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宫主打发走了粉儿,转头又看向玉灵儿,说道,“好了,我就先让紫衣长老帮你好好的照顾她就是了。”

玉灵儿小脸儿一凛,说,“雏菊待我亲如姐妹,我不能把她交给任何人。”

明月宫主脸也猛地一寒,“這是在明月宫。”

玉灵儿看着明月宫主,忽然笑了,道,“我知道是在明月宫,不过,宫主真是那么小气吗?我也不过是借你的药潭用一下而已。”

明月宫主盯着玉灵儿犹如花朵的小脸儿,心里一动。她伸手猛地拉住玉灵儿的手,“药潭我借,可是你,這两天是我的。”说着,握紧了玉灵儿的手,施展轻功,向前走去。

阿哲大惊失色,手握宝剑,不禁向前跟了一步。

明月宫主并没有向后看,她另一只手只轻轻向外一吐,阿哲立刻感到一股大力朝着自己压来,他一个踉跄,猛地向后退了两步。

玉灵儿大惊失色,她紧紧的握着明月宫主的手,“你要干什么?”话没有说完,明月宫主已经换用打了阿哲一掌的手拉住了玉灵儿的手,而她的另一只手则环上了玉灵儿的细腰。玉灵儿的惊惧少了许多,“你要带我去哪里?刚才那小姑娘找你,明明就是有事!你不要因为我,而荒废你明月宫的事情。”

“不过是桃花谷又救了两个美男子回来,可是,我现在有你,不想见他们。”明月宫主说,“我要带你再好好地看一看我的明月宫。”

“哎呀,”玉灵儿着急道,“明月宫這么大,我们要看许多时日呢,可雏菊……”

“我让紫衣长老,我的奶妈,照顾她,你还不放心吗?”没想到,那紫衣长老竟然是明月宫主的奶妈。说着,明月宫主已经带着玉灵儿走远了。

那时,皇帝和苏白、李乐正刚刚被桃花谷的女子们救到桃花谷。

明月宫主天天带着玉灵儿在明月宫中游玩,似乎完全忘了为雏菊治病的事。然而,玉灵儿却始终挂念着這件事。到了第三天,玉灵儿终于忍不住了。一大早儿,玉灵儿就说,“宫主,无论如何,今天,我要见雏菊,我和她一起去药潭!”

明月宫主看一眼坚定的玉灵儿,沉默了一下,爽快地说,“也好,我送你们过去。”

几乎所有的人在那一瞬间都猜透了明月宫主的心思——雏菊昏迷着,她们还是在独处。那个总是陪在明月宫主身边,此刻,却丝毫不再得宠的男人连忙说道,“宫主,你可是答应过我,今天陪我练书法的!”

“我和雏菊两个人去就好了,”玉灵儿也连忙说道。

“哼,”明月宫主一甩袖子,“這里是我的地方,我说现在做什么,就做什么。”说着,她吩咐守在宫门口的宫女,“去,告诉紫衣长老,让她把雏菊姑娘带到耀泉旁边等候,我和灵儿小姐马上就到。”说完,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玉灵儿一眼,轻轻地说,“待会儿,要不要我亲自下水,为雏菊治病呀?”

玉灵儿脸色一变,轻声说,“宫主,你是堂堂明月宫的宫主,怎么说话不算数?真让人好笑。”

“我就说话不算数了,你又能怎么样呢?”明月宫主淡淡地说,好像,這件事完全和她无关似的。

“赖皮!”玉灵儿轻轻的骂,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那你现在有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明月宫主看着玉灵儿,双眼微眯。

“你又何必一定要知道呢?”玉灵儿忍不住嚷道。

阿哲连忙向前靠近了一步,低声问玉灵儿,“小姐,你没事吧?”

玉灵儿气恼的看一眼明月宫主,深吸一口气,对着阿哲轻轻摇了摇头。可是,阿哲似乎已经看出了一点儿苗头,他抬头看向明月宫主,朗声说道,“江湖上人人传言,明月宫主是个重情义、遵诺言的人,没想到,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到今天,我才知道江湖上的传言全都是假的。”

“哈哈,”明月宫主看着阿哲,不禁哈哈大笑,“江湖传言?!小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哼,你以为你地处荒僻,就没有人知道你的事了,对吗?”阿哲向前跨了一步,大声说,“我告诉你,這话就是我家先生说的。”

“你家先生?”明月宫主轻蔑的斜一眼阿哲,“你家先生又是哪一根葱啊?”

“我家先生不是葱,他是楚文生。”

“楚文生?”明月宫主惊了一下,转头看了玉灵儿一眼,“你是楚文生的仆人?”

阿哲认真的点了点头。明月宫主看着玉灵儿,意味深长的呵呵笑了,“有意思,有意思!他没成为你的夫君,而,他的仆人却跟在你的身边。”

玉灵儿气恼的噘了噘嘴,瞪着明月宫主,轻声说,“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就不能不知道吗?”

明月宫主微微一笑,说,“我不急,可我会查清楚一切的。”

见明月宫主和玉灵儿之间的那种说不清的氛围仍在,阿哲不仅着急的再次说,“看起来,明月宫主不过是浪得虚名!”

“名?”明月宫主不在意的微微一笑,“名于我,不过是过眼浮云!”

“你不要逼我!”玉灵儿噘起嘴巴,委屈的说,“你再這样,我就,我就……”

“你要干什么?”明月宫主看着玉灵儿。

玉灵儿低了头,她的眼圈不禁红了,“我走,我带着雏菊走,再难,我都不来了。”

明月宫主闻听這话,脸上忽然正色起来。她慢慢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来到玉灵儿的身边,她伸展手臂,轻轻抚一下玉灵儿的肩膀,说道,“灵儿,你知道吗?你是我最珍惜的。你美丽,却不浮华;你聪明,却不好争;你可爱,却又不是时时的黏腻。我怜惜你,所以想要成全你和楚文生。可是,你们辜负了我。”明月宫主的手轻轻环着玉灵儿,绕着她走了一圈,“我也早说过,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明月宫会是你的后盾,可是,灵儿,你更辜负了我!”

玉灵儿抬头看向明月宫主,“我知道,姐姐对我恩重如山。可是,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我,我不能,你会杀了她的……”玉灵儿轻轻摇着头,“无论怎么说,她都只是年纪太轻,不懂事罢了。”

“不懂事?她把你逼到了這种份上,你还为她说话?”明月宫主停住脚步,看着玉灵儿,“她是谁?竟让你如此怜惜?”

“我不是……,”玉灵儿偏转了头,“我只是清楚,以我的聪明,她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羔羊。”

“已经差不多了。”明月宫主脸色一寒,“我没告诉过你吗?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不是什么敌人,她是……”玉灵儿猛地刹住了话头儿。

“她是谁?”

“宫主,”玉灵儿殷切的看向明月宫主,“她真的只是太年轻了,她什么都不懂,又受了那么多的误导,我只是希望她能明白,除了爱情,在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以不同的方式爱着她。她不应该……”

“哼,你还是那么执著!”明月宫主冷笑了一声,“还是那么天真。”

“也许吧。”玉灵儿站了起来,“我们还是去药潭吧。”

明月宫主微笑了,脸上又带上了让人捉摸不透的似正亦邪的微笑,“好啊,我们现在就走。”

看到明月宫主脸上的笑容,玉灵儿无奈的低头苦笑了。

玉灵儿和明月宫主一起来到药潭边。原来這药潭,就处在那道三阶段式的瀑布的第一阶段下。這里本来是一处活火山的喷发口,它沉寂以后,明月宫主就命人将山上的瀑布改了道儿。流水注入,這里竟然就成了温泉。而经过了明月宫主改道的瀑布,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名贵草药生长的地方。可那明月宫主仍不满足,又在温泉的旁边种满了草药。津泡过千百种珍贵草药的温泉,因此成了可以解治百病的良药。

等到明月宫主和玉灵儿来到药泉旁边,紫衣长老早已经带了雏菊在這里等候了。明月宫主对着紫衣长老,不明显的挥了一下衣袖,紫衣长老立刻放下雏菊,转身离去。此时,雏菊依然紧闭双目,昏迷不醒。玉灵儿紧走几步,想要从地上扶起雏菊。明月宫主看到了,不禁脸色一变,抢先一步挥起了衣袖,挑起雏菊,扔入了药潭中。

“你!”玉灵儿惊了一跳,她回头又气又无奈的看看明月宫主,知她性情向来如此,无论自己怎么样,都没有用。等玉灵儿再转头看向雏菊的时候,雏菊已经在潭中不见了踪影——那药潭本来也不过一腰多深的水,然而,雏菊人在昏迷,身体是瘫软的,她被明月宫主卷入水中,身体没有支撑,便沉了下去。玉灵儿见不见了雏菊,顾不上和明月宫主生气,也纵身跳进了药泉。

“你!”明月宫主被玉灵儿的举动也惊了一跳,但紧接着,她就平静下来,“哼,依照她中毒的情况,今天至少要在這药潭中泡上两个时辰,难道,你要陪她在這药潭里泡上两个时辰吗?我可告诉你,她是病人,在這药潭里泡两个时辰没有事,可你好好的一个人,要在這药潭里呆上两个时辰,我保你手脚无力。”

“雏菊为了灵儿,可以连命都不要,玉灵儿這又算什么呢?”玉灵儿看也不看明月宫主。

“你,哼!”明月宫主一甩袖子,“好!你就在里面泡两个时辰吧。”说着,她看了一眼已经衣衫尽湿的玉灵儿的身子,转身欲走。忽然,她又想到了什么,站住了脚步,“灵儿,你还记得這里吗?”她举目环顾四周,轻声说,“五年前,楚文生就是在這里找到你的。”

玉灵儿低下了头,心想,怎么会不记得呢?

从沙漠中被救到桃花谷,玉灵儿没有多大一会儿就醒了过来。她醒来的时候,明月宫主正坐在她的床边,一脸深情的看着她。看到玉灵儿醒了过来,问及到楚文生的下落,明月宫主说,楚文生挂念他的货物,一醒过来,就回去找他的货物和商队了。听了這样的话,玉灵儿一面理解楚文生的挂念大家生死的心情,一面却又为他就這样舍弃自己而心痛不已。玉灵儿当即就要出宫去寻找楚文生,可明月宫主又告诉她,楚文生说会回来找她的。

玉灵儿在明月宫等了将近三个月,却没有一点儿楚文生的音信。她越来越失望,心想,原来在楚文生眼里,自己根本比不上他的金银财宝。自从她十二岁,母亲死后,玉灵儿的一颗心都放在楚文生的身上。为了他,她可以吃尽天下所有的苦头。可是,……玉灵儿万念俱灰!

那一天,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楚文生竟然背了一个采药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灵儿!”听到這句难以置信的呼喊的时候,玉灵儿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而,明月宫主地反应,让她立刻明白,那不是她的幻觉。

听到這句呼喊,明月宫主的第一反应就是挥袖朝着楚文生攻了过去。楚文生本能的一闪,奔向玉灵儿。那时,玉灵儿也清楚地认出了楚文生,她拼命的嘶喊,想要制止明月宫主,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她的嘶喊声,对明月宫主而言,就像是在为她助威。可怜的楚文生,他的功夫,在明月宫主眼里,只不过相当于一个较好的打手而已。他只有闪避躲让的份儿,根本没有还手的可能。而明月宫主已经动了要置他于死地的念头。楚文生躲让着,忽然就顺着药潭的边缘摔了下去。

“你,你杀了他?”玉灵儿难以置信的看着明月宫主,又看向药潭下,隆隆之下的飞瀑,惊恐至极,“你,你为什么要這么做,我们和你无怨无仇……”

明月宫主的脸色冷寒至极,“你来了,我和他之间,就有了仇恨!”

那时的玉灵儿哪里能明白明月宫主的心思,她把她看成了好心贴心的大姐姐,哪儿会想到明月宫主的意图?!突然见了明月宫主的另一面,玉灵儿又惊又怕又气,眼看着楚文生摔下悬崖,她更是痛不欲生。她狠狠地看一眼明月宫主,也猛地向着悬崖处跳去。

然而,在明月宫主的眼皮子底下,玉灵儿又怎么可能死的成?从玉灵儿开口质问,明月宫主就料到了玉灵儿的心思。待得玉灵儿扑向悬崖边的时候,她的衣袖已经挥起。玉灵儿只觉得身上一紧,便被明月宫主卷到了她的身边。

“没出息,”明月宫主冷冷的说,“难道,他死,你就要死吗?”

玉灵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扭转了头,说,“我给你,无话可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