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215章 即将开始的仪式

  “小小,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柳蕙贞虽然不想说,但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我怎么样了?”小小故作不知的,眨巴眨巴眼睛,十分无辜的样子看着柳蕙贞。
  “季先生他……”柳蕙贞刚想开口,却瞧见季忠给她使了个眼神,她连忙打住了后边的话,摇了摇头,“哦,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小小居然会变得这么开朗了,季先生他要是见到了,也一定会高兴的,真的,就像小小说的那样,他一定会为你感到开心的。”
  “柳姨,谢谢你!”小小站起身,来到柳蕙贞身边,搂着她的脖子,在柳蕙贞的脸上亲了一口,“时间不早了,我得早点去休息了,不然的话,明天的订婚宴上,我这个即将成为米锐哥哥的准新娘,会因为休息不好而不漂亮的。”
  柳蕙贞轻轻捋了捋小小的头发,充满关爱的说:“嗯,快上去休息吧,明天早上……”
  “明天早上,我一定会早早起床的,因为这么开心的事,我估计呀!我今天晚上也许会兴奋的睡不着也说不定呢!”
  小小没有给柳蕙贞说完的机会,她打断了柳蕙贞的话,说完了自己想说的,随即耸了耸肩,带着十分可爱的笑容,转身跑上了楼梯。
  “你刚刚太沉不住气了。”看着小小离开,季忠有些摇头叹气的对柳蕙贞说道。
  “哎~”一声沉重的叹息,柳蕙贞有些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感到十分困惑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不停的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气。
  “我也不想说的,早上的时候我还一直在想,小小如果真的是失去了与季先生的那段记忆,对于她来说,其实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可是当我刚刚看到小小那样兴奋的面容时,我真的很心碎,小小居然会变成这样的,不仅如此,就连她的性格也变得完全颠覆了。”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我又何尝不是呢。”季忠说完,与柳蕙贞同样,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脸上也同样的充满了纠结与痛苦的神色。
  季忠的脸上带着难过,过了许久,他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却又安慰自己一般的说:“算了,就这样吧,过了明天,也许是小小重生的日子,如果她能够过得开心,永远这样,永远都不想起那段记忆,其实也是好的。”
  “希望如此吧。”柳蕙贞也不太确定,但是至少,她真的希望那虽然也许不会是什么好事,至少也不会成为一个坏事的开始,她希望太阳升起的时候,伴随着黎明渐渐而至,天亮之后,又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站在楼梯上面,一直都没有回到房间的小小,从那个栏杆的位置偷偷向下望去,她看到了两个同样关心自己的人,此时正在因为她心内的一时任性,而在那里做出苦痛的挣扎,她的心里十分难过,眼泪不经意间霹雳啪嗒的滴落下来。
  “对不起了,柳姨,忠叔,我不是不想让你们知道,而是我明白,一旦我将自己全部的真实展现出来,我真的怕自己应付不了,真的怕自己坚持不住,所以,我就只好伤害了你们的心,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坚持下去,原谅我,请你们原谅我。”
  心中的话,对着楼下那两个关心自己的心说完,小小扭头,一边用手擦拭着不停滚落的泪,一边用一只手紧紧的、用力的捂着自己的嘴,努力让自己不作出任何声响,径直的向楼上,自己的房间跑去。
  小小一回到房间,便一头扎进了柔软的被子里,将自己的脸,严严实实的盖住,痛苦而心碎的哭声,从被子地下阵阵传出,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哭声,而引来那些关心自己的人的担心,小小哭啊哭的,不知过了多久,她终沉沉的睡去。
  小小虽然在哭泣中睡着,但是身在夏家的米锐,此时却压根儿无法入睡,夏家的大宅子,灯火通明,因为米锐明天即将举行的订婚仪式,就在夏家的花园里举行,所以夏家的所有用人都出动,开始装扮着花园的一切。
  “锐儿,我知道你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而且通过之前我们的谈话,你也知道,季家小姐将来与你未必能够走得长远,或许说,她根本不会等到走进来夏家,就早已不再属于未来夏家的女人了,爸爸之所以答应,我的意图你也知道,咱们与季氏集团不能再有任何冲突了,当下的局面,借用这一点还是比较不错的,再者说,季小小那个孩子,的确是个好女孩。”
  “老头子,我知道您的想法,但是您似乎也够矛盾的,又想让我继承您的产业,还有燕儿,上次老头子您和我说过的,她这么久不回来了,不知道在林叔那里过的怎么样。”一连串的所问非所答,带出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没有答案的难题。
  “锐儿,林树德名义上可是燕儿的爸爸,况且,他对燕儿怎么样,你可是最清楚的,怎么会在这样的事情上,你乱了阵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你又想起了林燕儿,凡是要镇定一些,不要太过于慌乱了,你就这样想,那些都是你心里最想达到的,不论结果如何,你都要坦然的去面对,因为是你想要的结果,就不要为此而后悔。”
  夏敏阳说的话,虽然可以用亦正亦邪来形容,但是他所说的,却不无道理,既然已成事实,夏敏阳也不会去做什么强求的反对,然而米锐听了,却在心中慢慢的体会,他不由得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爸,让你跟着我费心,我……”
  还没等米锐的话说完,夏敏阳连忙推手打断了他的话,“唉~你可别和我说什么谢谢这一类的话,我老了,受不起这么多的推崇,只要你过的开心,我就心满意足了,别的我不强求了,你也记得,不管最后发生什么样的事,不论最后结果如何,你不要忘记自己做出的选择,不要后悔,更不要因为某些未达成的心愿,而心中充满不快,知道吗?”
  “是,我记得了。”米锐点头答应着,看着夏敏阳转身,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米锐心里还是难免一阵阵的难受。
  “对于明天的事,我真的没有太大把握,更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那一点,做到什么都不在意,做到不论什么结局,都可以不去在乎,很难,虽然答应了,我知道,我真的做不到。”
  夜,在一种不平静的气息中慢慢过去,天终于亮了,而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黑夜,却像是过去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米锐与小小的订婚仪式,是安排在了当天的上午。
  哭了一通,又昏昏沉沉的睡去,当阳光照进房间,小小缓缓睁开有些迷糊的双眼,揉了揉太阳穴,头很痛,她慢慢爬起身,又看似没有灵魂一般,身体软绵绵的,飘进了浴室。
  捧了捧凉水,扑在了脸上,让自己能够精神一些,对着镜子看着满脸水珠的自己,那副容颜,虽然还是很娇俏,但是却带着一种倦容,一种疲惫,再加上晚上睡觉前的哭泣,现在的眼睛,白眼球里充满着血丝,眼皮还是肿肿的。
  “怎么办?这个样子,要怎么样见人呢?”小小虽然并不是期望这个订婚,但是她是为了报复季闵昊,才会决定这样做的,如果顶着这样一副尊容,又怎么会“艳冠群芳”呢?
  拿着毛巾擦了把脸,小小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又不时的用手揉着眼睛,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消肿,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啊……有了!”
  小小开始在房间里翻找着东西,从她房间准备的羹匙里拿出两个瓷勺,放在房间的冰箱里冰冻,这个时间,她放了热水,跑了个澡,又用自己昨天从夏家出来时,路过一个化妆品店,第一次为自己买来的面膜,在脸上敷了敷。
  洗过了热水澡,又敷了一副面膜,小小从浴室里走出来,拿出冰箱里的瓷勺,像是在带着眼镜一般,闭起眼睛,将瓷勺扣在了眼睛上,冰冰凉凉的感觉袭来,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总觉得眼睛不是那么酸痛了。
  过了好一会儿,感觉到瓷勺已经不冰了,小小拿下瓷勺,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不觉得笑了一笑,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在学校听到她们说的这个办法,还真是挺管用的,虽然不能改完全去除,但是起码好了不少,一会儿让柳姨给我化个妆,应该就会全部掩盖住的。”
  从镜子里看了眼身后墙上的始终,还有两个小时,就到了她与米锐订婚的时间,“柳姨。”小小情急之下叫着柳蕙贞。
  “小小,我在这呢!”随着小小唤声落下,柳蕙贞的身影就马上推门而入,可以看得出来,她之前,一直都在小小房门外犹豫着,却没有进来。
  没有问那么多,也没有去想那么多,小小连忙招呼着柳蕙贞,“柳姨,你来帮我化妆吧!我信得过柳姨的装扮,一定会让我十分亮眼的。”
  “好!”柳蕙贞答应着,开始为小小装扮。
  不一会儿的功夫,完美的装扮画完了,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小姐,季先生托人给你送来了订婚礼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