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34章 承认是米锐

  米锐踱步来到小小面前,当他的面容越来越清晰的映现在小小的眼底时,小小简直惊讶的差点叫出了声,“夏老师,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夏?难……难道你是……”小小的眼中充满了诧异的神色,“夏老师你……你就是德宁集团夏董事长家的公子?”
  看到小小这样的神色,米锐的脸上隐去了因为内心的纠结而浮上的歉意,他不想让自己在小小面前表现得有多难过,而小小的惊讶绝对不绝于此,她想起了季闵昊曾经说过的话,要让她接近德宁集团的少当家,而这个人,居然一直就在自己身边做美术老师这么久,并且他的外貌,“米锐哥哥……你……你是不是……”
  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话,米锐顿时惊住了,尽管他一直隐瞒着,但是小小有感觉是正常的,只不过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人很震惊!“就这样告诉她吗?”米锐心里在纠结着,他之所以不告诉小小自己的身份,一是为了不吓到她,二是为了不会因为小小的某些举动,而使季闵昊起疑心,从而破坏了他要对季闵昊报仇的决定,但是现在,当小小亲口说出这样的话时,米锐真的犹豫着,心,开始动摇了。
  “你……到底是不是米锐哥哥?”小小当真将这样的话问出了口,自从遇见米锐,还有他以老师的身份来到这里,这一切,似乎都说明着,夏米锐就是当年的米锐没有死,虽然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也不知道如果米锐真的没有死,又是怎么变成德宁集团少当家的。
  见米锐闭口不谈,小小有些心急,向前一步急问道:“夏老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米锐哥哥?为什么你的名字会与米锐哥哥那么相同?为什么你会长的和米锐哥哥那么相像?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们学校,做我的美术老师?又为什么突然离开了,今天却要举办这样的舞会,并且邀请我来参加?到底为什么?你与米锐哥哥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米锐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冷静,面对小小这样一连串的疑问,他已经失去平静之下的阵脚,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越来越多的是纠结的神色,看着小小期盼得到答案的眼神,米锐的大脑充满了一片迷雾,他真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纠结,“到底要怎么做?是告诉她,还是……”
  见到米锐不开口,小小急了,双手抓过米锐的胳膊,带着一种摇晃的架势,“我求求你,夏老师,你告诉我好不好?如果你真的和我米锐哥哥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不敢面对我说话?如果你真的能够证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那么,我以后都不会再烦着你。”
  米锐看着小小的模样,白皙的小脸秀眉紧蹙,看得出此时她的内心是如何的难受,是如何的想要得到事实的真相,“小小。”心中的声音在低声叫着小小的名字,他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今天的舞会为了见到小小,而特别邀请了她,但是米锐之前的确是想在这个时候告诉小小某些事实,因为只有这样的机会,他才可以单独与小小见面,会有接触的机会,而平时,即便此时季闵昊给予了小小自由,学校那样的地方还是不很安全,同时包括那个小区。
  看到米锐还是不说什么,小小便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跌坐在地上,双眼带着哀怨和忧伤,“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知道,我有感觉的,你一定是米锐哥哥,告诉我,求你,我都已经这样求你了,你却不告诉我一点关于你的事情,米锐哥哥,我知道你是。”
  原本小小并不确定,但是此时,看到米锐这样的神色,她可以十分确定,站在自己眼前的米锐,就是当年季家大宅子中的那个米花匠的儿子米锐。
  小小如此的模样,米锐真的心中多有不忍,此时,他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一本书中提起的:“如果某些善意的隐瞒变成了一种无形的伤害,那么,即便用伤害去隐瞒,还不如让她得知事情的真相要好的多,起码,一目了然,心中没有任何的芥蒂,也是一种轻松的方式。”
  当时米锐看到这些话时,心中就多有感触,而此时,见到小小如此伤心欲绝的模样,米锐便突然想起,他终于明白了这些话的含义,也为小小这样的伤心而感到万分的心疼,“那就告诉她吗?似乎告诉她,才是此时最好的选择吧?”
  心中的感情再次不停的纠结着,米锐的双拳因为纠结复杂而用力握紧,最终下了很大的决定,平缓了一下内心的情绪,慢慢蹲下身,面对着小小,一只手摸了摸小小的头,像是对待一个孩子般的安慰与宠爱,小小抬起头,带着闪烁颤动不定的眸光中,闪过一丝不解与惊讶,眸子定定的看着脸上带着一丝平和、甚至是温柔微笑的米锐。
  “你……”看到米锐的表情,小小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她又不太敢确定,之前的那种坚持,此时却像是变为了不信任,“夏老师,你……你到底是米锐哥哥,还是夏老师?”
  “小傻瓜。”米锐轻柔的言语、宠溺的眼神看着她,“你都已经确认我是谁,为什么不顺着那样的感觉继续走下去,为什么,现在又突然表现出不确定,用这样的茫然无知的神色来问我是谁?笨女孩,我都已经决定告诉你,你却又说出让我感到后悔的话,做出这样的举动。”
  米锐虽然没有明确的直说自己是谁,但是这种含沙射影般的言语,却让聪敏的小小听出了端倪,他是米锐没错,小小听的十分真切,她脸上的迷离渐渐变了颜色,似乎带有着欣喜,又似乎带着一种悲切。
  “怎么了?”见到她这副摸样,米锐不由得有些担心,虽然自己与小小重复见面了这么久,但是他一直在伪装,却从未与小小有过什么样的进接触,而今天,决定放下一切秘密的米锐说出了自己是谁,他坦白了,他承认了,却得来了这个小丫头如此的神色,是相信?还是内心情绪的涌动,她的一双眼眸,居然慢慢闪现出一种空洞、迷离……
  “小小,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的身份吗?现在我告诉你了,难道你因为内心太惊讶,而吓傻了不成?”米锐的声音极具温柔,他真的害怕小小这幅模样,真的很怕自己会将眼前这个犹如玻璃娃娃的女孩给吓得快要破碎一般。
  在米锐心里,小小就是一个玻璃娃娃的存在,她晶莹剔透,透明的让人一目了然,看起来清新、干净,不带有一丝杂质,单纯的像是天上的小天使,心地善良,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像是放在自己心上一般,就好像八年前的那一次,小小不顾自己的处境,却依然哭求着季闵昊放过自己,她是这般纯洁的女孩子,却在那样一个恶魔的手下长大。
  小小是需要关怀的,需要心疼的,她已经不仅仅是玻璃娃娃一般,甚至让米锐觉得犹如空气,只是那样轻轻一碰,就会全部碎掉,米锐真的很怕自己伤害到她,于是小心翼翼的,放缓了自己的声调,轻柔的声音,像是在低声诉说,“小小,我是米锐哥哥,是真的,你说话,你不是一直要我的答案吗?现在我更坦白一些的告诉你,你听到了吗?”
  再次真真切切的听到了米锐的回答,他的回答正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小小却没有自己预想听到答案那般冷静,她也几多次的想过,如果这个米锐就是那个米锐哥哥,她是不是会淡定的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呢?然后就是一种欣喜!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小小却不是那样的表现,她先是像第一次感到、想到一般,猛然的抬头,看向米锐,继而转为难以置信,看似欣喜、又带着些纠结,不知是何种感情聚集在了一起,拧成一股绳子,缠绕着小小。
  “你……你果然是米锐哥哥。”此时的米锐,虽然容貌还有些相似,但是那副脾气、秉性,完完全全就不再是过去的米锐,他成熟了,变得更加稳重、深沉、冷静,不再是过去那个嘻哈的孩子米锐,而是有着全新的身份,一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德宁集团董事长夏敏阳的公子、下一任的董事长继承人夏米锐。
  “米锐哥哥,你……为什么是这样的身份?还有,当年你是怎么活着离开的?你知不知道,这八年来,我是生活在怎样的自责、内疚之下,只要想到你们是因为我,才会被驱逐出季家,我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好受,米锐哥哥,你能活着,我真的很高兴,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为什么要隐瞒我?你不是说过,答应我要回来的吗?为什么?”
  得知真正答案的小小,情绪变得起伏不定,想起这几年的一切,她真的觉得心在煎熬着,想要哭出来,似乎只有面对这个人,才不会觉得那么难受,而面对季闵昊,即便她哭,也从未敢这样子落泪,因为她是有着芥蒂的,怕季闵昊如何想、如何看,但是在米锐面前,小小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小小,我曾经答应过你,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所以,你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履行了曾经对你许下的诺言了嘛,小小,能够再次见到你,我就很开心了,我只是不想自己突然的出现伤害到你而已,只是这样。”米锐面带一丝微笑,他说的话半真半假,而那一半假的真正的方向,却是只带着米锐的温柔,他将自己准备对付季闵昊的话全部隐下,这种事,是绝对不能让小小知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