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210章 反常的平静

  夜已深,人们都已经渐渐安睡,季家的走廊亮着微弱的、昏黄的灯光,显得一丝丝落寞,寂静之中带着让人压抑的气息。
  自从小小哭着跑回来,就再也没有下楼过,柳蕙贞对她不放心,端着餐点来到小小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小小啊,已经这么晚了,你不吃饭,难道不饿吗?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把自己的身体弄坏了,啊?”
  原本以为,这一次严重的打击,小小会像以前那样,把自己紧紧的封锁在房间里,几天几夜不出现,柳蕙贞也开始准备要做着持久战,却在她刚刚说完话没一会儿,小小的房门就打开了,黑暗中,她那苍白的脸上,带着一双红肿的双眼。
  “柳姨,进来吧。”小小有些低落的声音,对柳蕙贞说着。
  柳蕙贞感到十分意外,但是她没说什么,跟着小小身后进了她的房间,又把灯打开,看着小小更加憔悴的容颜,她心疼的放下手中的餐盘,“小小,柳姨不问你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你就看在大家都在担心你的份上,把饭吃了吧,好不好?”
  小小出乎意料之外的顺从,她没有别扭,反而是点点头,“我知道了,柳姨,我不会让你们担心的,之前我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已,现在没事了,还麻烦你把饭菜拿上来给我,真是让我心里过意不去,别担心了,我现在就吃。”
  话不仅这样说着,小小还露出一个微笑送给柳蕙贞,然后就坐在桌子旁,拿起羹匙,吃着柳蕙贞端上来的饭菜,这样不再别扭,反而看似泰国与平和的举动,更让柳蕙贞有些担心,生怕小小是因为悲伤过度,心里有了什么影响,才会做出这样反常的行为举止。
  “小小,心里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和柳姨说,好吗?”柳蕙贞坐在小小对面,慈爱而关怀的眼神注视着她,眸光里,还隐含着她对小小的一种打量,想要知道她到底心里在想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想说的,事情就是这样,我相信柳姨现在也一定知道了吧,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拿着东西上来看我了。”小小喝了一口汤,像是说着别人的事情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和季先生,这一次是彻彻底底分开了,不过,柳姨你也不要担心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考虑,我决定了,从此以后,我要过我自己的人生。”
  “可是你……”柳蕙贞欲言又止,她心疼的看着小小,把话又咽了回去。
  小小再一次露出一个看似无事的笑容,但是那种笑,映衬在她憔悴并且红肿着双眼的脸上,却是那么的酸涩而可怜。
  “其实,嫁给米锐哥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从小就认识,虽说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而且这么多年,也从未再见过面,但是米锐哥哥对我的那种感情,我能够深深的体会到,我相信,嫁给米锐哥哥之后,他一定会对我疼爱有加、体贴入怀,能够找到一个好好疼爱自己的男人,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我也不例外。”
  “可是,你并不爱他啊。”柳蕙贞忍不住开口这样说。
  “爱不爱有那么重要吗?”小小反口问道,还没等柳蕙贞回答,她便继续说:“爱一个人是很痛苦的事,不知道未来如何,总是战战兢兢、小小心心的对待着这份爱,又像是呵护着一个小婴儿般,小心的保管着这份爱,但是最终来呢?爱是那么的痛苦,而且还没有任何结局,相反,如果被人爱的的话,那将是一辈子沉浸在幸福之中。
  “小小,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你和季先生之间,一定还有着什么误会与阻隔,这件事当然不在你这里,而是在季先生那里,你们之间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断开的。”柳蕙贞心里是真的希望那样将会成为现实。
  可是小小长长叹了口气,身子有些无力的坐在那里,像是在做着一种分析,“柳姨,我和季先生真的不可能了,现在即将陪在我身边的人,他是爱我的,我相信米锐哥哥,他是那个永远不会让我哭泣、永远不会让我悲伤的人。
  “你……”柳蕙贞知道,小小的话多半都是气话,但是倔强的她,也一定不会再听进去什么,于是柳蕙贞叹息的摇了摇头,“好了,既然你心里能够想的明白了,那柳姨也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出去了,你也早点睡觉吧。
  “我知道了。”小小努力挤出笑容,一次次的将让人放心的笑投递出去。
  在柳蕙贞即将关门的时候,小小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又突然叫住了柳蕙贞,“柳姨,你等一下,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说。”
  “什么事?”柳蕙贞问道。
  小小稍稍犹豫了下,然后又是微笑着说:“我想起米锐哥哥家里,和他见一个面。”
  “你主动去见他?”柳蕙贞并不是过于惊讶,而是小小说过的话,她怎么也无法想到,小小居然会经受得住这么大的打击。
  小小点了点头,应声道:“嗯,我也只是想要去看看想去渐渐米锐哥哥,把新婚所需要的东西好好地贮备一下,免得的到时手忙脚乱的,因为季先生给我安排的日子,马上就到了。”
  “这个……”柳蕙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小小。
  “柳姨,你可不要误会,虽然我和季先生关系十分容器,但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们在彼此的心中,也只不过是个过客而已。”
  小小说到这儿,领书一闪而过一丝难受,却又立马消失不见,提而替代之的,就是那依然故意做出来的笑,让人看了心里更加难受。
  “小小,你又何必要这样做,又何必说出这样的话呢。”柳蕙贞叹息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这样说,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小小依靠在椅背上,“其它的什么话我,都不想再听到、再说起来了,也许只有分开,才会让我们都过的幸福一些。”
  “这是什么逻辑,你这个傻孩子。”柳蕙贞忍不住怨到。
  “有逻辑的。”小小做着解释,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异议,“我还记得电视里也曾说过,找一个爱你的人,永远的关心你、呵护你一辈子,而找一个你爱的人,那将会一辈子的痛苦,会让自己时时刻刻为爱情所苦恼。”
  小小说完,又是一个微笑,最给后出柳蕙贞一个总结是的结论,“所以,我宁愿要一个爱我的人,因为小小从来都没有在被爱中长大,所以也要体会被人爱的滋味,而我要的不是短暂,是永远被爱,永远不要因为爱情而伤心,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儿,也不想再去做了。”
  “小小……”柳蕙贞十分心疼的看着她,最后什么都没说,摇了摇头,“好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今天好好睡觉吧。”
  “嗯,我知道了。”故意露出一丝丝的微笑,而这样的神情,更让柳蕙贞觉得额难过,她关上了小小房间的门,带着不放心与心疼,离开了这里,向楼下走去。
  “小姐吃过东西了吗?”柳蕙贞刚一下楼,季忠就迎了过来,面带安心于关切的问。
  “嗯,她吃过了。”柳蕙贞点点头,将手里的餐盘放在餐厅的桌子上,“虽然是这样,但是小小却故意表现出,自己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看着她那个样子,我就更加担心,这个丫头在如此的忍耐着自己,而且她还要去夏家,并且同意季先生的提议。”
  作为季家的管家,季忠下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家的小姐即将与米锐结婚的重大消息,他虽然在为小小和季闵昊感到可惜与心疼,却也没有开口说出什么阻止,毕竟在这个家,他只不过是个负责料理家务事的管家而已。
  “小姐要去见米锐……哦……不!应该是德宁集团的少当家才对。”季忠说着这样的话,同时也时刻注意着对方的身份。
  “既然小姐要去,那么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阻碍的做,就让小姐随自己的心愿去吧,毕竟,这是季先生的决定,如果不是已经在心里为小小打算好了,季先生也断然不会让别人制作在这样一个活死人墓,把小姐给囚禁进去,我们只要按照他的暗算和心意去行事就好了,一定不会有错的,你相信我。”
  季忠一副十分了解的样子说着,柳蕙贞似乎没听太明白,但是她知道,定局的事情很难甩开,虽然现在她做不到季忠那样貌似看的很开很透彻,但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格的事。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不要有什么好担心的,就一步步走着,一点点看着事情的发展吧,只希望小小不会被伤害,就算现在伤害已经造成了,也希望她……平安无事。”柳蕙贞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看了眼季忠,还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不想说,转身离开了。
  看着柳蕙贞的背影,季忠才露出他原本担忧的神色,一双已经呈现出年龄的眼眸,看向漆黑一片的门外,“季先生啊季先生,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反复无常的做着决定?为什么总是让我们摸不到边际?”
  在楼上自己房间的小小,双腿蜷曲着坐在沙发里,她的脑中,处处都充满了今天季闵昊给予自己的温柔,还有随之而来的那些残忍的话。
  小小的双手用力的收紧,不停的收紧着,最终握紧成拳状,之间深深的嵌入掌心的皮肉之中,小小似乎感觉不出疼痛,而事实上,皮肤的疼痛,又哪比得过她心底的失落与伤痛!
  “季先生,我会让你后悔今天你所做的选择,一定会后悔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