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200章 他来做什么?

  林燕儿的所想,季闵昊既然答应了,他就一定要去做,季闵昊虽然不受人控制,但也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就算心里难受,也一定要去做。
  “是应该在去夏家之前,先和小小见个面?还是应该直接去夏家,把事情定夺下来之后,再告诉小小,我为她做下的这个决定?”
  站在夜晚的窗边,深深的吸了口手中的烟,带着之前还没有褪去的烟雾缭绕,又将新的烟圈缓缓吐出,季闵昊在心里犹豫着,决定着要先做什么,并且在内心里自言自语。
  “如果先告诉小小的话,然后再去夏家,看起来像是在尊重小小的意思,但是这只不过是欲盖弥彰的事,明知道小小一定会有所反对,即便是她同意,也是被迫于我的压力,心底里自然是不愿意,既然是这样,又何必要让她知道,因为,一旦看到小小那样的深情,我的心里会舍不得,每一次的面对,都像是一种煎熬,真的很怕自己坚持不住,就那样的放开了。”
  “如果直接去夏家,把这个事情给定妥,即使面对小小时很为难,也会有所心疼,更会遭到她的拒绝,不过,我相信在小小看来,已经成为定局的事,她一定不会反对,小小是个乖女孩儿,她宁愿委屈自己,也会按照我的心意去做事,只不过,小小,真的真的很对不起你,看到你伤心,其实我的心,真的很为你心疼,好疼……好疼……”
  经过反复思量,最终,季闵昊做下了先去夏家,把事情定下来的决定,但是他也做好了另一种准备,那就是在自己进入夏家的同时,会受到米锐带有敌意的目光,怨恨的眼神,更会因为自己的说法,而受到他的质问,包括夏家那个老爷子,德宁集团董事长夏敏阳。
  夏敏阳虽然一直没有露面,但是季闵昊总有一种感觉,那个隐藏的很深的夏敏阳,一定是不希望米锐淌进这趟浑水,因为季闵昊已经知道了,夏敏阳一定了解他与小小之间不为人知的秘密关系,即便不是全都知道,也一定了解,他们是有感情的。
  毕竟,米锐是夏敏阳收养的孩子,而夏敏阳的儿子与米锐的名字如此巧合的相同,一定让他在米锐的身上,费力的下了很大的功夫,米锐之所以可以用德宁集团作为靠山,来向他季闵昊直接打击报复,如果没有夏敏阳的支持,他断然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所以说,夏敏阳也许会反对他这样的提议,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看重的儿子进入这样漩涡污流之中。
  “假如夏敏阳真的会反对,我又要怎么做?确切的说夏敏阳反对,我的确求之不得,而且米锐也一定会怪罪我伤害了小小,背离了她的爱情,但是我也知道,那个一门心思扑在米锐身上的林燕儿,一定不会因为他们的拒绝而就此罢休。”
  季闵昊眉头深锁,在心里一层层的剖析着应该怎样去做,“要想让他们全都同意这件事,并且在小小进入夏家之后,不至于遭受到夏家人的排挤和白眼,我有必要在米锐的身上好好下一些功夫,迫使他不必在意、没有顾虑,心甘情愿的接纳小小,并且成为她坚实的靠山。”
  心里有着这样的打算,季闵昊将烟狠狠的熄灭于烟灰缸之中,轻踱着着步子,慢慢走回到床边,缓缓地坐下,又如释重负的倚靠着,一手搭在额头,微闭起双眼,看似有些疲累的睡着了,其实他的脑中、心中,却一点也没有放松,仍然在盘旋着那一件一件纠杂的事,还有无法剥离自己对小小思念的那颗心,不知不觉,一夜无眠的他,渐渐迎来了天明。
  天大亮了,太阳也缓缓升起,今天是星期六,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对于众多人来说,这真是一个值得让人开心、且又异常晴朗的双休日,而对于季闵昊来说,这是一个他即将奔赴给自己判决死刑的法场,身边像是有两个衙役在押赴着他一般,脚下不停的去前进。
  洗漱完毕,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作为季小小的监护人,今天,他要为自己收养的女孩子去提亲,看着镜子中依然是那个英俊不凡、潇洒倜傥的成熟男人,但是季闵昊的心,早就已经不再是过去那样的心境。
  夏家“锐儿,今天不出去吗?”用过早餐,夏敏阳一如既往那样,坐在沙发上,看着当天早上的晨报,了解一下各个领域的新闻,还有业内的一些重要消息。
  “今天是星期六,哪里都不打算去,就像留在家里陪陪你。”米锐坐在夏敏阳的对面,脸上带着亲切而和煦的笑容对他说着,“怎么着啊老爷子,您是不是想要压榨我成人干才满意?还想让我这样的休息天出去工作吗?我最近的工作效益还不错,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骄傲了。”
  开着玩笑的话,让夏敏阳抬起头看着自己这个心爱的儿子,“锐儿啊,你的成长爸爸是看在眼里的,也很欣慰你能够有这样的魄力,真的,我的确很佩服。”
  “老爷子,您这样和我说话就见外了不是,我不习惯听您这样啰嗦,还是直接说重点吧。”米锐依然是那样放荡不羁的含笑着看他,“我知道,您不可能只是想夸夸我而已,所以您老人家说吧,要有什么重大的指示和建议?”
  夏敏阳有些对他无奈的要拉摇头,“你这个小子,正经起来,真是一板一眼的,不正经起来,嘴皮子总是那么调侃。”
  “我什么时候不正经了?”米锐假装不知道的惊讶表情问道,“老爷子,您说这种话,可是要对我负责的,这么多年,我的孝道您都没看到吗?”
  “你倒是真的很有孝心,就差点没让我的心脏因为你停止了。”夏敏阳合上报纸,拿起茶几上的一杯清茶,轻轻了酌了酌,放下茶杯,笑看着米锐,“不知道你一会儿是不是又要给我惹出什么吓唬人的事情和新闻出来,所以,我还是做着点提前预防的准备,你呢不出去也好,起码能让我安心的度过一天啊,哈哈哈!”
  和自己心爱的儿子说话,无论怎么说,都让夏敏阳觉得心怀开阔,即便他的某些意思并不可能与自己的达成共融,但夏敏阳对米锐的欣赏,已经是打从骨子里就深入的。
  米锐笑着站起来,打着保票道:“老爷子,您放心吧,起码几天,我会让您安安静静的度过,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来骚扰您老的,OK?”
  听着米锐这样说,夏敏阳又重新拿起报纸,看似无意的说:“期待是这样吧,不过,你的那个小小妹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家里了,我在想,是不是以后她都不会再来了?”
  一提起小小,米锐的神色立刻变得不泰然,变得不够镇定,他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作无意的笑了笑,“也许是这样吧,我倒是不去在意那些事了。”
  “真的不在意了?”夏敏阳故意追着他的话题去问,在夏敏阳的心里,很期待小小没有再来夏家,他觉得,只要小小不出现,按照米锐这样的状态度过下去,他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的心完全收回来,也当然开心小小没有再次出现。
  而米锐此时的反应,也是夏敏阳想要看到的,就算他心底里有着多少不舍得,也一定不会忤逆了自己的意思,既然无法选择林燕儿,就任何一个都不要选择,起码这样,她们都不会因为谁得到谁而伤心难过,作为男人的米锐,就算委屈一下、伤心难过又如何?毕竟他是男人,有些事情,也要有所担当。
  受到夏敏阳希望得到肯定答案的疑问,米锐再次坚定自己的点了点头,“不在意了。”
  “这样就好,让爸爸也不必因为你而担心、操心了。”夏敏阳又继续看着报纸,嘴里却像是无意的提起一般,“燕儿昨天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啊……”提起林燕儿,米锐自然而然的想起来昨天,在他办公室里所发生的事,随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挺长时间没有回过林叔那里了,所以燕儿昨天去了林叔那里,陪着她爸爸一起吃个饭,再住几天。”
  “哦,原来是这样。”夏敏阳努力表现得自己很坦然、很无意于提起,却总是故意的将话题点上去,“燕儿是不是心里有了什么委屈?以前也不见得她这样没有先回来招呼一声、或者给我打个电话告知一下的情况,这一次怎么……”
  “老爷子,燕儿已经是大人了,您的控制.欲.是不是太强了?她只不过回家陪陪她爸爸而已,真是受不了您。”米锐笑着打断了夏敏阳的话,又好笑的数落了他一番。
  “我是真的很喜欢那孩子,于是就想当然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却总是忘记,她还有个爸爸叫做林树德,哈哈哈!”夏敏阳再次表放出他那开怀爽朗的笑声,米锐也有些无奈的看着林树德,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此时的夏敏阳心里做着什么打算呢。
  正在他们父子两人聊天的时候,夏家的管家过来毕恭毕敬的说:“老爷、少爷,季氏集团董事长季闵昊来家里,要求与老爷见上一面。”
  “哦?”一听季闵昊来此,夏家父子两个人同时表现出惊讶,随即又面面相觑,同时发问道:“季闵昊?这个时候,他突然来这里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