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52章 揭开面具的两个人

  由竞标突然转向改变竞拍,这一场商场中毫无硝烟的激烈战争终于落下来帷幕,没有得到“路亚项目”的其它企业龙头老大们,似乎根本就没有因此而觉得有什么遗憾。
  因为他们看到了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好戏,同时也在诧异,应该可以继续竞争下去的季氏集团当家人、季闵昊居然主动放弃了争夺,而且还笑脸迎人,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惊诧不已!
  人们纷纷满脸堆起笑意的走向米锐,向这位敢于与季氏集团争夺一块宝地的商坛新秀夏米锐道着喜,同时也在心里将他列为了竞争手的目标。
  德宁集团虽然比较尊崇、荣耀,但是夏敏阳生性比较温煦和善,也不会对什么人进行强制打压,如果将夏敏阳放在古代去做形容,就是一位以德服人的将军。
  他不采用硬手段,却一直在稳步前进着,这一点完全与季闵昊那种霸气占领不同,大家也都习惯了谦谦儒雅的夏敏阳那温和的笑意。
  但是谁也不曾知道,传闻中夏敏阳从未出头露面、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儿子,居然是一位如此骁勇善战的青年才俊。
  他外表看似清爽、阳光,实则在那阳光爽朗般的笑容下,却蕴藏着狂肆与邪魅,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霸气,敢于当机立断做决定,并且不依附任何人。
  这样一位年轻人进军商坛,无疑是他们最劲霸的对手,因为现场人中,似乎只有德宁集团这位初出茅庐的少当家才敢于与季氏集团作对。
  看似恭喜一般的道喜,之后人们纷纷丢下手中的报价牌,一个一个的离开了会场,其他人都离去了,季闵昊走到米锐面前,还没有褪下难得笑意的眼眸紧盯着他。
  米锐微微一笑,谦谦有礼道:“今天承蒙季先生所让,才让我这个才出水面的新人,能够在如此盛大的场合得以露面,承让承让了。”
  “言重了。”季闵昊唇角微微上扬,说着自己平时都不会说的客套话。
  见到两个人如此相近的交谈,站在会场外、一直看向这里的林燕儿,因为对米锐的担心,指甲深深的抠进墙壁上,“少爷,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我……我不希望你受伤。”
  虽然林燕儿在这般的担心,但是米锐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他还是很有理智的,至少在这里,米锐不会与季闵昊出现什么冲突。
  不仅如此,他的情绪也变得十分好,一直是笑容可掬,灿烂的似乎季闵昊是他挚交好友一般,全然没有了平时提及季闵昊时的那份愤慨模样,这倒是让林燕儿放心不少。
  米锐虽然笑对着季闵昊,但是他心里却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轻松、亦或者是开心,按照米锐的真实想法,此刻恨不得一把将季闵昊掐死在这里,他的心里才会舒服。
  “季先生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看着季闵昊一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已经猜到七八分的米锐,率先将话说了出来。
  “嗯,你说的没错。”季闵昊点了点头,微微侧身,看向会场出口正对着的楼梯方向,“有些话想要和夏小友聊一聊,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能够让季先生称呼在下小友,还真是荣幸。”米锐做出客套的姿态,笑道:“季先生相邀一叙,我又怎么可能不给面子呢。”
  “好,我们去天台说话。”季闵昊微微示意,转身走出会场,看着季闵昊的背影,米锐并没有任何惧色,于是也随性而至,与季闵昊一同去了德昌实业大厦的天台。
  两个人的相继离开,让之前还未米锐没有表现出过激行为而松口气的林燕儿,瞬间又将自身的紧张感提升至极点!于是连忙远远的跟在他们二人身后。
  会场在德昌实业大厦的顶层礼堂,顺着出门位置前行有一个楼梯,走上楼梯行至天台门,就是大厦的最顶端,也就是季闵昊相邀米锐一叙的地方。
  有一种男人,即使他已经走在时过境迁的边缘,自身的光环与照耀渐渐褪去,却依然拥有着犹如七彩钻石那般耀眼的锋芒。
  不论今日的失败是他的疏忽还是有意的放弃,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在他有招一日能够彻底反弹、再次走向成功的证明而已!而季闵昊,正是属于这样的男人。
  站在天台上,微微的风拂面吹来,带着一丝温煦,感觉十分惬意,但是对于此时天台上的两个人来说,却不是那么惬意享受阳光与微风的时刻。
  “季先生有什么话想要相告,就尽管说话。”不想将话题拖拉着,已经猜出七八分的米锐,首先提出了要求,他也知道,依照季闵昊的个性,见到自己时,一定会出现此时的情景。
  米锐已经做好了准备,自从他决定这一天开始,就一直在做着准备,而今天,这一刻来临了,也是他等了、盼了多少年才等到这一天。
  八年,他终于再次、以相同的高度面对季闵昊,而不再是那个被他居高临下倪视着、手无缚鸡之力拎起、任由小小哭泣求饶的那个小子米锐。
  听到米锐首先说出这样的话,季闵昊也不再隐瞒自己心中的想法,事情总是要说的,早说、万说,结果对于他来说,其实都一样。
  “让我们坦白一些吧,夏小友,虽然我没有见过德宁集团董事长的公子夏米锐,也不清楚他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所以,今天见到夏小友,我心中还有意思疑惑。”
  “哦?季先生对我会有什么样的疑惑?不妨说出来听一听,也好让在下明白一些事情。
  “好,既然夏小友这样开明,那么季某就不再拐弯抹角的说话。”季闵昊扬起的唇角,霎时勾起一抹向上的弧度,“说实话,夏小友的容貌,很像我几年前曾经认识的一个人。”
  “哦?有这么巧合的是?”季闵昊没有直接挑明,但是他在言语里给予了米锐告知,而米锐,则一脸邪魅的笑道:“哦?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听到这样有趣的故事呢。”
  “的确很有趣,就连我刚刚见到夏小友,都被吓了一跳。”话题在隐含着前进,米锐的笑容始终保持着,而季闵昊心中的阴暗,却是在那一双含着笑意、却阴冷的冰眸之中。
  “真的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听起来,还真是让人兴奋!”米锐的脸上做着兴奋地表情,似乎真的见识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一起。
  “嗯,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很想这样。”季闵昊微微皱眉,低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即猛然抬头,紧盯着米锐。
  面对季闵昊如此的直视,米锐却没有丝毫的惧意,许久,季闵昊才慢慢开口道:“米锐,当年在季家工作的米话讲的儿子,如果还活在人世的话,按照年龄算起来,也和你一一般大。”
  听闻在季闵昊口中说出自己的父亲,米锐的双眉间不经意的微微一皱,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没有因此而消减。
  季闵昊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远方的天空,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似乎也说出了内心之中的许多压力,随即转身,看着米锐,“其实,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已经猜到了。”
  “季先生说的这话,请恕我愚钝,是在不明白季先生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在没有得到季闵昊确切的言语之前,米锐是不会主动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的。
  “米锐。”季闵昊一双带着精光利刃一般的眼眸紧紧盯着米锐,“你,不是夏敏阳的亲生儿子,而是米花匠的儿子米锐。”
  “哦?季先生为何要这样说?难道你有什么依据?”米锐丝毫没有因为季闵昊的话而乱了阵脚,反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
  “依据嘛,我现在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不过,从你单独邀请小小的那一刻起,通过你十分巧合的名字、还有最近一直与季氏集团在暗中做着勾斗的那个神秘人物,我知道,是你没错。”
  “果然。”米锐的笑容比之刚刚还要浓烈,居然笑出了声,“果然,我就知道,即便我刻意隐瞒,还是瞒不过季闵昊的那双厉眼,嗯,你猜的没错,我就是米锐,当年没有死的米锐。”
  说着话的同时,米锐原本充满笑意的双眼,顿时变得杀意无限,但他却只是一闪而过,便将那样的情绪很好的隐藏。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对吗?”季闵昊直接点破米锐的意图。
  “没错。”米锐也不含糊的承认道。
  “我知道,如果你没死,对于当年的事,一定无法释怀、回来报仇。”说着这话的季闵昊转身背对米锐,没有对他流露出自己的神态。
  虽然当年的事情让他内疚了很久,但他是季闵昊,又怎么会表露出如此内疚的神色?季闵昊是不会被别人窥探到自己的内心,哪怕是一秒钟也不行。
  “这句话,你也说对了。”米锐含笑点头,表情上,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般,季闵昊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像是同意自己接受了对方的挑战。
  “今天,你为什么故意要让我赢?”既然已经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么米锐也不需要再将自己做出如此伪装,并且伪装了这么久,季闵昊回头看他,只是笑,却依然没有任何回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