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86章 发现季闵昊隐藏的秘密

  小小心里带着疑问,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今天特别想要只知道,“跟着忠叔吗?也许会了解到些什么。”心里笃定这个想法,小小连忙悄悄的跟在季忠身后,看到季忠走到花园的一个地方,坐在那里,不停的深深叹着气。
  “哎!少爷和小姐的事,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正解决?难道,过去发生的那些恩怨纠葛,就真的不能够解开了吗?不管怎么说,都有着这么多年的相处,还有这样深的感情,即便让小姐知道当年她的母亲还有老爷是因为少爷才离世的,应该也会有解开矛盾的一天吧?”
  “什……什么?”听到季忠自言自语说着这样的话,小小顿时愣在了那里,心中不停的反复思量着季忠最后的两句,“忠叔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母亲、老爷……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小原本就在纠结着的心,在听到这样话的同时,变得额更加纠结,“寻找答案吗?我要寻找到答案。”心底有着这样的想法,小小一步步倒退着,身体有种麻麻木木的感觉,她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寻答案,“这样的事不清不楚,又过去了那么久,难道我要直接找忠叔文清楚吗?还是去找季先生询问?”
  她一边往房间走去,心中一边思量着这样的想法,“不行,忠叔一定不会告诉我的,如果他想说,早就已经让我知道了,又何必要等到现在,让我不小心听到才发现,不能问忠叔,那么我要去问季先生吗?”
  刚刚有了这个想法,小小便立刻否定了,“不行、不行!不能去问季先生,忠叔不能说的话,多半是因为季先生,是他不希望忠叔说起,所以,问季先生也行不通,那么就只有我自己去找答案了,不能问他们,要从哪里入手呢?”
  小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面对今天突然听到的事,居然有这这样的冲劲儿,想要快点知道,心里这样想着,她加快了脚步,快速向宅子的楼上跑去,“去季先生的房间,我有种感觉,一定可以从那里得到些什么答案的。”
  快速跑到季闵昊的房门前,最近一段时间,小小都在这里看书,没有季闵昊在家,她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独自进来,但是今天这样的心情,又让小小有了一种胆怯,犹豫着,她最终还是进去了,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如释重负般的吐出,给自己打了打气儿,“那天晚上,从季先生的书里调的信封,会不会和这个有所关联?”虽然小小并不确定那个信封里是不是真的有自己要知道的事,但是今天的直觉让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天她一定是错过了什么。
  睁开双眼,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书架前找寻着那本书,视线移动着,终于找到了,小小立刻将书.抽.了出来,翻动着,那个信封又“啪”的一下掉在了地板上,小小立刻将书放下,弯腰、颤抖的手捡起了掉落的信封。
  “季先生,我并不是有意想要看你的隐私,原谅我,我只是看一眼,看过之后,马上就把这个信封再完好无损的放回去,我保证,不论我看到的是什么内容,我都一定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小小像是在发誓一般自言自语着。
  手已经冰冷颤抖的不成样子,就连拆开信封都无法打开,还好这封信并未封上口,轻轻的拨开,信纸就拿了出来,不敢想象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小小不停的给自己打着气,她害怕见到里面的内容,也期望,这只不过是一封普通的信而已。
  最终,心里想要探知的.欲.望战胜了所有,小小将信纸慢慢打开,里面的内容,便完全呈现在她的眼前,只是单纯的文字而已,小小在内心稍稍感到有些放心的同时,刚要将信纸折起来,告诉自己这个没什么的,却被上面的文字给牵住了视线。
  “这个……这是……”她惊诧的瞪大双眼,因为这封信里记述的,是季闵昊对当年那些事所写的忏悔,里面字字句句,都道出了季闵昊心底对于往事的悔恨,他不恨其它,一切都只因为自己遇见了小小,只要因为当年的那一切,让他伤害了小小。
  但是心气儿高傲的季闵昊,虽然写了这样一封寄不出的信给自己,却从未写过任何道歉的话语在里面,他原本是想写出来,然后再将信烧掉,一次来发.泄.自己心中的难过与懊恼,只不过当时因为某些事缠绕在身,季闵昊一时间忘记,就顺手将信夹在了那本书里。
  从那之后,季闵昊几次想要烧掉这封信,却在每每见到里面的内容时,内心的那丝感觉牵绊着他,让季闵昊最终将这封信留了下来,在他的心每次感到孤寂时,便拿出来看看,让自己在重温之中,感受到小小全部的好。
  小小带着紧张而急促的呼吸,一字一句的看着季闵昊书写在上面的那些事,那些过去,以及自己是怎样被送去了那所孤儿院,季闵昊是如何将自己的父亲毒害,又逼迫她的母亲选择自杀,将她遗弃在孤儿院之后,又被故意送往了小小生长的那个地方。
  里面的字字句句,都像是一把把刀子般戳伤着小小的心,信纸“唰”的一下从她的手中飘飘落下,掉在了地上,“不……不可能的,这些都不是真的,季先生虽然当初对我很冷漠,但是……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怎么可能是因为这样,季先生才对我冷淡的?不会的,我不相信!不相信!我不相信!”
  小小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似乎害怕一种声音在对自己说:“事实就是如此,就算你不相信,也要去面对,因为事实是无法逃避的,任凭你怎样躲闪,都逃避不开,不论你走到哪里,他们都会如影随形的跟着你、永远跟着你!”
  拼命用力的捂着耳朵,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心底突然出现的那个声音,她知道,这是自己的真心话,却因为害怕,而对自己的真心话撇弃,不敢靠近,宁愿相信那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小小还是明白的,事实永远是事实,季闵昊绝对不会因为闹着玩,才写这种东西的。
  “季先生,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原来,一直以来你对我的态度,都是因为我真正的出身,如果季先生是抱着那样的态度,是不是也证明,季先生现在对我所说的真心,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可是,那个皇冠、那一次次的单独相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让我怎么能够相信?”
  小小哭了,这段时间,她总时不时掉眼泪,但是柳蕙贞也对她说过,只要按照季闵昊的想法去做,很快,季闵昊便会重新接纳小小,这是季闵昊说过的,也是柳蕙贞传递给她的。
  “我还在等着你的接受,而你,却从始至终都不曾想要真正拥有我,不是,不应该这样说,从始至终,季先生都是拥有着小小的,而小小,却总是拿着季先生给予的那一点点小温柔来打发我,在你的心里,只是把我当成游戏。”
  小小的情绪十分低落,见到信中的内容,对她的打击特别大,提起游戏,小小的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带着那样的凄楚、那样的悲痛!
  “我是游乐用的玩具,就像那天雨我突然分手一样,我只不过是你拿来萧潜的游戏,一个玩腻了,就顺手丢掉的游戏,而你的温热与甜蜜,也只不过是对我报复的一种方式,我是你用来发.泄、用来报复的工具!只不过是工具!”
  她蹲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总之感觉到脚底下一阵一阵的麻痛感传来,小小想要站起身,却已经无法站起,脚底下传来的阵阵痛楚,让小小一个踉跄没站稳,还好她的手正抚在书架的正抚在书架下边类似小桌面的地方,才没有使自己的就这样身子倒下“不行,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要亲口问季先生,要让他给我一个正事。”小小说着自欺欺人的话,明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却还要想着去得到一个欺骗自己的谎言。
  “季先生,一定不要告诉我,事情真的如信中所记的那般,你告诉我,只不过是单纯的收养了我,因为我笨手笨脚的讨厌,所以季先生才会讨厌我,季先生是孤独的,所以他才会……”小小心底矛盾极了,言语也开始变得逻辑混乱、语言不清。
  她加快着自己的脚步,快速跑出了季家,而刚刚在花园里自言自语的季忠,在摇头叹气走出花园的同时,正巧见到了跑出季家的小小。
  “小姐!小姐!你要去哪里啊?小姐!”季忠追在她身后,然而却没有追上小小的脚步,仅仅眨眼的功夫,小小就不见了踪影。
  季忠站在那里,左右看着也没发现一个人影,“小姐从来没有独自一个人出去过,这样突然跑出去,希望不要出事,只不过,她为什么这样突然跑出去?到底是为什么?”
  季忠在心里反复的斟酌着,最终还是决定给季闵昊打个电话比较好,于是连忙拿出随时与季闵昊通讯的手机,拨打了季闵昊的号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