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63章 季闵昊的决定与纠结于心疼的爱

  虽然只是短短几秒钟的等待,但是对于此时的季闵昊来说,似乎像是度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比较沉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季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彦律师,安排个时间见面,我要立遗嘱和季氏集团股权转让书。”季闵昊沉着的面容,带着坚定的表情,却说出让人闻之色变、惊跳的话!
  “季先生,你……”彦律师刚想说出口的话,却欲言又止,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了,季先生,你随时可以来事务所。”作为季闵昊的私人律师,他不应有过多疑问,只需遵守约定。
  简明扼要的对话,却道出了季闵昊的心声和他为自己日后的安排,季闵昊才28岁,但是做出这样的决定,却代表着:立遗嘱,表示他带着必死的决心,转让季氏集团股权,代表他要把公司拱手让人,至于让给谁,不得而知。
  收起手机,双手支在水池两侧,看着被自己拨开哗哗流动的水,季闵昊的内心带着说不出的哀伤,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那种冰冷的脸,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将自己慢慢变为这样的冰封,大概是从出生、从懂事、从了解了父母的感情开始。
  那样冰冷、带着残忍的脸,在与小小的接触中逐渐的、逐渐的就慢慢融化了,不仅仅融化成水,反而从冰川融化成冰水的过程后,渐渐转换为温暖的海洋,而他所衬托的中心,就是海洋中那一叶孤舟的小小。
  那个坐在摇摆不定的孤舟中,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女孩,是季闵昊内心永远的痛,他甘愿为她洗手作羹汤,甘愿为她隐去原本季闵昊的那些残冷,冰冷而融化的面容,为她浮上心疼,又因此而面带忧伤,内心祈求不断、忧心忡忡!
  一切只为了能让小小更好,却总是无法避免的,让小小受到伤害,他要赎罪,却无法去赎,人世间的孤苦与无助,曾经紧随着小小,在她以为自己得到温暖怀抱的同时,又要狠心将小小撇开,这是怎样的心情?
  什么是原本的季闵昊?如果冰冷是原本的季闵昊,那么此时的季闵昊,就是真正的季闵昊,他不再是让人们惧怕的,像是帝王、甚至像是神一般存在的男人,不再是那样冰冷的不近人情,反而在与秘书的对话时,面对他人的关心,而露出会心的一笑,甚至说着谢谢。
  季闵昊改变了,是在不知不觉之中的改变,他要谢谢小小,是她让自己找到了开心的理由,找到了还有可以让自己关怀注意的事物,让他找到了、并且学会了爱,明白要如何去爱,要怎样关怀自己心爱的女人才是正确的做法。
  “曾经那一切,对于你来说,似乎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那些执着、那些想要的结果和想要去做的事,全部放开、偷偷抛弃,你只在乎的是她,只是那一个人、那个小小的身影而已。”
  季闵昊在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在低声的诉说着自己内心那难以平静的心情,他真的不愿放手、不想放手,但是又逼不得已,狠心看着自己亲手一点一点的、让爱着自己的女孩慢慢离自己而去,渐行渐远,越来越疏离。
  “这就是你曾经做错事的惩罚,是你对于女人从来不在乎的代价,季闵昊,魔鬼不会永远是魔鬼,最终有一天,他也会被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炼狱燃烧殆尽,但是我只希望,不要伤害到小小,却无论怎样做,都无法避免这一切。”
  一声叹息,带着千万种心情,无数个无奈,明知是残忍,还依然要去做,季闵昊紧闭着双眼,紧皱的双眉、颤抖的双手,可以看得出,他的内心是怎样的无比挣扎,又是怎样的纠结、反复的缠绕,一根根绳线,紧紧的拉着内心,用力!勒得他心.抽.痛着,不停的滴血!
  “季先生……”一双温暖、却带着微微颤抖的手,从季闵昊的身后轻轻环过,十指相扣,紧紧的拥抱着他,伴随着低低的一声呼唤,小小的脸贴在季闵昊宽实的后背。
  季闵昊一怔,连忙收回自己脸上那些神色,他懊恼着,因为自己一时的低迷情绪,居然没有听到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
  低头看着环抱着自己的那双手,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小小,你长得这么娇小,环抱着我可是有些吃力,你这样双手努力的扣在一起,勒的我有些无法呼吸了。”
  小小一惊,连忙松开双手,微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道着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有想到。”
  “你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又岂止是这一丁点儿的小事。”季闵昊捧起她低垂着头的小脸儿,仔细的端倪着,小小的脸上还带着未褪尽的迷蒙,“既然都已经睡着了,又为何要起来,继续睡就好了,这样突然醒来多难受。”
  “不会。”小小轻摇着头,对着季闵昊露出一丝笑容。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我吵到你了。”季闵昊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愧疚,但是小小不会明白,季闵昊的愧疚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流露。
  看着季闵昊这样的神情,小小反而觉得更加惊慌了,连忙用小手抚平着季闵昊脸上不经意间流露而出的忧郁,“季先生,你不要这样啊,我没怪你,而且,也不是季先生吵醒我的,是我感觉到季先生回来了,所以就自然而然的睡醒了,做起床,看到浴室门下透着一丝丝灯亮,所以我知道,一定是季先生。”
  “小丫头,你是来这里偷窥我的,对不对?”季闵昊一手轻点着小小的鼻尖儿,带着打趣儿的神情笑问道,很好的将自己之前的忧郁进行了掩饰。
  季闵昊的话让小小一愣,随即连忙摆手摇头,否认自己是这样的想法,“不……不是这样的,季先生,我可没想着趁你在浴室时进来偷窥你,我……我只是想要见到季先生,所以很自然的就推门而入了,是季先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才没有发现我而已,看到季闵昊的背影感到很孤独,所以我才会那样抱着季先生。”
  小小的解释显得那样可爱,让季闵昊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多逗她一会儿,却又不忍心看到小小的交集,于是将她楼襟怀里,“小小,怎么会有你这样可以的爱存在,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就越舍不得……”
  话说到这里,季闵昊没有再继续,后边的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舍不得离开小小,这是季闵昊永远放在心中的话。
  “舍不得怎样?”季闵昊话到一半,让小小觉得像是咽了一块糖,却突然卡在了嗓子眼儿,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在不影响呼吸的请跨过下,慢慢的等它融化掉,全部融化着自己肚子里,那样的话,也未必能够猜得出。
  “你还真是一个傻丫头,这样的事情还要问我,不会自己自悟、自己理解吗?”季闵昊一边轻抚着小小柔顺的头发,一边说着模糊带过的话,“我只是不想在搂进小小入怀的时候,还要想着这样的拥抱也会有分开的时候。”
  “那就不要分开好了!”小小似乎真的寻找到了答案一般,小脸儿洋溢着幸福而开心的微笑!双手再次环过,紧紧的拥抱着季闵昊,“季先生,永远不要分开,永远这样就好。”
  季闵昊的内心,因为小小这样的话而猛的一热,他没有任何答复,因为此时,季闵昊已经不能给小小做出任何答复了,他只能默不作声,任由小小一个人在心里不停的升温着那样的温度,不停的反复着,永远不会降温。
  总有一天是要分开的,季闵昊不能让自己的不忍,再次成为禁锢小小的绳索,缠绕着心、痛到滴血的事,只要他一个人承担就好,小小的痛,如果可以,季闵昊会选择自己全部接受,他也宁愿将小小弄成失忆,忘记所有的一切、忘记自己,就再也不会觉得曾经的痛苦。
  这样残忍的想法突然而至,让季闵昊不免在内心用刀子狠狠戳着自己的心,“如果一个人连记忆都没有了,又何来的幸福可言,也许,那将会是新一轮的痛苦,所以,小小,为了你的存在,还是不要否定曾经发生的过去,你就只要清楚地记得,季闵昊是一个如何残冷的人,是一个玩弄女人感情的恶魔,你只要记得这些就可以,其余的,都已经开始变得无所谓。”
  心中如是想着,季闵昊轻轻推开小小再次环抱着自己的身子,“傻丫头,你总是这样不停的靠着我,我可就没有办法呼吸了,还有,以后也不要说那些傻话了,记得吗?怎么可能会不分开,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们岂不是成了连体人。”说完,季闵昊故作掩饰的轻笑出声。
  听到季闵昊说分开的同时,小小面色一怔,随即神色一惊!但是在听到季闵昊后边的言语后,小小又重新笑容浮面,“好啊!我宁愿和季先生做一个连体人,哈哈!”
  “小傻瓜。”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季闵昊忍不住轻斥着,“你只要记得了,以后不要在我独自一人在浴室的时候推门而住,今天你没有赶巧的见到我在沐浴,不代表以后不会遇到那样的惊醒,到时候,你要怎么办?和我一同入浴吗?”
  季闵昊故意说这这样的话,好让小小明白,心里有了芥蒂,便不会再这样做,因为小小这样,很可能让自己在毫无掩饰的情况下,让小小看出自己的情绪,乖巧懂事、并不知情的小小听话的点了点头,季闵昊的心一紧!反手将小小搂进了怀里,许久未曾放开,许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