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83章 小小的悲伤与猜测

  第二天一大早,季闵昊就开车离开了季家,与其说是因为公司忙,倒不如说他是在逃避与小小的面对,昨天还是甜言蜜语,转眼间,两个人就变得形同陌路一般,这样突然的反差,让小小的心有些难以接受。
  她还沉浸在欢愉之中,却迎来了这样的局面,一整晚都没有睡的小小,眼睛哭的红肿得似乎都快睁不开,缩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听着季闵昊车子离开的声音,她的心更加难受,双手紧紧的抱着枕头,手指抠进软枕里,不停的用力收紧!
  “小小,我是柳姨啊,我可以进来吗?”房门外传来敲门声,是柳蕙贞担心小小,所以才会上来看一看她。
  小小深埋进枕头中的脸,慢慢的抬起,带着又肿又红的眼睛,眯眯着看向房门,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柳姨,门没锁,进来吧。”
  房门把手转动了一下,门带着轻轻的、小心的、缓缓的被推开了,柳蕙贞担心的面容出现在眼前,房间里拉着厚厚的窗帘,突然入目的一阵黑暗,让柳蕙贞有些不太适应,室内还充斥着浓浓的压抑与悲伤的气息。
  “小小,你从来不拉窗帘的,喜欢让阳光洒进来,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拉的这样紧?”柳蕙贞一边说着,一边向小小走进,坐在她的身边。
  “柳姨,不要拉开,就让我这样享受一下黑暗吧,我想,也许以后的日子里,我也只能在这样的感觉中度过了,所以,就从现在开始学习接收吧。”小小的声音低沉而失落,像是带着一种哭泣般,让人听了那样的心疼。
  说到这儿,她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带着一种凄楚,“柳姨,其实我说错了,我根本就不需要学习,因为从我出生到现在,我都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只是最近季先生给了我特别的对待,才让我忘记了自己的本分,现在我知道了,小小就只要守着自己的本分就好,爱情还是温暖,家庭还是友谊,那些都不是我可以企及的,我早就应该明白,这也是季先生曾经告诫给我的,我居然给忘记了。”
  听着小小说的话,虽然柳蕙贞并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着小小的样子,听着她说的话,柳蕙贞大多也能猜出个端倪来,于是小心试探的问道:“小小,你和季先生,是不是……是不是闹别扭了?”
  “不是,不是闹别扭,如果是闹别扭倒还好了。”小小一边说着,眼泪一边唰唰的往下掉,滴落在手上还有软枕上,“柳姨,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季先生突然要做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的话,我还沉浸在欢愉中,他竟然将我的心沉底粉碎,一点不剩、真的一点不剩!”
  “到底怎么了?你们昨天早上还好好的一起去了公司,怎么今天就……”柳蕙贞实在想不明白,昨天小小回来,她并不知道,也是听了季家佣人说起,才有些了解,说是小小和季闵昊都态度反常的分别回到家,而今天一大早,季闵昊早早的就离开了,小小也没有用早餐,意识到情况不太好,于是柳蕙贞才上楼询问。”
  “他不要我,柳姨,季先生他……他不要我了!”说到这里,小小再也忍不住情绪,扑进柳蕙贞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昨天,她就十分需要一个人来依靠,但是季闵昊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告诉她一个既定的事实,孤独落寞的小小,一个人忍受了整夜的煎熬,爱情被遗弃的感觉,甚至比让她像过去那样,在季闵昊的阴霾下生活还要困难,而且痛的无法呼吸!
  柳蕙贞轻抚着小小的发,安慰着她的情绪,但是越是这样,小小就哭的越厉害,她没有再开口询问,等待着小小自己开口,因为柳蕙贞知道,感情这档子事,只有小小自己想得通了,心底才不会觉得那样难过。
  小小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她的生命中只有季闵昊这个人,不管季闵昊对她是好是坏,小小都因为季闵昊而存在,然而就是这样的生命支柱,现在抛弃了她,已经有了感情融合的两个人,也无法回到过去。
  小小的命运,除了忍受着季闵昊对自己的疏离,也就只有离开季家,独自一个人生活这两种可能,但是还有一种,那就是季闵昊将小小嫁给别人,只不过,这样的安排,小小一定不会接受,她是宁肯孤独到死,也不会再将感情转移给另一个人。
  痛苦之后,小小带着哽咽的情绪,将昨天发生的事,以及季闵昊对她说过的那些话,都原封不动的告知给柳蕙贞,在柳蕙贞诧异神情的同时,她看到了小小眼底的绝望,季闵昊对她的否认,让小小彻底失去了活着的勇气。
  “小小,你要振作起来,你不能这样消极,除了季先生,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存在,如果你有什么事,这些人岂不是要为你感到心同嘛,你是这样善良的一个女孩子,难道你忍心看到大家为你伤心难过吗?”
  柳蕙贞交心般的规劝着小小,她真的很害怕,彻底绝望的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毕竟,小小自认为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就是为了得到季闵昊的认可,而现在,那个男人否定了她,小小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个不用想,似乎也能够猜到。
  小小挂满泪痕的脸,写满了伤痛的悲哀,“柳姨,你是怕我做傻事,是不是?”
  “这个……”柳蕙贞虽然心里是这样想,但是嘴上,她并不会这样说。
  小小露出一丝酸涩的笑意,“柳姨,在这个世界上,小小怎么可能有像柳姨说的那样,有很多人在关心着我,不会的,即便小小不在了,也不会有谁伤心的,不会的,小小除了季先生,就一直是一个人。”
  “傻瓜,你这是在说什么话!”柳蕙贞急了,双手抓着小小的胳膊,面带警告之色的告诫着她:“小小,你怎么会有如此消极的想法,难道我不是那个关心你、心疼你的那个人?你这样说,多让柳姨伤心啊,你要坚强起来,你没有发现,那是因为你没看到,你没有用心去感受,你要学会接受除了季先生以外的人生,你的人生绝对不是这样狭隘的认识,也许……”
  说到这里,柳蕙贞一愣,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小小,也许……季先生并不是要放下你,而是对你的人生进行一种考验,所以才会这样做。”
  “考验?什么考验?”小小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柳蕙贞意喻何指。
  “也许,季先生是看你太过于封闭自己,所以想故意用这样的方式锻炼你的心,让你尽快成长起来,小小,你想啊,最近季先生一直教授你学习处理公司事宜的事,昨天又带你去了公司,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他真的是有心要抛下你,怎么会让你学习那些、接触那些呢?你仔细想想,看看是不是这样,季先生做什么事,从来都是不会让人预想到得到,他是我行我素习惯的王,作者什么样的决定,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你说是不是?”
  柳蕙贞为小小解释着就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的想法,虽然她不确定,却也知道,只要这样说,就能让小小恢复对生活的信心,接下来,她会为了小小去请求季闵昊,不论如何,柳蕙贞都要帮助小小振作起来。
  “季先生的有意而为吗?”小小迷惑了,她不知道,也猜不出来,想着季闵昊一贯的作风,也不无这样的可能,“也许……也许柳姨你说的的确是对的,只是,现在的我要怎么办?”
  “傻丫头,还能怎么办,如果季先生是在锻炼你、考验你,你的当然要按照那样的想法去奋进,你要振作起来,她不是希望你着手公司的事情嘛,那么你就去尽快了解,按照季先生的想法去努力工作,总会有一天,季先生会重新接纳你的,我相信,那个时候,也一定是小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那一天。”柳蕙贞适时的给小小做打气的言语,让她振奋、增加信心。
  “果然是这样?”小小眼底还有一些难以相信,似乎在想着什么,最终点了点头,“嗯,季先生应该是这样想的,昨天他还和我说,让我尽快能够入手,虽然会累,却也希望我能快速的去适应,我知道了,季先生不是真的要抛下我,就如柳姨说的那样,季先生是在让我快速的成长起来,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我一定会努力的!”
  心里误解了季闵昊的意思,小小倒也觉得没有那么难过,反而信心十足,只是有一个疑虑在她脸色浮现,“但是……柳姨,我这段时间要怎样面对季先生?经过昨天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了应该怎样面对他了,突然有一种好尴尬的感觉。”
  柳蕙贞微笑的轻轻捋了捋她的发,“还能怎样面对,就像平常那样就好了,他不要你表现爱意,那么你就做过去的小小,我想,如果季先生做出这样的方式锻炼你,他应该会有意避开你才对,就好像今天一样,所以,小小不用困扰面对季先生的问题,你只要好好地做自己,等待季先生对你说,小小已经通过了他的考试合格了,等地啊他重新接纳你的那一天。”
  “努力去做,等到先生重新接纳我的那一天……”小小的眼底充满了憧憬,她真的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达到季闵昊心中所愿,“会的,我一定会努力,一定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