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闵昊和小小两个人并肩而行,大手牵着小手,原本就很吸引众人的眼球,而小小突然表现出的那种无谓,更是让大家明白了,这个看着还是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应该与季闵昊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大家的注意力都收一收吧,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而不是探究什么事的好奇心上。”这时,季闵昊的私人秘书出现在工作区,将众人的视线引了回来。
  他清咳两声,对于刚刚的事做着解释:“之前与季先生一同走过的,是季氏集团的大小姐,所以,大家也不必感到惊讶,大小姐来这里,是季先生授意的,目的是要大小姐尽快熟悉季氏集团的工作,所以大家也要多多配合,明白了吗?”
  简单的几句交代,也是季闵昊之前告诉给他的,秘书不会去多问,季闵昊的安排自由他自己的道理,他只需要交代给其他人就好了。
  听了秘书的告知,工作区原本还很诧异的人们纷纷点头道:“是的,我们明白了。”于是大家便不再多余讨论与过问,开始各顾各的忙着自己的工作,紧张的一天又开始了。
  进了季闵昊的办公室,刚刚关上门,季闵昊便一把将类似于惊魂未定的小小搂紧在怀里,笑看着她,“小小,仅仅是刚刚那样的场面,就把你吓得这样样子,以后再接触到一些更大的场面,你又要如何去面对呢?嗯?”
  “大场面?还有什么样的大场面?”小小不明白的看着他。
  “会有很多的,甚至多到现在的你,根本就无法想象得到。”季闵昊微笑着,说着让小小弄不清楚状况的话。
  “呃……是不是比那次米锐哥哥家的舞会还要盛大?”小小的印象里,除了学校的化妆舞会以外,商业化的舞会,便是在夏家大宅子举行的那一次,所以她的头脑里,盛大的场面,只会是那样的大场面。
  “那只不过是众多场面中的一点点。”季闵昊轻轻摇着头,否认着她的观点,“那一次的舞会,虽然我去的比较晚,但是你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呢小小,你要保持这样的感觉,以后,你会慢慢的表现得越来越好、越来越适应的。”
  “可是……我不明白啊,季先生,你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我?”小小的眼中还是流露着不解的神情,她始终无法猜出,近日来,季闵昊的做法到底是要做什么?
  “没有其它的原因,只不过是我想要让你这样做而已。”季闵昊的手轻轻抚摸着小小的头,眼底满含温柔,“小小,你不是答应过我,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安排吗?虽然我给了你自由,但是对于人生前行的道路上,我还是无法放心你一个人,你可以听从我这样的安排吗?”
  “是为我做的安排吗?”小小仰着头看着季闵昊。
  “嗯。”季闵昊点头应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家里教授你如何应对、如何去做,所以今天,我带你来这里,就是让你实质性的、亲手接触到公司的事情,所以,你要努力学习,尽快熟悉起来,最好有飞的突破和紧张,懂吗?”
  “嗯,我明白了,小小一切事情都听季先生的安排。”虽然小小还没弄懂,季闵昊知道自己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是他真的有些着急了,如果按照季闵昊自己的想法,他恨不得将全部一股脑的塞进小小的头脑里,让她马上就可以接应自己,如此迫切的想法,让季闵昊心里一阵凄凉,总觉得自己好像没日子活了,在尽快安排着后世一般。
  他不是不想继续这样走下去,而是冥冥中有一种感觉,自己一定被被逼下这个位置,语气等待那一天突然来临,倒不如造作安排,也算是对小小有个交代,还对季氏集团的所有人有所交代,只要一切除了自己以外,还能够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他就满足了。
  “做过的事情,迟早是要偿还的。”这样的字语,最近在季闵昊的头脑里不停的出现,就好像网络上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季闵昊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与这一切有所联系,今天却有了这样的认识,他不免有些嗤笑自己。
  这时,丝毫不明白季闵昊心中想着什么的小小,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用一双小手捂着嘴,偷偷的用眼神瞧着季闵昊。
  “小丫头,笑什么呢?”季闵昊收回视线,看着她问道。
  “我在想刚才啊,季先生带着我从外面走过时,悄悄对我说的话。”小小虽然手捂着嘴,却依然掩盖不住她眼底的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季闵昊似乎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好笑的事情,脸上不免也同样写满了疑问,一双眼睛看着小小。
  “极限说,在季氏集团里,没有人比我的姿态更高,但是,在季氏集团,就真的没有人比我的姿态还高吗?”小小依然那样笑着,歪着头看着季闵昊,“那么季先生呢?季先生你不是季氏集团最高层的领导者嘛,如果没有人比我的姿态更高,季先生又要置于哪里?”
  “原来是这句话。”季闵昊轻笑着,手指轻轻刮了刮她的小鼻尖儿,惹得小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躲避着,“傻丫头,我都没有好好想过自己说了些什么,你这个鬼灵精,居然想这么多,只不过随口说说而已,又何必那么在意。”
  “嗯。”小小拿下捂在自己嘴上的手,伸开向前,慢慢将季闵昊搂进,“季先生,不论你说什么,我只要去听从就好了,季闵昊的决定都是对的,我也不需要有什么质疑。”
  “傻瓜,你就这样相信我?”季闵昊心疼的将小小同样搂进,心中的情绪让他忍不住的喉头一阵哽咽,“小小,季氏集团,我早就已经全部给了你,所以在你面前,季氏集团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高于你的姿态、高于你的一切。”
  德宁集团,总裁办公室米锐手中拿着调查报告,双眼紧紧盯着上面的内容,心中止不住自问着:“这样去做,就意味着我要亲手为小小撕开那些事情真相的伤疤,到底要不要如此?”
  自从听了林燕儿的话之后,这些日子,米锐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调查报告也几乎一天几次的被他拿出来,但是每每想了想,却有放下缩进抽屉里,米锐还是在心里犹豫着,不敢做出最后的决定,但是现在德宁集团与季氏集团的冲突现状,似乎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米锐的思绪,他忙收了神,将手中的调查报告又送回到抽屉里,“进来。”沉沉的声音应道,办公室的门被缓缓推开了,进来的是负责接收资料的工作人员。
  “总裁,这是刚刚收到的报告。”
  “嗯,放下吧。”米锐淡然的说着,负责接收的工作人员将手中的报告放在米锐的办公桌上,“没什么事了,出去吧。”工作人员微微行了礼,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米锐向前倾了倾身,伸手拿过报告翻看着,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时,不由得脸上神色顿时一惊,“怎么短短的几天,居然有这样大的变化?”
  在米锐惊讶之极,林燕儿却在米锐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里,进行着她秘密的行动,而这个秘密的行动就是,她在休息室米锐的私人电脑上,将季闵昊的那份调查报告的文件今年行扫描,然后在自己的几个匿名邮件里做备份。
  这些备份全部设置的是定时发送,也就是按照规定时间发送到指定位置,而第一份发送的位置,就是季闵昊接受的邮件地址。
  虽然米锐一直在犹豫,但是林燕儿却不能这样沉默,她不为米锐着想,也要为整个德宁集团着想,林燕儿心里带着对不起小小、伤害了她的歉意,借故身体有些不舒服,米锐带她在这里休息之际,将那些文件备份在了邮件上。
  做好一切之后,林燕儿定了定神,“少爷,既然你下不来决心,这样的事,就由我去做好了,即便如此,将来季小小知道了,她也不会恨你,第一份文件自然是要送给季闵昊,以此让他停止对德宁集团的打压。”想到这里,她关上电脑,站起身走出休息室。
  刚刚打开门走出去,林燕儿就见到米锐紧紧盯着刚刚送来的报告,脸上神情带着不平静,“少爷,发生什么事了吗?”林燕儿面带关心的走过去,站在米锐身边,向那份报告看去。
  “你自己看。”米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手中的报告递给林燕儿。
  “有关于德宁集团下属分公司出售劣质、过期食品的调查报告。”林燕儿的脸上也同样露出惊诧之色,“这个,一定是季氏集团搞的鬼。”
  “没错,除了季闵昊,此时还会有什么人能这样针对德宁集团。”米锐一边点着头,一边眼神不知看向何处的紧盯着前方。
  “毕竟是我先主动出击的季氏集团,季闵昊这样做,也是出于他的抵抗。”收回自己的视线,米锐轻轻吐出口气,身子依靠在沙发椅上。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样做?”已经不明确米锐想法的林燕儿,一双杏眼紧紧盯着他。
  “和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反击。”米锐的话回答的很直接,而且他也没想过自己会与季闵昊有什么和解。
  “只是,苦了德宁集团的员工们。”林燕儿似乎在故意提起这句话,好以此让米锐明白,此时的局势到底有多紧迫,员工的担忧到底有多么让人牵肠挂肚。
  与此同时,林燕儿心里还做出另外一个打算,那就是她会瞒着米锐,私自去见一见季闵昊,将米锐想说的话,亲自与季闵昊说明,但是在这之前,那封邮件,季闵昊很快就会收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