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23章 季闵昊的黑暗回忆

  季氏集团三十二层楼的顶层董事长办公室里,季闵昊欣长的身影站立在窗前,想起这几日自己与小小度过的美好时光,他的心便感到一阵温暖,从未有任何女人带给过季闵昊如此感觉,而小小,却是着众多人中的例外,同时她也曾是季闵昊心里最讨厌的那个女孩子。
  八年的岁月,八年的相处,他从讨厌、仇视、报复,一直将自己的感情演变为现在的喜欢、心疼、深爱、舍不得放下,这一路下来,感情纠结让季闵昊自己都无法相信这居然是真的,小小只知道她在这八年间被莫名其妙的讨厌这,却不知道,这其中已经有了十八年岁月的凝聚,才最终演变为现在的局面。
  十八年,想起十八年前的那些是是非非,季闵昊的面色变得越发沉重,过往的种种像电影般不停的充斥着他的脑海,充斥着他的记忆,慢慢将那些温馨、甜蜜的画面掀翻,时光犹如倒流一般回转,最终落在了十八年前的那个夜晚…………
  明兰意外离世,季明阳因为逃避,并且谢安娜也怀有身孕即将临产,所以季明阳便整日与谢安娜留守在一起,季家只剩下年仅十岁的季闵昊一个人,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空旷大宅子,因为明兰的事,那个无意之中说出季闵昊与情妇下落的女佣被迫离开了季家。
  至于她后来怎样,根本没人知晓,只知道当大家发现她突然不见时,季闵昊只是交代季忠说,因为她太多嘴多舌、参与了主家的事情,所以被赶出季家,因为这件事,所以季家的佣人们便不敢再多言多语说些什么,也没人敢把只剩下一个人的季闵昊再当做孩子看待。
  更有人受不了这样压抑与恐怖的气息,而选择了自己离开季家,于是,季家曾经一度出现过空旷落寞的场面,而那种气息,却一直保留了下来,这些人中,从始至终、唯独没有离开季家的只有管家季忠。
  这一日,是季闵昊十周岁的生日,许久未曾回家、也未曾见过自己儿子的季明阳却突然回来了,他大概是因为心中有愧疚,或者说,不管怎样,季闵昊还是他季明阳的儿子,不管季明阳对明兰有着多少的厌恶,还是他有多喜欢那个施展狐媚迷惑了他、将花心的季明阳牢牢抓住身边的谢安娜,就算心中想着倒是将自己的所有都留给谢安娜生下的孩子,并且将她扶正季氏集团女主人的主位,季明阳对待季闵昊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感情的。
  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回来,却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一直处于沉默与冷状态的季闵昊一直在等待自己的父亲回来,等待他,并不是心中还对这个父亲存有留念,而是他有着一个可怕的决定、重要的决策,但是谁也不会知道,这将是一个十岁孩子做出的选择。
  管家季忠很意外的见到季明阳的车停在了季家的大宅子院内,不管怎样,他还是希望这对父子能够撇除那些冷漠,好好地相处下去,而明兰的突然离世,季忠多少还是有所怀疑的,只不过,他曾经一直在季明阳左右做事,季明阳再怎样花心,季忠还是无法相信他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比如杀妻这一类的事,季忠是压根儿没有往季明阳的身上联系。
  也许是做样子贿赂小孩子的心,也许是在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做出弥补,所以季明阳买回了十岁孩子很喜欢的玩具,只是当他将玩具递给季闵昊时,季闵昊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带着根本不属于他那个年龄的冷漠与沉着道:“父亲也不太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了,这种低年龄段、低智商的玩具我根本就不曾喜欢过,也从未碰手过,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
  受到儿子冷对,这是季明阳曾经想象得到的,但是儿子居然说自己不喜欢这种玩具,也从未碰手过,这样的解释让季明阳有些难以接受,而站在一旁的季忠只是点了点头,意思是,少爷的的确确不曾喜欢、不曾玩过,季明阳也没有再说什么,是他没有注意过儿子的存在,也是他没有在意过、也不曾陪伴过自己的儿子。
  既然是生日,那就共进晚餐吧,宽大而长的餐桌上,季明阳与季闵昊分别坐于餐桌的两侧,一个餐桌犹如一条清晰的分界线,他们父子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般,互相对视着,就算菜肴做好,也都是自顾自的吃着,而没有任何言语。
  沉默的空气像是在不停的凝固,过了许久,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尴尬的季明阳开了口:“昊儿,要不要搬出来和爸爸一起生活。”
  季闵昊缓缓抬起眼帘,注视着季明阳抬着貌似渴望的神情看着自己,他突然笑了,笑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缓缓开口道:“为什么要我搬出去住?难道这里不是家?你不能回来?”
  “这个……”季明阳抬眼,用自己的视线环视了一圈,然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这里离公司有些远,所以爸爸决定搬到公司附近的宅子去,不知道昊儿愿不愿意和爸爸一起去?这样还会有人对你有个照应。”
  “有人对我照应?哼!”季闵昊一声不屑的冷哼!他当然知道季明阳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了,就是那个.贱.女人谢安娜,她是自己的仇人,破坏了家庭,害死了他的母亲,季闵昊又怎么会答应,而眼前这个自称父亲、口口声声说着要照顾他,却不曾做过这样事的季明阳,说白了,现在也是他的仇人,即便身份父亲,他也从未做过一个父亲该做的事。
  “愿意吗?”似乎没有发现季闵昊那样的反应,又或者说季明阳根本就没想过一个十岁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依然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不需要,我觉得这里很好,因为我习惯了。”季闵昊冰冷的回答着,得到锐答复,季明阳也不好再问什么,两个人的境地再一次出现了这样得到空白与沉默。
  这时,宽旷的客厅里传来了电话声音,自从季明阳不在家,季家的电话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摆设,而此时想起,却格外的刺耳,季闵昊冷冷的看着季闵昊,他已经完全猜到是谁打来的了,于是沉声冷漠道:“去接你的电话吧,不然一会儿打电话来的那个人该因为见不到你而抓狂的,我可不想这栋宅子因为这件事,而沾染上什么不好的气息。”
  听闻儿子这样说,季明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孩子,说些什么呢。”说完站起身,向电话旁走去,而季闵昊则微微转身侧目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鄙夷道:“我说什么,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才是。”
  他狠狠的瞥了一眼,忽略了季明阳小心翼翼的接听电话说传来的“好好,宝贝,乖乖等我回家,我知道了,怎么会忘记你呢,乖啊!”季闵昊的唇角勾起一抹不符合年龄的冷笑。
  “回家是吗?原来这里已经不足以成为你的家。”季闵昊的心中不停的冷笑着季明阳,眼睛注视着季明阳餐盘旁的那个水晶高脚杯,红红的液体,在昏黄的灯光下带着那么醉人、使人迷离,却有有一种犯罪感冲动的诱引。
  低头看着自己从衣兜里拿出的一个小纸包,轻轻打开,里面是白色的粉末,季闵昊的脸上呈现出更加凝聚的阴狠气息,他从座椅上站起身,慢慢来到季明阳座椅前,看着依然在客厅里拿着电话对谢安娜说着甜言蜜语外加哄孩子一般的模样,他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将纸包里的白色粉如数全部倒入了季明阳盛有红酒的水晶高脚杯中。
  药粉极其细致,倒入杯中即可便全部融化,季闵昊的脸上带着一种阴狠的笑,这种笑容,任谁也无法分得清这居然是出自一个年仅十岁的孩童脸上。
  好不容易安抚了季明阳心中那个不可取代的心肝宝贝谢安娜,季明阳再次回到餐桌前,看着已经一双冷眸面对自己的儿子,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唇角扯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
  “你不必说了,大致的意思我都懂。”季闵昊出口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用手指了指他的高脚杯,“不管怎样,你今天都已经回来了,就算陪陪我吧,你也要有所表示,喝一点酒才是。
  听到儿子主动和自己说话,季明阳当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笑道:“你瞧瞧,爸爸都忙忘记了,来,为了我亲爱的儿子生日快乐,我喝了这杯酒。”说完,仰头将红酒如何喝下,红酒用这种喝法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概因为季明阳心中一直在守着季闵昊专业冷对与纠结的折磨,所以他在以次故意漠视自己的真实感受。
  也许他是真的想要做一个父亲吧,不过,不管他怎样想,当季明阳喝下这杯酒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季闵昊的一双冷眸紧紧地盯着季明阳,看着他将那些参杂着夺命药粉的红酒悉数喝下,唇角勾起一抹更加不符合年龄的阴狠笑意。
  同时在季闵昊的心中发出这样的声音:“忙晕了是吗?当然,整日围着那样的女人瞎转,你又怎么会不头晕?不过,当你喝下这些酒之后,就不会再觉得头晕,反而会很想睡觉,不管怎样,我们都是父子,我选择了让你舒舒服服的睡过去,而且你也不会孤独,很快,我就会让你和那个女人在另一个世界相遇,同时还有你想要将全部都给予她的那个孩子。”
  于是,毫不知情的季明阳,在自己儿子如此阴狠的想要夺他性命的仇恨眼神中,将那杯带有强烈致命滑石粉红酒全部喝进腹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