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宫主大步走回了明月宫,坐到她铺着白老虎皮的椅子上。那小宫女跪在大厅里,一动也不敢动。明月宫主看向紫衣长老,只见她身边只剩下了两个弟子。明月宫主知道那一个一定是去照顾紫铃等人了。此时,代替那名弟子站在紫衣长老身边的是一个身着青衣长袍的男子。那不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但,脸上的沉着却凸现着男人们身上最吸引人的所有气质。

那人正是陈皓。紫衣长老也早注意到他站在风巧儿的身边了,追问之下,他倒也毫不隐瞒自己的身份——他也知道,有玉坠儿在一旁,无法隐瞒。听说明月宫主已经囚禁了一个假“五爷”,陈皓一定要跟着到明月宫。紫衣长老心想,這人竟然干独闯明月宫,定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恰巧,风巧儿要奉命带着玉坠儿的玉镯去祁州城。紫衣长老便同意亲自带他上明月宫来了。

“他是什么人?”明月宫主看着陈皓,决心先不理跪倒在地的小宫女,先问紫衣长老道。

不等紫衣长老开口,陈皓便微微一笑,坦然答道,“在下姓陈,是玉灵儿小姐的好朋友。特地来明月宫带她走的。”

明月宫主皱了一下眉头,盯着陈皓上下打量了两下,“你也是灵儿的好朋友?”

陈皓坦然点了点头。明月宫主哼了一声,转头吩咐道,“紫裳,把雏菊带到這里来。”

一声答应,从紫衣长老身后走出一个弟子,转身走出了宫门。明月宫主不再理陈皓,径直看向小宫女,“说吧,茶马古道兄弟把玉灵儿小姐带到哪里去了?”

“宫主,”那小宫女抬起了头,“我承认,這一切都是婢子的错。是婢子鼓动茶马古道兄弟来的,因为,婢子不忍心再看到玉灵儿蛊惑您,所以,决心代宫主除去她……”

“闭嘴!我是在问你,将玉灵儿小姐带到哪里去了?”明月宫主恼怒的断喝道。

小宫女低了头,“婢子知道茶马古道兄弟伤了玉灵儿的仆人,料想她今晚必定会去药房盗药,所以,早早的就派了人,到药房去等她了。”

明月宫主黑着脸,听着。

“天黑不久,她果然来了。婢子知道后,就匆匆的赶了过去。可我刚想要拔剑杀了她,忽然就有一把剑架在了婢子的脖子上!”

明月宫主惊疑的看着那小宫女。

“婢子很是心惊的转头一看,才知道玉灵儿来了救兵。”

“他是谁?”明月宫主简短而急切的问。

“楚文生!”小宫女回答,“五年前,和玉灵儿一起来到明月宫的楚文生。他挟持着我,强行带走了玉灵儿。”

“楚文生?”明月宫主半信半疑的低下了头。

“楚文生?”陈皓也怀疑的轻声说。

“陈老板!”這时,雏菊被紫衣长老的弟子带了进来。一看到陈皓,她立刻就扑了过来,惊喜的大叫道,“您可来了,小姐,小姐她……”

“雏菊,你别急,慢慢说。”陈皓连忙扶住了雏菊的双手,安慰说。

“陈老板,我家老爷少爷他们还好吗?兰姑娘,雨姑娘她们好吗?五……,您,有他们的消息吗?”

“他们都好。他们都在盼着你家小姐平安无事呢!雏菊,到底出了什么事,灵儿她……”

“陈老板,你救救我们家小姐吧,他们,”雏菊指向跪在地上的小宫女,“他们,要杀了我们家小姐。柱子受了伤,雏菊也无法保护小姐……”

陈皓看一眼那小宫女,问道,“雏菊,小姐现在何处?她没受什么伤吧?”

雏菊摇了摇头,看向明月宫主,低声说,“阿哲中了毒,小姐去拿药,却一直都没有回来。”

想到刚才小宫女的话,陈皓连忙又问,“雏菊,你见到了楚先生了吗?会不会是他来了,带走了你家小姐?”

“楚先生?”雏菊惊异的瞪大了双眼,“楚先生来了么?”她摇摇头,“没有,他一定没有来过的。他要是来了,怎么会不管小姐呢?”

陈皓心想,楚文生没有道理,救走了玉灵儿,而撇下雏菊不管。转念,他连忙又问,“你可知道,這些天,可有什么人,说是救你家小姐来了?我是说,除了我和楚先生之外的人。或许是,你家二少爷他们。”陈皓心想,既然不是他和楚文生,皇帝他们又都在桃花谷,那么這个假五爷,必定是乔玉山等人假扮的了。

“二少爷他们?没有啊。二少爷他们不是和老爷在一起吗?”雏菊惊异的问,“陈老板,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這样问?”

“哼!五爷,看来,我小觑你了!我还以为灵儿在故意混淆我的视听,哼,没想到,你在這里等着我呢!”明月宫主冷笑了一声,打断了雏菊的话。

陈皓也冷笑一声,并不否认的看向明月宫主,“宫主這么急着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知道哪位仁兄,无意间成了在下的替身,让宫主误会了?”

“陈老板,你?”雏菊吃惊的看着陈皓,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明月宫主一挥衣袖,立刻就有宫女从宫门口走开了。明月宫主说,“五爷是和楚文生一起来到明月宫的?”

“我已经来了,至于和谁一起来的,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吧?”

“哼!说得倒也对!不过……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比楚文生好在哪里?!”说没说完,明月宫主已经一挥衣袖,攻了过来。

慌忙间,陈皓猛然推开了雏菊,硬着头皮接了明月宫主一掌。他早见识过了风巧儿的轻功和紫衣长老师徒们深厚的内功,此时,当然不敢小觑明月宫這一掌门人。他轻飘飘的接了明月宫主一掌,顺势就向后退去。這一退,竟退了十多步,才停了下来。

明月宫主却并不趁机攻过来,她冷冷的瞪视着陈皓,“你为什么不肯接我一掌?”

“在下自知不是宫主的对手,也不想白白送死。宫主又何必感到惊奇呢?”

明月宫主冷冷一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只不过,在明月宫,岂能容你躲避。”说着,挥袖又打了过来。陈皓脚下一滑,顺势滑向明月宫的另一侧。明月宫主大恼,手上的功夫不禁凌厉起来。紫衣长老在一旁,暗暗在手心里运了一口气。她心想,难道,這人真的就是玉灵儿小姐口中的五爷不成?要真的是他,只怕不能让他挨宫主這一掌。倘若他有个三长两短,只怕玉灵儿该不愿意了。她暗暗运气在手,随时准备替陈皓接下宫主的這一掌。就在這时,宫门外忽然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一个宫女。

“宫主,不好了,不好了!”

明月宫主一甩袖子,硬生生的收了手上的招数,怒喝道,“慌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那位,那位姑娘,”小宫女气喘吁吁,胆颤心惊的说,“那位姑娘不见了!”

“姑娘?!”陈皓惊异的看向明月宫主,心想,這丫头不是去请假五爷了吗?又哪里出来个姑娘?明月宫主则一袖朝着那宫女打了过去,“不见了?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這一袖被紫衣长老上前一步,接住了。她看一眼那宫女,那宫女迟疑了一下,轻声说,“婢子在藏冬苑里发现了這个!”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支金杈来。

那金钗浑身金黄通亮,钗角上镂空的雕花复杂细腻,却又不显得杂乱,一看便知道不是寻常之物。那钗角上,旋着金丝儿,像是蝴蝶的金须儿,再看那金须儿的脚下、钗角的顶端,镶嵌着两个大珍珠。這两个大珍珠,浑圆晶莹,更不是寻常人家可以买得起的。雏菊认得清楚,這正是湘雨的物件。

“雨姑娘,陈老板,是雨姑娘的头钗!”雏菊忍不住的大叫道,“雨姑娘来了,雨姑娘也来救我们家小姐了!”雏菊激动地热泪盈眶了。

陈皓却脸色大变,他看着金钗,摇着头喃喃说,“怎么可能,她明明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可,這明明就是雨姑娘的头钗,我认不错的。”雏菊又看看那支头钗,转头看着陈皓,肯定地说,“這支头钗是我找到我们家小姐的第一天,小姐送给雨姑娘的。我还记得,這钗本来是一对儿的。雨姑娘说,小姐的礼物,她不能独吞,得把這钗拆开了,送给兰姑娘一支。小姐笑了,说,她要送给兰姑娘的,是一对儿玉镯,难道,雨姑娘要让兰姑娘把那对儿玉镯也分开吗?陈老板,這是我和小姐分别了三年之后,我见到她的第一天的事情,我不会记错的。”

陈皓的脸色难堪起来,忽然,他盯着那支金钗,说,“那钗筒里,有张字条儿。”

明月宫主看着陈皓,忽然心情轻松的笑了一笑,“我看到了!”她微微笑着看一眼陈皓,伸手拿过来那支金钗,轻一扯金钗上的金丝须儿,真的从钗筒里抽出了一张字条儿。她也不藏虚,展开字条儿,轻声念道,“我先走一步,去寻找灵儿的下落。”

明月宫主猛然将字条儿攥在手里,握成了小团儿,扔到了地上,自语道,“走了,你本事倒还不小!好啊,你走了,真正的五爷来了,我就不信,灵儿真的能走?!”

“什么?她就是你抓到了假五爷?”陈皓嘲讽的看着明月宫主,“你抓了一个女人,说她是‘五爷’?”

“怎么?不可以吗?”明月宫主并不理会陈皓的嘲讽,“灵儿這一次带回了多少人?你们还有多少人,要进我明月宫来?”

陈皓远远的看着被明月宫主扔到了地上的字条上的字,淡淡笑道,“还有很多,怎么,宫主害怕了么?”

“害怕?”明月宫主哈哈大笑两声。“本宫生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她看向紫衣长老,“他们就交给你了。你最好别让我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们!”说着,一挥衣袖,大步向外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