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宫中,皇帝径自怒火未消,等情绪稍稍平静,又不仅奇怪,自己這是怎么了?玉灵儿只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将自己气到发飙。皇帝没有爱人的经验,哪里知道,才片刻的功夫,他已经坠入了对玉灵儿的情网。大家都跟着来到了大殿里,但看见皇帝一脸的怒火,谁都不敢出声。皇帝坐在龙椅中,悄悄的打量大殿里大家的神情。只见苏白手摇折扇,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李乐微皱眉头,不知在深思些什么;湘雨贵妃则在悄悄的扯玉兰妃的衣袖,但玉兰妃却每次都将她的手轻轻的拨开了。湘雨每被玉兰拨开一次,都要偷偷的看一眼皇帝,然后仍旧去拉玉兰妃的衣袖,嘴唇动呀动的,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湘雨,你有什么话说?”

湘雨一听到皇帝叫自己的名字,连忙推了玉兰妃一把,紧张的回答道,“没有,是兰儿有话要说。”说着,又推了玉兰一把。

“噢?”皇帝假装没有看到湘雨和玉兰的小动作,故作感兴趣地问,“兰儿,你有什么话要说?”

“是关于臣妾等人和玉灵儿小姐关系的事,”玉兰妃不敢抬头看向皇帝,只见她低头顺目,不着痕迹的摆脱了湘雨的手,弯腰轻声禀告说,“皇上,臣妾说过,回宫后,会给您解释的。”

“噢?说,”皇帝一副不关痛痒的表情。

湘雨忍不住了,大声说,“皇帝表哥,你别装了,你明明就是要问這件事。”

皇帝也不生气,说,“朕现在不是问了吗?玉兰,你从实把整件事情给朕将来。”

玉兰说,“皇上还记不记得,三年前,曾让玉兰翻译外国使臣送来的奏折?当时您特别着急,说让臣妾当晚就要翻出来。”

皇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玉兰不通外文,皇上当时却问也不问,就把奏折给了臣妾。臣妾当日着急万分。无奈,只好去找太后,想让太后帮忙向皇上说明。可是,当太后知道了那件事之后,也发了愁,因为,她知道,皇上第二天就要面见外国使臣了,如果当晚,皇上找不到其他翻译的人来,就要丢脸了。后来,我就忽然想到了,李乐师从漠北新迎进宫的‘贡品’,玉灵儿。乔玉灵,早有声名在外,早些年,臣妾随父在外为官时,没少听人们提到她的闺名。我想,或许,她能帮忙也说不定。”

“你把奏折拿给了她?”皇帝大为震惊。祖宗遗训:女人不能参政问政。只是,皇帝看玉兰随父在外为官多年,又聪明识大体,所以,才会把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去办。没想到,她竟然……

“我当时也怕灵儿走漏了风声,但出了去求她,也别无他法,所以,才又恳求太后亲自出面,与臣妾一起去见玉灵儿。”

皇帝稍稍愣了一下,冷笑道,“找玉灵儿翻译,怕还是母后的主意吧?玉兰,你倒是孝顺,怕朕责怪母后,竟把這件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看在這一点上,朕饶恕了你吧。”

湘雨惊讶的看着皇帝,大声叫道,“皇帝表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皇帝冷冷一笑,看一眼湘雨,心想,你和太后亲若母女,這件事恐怕你也脱不了干系。皇帝知道,這些年,皇太后整日里都想着为自己挑选美女,好为皇室开枝散叶。那些从各地、甚至是邻边小国搜罗来的秀女,哪一个能躲过她老人家的法眼?恐怕,太后看到李乐带回来的玉灵儿的当晚,就在想方设法,想要把她弄到他的眼前了。那玉灵儿整日里呆在太后的视线里,怎么会不漏一点儿马脚?她有哪些才能,太后恐怕比谁知道的都清楚,這件事,又何劳玉兰去提醒?

玉兰看看皇帝,有点儿惶恐的继续说,“开始,玉灵儿推辞说,不懂外文。雨姐姐一时生气,就把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可她还是……”

“她不肯翻译,我倒是相信,不过,”苏白折扇轻摇,打断了玉兰,说道,“那时,湘雨已对玉灵儿佩服的五体投地,又怎么会拿剑逼她呢?”

“你怎么也知道?”湘雨又讶的看向苏白,“难道,你们看到了当时的情形?那,太后姑姑答应灵儿,如果她能完成太后姑姑交来的三件事,就放她出宫的事,你们都也知道了?”

听到湘雨的這句话,皇帝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此刻,他已经不再怪玉兰竟然拿了奏折给玉灵儿了,而在生气玉灵儿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一心想要逃出宫去了。“原来,她一进宫,就想着要逃出去了。”玉兰连忙用眼神责怪湘雨,湘雨连忙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因为太后的诺言,她才答应译文,”玉兰慢慢地说,“玉兰自此也崇拜灵儿的博学多才,也经常会去她那里请教东西。只是,十有九次,都会遭到拒绝。”

“那,你们和她还亲如姐妹?”苏白奇怪的看着玉兰。

“那没办法。”湘雨理所当然地说。

雨兰则笑笑,解释道,“灵儿答应了太后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教会雨姐姐三十首诗……”

“哈,”苏白忍不住笑道,“這确实是个高难度的工作。”

“我有那么难教吗?”湘雨不服,说道,“灵儿很快就教会了我三十首诗,你们不肯教我,实际上是你们太笨了。”

玉兰看看率直的湘雨贵妃,继续说道,“所以,如果我问不出来,就让雨姐姐去问。灵儿是雨姐姐的师傅,她问的,她就必须答。”

“原来如此。”皇帝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皇帝忽然就想到了苏白曾经说过的京城首富,和今天出现在布庄里的陈四。他听苏白说起过陈家的历史。陈家在京城本来不显眼儿,但是,到了這一代,却忽然出了一个商业怪才儿子,即是陈家老三,陈皓。苏白平时在外面行走,也曾和陈皓打过几次交道。听苏白的描述,此人做生意很有一手。他不禁担心,玉灵儿能不能是陈皓的对手。

玉兰见皇帝似乎有些不悦,连忙又说,“其实,太后几次想为皇上引见灵儿,但每一次,不是皇上失约,就是灵儿知道了消息,悄悄逃了。后来,太后也灰了心了,灵儿答应下来的三件事,也完成了。太后就只得向皇上将灵儿要了去,放她出宫了。”

“她还做了一件事,是什么?”苏白好奇的看着玉兰和湘雨。

“还有就是救了麟儿的小命。”

“什么?”皇帝大吃了一惊,“麟儿?你说她救了麟儿的小命?”麟儿是皇帝的长子,是皇后所出,被奉为太子。除了這个麟儿,皇帝也只还有一子。“這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那次,麟儿突发高烧,汤药都喂不进去那次嘛!”

皇帝着急,大声打断了湘雨,说,“兰妃,你说。”

“那一次,太子高烧,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太后和皇后都要崩溃了,灵儿不忍心,就告诉太后,她会针灸,或许可以救太子一名。”

“那针灸!”皇帝恍若大梦初醒,“原来是她!怪不得麟儿一直都说是一个仙女来救了他。”

“她出宫后,在你们的帮助下,开了现在的布庄?”苏白又问。

玉兰点了点头,“是太后赐下的银子,太后说,皇上和灵儿怕是无缘了,不忍她出宫后,没有生计,就赐了她三千两白银。”

李乐忽然问,“那楚文生是怎么一回事?”

“不要添油加醋,”皇帝连忙警告。

玉兰微微一笑,说,“楚文生本来是灵儿的未婚夫。他们本来定在进宫之前的三月份结婚的,没想到,……灵儿命苦,十几岁。母亲便病逝。她母亲本来是父亲最宠爱的,她母亲一死,父亲也未老先衰,无力再操管家事,再加上大夫人懦弱,家里的大权就落到了三夫人手中。三夫人从很早就嫉妒二夫人,二夫人死后,她就使劲折磨灵儿,几乎每天,她都要找借口,毒打灵儿。灵儿性格倔强,本来,她是想逃走的,但是,为了楚文生,她忍了下来。没想到,就在他们结婚的前夕,国王下了诏书,要灵儿……”玉兰忧伤看一眼皇帝,继续说,“灵儿希望楚文生能带自己走,可楚文生却说什么要顾全大局,亲自将灵儿送出了嘉峪关。”

“怪不得她不再碰琴,”李乐说,“以前,她肯定用那把琴为楚文生弹了不少曲子。”

“只可惜,他不配!”苏白感叹。“這么好强的女子能为他忍受這么多,可惜,他竟不知道珍惜。”皇帝听了苏白的话,不禁赞同的点了点头。

看见皇帝的神情,玉兰看看湘雨,两个人不禁同时微笑了。皇帝看到她们偷笑,不禁假装严肃了一下,“你们笑什么?”

苏白抚掌,哈哈大笑,“有人春心动了。”

皇帝瞪一眼苏白,竟然没有否认,“哪有怎样?难道,朕不能爱她么?”

玉兰故意看着皇帝,“皇上,您要思考清楚,灵儿能摔琴进京,也同样能……”

“朕不辜负她,她为什么要离开朕?”皇帝说的信心满满的。

“可是,灵儿现在不在宫中。”

“那朕不能把她重新娶进宫来么?”皇帝斜睨湘雨,“从现在起,她是朕的贵妃娘娘了。”

“哼,皇帝表哥,你以为你是谁呀?在灵儿面前,她才不会把你当棵葱呢!”湘雨不服气的大声说。

皇帝难得保持着一脸向往的微笑,“我不要她不我当葱,我要她把我当成她的皇上。”转身,他抓住湘雨的双肩,“湘雨,這一次,你可要好好的帮你的皇帝表哥。”

湘雨故意装的一脸不高兴,“凭什么?我也是你的妃子哎!你怎么能這么不顾我的感受?”

皇帝一时语塞,他从来没有把湘雨当成过自己的妃子,只见转眼,湘雨就笑起来,“哈,這下知道求我了吧?我可以帮你,但是,先说清楚了,我要报酬。”说着,向皇帝伸出手来。

苏白和玉兰都微笑着看着皇帝,只见皇帝脸上满是向往的微笑,“噢?说来听听。”

湘雨高兴的几乎要跳了起来,“以后,你和灵儿有了孩子,要叫我姨娘,还要跟我学剑。我拜了灵儿当师傅,可她死活也学不了我的剑术。我要让她的孩子跟着我学。”

皇帝哈哈一笑,“没问题。”

玉兰看一眼皇帝,微笑着说道,“要灵儿重回宫中,我的作用似乎比雨姐姐的作用还要大一些。”

皇帝竟然一直都在笑,“噢?那你想要什么报酬?”

玉兰轻轻笑出声来,“我还没想到,但灵儿的孩子一定归我带,是没有错的。”

皇帝神色一凛,“怎么?你们都乘机来敲诈么?”

苏白哈哈笑道,“那么聪明的才女,没有我和李乐出马,皇上,我看你可胜算还是很小的。”

皇帝无奈的笑笑,并不争辩。李乐忽然沉声,说,“他将来一定是要跟我学乐器的。”大家听了,愣了一下,随即都明白了,大家又都哈哈大笑起来。玉兰忍不住笑道,“可怜的孩子,还没影子呢,就已经要背這么多包袱了。”

苏白笑的更是开心。皇帝看见他,忽然神色一凛,说,“老实交待,你是怎么给朕安排這个局的?”

苏白摇着折扇,说,“皇上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李乐淡淡的笑道,“早就穿帮了,还是早交代吧。”

苏白看看湘雨,无奈的说,“哎,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他抓到?”

要在平时,湘雨早大叫起来了,但要撮合她心中最完美的男人和最完美女人在一起,她计划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眼看好事就要成功,她也不跟苏白计较,“是你自己不小心,凭什么怨我?”

皇帝扫视一眼决心置身事外的玉兰,笑道,“别因为朕不知道,除了李乐、罗总管,你们都有参与吧?”

玉兰连忙推湘雨,湘雨大声叫道,“都是苏白的主意!”

皇帝大为震惊,不禁笑了,看向苏白,“苏白?原来是你的主意。”

苏白看到从皇帝笑容背后透出的杀气,连忙轻摇折扇,边向后退边说,“不过,你不得不承认這个主意很好。苏白本来还在怀疑湘雨和兰妃娘娘的说词,但见了灵儿小姐,苏白觉得,這一次如果皇上还不动心,那真的就有短袖之嫌了。”

皇帝生气的低吼一声,苏白连忙多到了李乐身后。李乐说,“我说,這一次你怎么這么好心,原来不过是利用我。”苏白刚想解释,李乐又接着说,“不过,被人利用,还感觉這么好,人生恐怕也没有几次。”

苏白不禁松了一口气,皇帝隔着李乐看着他,还是一脸的威胁。苏白连忙举起手来,“好,好,我全招好不行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