她知道了,我保证她不理你了。”

玉灵儿轻轻打了一个喷嚏,说,“什么坏事?”

皇帝连忙悄悄朝着湘雨猛摇手,玉灵儿发觉了,一拉湘雨,“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理你了。”

皇帝苦下脸来。湘雨冲着皇帝嘻嘻一笑,说道,“对不起了,表哥。”接着就把皇帝在桃花谷被黄儿调戏的事说了一遍。楚文生在一旁说,“雨姑娘,這件事不是五爷的错!”

玉灵儿转过头,冲着楚文生一瞪眼,“是不是他的错,我用得着你来说吗?”

楚文生立即低下头去。玉灵儿冷笑了一声,说,“我还以为你有多潇洒呢,”

楚文生這几年一直生活在对玉灵儿的愧疚之中,如今听到她对自己的讥讽,反倒觉得轻松了一些。他默默无声的听着玉灵儿对他的责骂。可偏偏就在這时候,玉灵儿不骂了。她转头看向皇帝,“你呀你呀,黄儿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为什么不对我坦白?”

皇帝冤枉的看看湘雨,说,“我哪儿有时间呀!……”

“少来狡辩!”湘雨打断皇帝的话,搂着玉灵儿,大声说。

皇帝苦笑着看一下苏白,心想,得,本以为找了一个贤惠的老婆呢,可是,从着眼前的状况看起来,似乎不怎么令人乐观!

“怎么,你以为你做了赔本买卖吗?”玉灵儿也噘起嘴巴,不满的说。“我告诉你啊,就是你是五爷,以后也不准随便拈花惹草。”

苏白噗嗤一声乐了,皇帝生气的看向他,他连忙转过头,假装刚才笑的人不是他。

“别装了,五爷已经看到是你了。”李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苏白立刻要吐血了。唉,每当這时候,出卖他的人总是李乐這个看起来很老实,不会惹是生非的人。

众人看到苏白的模样,都笑了起来。楚文生看看瑟瑟发抖的玉灵儿,对皇帝说道,“五爷,我们还是想找个地方,生点火吧。”

皇帝赞同的点了一下头。忽然就听到耳边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五爷,你终于现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