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宫主轻拉着玉灵儿的手,径直向山顶走去。那紫衣长老则走向马车,抱起了雏菊。阿哲刚想说什么,紫衣长老身后的一个小丫头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大声说道,“哎,你!带着你的马跟我来。别让你這些脏马,污了咱们的山路。”

阿哲立刻气的七窍生烟,心想,什么话,不就一条山路吗?还污了它?!就是我的马不走,這山路也干净不到哪儿去。他气恼的握紧了手中的宝剑,那紫衣小丫头却看他一眼,轻蔑的说道,“别总是拿着你那根破铜烂铁来回的晃荡,还不够丢人现眼的呢。”

阿哲气的几乎要冲上去大开杀戒!這时,却看见跟在紫衣长老身后的三个小丫头已经铺展开了手里的地毯,她们三人排开了阶梯一样架势,地毯在一瞬间就躺在了山路上,而那排在最前面的小丫头,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阿哲惊的目瞪口呆。這时,玉灵儿回头,柔声说道,“阿哲,你就把马匹交给紫铃吧。你放心,這些马交给紫铃,肯定比在我们手里养的好。”

那紫衣小姑娘闻听玉灵儿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玉灵儿,兴奋的深深施了一礼,说,“小姐竟然还记得小丫头的名字,小丫头真是三生有幸!”

玉灵儿微微一笑,说道,“玉灵儿不敢忘记当日姐姐的照顾。”

“哎呀!小丫头可不敢当!”

“好了,紫铃,你就叫人好好的养小姐的马就好了,不要多嘴。”紫衣长老说着,扛着雏菊,竟像个壮年男人一样丝毫不当回事儿的向着山上走去。

对于這一切,明月宫主只当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她紧紧地拉着玉灵儿的手,也朝着山上走去。

玉灵儿知道自己反抗不了明月宫主,只得说,“宫主,能让阿哲和我一起吗?”

“如果他能跟得上。”明月宫主头也不回地说。

阿哲闻言,纵起身子,施展开所有功力,奋起直追。明月宫主似乎是知道阿哲的心思,她转回头看阿哲一眼。阿哲刚好抬头,看到明月宫主的目光,他立刻觉得一股冷气,从脊梁直窜他的后脑勺儿。他的怒气更旺了,不由使上了全身的力气。然而,明月宫主好似知道他的心思似的,即使阿哲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功力,还是不能紧明月宫主半步。

不到一盏茶功夫,明月宫主就带着玉灵儿到了山顶。又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紫衣长老也带着另外的三个小丫头上了山顶,她和明月宫主、玉灵儿打个照面,就带着雏菊径直离开了。阿哲的工夫毕竟更逊了一筹,他又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也到了山顶。

明月宫所在的山顶和山下的景色相比,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山下,绿林幽幽,似乎满山苍翠,没有边际,却给人一种压力在心里,就好像在那些密林的后面,藏了武术高手在等待自己似的;而山顶,云雾缭绕,隐隐约约的有亭台楼阁陷于其中,所到之处,阵阵暗香扑鼻,让人忍不住疑心,是否到了仙境。阿哲微微喘着气,禁不住在心里暗暗的感叹,眼睛不够使的四下里观望着。

“灵儿,你离开明月宫已经有五年了吧?你看一看,如今的明月宫和五年前相比,可有什么不同?”明月宫主自豪的伸手指一指四周,微笑着问玉灵儿。

玉灵儿极目四望,“更加美不胜收了。宫主一定是找了一个得意的帮手。”

“哈哈,”明月宫主放声大笑,“知我者,非你灵儿莫属。”说罢,又神秘兮兮的在玉灵儿的眼前摇了摇食指,“待会儿,我会让你见到他的。”那神情像是一个在炫耀自己情人的小女人。玉灵儿不禁微微的笑了。

阿哲站在一旁,看着明月宫主,忍不住心想,這个明月宫主到底是什么人?她看似天真的面孔下,到底藏了一颗什么样的心?

明月宫主却不管阿哲怎么看她,她拉着玉灵儿的手,继续向前走。走了没几步,阿哲的面前便豁然开朗。那袅袅的云雾像是遇见了太阳般,竟在這几步内消失殆尽。眼前的一切,像是掀开了一个害羞女子面前的轻纱一样,一下子敞亮起来。只看见眼前群山环绕,在眼前形成了一个倒锥一样的山谷,而所有的一切都建在這样一个圆锥谷里。四面的山上都一样的苍翠逼眼,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就半遮半掩的巧藏在那些苍翠之中。群山环绕之中,一面镜子般的湖,远远静静的窝在群山的怀抱里。说是在谷中,却又反倒让人觉得像是站在云端一般惬意。阿哲瞪大了眼睛的难以置信的看着這鬼斧神工一样的巨作,已经对明月宫主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宫主您回来了?”阿哲仔细观看着明月宫的美景,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子的声音。阿哲扭头,看见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缓缓的从对面飘了过来,他雍容文雅的样子,像是在走过一个廊道。看到那男人的样子,阿哲就知道,那男人不会武功。意识到那男人不会功夫,阿哲的心里不禁又是一惊,四处观望,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跟着明月宫主走到了一个宽阔的走廊里。他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道,正是因为他有着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本事,才让楚文生无视他的缺点,破格重用的,而此时,他竟然连自己站在廊道里都没有发现。阿哲的后背上不仅惊出了一身冷汗。此刻,他终于明白玉灵儿的谨慎,明月宫主,绝对可以杀他们于无形。

“为夫等候多时了。”那男人继续说,看似阳刚的人,眼神里却带着几分阴柔,“這位一定就是玉灵儿小姐了?”说着,便用他一双色迷迷的眼,将玉灵儿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咱们宫主可是一听到灵儿小姐大驾光临了,立刻就下山去了。”

“這位一定就是宫主所为之自豪的先生了?”玉灵儿巧妙的低头,向着那男人施礼,“祁州玉灵儿万般无奈之下,才前来叨扰,还请仙君不要见怪!”

那男人却不理玉灵儿,他径直过来拉住了明月宫主的手,“果然名不虚传!宫主的眼里果然够好!”

明月宫主哈哈大笑,他任由那男人握着她的手,并不抽出,“我的眼力要是不好,能要你這个坏蛋吗?”

“這样的女子,确是极品,可惜,可惜了!”那男人继续打量着玉灵儿,啧啧的称赞。

“哼,”明月宫主忽然脸色一寒,“你在多看她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阿哲心里一惊,没想到明月宫主竟是如此善变。

那男人叹了一口气,嗔怪的看向明月宫主,“唉,我不过是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能令你如此欲罢不能,牵心挂肺的。没想到,我不过是看了她几眼,你就吃這么大的醋?不过,我倒是最想知道,你是在为我吃醋呢,还是为她?”

明月宫主噗嗤一声笑了,“哼,鬼机灵,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你还没回答呢!”那男人看看明月宫主,又看看玉灵儿,说道,“這样的女子,实在让人垂涎!宫主不怕把她接到宫中,会有无数人为了她,不惜冒犯宫规?!”

“哼!”明月宫主冷冷的一笑,没有回答。“让你摆的酒宴,摆好了么?”

男人又叹了一口气,轻声说,“摆好了!”

明月宫主立刻又拉起了玉灵儿的手,“灵儿,你一路上也累坏了,先吃点儿东西,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玉灵儿一直在不动声色的听着男人和明月宫主之间的对话。

“不,宫主知道玉灵儿上山,不是为了一口饭,一张床!”

明月宫主的脸色一寒,“你为了一个小小的丫头,拒绝我的好意?”

玉灵儿轻轻的抽出了被明月宫主紧紧握住的手,叹了一口气说,“不,在我的心里,她不是丫头那么简单的。自我母亲死后,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对于我来说,她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样。”

明月宫主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可是,她却努力忍着,没有说话。

“宫主,”玉灵儿转身楚楚可怜的看着明月宫主,“你也是重情义的人,你说,我怎么能不重视雏菊?”

阿哲看着玉灵儿脸上的哀伤,心里明白,這次玉灵儿不是在装可怜了。這一次,她是动了真情。虽然,以往,玉灵儿的這种神态,只有众伙计们不听话,执意胡闹的时候,阿哲才看见过。但那时候,每当伙计们上当都乖乖的听话了的时候,玉灵儿便会开心的哈哈大笑。可是此时,阿哲知道,自己是看不到玉灵儿那种诡计得逞时的大笑了。他不禁难过的转过脸去。

“是這样吗?”明月宫主有点儿绷不住的问。

“是不是,你心里比灵儿还有数儿!”玉灵儿微笑了。阿哲的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明月宫主不禁也嗔怪的白了一眼玉灵儿,“你知道,我对你最是心软了,才故意這么说的,是不是?”

玉灵儿笑的气定神闲,“宫主应该也知道,玉灵儿说的是事实。”

“看起来,也只有玉灵儿小姐敢這样对宫主说话!”旁边的男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插口说道。

“你嫉妒么?”明月宫主不悦的瞪那男人,“你以为我不火么?可她就是這样的臭脾气,我能有什么办法?”

“可,对别人你就有办法!”男人小声说着,连忙又对玉灵儿笑道,“玉灵儿小姐,即使救人,也用不着您亲自前去。咱们明月宫虽然人不多,但,分出一两个丫头帮小姐照顾那位姑娘,还是可以的。”

明月宫主微微笑了,嗔怪的说,“终于说了一句正经话!”

玉灵儿收了笑容,说道,“实不相瞒,以玉灵儿的本事,竟然看不出雏菊到底是怎么了,所以,玉灵儿还想请宫主……”

“她是中了毒!”明月宫主接着说道,“待会儿,我让人给她煎两剂药,再让她到我的后山药潭里泡一下,就会没事的。”

“可是,我和她一样都中了迷津散,怎么会我没有事,而她……?”

“迷津散?”明月宫主禁不住冷笑了,“她中的绝不是迷津散!”

“什么?”玉灵儿低头仔细想了一下,“不可能呀!从进宫到阿哲救我们出来,雏菊甚至连口水都没有喝,怎么会还中了其他的毒?”

明月宫主的眼睛猛地凌厉起来,“进宫?你进宫干什么去了?”

玉灵儿看一眼明月宫主,不满意的冷哼,“你放心,我没有嫁给那个昏庸的老国王!”

明月宫主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哼,他也配!照你這样说,她应该是怎么中的毒呢?”

玉灵儿低头沉思着,猛然抬起头来,“对了,坠儿拿金簪扎了雏菊一下,就扎在她的脖子里!”

“坠儿?”明月宫主看着奇怪的看一眼玉灵儿,“她不是你的妹妹吗?她怎么会对你的丫头下手?”

玉灵儿不理明月宫主的问话,继续说,“难道是那根金簪上有毒?”

“没有,”明月宫主简短的说,“是迷津散,最忌金!”

“什么?”玉灵儿大吃了一惊。

“我没告诉过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一辈子都不会遇到這么肮脏的东西。”明月宫主说,她威严的双眼不动声色的看着玉灵儿,显然在质问她。

玉灵儿低头无语了。這时,一个身穿粉红轻纱的女子轻而快的朝着明月宫主走了过来。看见玉灵儿和阿哲,那女子走过来,俯在明月宫主的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

“哦?”明月宫主挑了挑眉毛,“他们现在怎么样?”

“没有性命之忧。”

“你们姐妹好好照顾他们,本宫现在没工夫理他们。”

听出了明月宫主的不耐烦,那女子不禁抬眼,怨毒的看了玉灵儿一眼,转身向回走去。

阿哲看到了那女子的眼神,心里不禁奇怪那女子为什么会有這种情绪。玉灵儿也看到了那女子的眼神,可她的神情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