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226章 季小小拿到了……

  内心有些纷纷扰扰的烦乱,小小来到花园,坐在秋千椅上,长叹了口气,手刚一触摸到秋千的绳索,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她的手掌心儿里,直直的窜入心中。
  “燕儿……”下意识的叫出林燕儿的名字,那种感觉不会错,是与林燕儿有关的一种相连,小小不解的抬头看着整座秋千,开始在心里不停的嘀咕着。
  “哦,难怪会有这样的感觉,毕竟这里是燕儿长大的地方,夏家的宅子里,只有她一个女孩子,这个秋千,想必也是燕儿曾经用过的,所以才会有这种熟悉感。
  小小坐在那里,轻轻的摇晃着,微风瑟瑟的吹,树叶哗啦啦的响,带动着整座院子里,漂浮着一种落寞的空气。
  沉思,不知沉思了多久,当小小感觉到秋千似乎被一种惯例轻推着时,她才猛然回过神来,抬头看向身侧,米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看样子,似乎已经站了很久。
  “燕儿真的走了吗?”她慢慢站起身,问着米锐一个即成事实的问题。
  米锐轻轻点了点头,“嗯,走了,刚刚叫司机去送她,她不同意,非得要自己走,这个丫头很倔强的,所以我就随着她了。”
  “公司呢?她还去吗?”
  “暂时继续给她休假吧。”米锐回答着话,表情似乎有些疲累,然而现在是早上,他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心里觉得,对林燕儿充满了愧疚感。
  “我去公司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米锐淡淡的说。
  “嗯,路上小心。”这是小小每天都会说的嘱咐。
  米锐转身向宅子外走去,小小依然如每天一般,跟在米锐身后,看着他开车,目送着离开夏家,傍晚时,米锐回来的时候,小小会早早的就在夏家门外等着他。
  小小如此的举动,米锐心里当然明白,她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努力的与自己达成一种共融,能够更加进驻到彼此的心里。
  但是小小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越是如此做,就越证明自己心里,季闵昊的影子无法剔除,而米锐,也不能完全放下那一切,只能还像过去订婚之后那样的演着戏,小小看似已经表现的自然,其实他们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
  坐进车里,看着小小像自己挥手,米锐勉强的笑了笑,转头看向前方,又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林燕儿离开公司,虽然说是暂时的,但是谁也不能确定,到底会不会是暂时离开。
  “说不定,燕儿就此会永远离开德宁集团。”米锐心里一阵阵难受,林燕儿的离开,就像是砍断了他的左右手,这么多年,米锐已经习惯了左右手的跟随与利落的做事风格。
  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失去林燕儿的那种失落感,而是还有着一种空落落的难受,像是心被挖空了一般,一手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忍不住按了按疼痛的心口,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车从他面前开过,从倒车镜里看到,车停在了夏家的门口。
  “怎么回事?”米锐眉头一皱,连忙掉转车头,又开回夏家,小小还未进屋,就见到一辆车停下,走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人,径直向这边走来。
  小小有些惊诧的倒退着脚步,同时米锐的车也开了回来,车停在宅院里,米锐从车上下来,向那个中年男人走去。
  “米锐哥哥……”小小有些紧张、害怕的跑过去,拉着米锐的手,躲进他的身后,“米锐哥哥,他……是什么人?是来找你的吗?”小小哆嗦着声音,小声的在米锐身后问道。
  “别怕,没事的。”米锐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小小的手,走到中年男人面前,神情有些严肃的看着他们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来此,是有何事吗?”
  看到米锐如此备战式的神情,中年男人突然微微一笑,继而开口道:“夏先生不要误会,今天我们来这里,是有事要告知季小姐。”
  “告知?”米锐和小小同时发出疑问。
  中年男人又是微微一笑,拿出一张证件至于小小和米锐两个人面前,“我是海德律师事务所彦海德,也是季氏集团季闵昊先生私人律师,今天来这里,是想和季小姐交代一下,有关于季氏集团以及季闵昊先生名下的动产和不动产的继承问题。”
  “继承?!”
  又是异口同声的疑问,小小有些难以置信,“不是……你……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继承问题?季先生他……他怎么了?”
  小小因为彦海德的话,顿时紧张异常,在她心中认为,立下遗嘱的人,一定是那种已经先去的,有了这种想法,惊得她脚下一软,如果不是因为有米锐在,小小恐怕已经摔倒了。
  稳了稳心绪,小小也不再惧怕他们,大跨步两下来到彦海德面前,抓着他的手,有些情绪失控的问道:“你告诉我,季先生到底怎么了?他为什么要立遗嘱?这……这是什么意思?告诉我!求你快点告诉我!”
  彦海德虽然想过,在自己说出这些的时候,小小一定会有着情绪激化的反应,却没想到,她竟然误解了立遗嘱与继承人的含义。
  米锐连忙拉过小小,把她搂在了怀里,“小小,你冷静一下,让彦先生把话说完。”米锐虽然也很想知道,但他还是一个有理智的人。
  况且,自从季闵昊突然对德宁集团松了口开始,就让米锐心里有些不明白,紧接着,他将自己抓得又牢又紧的小小送给自己。
  还有今天彦海德的到来,更加重米锐心中的猜测,季闵昊不是平白无故的做这些事,他在做着一种打算,在做着一种安排。
  暂且稳住了小小,米锐伸手示意道:“彦先生里面请。”
  彦海德微微点头,随着米锐,来到夏家宅子的偏厅,因为在这里说话比较方便,又不会有人听到,毕竟季氏集团的事情,还是一个尽量少让人知道微妙的秘密,不然的话,彦海德也不会只身前往这里了。
  看到几个人走进去,从书房出来的夏敏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没有前往,只是微微的一笑,转身又回了书房。
  彦海德入了座,便将自己带来的文件夹打开,从里面取出相关文件,递送到小小面前。
  小小早就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双手颤抖的接过文件,心里只期盼着,季闵昊一定不要出什么事,颤抖的不成样子的手翻开文件,入目是一大片文字。
  她已经没有了耐心去阅读,看到小小焦躁的模样,米锐从她手里拿过了文件,看着彦海德询问道:“彦先生,作为季小小的未婚夫,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帮她参看这份文件?”
  彦海德微笑的点了点头,“夏先生即便不作为季小姐的未婚夫,也完全有这个资格参看文件的,因为这也是季先生授意过的。”
  “哦?季闵昊授意的?”这个倒是出乎米锐的意外,德宁集团虽然即将与季氏集团联姻,但是说到底,他也是知道自己要复仇的心理,既然是敌人,又怎么可能如此放松对方的戒备。
  “没错,的的确确是季先生的授意,夏先生尽管放心参看吧。”彦海德从始至终都面含笑意,这倒是让米锐为小小松了口气。
  因为不论是出于工作,还是处于礼貌客气,彦海德的态度,至少可以证明季闵昊此时并没有什么生命安全,不然的话,彦海德也不会是如此姿容了,而应该是一脸严肃才对。
  米锐不是因为季闵昊无事而放心,而是她所担心的,是小小的状况而已,如果依照自己的心,米锐是十分希望季闵昊发生什么,然后永远消失,因为他恨他,恨不得季闵昊立刻就去死,但是为了小小,米锐不能这样诅咒季闵昊,他开始祈祷,希望季闵昊好好地活下去。
  “至少为了小小,你也要给我好好地活下去!”这是米锐心里怒吼的声音,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情绪,依然一脸平静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
  当文件中最关键的字眼儿落入米锐眼中时,他不仅哗然诧异,“属于季闵昊名下的所有一切,都将归小小所有?季闵昊这是玩的什么把戏?他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没有听到季闵昊不好的消息,小小从米锐手中抓过文件,开始朝着重点的文字看了起来,当她仔细看完至关重要的哪一段后,惊讶的神情,像是整个人进入了癔症之中。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先是撇弃了我,又不要名下的所有资产?季先生到底为什么要做的这样绝对?他到底怎么样了?”小小急切的神情,看着彦海德追问道。
  “季先生现在到底在哪里,这个我不太清楚,我只不过是按照季先生的意思,将这个继承人的文件交给季小姐,从今天开始,季氏集团所有的一切,讲都属于季小姐一个人所有。”
  这时,小小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季闵昊突然教她学习那些公司的事情,又为什么突然带她去公司上班,原来这一切,都是季闵昊早有想法的安排,越是这样想,小小的心情就越难以理顺,她噌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情绪异常激动!
  “我不要!这些我都不需要!给我这些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季先生!只是他!”小小忘记了对米锐做过的承诺,忘记了自己对季闵昊有着多大的恨意,此时在小小心中所想的,只有季闵昊的安危,只要他没事就好。
  “小小,你不要这样,你冷静一下。”米锐也站起身,双手搭扶在小小的肩上。
  “季小姐,季先生的意思彦某已经带到了,至于季小姐要如何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再是彦某负责的区域了,如果季小姐愿意委托彦某继续为季氏集团效力,可以随时去海德律师事务所找我,今天呢,彦某就此告辞了。”
  彦海德做完自己分内应做的事,起身离开了夏家,米锐因为照顾小小,一时间也忘记了送一下彦海德,走出夏家,坐进车里,彦海德还是不免再瞧了眼这个宅子,有些惋惜而又无奈的摇头轻叹口气,“哎~季先生,真是弄不明白你的想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