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97章 将我遗忘吧……

  季闵昊轻轻踱步,向林燕儿面前走去,“林小姐,你故意做出这样的笑脸,其实心底却难受的快要失去呼吸,我知道,虽然你的脸上写满笑意,但是你却和我有着同样的疼痛。”
  “你……你说什么呢?我……我听不懂。”林燕儿故作不知季闵昊是何用意才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她的惊慌与紧张,却出卖了自己的心。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季闵昊微微一笑,“林小姐,你可是一直都在这样直白的、正面的戳伤着我的心说事,难道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就不许我说一说你的事情吗?”
  “我……”林燕儿被季闵昊的话噎的不知如何作答。
  “林小姐,那天你为夏米锐所流的眼泪,应该不会是假的吧,其实那些早就已经出卖了你的心,难道不是吗?还是你依然要继续否认?”季闵昊似乎要将她的心彻底剥离出身体,不停的直接用话题戳击着林燕儿。
  “你……”林燕儿的脸更加苍白,她的唇颤抖着,手也不听的颤抖,想要说什么,颤抖而苍白的唇微微动了动,却找不到要说的话。
  最后她愤然贝齿紧咬着下唇,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其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总之,既然季先生答应了,就按照之前的约定去做,我先告辞了。”
  林燕儿说着这样的话,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季闵昊的办公室,看着林燕儿离开的身影,季闵昊刚刚的邪魅便突然变得荡然无存。
  “既然心底是这样的疼,又何必做的如此呢?你和我都一样,都会为了自己爱的人,变得傻傻的,变得做出什么事都不记后果、头也不回。”
  林燕儿逃跑一般,快步的走出季闵昊的办公室,站在电梯里,她双手用力的按压在心口,因为那里,被她自己的双手扯得七上八下、鲜血淋淋,硬生生的疼。
  “起码……你已经得到过季小小,不管那些话在她心中是认为真还是假,总是得到过的,而我……却连一句话的承诺都没有得到过,季闵昊,比起我来说,你应该是还算幸运的哪一个,还是应该说是不幸的那一个呢?”
  正在此时,林燕儿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上面显示着米锐的号码,她用力深吸了几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不平静的气息,然后按下手机,用平常的笑容微笑着说:“少爷,我现在不在公司,你有什么事吗?”
  “燕儿,你现在在哪里?”手机里传来米锐的询问声。
  “呃……”林燕儿环视了一下四周,笑了笑,说:“我在电梯里。”
  “电梯?”米锐的声音写满疑惑,“你不在公司,现在又在电梯里,你在哪儿?在做什么?”
  听到米锐这样的疑问,林燕儿不免心狠狠的一沉,暗暗在心里猜测道:“难道,少爷已经知道了,我给季闵昊发送邮件的事情了吗?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这样子的口气问我?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要怎么回答他?”
  “燕儿?”半天没有听到她的回答,米锐声音里的疑惑更浓了。
  “噢~少爷,我在听着呢!”林燕儿故作放松的笑着,“因为我的长筒袜不小心刮破了,所以看着我这会儿没有太忙的事情,就开了小差偷偷跑去商场,买了长筒袜给自己换上,少爷,你该不会是不通融我,想要给我一个警告批评吧?”
  林燕儿突然想到这样的理由,为自己辩解着为何没有在公司的缘由,至于米锐是否知道了那件事,她暂时先不去考虑,要看米锐下一步怎么说再做决定。
  “哦,原来是这样。”米锐笑了,“我怎么可能会那样对你,真是个傻瓜。”
  米锐的回答,让林燕儿有所感觉,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怀疑,也没有什么想要问她的,看样子,似乎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不是那种怀疑,于是林燕儿也放心了,接着她试探着说:“开小差开了这么久,少爷你放心,我现在马上就回公司。”
  “不着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的。”米锐依然是那样笑着对她说。
  米锐的态度更加让林燕儿放心,她的脸上已经将之前的痛苦之色全部掩饰不见,“好了,少爷,就算你给我开小差、行方便,我也不能这样不管不顾的不是,好了,我现在就往回走,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了我,先不说咯,嗯。”
  还没等米锐答话,林燕儿就连忙挂断了电话,走出季氏集团总部大厦,站在路旁的一棵树下,回头望了眼那高耸入云的大厦顶端,那里是季闵昊的办公室。
  想起之前来到季氏集团总部大厦时,抬头望向那顶端时的场景,心境,却完完全全变得不同,那时的是沉重,而现在更多的,却是一种酸涩。
  收回之前的笑容,林燕儿的脸上依然是痛楚的神情,一手抚在树干上,一手抚在心口,一阵阵的哽咽,又一次次的平复着,“少爷,为了你,我怎样都可以。”
  深深的吸了口气,不停的平顺着自己的气息,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林燕儿,你可以的,你不是就要看到他幸福吗?现在就要看到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笑一笑,开心的去面对,让少爷不要因为你的情绪而担心,懂吗?”
  很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情绪,稍稍平稳了些,从包里拿出化妆盒,对着镜子照着自己还没有完全舒展开的面容,唇角勾了勾,让自己露出看似开心的笑,似乎有些满意了,她点点头,拿着面扑在脸上轻轻拍了拍粉,然后拦了辆计程车,坐上车,向德宁集团方向开去。
  小小坐在房间宽宽的窗台上,曲起双膝,用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抵在上面,视线一直盯着外面草地上那一簇簇开起的小野花,心中想着早上季忠和柳蕙贞和她说的话,以及林燕儿突然来家里,对她坦白的那些事。
  “我到底应该怎么选择才好?”小小心里在嘀咕着,“燕儿虽然说的确骗了我,但是她给我的感觉真的不是什么坏人,更不像是有心计的人,但是忠叔和柳姨都说,米锐哥哥和季先生在正面冲突着,而米锐哥哥却在那次舞会答应过我,他不会与季先生为敌,却又为什么?”
  越是想着这些事,就越感觉纠结,小小心情有些烦躁的皱紧双眉,“米锐哥哥,为什么就连你都要骗我?之前要燕儿在我身边,你又以老师的身份出现,我可以理解你要见到我的心情,但是,答应过我不会针对季先生,你又为什么要欺骗我的信任?”
  不知不觉的,小小又提起了她其实努力想要遗忘的那个人,季闵昊,即便不提起她的名字,小小又怎么可能在心里忘记,每一次提起、每一次听到,都像是一把把尖刀刺痛着她的心,一下接一下,戳的那么狠、那么痛!
  “季先生,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即便知道了那些,即便心中是有着那种恨,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将你忘记,都不忍去恨你,因为,我能够感觉到你的那种孤独,也从心底里去了解你的悲哀,感受着你当时的无奈。”
  抱着双膝的手越来越收紧,清凉的泪不知不觉的就缓缓滑落而下,滴落在她勾握在一起的双手手背上,一滴、两滴、三滴,最终汇集成两条直直流淌的小河流。
  “难道我们之间,从此以后就要这样永不相见吗?就要像现在这样,永远躲避着我,不想见到我吗?你真的这样忍心吗?你真的这样狠心?难道季先生都不知道,小小并不在意那些,只要有季先生在身边就好。”
  默默的泪流,却最终演变成无法控制的哽咽、低诉,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泣不成声,“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那座孤儿院里,是季先生,让我离开了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虽然与你在一起,有着诸多的小心和委屈,但是我心里是喜欢季先生的,即便再多的委屈,也不觉得有多苦,只想得到你的认可,只有那样,我才会感到幸福。”
  小小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泪,正在不停的向下滑落,也忘记抬手擦拭着自己酸楚的泪,又痛又酸的感觉不停的袭击着她的心,“我的世界里,只有季先生一个人,什么父母、还有什么过去,那些我都没有任何印象,即便一时间得知了,我是恨着季先生的,但是冷静下来,小小才明白,我的世界里,只有季先生一个人!只有季先生!”
  “小小……”季闵昊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深邃的双眸凝视着远方,小小的悲伤似乎传递给了他,在小小的心狠狠疼痛的同时,季闵昊的心,也在不停的隐隐作痛。
  “就要把你亲手送出去,那样的心情,你能够理解吗?你一定会恨我这样做,但是却永远不知道,我是带着怎样的伤悲,我更不会让你知道,小小,遇上我是你的不幸,我只希望,你能够狠狠的恨我,彻彻底底的厌恶着将我遗忘,没有我的日子,只希望你更好、希望你能快乐,至于其它的,是否被误会、还是无线,那些对于我来说,一点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