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离开了餐厅,她快步跑上楼,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背依靠在门上的同时,脸上的表情变得悲伤而痛苦!
  “对不起,柳姨,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只有这样,才让我在别人面前看起来不至于那么尴尬,才会让我刻意的遗忘掉那个人,才会让他因为不必在意怎样无法面对我,而不至于在那样的场合不与我见面。”
  尽管小小说着如何如何恨着季闵昊的话,尽管她已经开始发誓,一定要报复季闵昊,让他为抛弃自己而付出代价,但是这一切,也正是因为小小心里对季闵昊的强烈的爱意,所以才会让她有如此极端的想法。
  “要是真的能够忘记这段记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该有多好啊……”小小像是虚无缥缈的游魂一般,慢慢的走回到床边,十分无力而虚弱的躺倒在上面,长长的叹了口气,侧了侧头,看着挂在那里的藕荷色连衣裙。
  “去米锐哥哥那里吧,不管怎么样,也要和他见上一面才好。”随即小小又站起身,来到浴室,浴盆里蓄满了温柔的水,脱去身上的家居服,她慢慢的坐了进去。
  手指轻轻的撩起一捧捧水,一下下的撩拨到自己的皮肤上,曾经季闵昊在这里与自己的相对,又历历在目的浮现在眼前,轻触着已经没有任何痕迹的皮肤,那些日子,似乎过去了很久,又好像才发生了几天。
  “时间过得真快啊,快的让人一回想起过去,心里就觉得有些异常气氛的害怕。”小小将缩了缩,慢慢的头也缩进了水里,一阵阵窒息与呛水袭击着她,小小惊得连忙双手伸出、不停扑腾着,最后一个挣扎,她扑出了水面。
  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小小剧烈的咳嗽着,“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小小身子趴伏在浴盆的边缘,心中不停的问着自己。
  她并不会游泳,像刚才那样子将自己浸在水里,很可能会因为呛水等原因,最终一命呜呼在浴室,除非大家起了疑心才会找到她,而且还是如此让人羞恼的沐浴姿态。
  “不可以,我不能在这个时候产生这样的想法,即便想要以死相对,也要让他深恶痛绝了自己,让他带着强烈的遗憾。”
  小小反复的、不停的给自己灌输这样的思想,她从浴盆里站起身,擦拭掉身上残留的水珠,船上那件自己十分喜爱的藕荷色连衣裙。
  对着镜子看自己,小小脸上的感伤没有减轻,而是更加浓烈,“这件衣服,是我特别留了下来,想着季先生如何那一天又重新接受了小小,我就穿着这个裙子,然后跟在季先生的身边,和你一起去山顶看日落,但是现在,裙子已经逝去了最初要等待的那个人的意义。”
  深吸了口气,拿着吹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吹干,蓬蓬松松的,在头上又扎了一个可爱的发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甜美,但是她的心里,却是充满了阴暗。
  一切都准备得当了,走出房间前,小小又对着镜子摆出一个可爱的微笑,依然是那样伪装着自己,下了楼,柳蕙贞和季忠都在院子里等她。
  “小小,要不要柳姨和你一起去?”柳蕙贞不放心的问着。
  “不用了,柳姨。”小小微微一笑,露出让柳蕙贞大可放心的笑容,“我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柳姨怎么还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对我这么不放心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小,柳姨怎么会对你不放心呢。”柳蕙贞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掩饰着她其实真的在担心的面容,小小突然变得这样反常,不得不让柳蕙贞心里嘀咕着,她真的很担心小小,不让新让她一个人出去。
  “柳姨,你不要担心了,我走了哦。”小小没等柳蕙贞再说什么,拍了拍她的手,然后坐进了车里,并且冲柳蕙贞摆了摆手。
  “小小……”柳蕙贞刚要开口,站在她身旁的季忠,连忙打断了柳蕙贞即将出口的话。
  “既然她愿意这样,就让小姐一个人去吧,你跟着她,反而会让小姐感到不自然。”
  听了季忠的话,柳蕙贞一想,的确也是这样,于是她没有再阻止小小,而是微微一笑,抬起挥了挥,小小乘坐的车子,便渐渐消失在柳蕙贞与季忠眼前。
  许久,直到眼前看不到小小乘坐的车,季忠才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知道小姐这个样子,其实多半是她故意伪装出来的。”
  “什么?伪装?”柳蕙贞不解的看着季忠,“可是,既然是这样,刚刚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还要任由她那样继续下去?”
  “不然要怎么办?难道说,要掀开小姐故意伪装自己的那个面具吗?”季忠这样子说着,眼底流露出弄欧诺个的不舍和心疼,“那样的事我不会去做,所以我宁愿相信,小姐真的是丧失了与季先生的那一段记忆。”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我能够了解。”柳蕙贞意会到了季忠所说的那种情绪,她点了点头,这一次坚定的说道:“既然你喜欢这样的感觉,那么柳姨会尽量的配合你,小小,要振作!”
  车子慢慢行驶着,小小的眼睛看向车窗外,虽然她在看着沿路的风景,但是风景再美丽,小小也无暇去看,她的双眼,似乎已经变得空洞,直到司机对她说:“小姐,我们到了。”小小才猛然回过了神,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谢谢你,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很快我就会出来的。”小小对自己这个十分温柔的新司机,说不出来喜欢,也说不出来不喜欢,她反倒是有些想念原来的那个、接送自己上学放学两年多的司机叔叔,然后那个司机,却在季闵昊离开季家时,也跟着暂时离开这里。
  这名新司机回应着小小,她下了车,向夏家的宅子门前走去,按了按门铃,宅子里的人从可视对讲门铃里看到了她,没有什么疑问,宅子的门就打开了。
  被季闵昊那样的伤害着,小小似乎也变得不再害怕,也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羞涩,进了夏家宅子,她按照过去曾经熟悉的路,走向夏家的客厅。
  “季小姐,少爷在画室里面等你呢。”站在客厅里的夏家管家,在看到小小走进来之后,如此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谢谢你。”小小和蔼式的笑容投给管家,然后上了楼,顺着那个还算熟悉的路,走向那次去过的米锐的画室。
  来到画室门前,站在那里,小小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心绪,这才推开了门,走进去的同时,轻轻唤了声,“米锐哥哥,你在这里吗?”
  没有任何的回答,小小心里有些诧然,“米锐哥哥,管家伯伯说你在这里等着我,怎么我来了,你却反而不再了呢?你躲在哪里?快点出来啊!不然的话,我可是要走咯!”
  “小小,等一下!”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米锐从一堆画稿、画板围绕着的空间中站起了身,他看着季闵昊,笑着对她说:“小小,我在这里,没有躲着你,你别走!”
  “米锐哥哥,我是逗你玩的。”小小噗嗤一下子笑起来,停下了她准备假意离开的脚步。
  “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走。”米锐放下手头的那些东西,快步来到小小面前,“怎么突然过来了?有什么事想要和我说吗?”
  “有事,我当然有事要和米锐哥哥说。”小小突然拉起米锐的手,像是在发誓一般,对着米锐说道:“米锐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不同意这个决定,我一定会按照季先生与你的约定,嫁给你,一辈子都和米锐哥哥在一起,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米锐就知道小小是来问自己婚礼、以及在婚礼之前所要准备的订婚宴的事情,他料想到了,小小一定会来对自己“兴师问罪”的,却没想到,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的他,居然碰上了小小如此不寻常的举动。
  “小小,你到底怎么了?”米锐忍不住问他。
  “没怎么啊!只是在说我们的事情。”小小看似平常的回应着,也用同样不解的眼神看向米锐,“倒是我要问问米锐哥哥怎么了?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神情看着我?”
  “这个……”米锐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小小,就在刚刚,小小还未来到自己这儿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大致内容就是说小小最近不平常的举动,不用猜,米锐也知道发信息来的人是谁,除了夏季的管家还有那个爱护小小的柳蕙贞外,没有其他人会这样做。
  米锐的联系方式与季闵昊一样,只要搜索,就完全可以搜得到,给自己发信息的人并没有让米锐觉得奇怪,反倒是信息的内容,更是让她雷坏了不少,再加上现在见到的,各种方面都有些反常的小小,米锐更加深了审理的认知。
  “小小,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因为伤心而有所反常,还是在故意做出这个样子,让自己看起来不必那么难受,我只想和你说,你其实不必非得委屈自己嫁给我的。”
  被米锐这样直接的回拒着,小小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意味儿,季闵昊突然不要她了,米锐又因为季闵昊而不肯接纳她,这样的局面让小小觉得哭笑不得!
  小小的唇角露出一抹凄楚的笑意,纤瘦而单薄的身子微微晃了晃,就好像是在微风中摇曳的树叶,飘飘荡荡随风而落,失去了一切的中心,看起来是那样的让人心疼。
  “米锐哥哥,原来你是这样的想法,只是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你们谁对谁错?告诉你,我并不是委屈自己,而是真的出自于自愿,才说要嫁给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