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闵昊在电话另一边沉思着,他的心中带着疑虑,不知道这一次小小参加舞会,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个夏米锐,到底是何来头?他对小小又会怎样?
  想起自己曾经还想过,要小小与这个不知是谁的夏米锐接近,季闵昊就一阵难受、一阵懊恼的想要将自己掐死,十分怨恨自己,当时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那样的决定。
  “小小,从此以后,我把自由还给了你,生活是你自己的,要随意一些,想要怎样去玩、去享受,就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干涉你、限制你,所以,你想有什么样的决定,也不要在意我的感觉。”
  听着季闵昊的话语,小小的手居然有些颤抖,她的激动情绪一阵一阵的上涌,声音也有一些哽咽,“季先生,谢谢你,虽然你这样说,但是,我还是会在意你的想法,也许,这是从小养成的一种习惯,总会让我不知不觉的就想要听你的话,看着你的脾气去做某些事。”
  小小的话使季闵昊一阵难过、一阵心疼,“小小,那是我的错,你不必让自己这样难过的,这样的话,让我心里会觉得很内疚,现在的我,是希望你过好,过得开心、快乐,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倘若那一天,你对我也会有一种想要逃离,生活在我身边不快乐的时候,我也会同意让你离开的,只是……”
  说到这里,季闵昊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哽咽,虽然那一天还未发生,但是一只在担心着的季闵昊,说出这些话的同时,眼前好像已经浮现了那样的场面,忧心、只要稍微的想一想那也许会发生的一幕、那即将出现的场面,紧张感就将季闵昊完全笼罩。
  “季先生?”小小轻唤着他。
  “嗯。”季闵昊回过神,也同样轻轻的应了一声。
  “季先生,可不可以不要这样难过?”此时,小小真的很希望自己的手能够碰触到季闵昊,虽然她看不到,俺是可以感觉到,电话那一边的季闵昊,那张俊美犹如童话王子般的俊颜上,一定写满了哀思与愁容,而这一切,都是他对自己的内疚所至。
  “真的很想站在你面前,用我的手抚平你的哀伤。”小小的声音,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使得季闵昊犹如置身于天际云端一般,飘飘荡荡,缥缈轻扬,感觉很舒服,一种想要将她紧紧拥入怀抱的感觉。
  “小傻瓜,即便你不站在我的面前,只是听一听你的声音,我也同样会感觉到一种抚慰的轻柔,我的心,上下漂浮不定,全都因为你。”季闵昊的唇角再次勾起一次微笑的弧度。
  “我不是傻丫头,季先生。”听闻季闵昊的言语带着微笑的感觉,小小也感觉放松了不少,言语上也变得舒缓起来。
  “不叫你傻丫头,难道要叫你小丫头吗?”季闵昊的笑意更浓了,仿佛小小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样,他逗着她,开着玩笑,似乎已经看到了小小微微皱着小巧的鼻子,表示对自己如此方式的叫她感到强烈抗议,却不言明,只是做出一个表情。
  小小刚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她莞尔一笑,点头应道:“是啊,季先生尽管叫我小丫头好了,谁叫我的名字叫小小呢,注定就是这样小小的存在,所以就叫小丫头吧!挺好。”
  “傻瓜,你根本就不小。”季闵昊轻轻的言语,带着极度的宠溺,“虽然这个名字放出并未考虑就让你继续保留,但是,小小你记住,你并不是小小的存在,即便是过去也同样如此,你的存在并不渺小,至少在我心里,你已经填满了我的全部感情空缺,明白吗?”
  “季先生……”季闵昊的话让小小一阵哽咽,情绪不停的涌动着,她终于知道,自己在季闵昊心中有着如此地位,不仅现在,就连过去也是如此,其实小小要求的很简单,她只要季闵昊多看自己一眼就好,其它的,小小并不奢望,却不曾想,有一天会变为这样亲密。
  “季先生,谢谢你这样对我,真的……真的很谢谢你。”眼泪不知不觉,顺着情绪就流了下来,抬手抹了一把滑落的泪,吸了吸鼻息,努力压抑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小小从未发现自己居然哭得如此孩子气,即便她曾经在那样哀求与嚎啕中度过,也未曾像现在这样狼狈。
  “季先生,你……也在我的心里,不停的填满着,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季先生就是我的天、我的地,是我永远的依靠,季先生在小小的心里也是满满的存在,永远的。”
  季闵昊的情绪被小小带动着,但是他却要表现出对于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于是只轻轻一笑,“小小,你还真是小傻瓜,我似乎已经找不出任何言语来描述你,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赞美你一下了。”
  小小这一次居然破涕为笑,听着季闵昊说的话语,居然咯咯的笑出声,听闻小小的声音,季闵昊也放心了,他像是安慰孩子一般柔声道:“好了,已经这么晚了,早点睡吧,等到公司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去接你,好不好?”
  “好。”季闵昊的话,小小想也没想的就点头答应了,但是马上她的脸就“唰”的一下红了起来,随即有些辩解道:“那个……我刚刚说的话并不是那个意思,所以……所以你……”
  小小发现,无论自己怎样说,最终都被刚刚那一句毫无意识的话给握住了心,虽然小小是无意识的回答,但是恰恰使这种无意识,才会最真实的反映在行动与言语上。
  季闵昊轻笑出声,“小小,你真的很可爱,我真的恨不得飞到你的身边。”季闵昊毫不避讳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他真的想要这样做。
  “那……那你是不是还会突然开车来这里,然后……然后就……”后边的话,令小小想起了自己经历过的温柔、却还带着一丝野蛮的那一夜,脸迅速升温加热,犹如煮开了水的鸣音水壶一般,一只手轻捧着脸颊,热烫的温度透过皮肤,传递进骨.血.之中。
  “你希望我去吗?”季闵昊斯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轻声问道,“小小,如果你告诉我,你是这样希望的,我答应你,几分钟之后,我就不是和你再聊电话,而是坐在你身边与你面对面的聊天,你看这样好吗?”
  “我……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小有些慌乱的解释着,但是越解释,她的言语就越是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脸上一阵胜似一阵的红,一阵更比一阵的烫!
  季闵昊眼底含满笑意,“好了,小傻瓜,我不逗你了,时间不早了,真的要休息了。”
  似乎有着一种恋恋不舍,当小小听到季闵昊说着这样的话时,心里就一阵的不舒服,明明知道他们还会见面,明明知道,如果想要回到季家,就只要说一声,现在季闵昊就可以把她接回去,也明明知道,其实自己真的说出她要见到季闵昊,几分钟之后,季闵昊一定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但是小小也不是那种撒娇的女孩子,她不会因为爱情而做出什么样娇宠的事。
  既然知道季闵昊的心意,小小也会开心,忍着心里不停上升的感觉,点头笑了笑,“我知道了,季先生,你也早点休息,那个,我……”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她的笑声更加清晰,“好了,季先生,我要说的都说完了,睡觉了,晚安!”
  还未等季闵昊开口,手机里便传来挂断之后的一声响,看着屏幕显示的通话时间,居然不知不觉的聊了一个小时,季闵昊不由得发笑,“曾几何时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居然和这个小丫头聊了了这么久。”
  这些日子,即便是在他与小小最甜蜜的时刻,也不曾有过这么久的谈话,大部分时间,季闵昊会为小小洗手作羹汤,而小小则是倚靠在床上,或者缩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季闵昊,默默的注视着他,当季闵昊看向自己时,她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那时,季闵昊会微微一笑,故意收回视线,然后等待小小下一次再抬头看向自己时,他再坏坏的笑容抬起头,使得小小又一次羞涩与尴尬。
  下午,太阳暖洋洋照耀着大地时,季闵昊会搂着小小依靠在落地窗外的木质阳台上,上面铺上一个厚厚的柔毯,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
  即便是在那种时刻,也不曾有过这么多的谈话,而今天,简直就是一个意外,他们之间不仅交谈了这么多,还是很多发自内心的、真心的,这是一个开始,还是寓意着上面?
  季闵昊此时根本不想去考虑那么多,他只要现在,因为他知道,对于以后的事,自己真的企及不来,他不敢去企及,不敢去奢望。
  黑夜之中,季闵昊的声音,像是在低沉的叹息,“只要看着你的容颜,我便多了一份安心,看到你过的好,我就会满足,过去的那一切,我只想尽可能的弥补,小小,对于你,真的不敢去想什么,只希望你不要受到伤害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