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53章 相对的仇恨!

  见季闵昊没有任何回答,米锐微微勾了一下唇角,随即隐去了脸上七八分的笑意,“既然季先生都话已经敞开天窗说亮话了,那么我也不必再做什么虚假的伪装,都让我们诚实一些、坦然一些吧,季先生能否也相告于我,为什么今天没有奋力再将‘路亚项目’追到底。”
  季闵昊的神情并未因米锐突然变换的语锋而做出什么改变,他只是淡然道:“因为今天我原本就是抱着要丢掉‘路亚项目’来参加的。”
  “哦?”米锐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解,微微皱了皱眉,“抱着这样的心态?‘路亚项目’不是季氏集团一直要追到手的一块至宝吗?怎么季先生突然转了性,又不想要了?”
  季闵昊低头微微一笑,随即又抬头对向米锐的视线,“果然,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窥探着我,就连我打算的一举一动,也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不过,虽然‘路亚项目’曾经是我致力想要得到的,现在对于我来说,却已经过去式了,因为我找到了比‘路亚项目’更为金贵的,至于‘路亚项目’,既然德宁集团少当家喜欢,就送给你当做玩赏的玩具好了。”
  米锐紧盯着季闵昊,眼底有着一团涌动的火焰,似乎在随时准备喷发,但是却被他强力的镇压着,脸上依然带着一种玩世不恭般的邪肆之笑,“季先生送给我做玩具的‘路亚项目’,还真是动用了不少的精力,包括今天难得一见的盛典。”
  季闵昊微笑摇头,表示不太赞成这样的说法,“运用精力到说不上,不过,能够因为我的关系,让德宁集团因此而出价到这样一个庞大的价位得手‘路亚项目’,说到底,我季闵昊还是很有面子的,而且根据我的推算,德宁集团原本也是无意于‘路亚项目’的,而小友之所以这样奋力追上,也不过是想打压一下季某罢了,既然是这样,我就极力让事情推至高峰,让小友的心理好好满足这一次,季某还是觉得很开心的。”
  语罢,季闵昊的视线与米锐直直相对,两个人,间隔不足一米,四目相对中,站在满含笑意的姿容下,一种暗流涌动的硝烟不停的衍生。
  许久,季闵昊再次开口,“既然说开了,我也坦白一些面对夏小友,啊……现在似乎不应该这样叫你了,米锐,这个才是你原本的名字。”
  言已至此,就真的摆开了对方的身份,米锐脸上的笑容因为这句话而突然收拢,只是换做一种冷冽目光,直视着季闵昊,季闵昊丝毫没有在意米锐这样的改变,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是他预料之中的。
  微微侧身,视线落在天台下犹如蚂蚁一般的人群和笔直的街道,幽然开口,“米锐,你是恨我的,恨不得现在就从这里把我推下去,对吗?”
  米锐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垂于身体两次的手,那紧握着的双拳,却已经足够表现出他内心的情绪,“没错,我的确恨你,也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很想在这里就这样了结了你,因为八年前的仇恨,我永远无法从生命里抹去。”
  “嗯,你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怪,我能理解,八年前的事的确因为我的关系而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不过,我并不是那种做过什么事,就会后悔反思的那种人,你们的确是无辜的牺牲品,但是,怪只能怪你们处错了地所,遇上我季闵昊,也是你们命中的晦气。”季闵昊点头应允着,却说着让米锐更加不舒坦的话。
  “你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事,这是真的吗?在你心里,真的就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悔意?”米锐在极力强调着一点,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小小,季闵昊说着这样掩饰自己内心的话,说着故意在他伤口上撒盐的言语,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季闵昊在故意刺激着米锐。
  看到季闵昊点头再次确认,米锐忍不住向前一步靠近,“季闵昊,你故意说这样的话给我听,到底是何用意?既然你真的没有过任何悔意,那么小小呢?她的现在又是怎样的存在?你对小小的那些柔情蜜意,又要怎样去解释?是你的欺骗?还是你在玩弄她的感情?”
  “果然你与小小有了深一步的接近。”季闵昊像是得到了答案一般点了点,轻叹口气,紧盯着米锐,“我对小小怎样,这不是你应该涉及过问的,她是我季家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就像八年前,你不可能从我面前涉入到与小小有关的世界。”
  “你在回避我的问话?”米锐已经被季闵昊的话彻底激怒,但是他依然忍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它们在此刻爆发,因为他要知道季闵昊真正的心意,季闵昊这样的冰冷与邪魅相共存的共同体,他没说的一句话,都要或真或假的去听、去分析,因为碰到了、触及了与小小有关的话题,即便再怎样的忍耐,他还是要得出个究竟。
  季闵昊唇角勾起让人心底发寒的一抹笑意,“米锐,你先弄明白一件事,我没想过要对你回避些什么,我对小小的感觉,就犹如你所看到的一切那般,你是怎样看的?又是怎样理解的?如果在你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那么就将这份答案放在你心里好了,我不会告知任何事,也不会为了自己所想去做任何解释,总之,小小她在我心中,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你不可以触及,不然的话,八年前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季闵昊最后的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米锐的心,他终于隐忍不住,露出了自己一直强压着的情绪,“季闵昊,我的事情可以不拿出来提,但是小小,她是一个那么柔弱善良的女孩子,你怎么忍心一再的伤害她?她身上的那些伤痕,还有手上的伤,你怎么能够忍心下得去手?”想起小小的那些伤,米锐就感到锥心的痛!
  “一再?你怎么知道我如何对待小小?”季闵昊微眯着双眼,冰冷双眸、目光变得狭长随即又邪魅一笑,“看来这段时间,你与小小的接触,已经不仅是舞会那么简单,舞会,虽然我并未见到你与小小有过什么见面,而且她也没有说过任何事,不过,你认为我真的就那么相信小小说的那些话吗?她是一个不会说谎的女孩子,尤其在我面前,更不会有胆量掩饰什么,虽然她因为你而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那种躲避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没错,你猜测的没错,我与小小,的确不是八年之后在舞会第一次接触,但是在舞会之前,小小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是因为想要看看她,所以才有所接近,所以,你不能把这件事获罪到小小身上。”米锐在担心小小,他这样说出,依照季闵昊的脾气秉性,也许他会因为小小没有告知,而做出写什么对小小有所伤害的事情。
  “刚刚的话,我真的不太想重复,米锐我对小小做出怎样的事,这些都和你没关系。”季闵昊只是简单的说了句,便转身准备离开。
  “季闵昊!”米锐情急之下叫住了他,面对小小的事,米锐没办法再平静相对。
  季闵昊停下脚步,转身看他,随即微微一笑,“米锐,其余的话,我也不想再多说,你的意思也很明确的表达到了,如果你想报仇,就尽管来吧,我随时等着你。”说完,无视米锐眼中已经喷发的愤怒火焰,再次转身,修长的身影太之若然的向天台来时出口的方向走去。
  虽然季闵昊的表情看似无意,但是他的心里却在难过,低沉的声音在对米锐诉说:“米锐,这一天,我已经等的太久了,既然你没死,我也算有了一些安慰,只不过小小她……”季闵昊双拳骤然握紧,“只有小小,是我心底永远不能释怀的痛,必要的时候我会放手,但是此时,她不能离开,那些事,我不想让他知道,因为那是对她另一种无言的伤害。”
  见到季闵昊向这边走来,躲在天台门出口的林燕儿面色一惊!连忙转身向楼梯下方跑去,找到一处可以隐蔽自己的地方,看到季闵昊下了楼,走进电梯,并且电梯门关上,林燕儿才放心的走出来,快速跑向天台,因为她知道,此时的米锐,十分需要有人来安慰。
  跑到天台,果然,季闵昊离开了,放下伪装的米锐,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那股锐气,他有些受到打击的一手扶在天台围栏上。
  “少爷。”林燕儿来到米锐身边,一只手搭在米锐的肩上,犹豫了半天,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少爷,你还好吧?”
  米锐缓缓抬起头,有些挫败的眼神,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那股精锐之气,这是在心灵受到严重打击之后的颓废感,这种感觉,让林燕儿眼前俨然浮现了几年前自己第一次见到米锐时的情景,那种神情的米锐,似乎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一直在拒人于千里之外。
  “少爷……”因为担心,林燕儿的脸上浮现出心疼的神情。
  稍事片刻,米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感情,他的脸上再次浮现笑意,手摸了摸林燕儿的头,笑道:“傻瓜,我没事,只不过感觉有些累而已。”
  “怎么会,你……”林燕儿刚想说什么,却又突然打住了,随即又道:“少爷,刚刚你和季闵昊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提起季闵昊,米锐的眼中再次喷.射.出火苗,双拳握紧,用力的一拳砸在围栏上,“季闵昊这个恶魔,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