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季氏集团的大厦,坐在车里,季闵昊拿出手机拨出号码,“世乾,我现在有事在公司不远的繁皇酒吧,今天不会再回公司了,小小还在休息室,她睡着了,所以我走的时候没有叫她,你现在进去,轻声点叫起她,然后叫司机送她先回去吧。”
  “我明白了,季先生,你放心吧。”叫做世乾、接听电话的男人,正是季闵昊的私人秘书。
  挂断电话,季闵昊面色凝重的深吸口气,小小,希望今天这样的事,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二次,如果你在意的话,一定要去那里,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狠得下来心,再做一次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沉重的叹息,季闵昊驱车离去。
  他与琳娜约好见面的地方,是离季氏集团不远的一间叫做繁皇的酒吧,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车就在酒吧门前停下,但是还没等他走出车,便瞧见一袭艳红装扮的琳娜,站在酒吧门前正冲自己招手,季闵昊心中冷嗤一声,打开车门,面含故意伪装而出的笑意走了过去。
  还没等季闵昊走进,便听见琳娜那含糖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充斥在耳边,“季先生,人家可是一接到你要见面的消息,就快马加鞭的跑来呢,你瞧,我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鞋跟又这样细,站在这里等了季先生那么久,好累、好辛苦啊,你可要好好补偿人家~”
  季闵昊的逢场作戏让人看不出是真是假,他一只手环绕过琳娜的腰际,将她搂向自己,另一只手捏起她的下巴,正对着笑道:“快马加鞭?你这样的比喻还真是有些不形象,你有马吗?怎样快马加鞭跑过来的?还是你突然有了新趣好,在用这样的方式暗示我?嗯?”
  “哎哟~季先生真是讨厌,人家不过是做个比喻吗,干嘛要这样较真呢。”琳娜咯咯的娇笑着,身子也丝毫不含蓄的顺势依偎进季闵昊的怀中。
  “说吧,你想让我怎样补偿你?”季闵昊的内心感到十分反感,却还说着看似真的一般的言语,他也在奇怪自己,为什么过去也明明是不爱不喜欢的,还能够表现得那样自然的需要着对方,现在他终于知道,人在用身体思考与用大脑思考问题的不同到底在于哪里。
  在过去,季闵昊是完全不会相信这样的事,但是自从有了小小的爱,他懂得了,感受到了,也明了了,只是现实残忍的,却要他在这样的时候放弃,“早知道这种感觉是这样的难过,又会对小小造成心里的伤害,我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的顺应着自己的心意去发展。”
  不知不觉的,季闵昊又开始了对自己的自责,同时,他也不经意间的转头看向身后,似乎在等待着小小的到来。
  “季先生?季先生~”一声疑问、一声娇嗔,季闵昊被琳娜的叫声收回了思绪和实现,只见她嘟着嘴佯装着不满意,“季先生,人家和你说话呢,你是不是都没有听见啊?”
  “噢,不好意思,刚刚想起了其它事,嗯,你说吧,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季闵昊努力让自己浮现着笑容,却不知,他这样的神情已经完全与过去的季闵昊大不相同。
  季闵昊的言谈举止,让琳娜一时间怔在那里,带着一丝丝的不解与探究,左右的看了看,随即又用手摸了摸季闵昊的额头。
  “怎么了?”季闵昊微微皱眉的躲开她的触碰。
  “季先生,你怎么突然变得这样让人难以置信?”琳娜先是带着惊讶,但是随即又呵呵的笑起来,“不过,这样的季先生似乎更加有人情味儿了,不知道季先生最近的消失,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好女人,才会让季先生这样转了性?”
  “人情味儿?”季闵昊心中已经知道了缘故,也当然了解着自己这段时间的不同,“哈~”他一声轻笑,表示琳娜说错了话,“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我的个人私生活了?琳娜,这些事情,似乎都不是你应该过问的,难道,你想我现在就生气离开,心里才会开心吗?”
  “才不是呢~”听闻季闵昊这样说,琳娜葱葱玉臂环绕着季闵昊的脖颈,将他搂紧,“好了,人家也只不过是好奇而已,季先生也不是这样没有大量的人不是~”
  琳娜娇笑着,但是心中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点什么,便趁着季闵昊看似心情还不错的样子继续追问道:“季先生,我可是听到传闻的,最近季先生与自己收养的女孩子,关系十分密切的出现在德宁集团夏家的商业舞会,还时不时的将她送去夏家,与德宁集团少当家夏米锐深入交往,季先生是不是打算与德宁集团有什么姻亲上的联合,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琳娜如此部分轻重场合的话,引起了季闵昊内心极强烈的反感,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异想天开,觉得今天他主动找了自己,就是对她有着什么样的特别感觉,完全忽视了刚刚他对她进行的警告言语。
  如果是平时的季闵昊,此时一定会甩给琳娜一个阴狠而冰冷的眼神,并且甩手离去,但是现在不可以,他不能,因为他要利用这个女人,达成自己心中的目的。
  季闵昊努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由于提及到他痛苦的忧伤,与那窜腾而起的愤怒,依然带着看似平和的面容,“我做出什么事,都是随性而为的,是否与德宁集团有所姻亲合作,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能够猜得到。”
  对于季闵昊这样的态度与言语,琳娜还是没有听出来什么,她依然自顾自的笑着、猜测着,“也是噢,季先生的决定,我们这些人又怎么能够猜测得到呢,不过啊,我可是有过分析的,绝对不是空口无凭的去说。”
  “你分析我?”季闵昊面带微笑的表情,却已经在语气与深锁的眉心中透出的级强烈的不满,只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依然没有发觉出什么。
  “是啊,季先生的事情,琳娜当然要上心了,季先生要不要听一听呢?”
  既然琳娜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季闵昊也就劝慰着自己,至少要听一听她是如何分析的自己,毕竟这些事情与小小有关,凡是与小小有关的,季闵昊都不会拒绝。
  季闵昊努力让自己的笑意看起来自然而真实,“嗯,你都已经提起来了,就把话说完吧。”
  琳娜像是得到了圣旨,又像是被人肯定了一般,开始做着自我分析,“在前不久的‘路亚项目’竞标会上,季氏集团那一次与德宁集团竞标改为竞拍的激烈竞争,还依然留存在琳娜的脑海中,一向紧抓对方不放的季氏集团,却在那一天突然转了口,将‘路亚项目’让给了德宁集团刚刚露面的少当家夏米锐。”
  说到这里,琳娜觉得自己无比聪明的笑道:“季先生这样的举动,不得不让人觉得,季先生已经有意拉拢德宁集团,想要两家作为一家,大力发展,季先生,琳娜分析的对不对?”
  像是想要得到季闵昊的赞赏与肯定一般,琳娜扬着头看着季闵昊,但是季闵昊却没有看向琳娜,因为她的分析完全是错误的,单单不说那一天,季闵昊是真的想要与德宁集团竞争到底,却最后因自己对季闵昊的亏欠,而最终松了手,但他也是让德宁集团出了不小的资金,才将‘路亚项目’弄到了手。
  他并不想将小小拱手让人,也不得不顺势做的像是在顺水推舟一般,把自己心爱的女孩送去了夏家,天知道那个时候的季闵昊,内心的纠结与挣扎多么的疼痛,而现在呢?面对着另外一个自己根本不爱女人对自己的分析,却要等待心爱的人来这里,故意制造出误会叫她看见,以此去伤她的心,何其残忍、何等不忍!
  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笑容中,有着多少的凄楚与冷漠,身边那个女人却丝毫不知,她跟在季闵昊身边已经许久,当初,季闵昊也是因为琳娜过于无知,才会与她较多的接近,因为在琳娜面前,他可以不必做太多的戒备与位置,而此时呢?就连这样一个女人,都开始了对自己的剖析,除了小小,再也不会有人那样的包容、了解他自己。
  想起小小,季闵昊挑了挑眉,回了回神,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心中自语道:“如果没有算错时间,这个时候,小小应该已经快到这里了,只希望,她能够真的来到,又或者……”
  季闵昊在内心中深叹口气,他是真的好矛盾、好复杂又好纠结,真的不希望小小来这里见到自己故意安排好的景象,却又期待着她来,这样他就可以不必再伪装的这样辛苦,直接让小小明白,留在自己身边,有的只是欺骗和伤害。
  心里想到这些,季闵昊微微眯着的双眼,透出阵阵忧伤之光后,继而转变为像是充满迷醉的笑意,搂在琳娜腰身的手,更加用力的紧了紧,“我们进去吧。”
  “好啊~”琳娜之前的分析,似乎都是一时兴起一般,这只是眨眼般的功夫,就让她忘记了那种想法,开心而娇媚的依偎着季闵昊,一步三妞的身姿,随着季闵昊走进繁皇酒吧。
  季闵昊并未发现,他一直想要安排的一切,此时已经提前在上演,随着他与琳娜相拥进入酒吧的背影,消失在繁皇酒吧门前,远处几米远位置的转角处,一双写满诧异、无法相信与不解的双眸,正在渐渐充满着泪水。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小小不敢相信的摇着头,脚步不停的慢慢倒退着,口中喃喃出声,“季先生,怎么会是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在对我说出那样话之后,却要让我看到这样的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