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56章 纠葛缠绕的感情

  “咚!咚!咚!”几声敲门之后,门外传来夏敏阳的声音,“锐儿,我能进来吗?”
  “哦,门没锁的,进来吧。”米锐一边吱应着,一边放下手中的画,从沙发上站起身,一如之前慵懒模样向房门处走去,打开门,夏敏阳面带笑意的看着他,“老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上来找我的。”
  夏敏阳一手指着米锐、一边笑着道:“你这个臭小子啊,还没等我开口,就已经猜到我要说什么了,怎么着,你也得给我留一些面子不是,居然这样无视我这个老人家。”
  米锐笑了笑,将房门处让开,“即便你不问我,想必也早已经问过燕儿了,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直接开门见山的好。”
  “你可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窥探你的想法。”夏敏阳一边走进房间,一边为自己做着辩解,“况且,燕儿也是一心为你好,那个丫头,你也是知道、十分了解的。”
  “我明白。”米锐微笑的点了点头,“燕儿的想法我怎么可能不清楚。”
  “不对,你就是不清楚、也不明白她。”夏敏阳坐在沙发上,直接指出米锐理解不到的地方,“锐儿啊,燕儿这个丫头是个好女孩,这么多年了,她的心意你居然都不知道,枉费你白长了这么高的个子,也白瞎了你这张英俊的帅脸,居然脑子反应这样慢,有些不太好使。”
  米锐感到十分诧异,脸上带着不解的神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老爹,你这么晚来找我,该不会只是想要让我听你来损我的吧?”
  “我都这样说了,你还不明白,我还真是被你小子气死了。”夏敏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的瞬间,瞧见了沙发上的那副画像,从沙发上拿起,借着房间有些昏黄微弱的灯光,仔细的看着画像上的女孩,不由得赞叹道:“果然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虽然只是画像,却也看得出本人有多美丽,锐儿,你的心里始终都有她的存在,这是难以泯灭的。”
  米锐缓步走到沙发前,坐在夏敏阳的身边,盯着画像,口中像是在呢喃自语,“她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存在,而且,即便我在努力地不去想那些,还是止不住心不停的向她靠近着。”
  “年轻人,有这样的想法不是不对,但至少也要看看自己身边的那双关切的眼神。”夏敏阳一边将画像塞回米锐手中,一边轻声叹息。
  “老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米锐始终不太明白,确切的说,在她的心里,从来没有将林燕儿放在自己感情之中去考虑过,自然在夏敏阳提及林燕儿的同时,他只单纯的把林燕儿的关心,放在了他们之间犹如的兄妹的感情之上。
  夏敏阳轻叹口气,身子倚靠在沙发上,“锐儿,其实,我原本不打算今天对你说起这些的,但是看到你这个小子,总是傻乎乎的不明事理,我决定还是今天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米锐微微皱眉,斜着身子看着夏敏阳,对于他说的那些有些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话,米锐依然是一脸迷茫的神情。
  “有时候,我真想把你暗道,然后爆头狠揍一顿。”夏敏阳一手拍了拍额头,另一只手拍了拍米锐的肩,“锐儿,你的心里就只有季家小姐一个人的存在,既然这段感情注定没有结局,亦或者这条路要走的很远、很艰难,那么,你为什么不能侧一侧头、转一转身,看看你的身边,还有一双一直期待着、盼望着、关切你的温柔眼神。”
  夏敏阳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一手捏了捏米锐的肩,像是给他一种巨大的、莫名的暗示,“你好好想一想,那个人,一直都默默的陪在你身边,在你心里艰难的时候,一直陪伴着你,在你痛苦的时候,给予你最温柔的安慰,但是你呢?你又是怎样回报人家的?将她的关怀与担忧全部照单全收,却从没有任何的给予与答对。”
  “你是说……”米锐原本有些慵懒的双眸募然睁大,眼波里闪动着一抹诧异的情绪,“你的意思是说燕儿?”
  “你还真是后知后觉。”夏敏阳有些无奈的眼神看着米锐,再次轻叹口气,又一次表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燕儿的心中一直都存在着你,但是你却一直想着季家的那个小丫头,锐儿啊,人有的时候也要适当变应一下,看一看身边的那些关切你的眼睛啊!”
  “怎么会?怎么可能?燕儿她……”米锐如论如何都不相信,那个一直让自己当成妹妹一般存在的女孩,心里居然一直装着的爱人会是他,而且林燕儿还在一直为自己与小小的事情在努力,他的全部脆弱,都会在林燕儿的面前表现,而她,却从来没说过。
  “事情就是这样,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对于今天‘路亚集团’竞标改为竞拍的事,我也从燕儿那里问起过了,你与季闵昊照了面,也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既然已经决定做到这一步,爸爸只能奉劝你一句,凡事不要太强求,顺其自然吧,对于季闵昊的报复,你也要力量而行,如果报了仇,却伤害了自己,那么爸爸宁愿你永远不要去触及这一切,还不如当年选择让你失忆来的更彻底。”
  说完这些,夏敏阳站起身,再次轻轻拍了拍米锐的肩,像是在安慰,也像是在鼓励,随即转身向房门外走去,对于今天的交谈,夏敏阳说的只不过是林燕儿对米锐的心意,然而对于引起那场激烈的竞标改变竞拍战争的“路亚项目”,夏敏阳只是一句带过。
  既然已经决定将德宁集团交由到米锐的手上,夏敏阳便已经放开了全部,一切都由米锐放开脚步去做,他知道,米锐不会轻易拿德宁集团做全部的赌注,他相信这个自己在鬼门关将其就下的儿子,相信了,就不会去怀疑他的实力与决定。
  夏敏阳离开了房间,米锐一个人独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他万万没有想到,林燕儿居然对自己有着这样的感情,也在怨恨着自己,这么多年来,自己在她的面前提起过多少次小小?不仅如此,还在要求林燕儿为自己调查小小的一切事宜,还要与自己一起“潜伏”在小小的学校,让她眼看着自己如何对小小痴迷、担心、心痛、神伤!
  “米锐,你是多么残忍的一个人,不仅如此,还曾经要让燕儿离开自己,而现在,你因为无法面对而脱身了,却将她留在那里,依然承受着自己感情加注到她身上的负累,然而这一切,全部与燕儿没有任何关系。”
  米锐在自责着,他的身心与灵魂,,全部沉浸在深深地自责与愧疚之中,“不行,要让燕儿离开那里,既然已经伤害了,既然无法给予她感情的回报,至少不能再这样继续,在一直没有表露着自己内心、一直默默无语帮助着我,像是妹妹一般存在的燕儿心里留下深刻的伤疤,这是我的失职、也是我的过错。”
  只要一想起自己每每在她面前表现得失落,米锐就愤恨的想要掐死自己,“直接对燕儿说,我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了吗?”米锐开始思怵着,他有些不确定,想要告诉林燕儿,却又觉得这样不妥,‘如果燕儿想要告诉我,她早就已经表明了心意,之所以不说,也完全是因为知道我的心里只有小小,既然是这样,我如果开了口,那么她的自尊一定接受不了,这样子的结局是我不想要的,给予不了她什么,至少我不能再伤害燕儿。”
  低头,见到小小的画像,米锐眉头深锁,内心的纠结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原本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小小,而现在,突然之间得知林燕儿的想法,米锐感觉自己的头脑里像是一团乱麻一般,捣来捣去,始终找不到一丝头绪。
  这一夜过后,从此之后,凡是米锐见到了林燕儿的每一天,心中也不可能再像过去那般坦然,再次见到林燕儿,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是对自己的每一个关切的眼神,都会让米锐觉得愧疚不已!
  早就已经知道,米锐得知这一切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但是夏敏阳还是决定告诉米锐,就算让他纠结也好,早点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起码对于林燕儿来说,是减少了一些伤害,但是米锐呢?谁叫他是男人,男人就应该有所担当,就应该承受一切心理的压力,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走到走廊的尽头,夏敏阳驻足,站在那里回头看向米锐房间的位置,心里默默的对米锐表达着自己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锐儿,不要怪我如此直接的告诉你,相信我曾经对你说过的那些话,季小小不会与你有未来,而燕儿,只有她才是你最终最好的选择。”
  低沉的一声叹息,带着心里多少沉重的担忧与关心,“锐儿啊,你怎么也不明白,季家的那个小女孩,不管她与季闵昊之间有着什么样的纠葛与羁绊,最终,她都不是属于你的人,你们之间的命运,早在八年前、从你离开她的视线,来到我身边,并且遇见燕儿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既然是命运的安排,就不要再去强求些什么,爸爸直到最后也只有一个希望,不想你们受到任何伤害,只是这样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