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氏集团“季先生,这是下属分公司最近一个月的报表。”季闵昊的秘书吕良逸递给他一份下级公司向上级公司提交的工作进度报告表。
  季闵昊翻看了一下,季家下属分公司提交的报告表大致相同,一家不知名的暗地公司一直在与他们季氏集团教着劲儿。
  凡是隶属于季氏集团的下属分公司此前所看重的交易,全部被这家暗藏在隐处的公司给先行夺取,就算他们即将准备出手、却还未定下是否出售的项目,也都被这家匿名公司给提前拿了下来,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敢直接对季氏集团总公司进行正面宣战与冲突。
  但是,此前这一切的行为已经足以表明,这家公司明摆着就是与季氏集团对着干,在当今商场上,敢于季氏集团作对的几乎没有,更别提什么新兴起来的公司企业,但是现在已经有人直接对他们宣战,季闵昊也不能坐视不理。
  季氏集团是他多年心血才将其壮大,并且季闵昊并不否认,在这其中,难免会有一些无辜的人沦为他人的踏脚石,而且季闵昊也曾经使用过一些非常手段,以此来达到自己索取想要之物的心情,而且这样的方式,在商业竞争中,这些都是必不可免的。
  所谓一项功成万古枯,如果不想成为他人脚下高升时所用的踏脚石,那么就极尽自己所能在这继续努力!要将别人变成为自己登峰造极之路的石子铺垫。
  看着手中的报告表,季闵昊的脸上闪过一丝轻蔑的笑意,“哼!又是什么样的小喽啰角色,居然敢如此大胆的向季氏集团进行挑战,以往的哪一个,不是踌躇满志的来挑战季氏集团,最终又有哪一个坚持到了最后,真是可笑,一个连名字都不敢放出来的人,又有什么样的理由让我去在意、重视。”
  “季先生,话虽这样说没错,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感觉这一次的人来者不善,我们还是小心为妙的好。”看到季闵昊如此不屑一顾,吕秘书吕良逸十分担心的对季闵昊说道。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季闵昊对吕良逸露出一个难得见到的微笑,顿时将吕良逸看的两眼发直,过了好半晌,吕良逸才揉了揉自己有些不敢相信的眼睛。
  最近季闵昊总会做出一些,让他误以为季闵昊突然发了癫狂而做出的举动,同时吕良逸不免在心中骂了自己,“你还真是特别啊,人家不生气,你反倒是不习惯了,吕良逸啊吕良逸,你还真是够下.贱啊!”
  “良逸。”见到吕良逸有些发呆的神情,季闵昊叫了他一声。
  “啊?啊……”吕良逸一下子回过神,发现季闵昊正在看着自己,突然因为刚刚他的一时失神与失责而感到尴尬。
  季闵昊摆了摆手,“算了,我又没说什么,你不必表现得这样紧张。”
  吕良逸看着季闵昊不知不觉就浮上的笑意,更是感觉有点毛骨悚然,此时他宁愿季闵昊像以往那样就是一块大冰山,但是季闵昊却露出了这样一种让人觉得十分诡异的笑容。
  但是因为自身职业的关系,所以吕良逸依然面带模式化的微笑点头道:“季先生,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吩咐和交待需要我去做?”
  “没事了,你先出去工作吧,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再见你的。”季闵昊甩了甩手,收回脸上的笑容,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报告表。
  “是的,我知道了。”吕良逸微微点头,转身向季闵昊办公室的门外走去。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关上,季闵昊这才停止自己低头看报表的动作,抬起头看了眼轻轻关好的门,唇角微微勾起,放下手中的笔和报表,转动沙发椅,转身望向人头攒动的远方,密密麻麻的都是行走着的人们。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做得如此直接,单单只针对季氏集团,难道……”季闵昊的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机关他嘴上说没事,但是实际上,季闵昊的心中有着千万种担心。
  他要考虑很多人、很多事,尽管季闵昊是冰冷的存在,但是他也不得不为公司里上上下下众多人口的生计问题而操心,如果季氏集团遭到什么不测,一旦倒下,那么也就意味着千千万万的人要没有饭吃、无法养家,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况且现在,季闵昊的心中又有了小小真实的存在,他答应过小小,从此以后只对她好,季闵昊要给小小幸福的生活,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和愿望,但是公司如今面临了麻烦,那么那些事季闵昊也许就没有时间去做那些,他也就自然而然的把这个当成第一大理由!
  “小小……”季闵昊在心中默念着小小的名字,他开始强迫自己,尽量在小小自由生活的时候,不要去打扰小小,却发现自己犹如吸了毒品一般,开始对小小有着无法割舍的羁绊与牵连,强忍着想要开车冲过去找小小的冲动,季闵昊皱了皱眉,转身双手搭在额头轻叹口气,“你这个小妖精,居然会将我吃得死死的,看来,我有必要摆一张你的照片了。”
  季闵昊没有小小的照片,而来到季家这么多年,小小留下的照片少之又少,唯一的那些个照片,还都是管家季忠在征得同意时为小小拍下的所谓的纪念照。-想到原本美好的童年应该多留下一些照片,而小小却因为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可回忆的留念,季闵昊就觉得自己真的太对不起小小,“忠叔,看来我还要感谢你,不管怎么说,你也为小小保留了一部分重要的回忆。”
  小小的学校一整天,小小都在时不时的摆弄着手机,她希望某一时刻季闵昊能够打电话给自己,但是等来等去,终于到了放心的时间,但是手机却一直都没有响过。
  “奇怪,难道说,我从季家搬出来,就真的与季先生失去联系了吗?”一直得不到消息回复的小小,不停地、反复的在心中猜测着不太好的想法,因为一直还在乎她、禁锢她人生的季闵昊真的不理她了,小小感到一阵莫须有的空虚。
  放心时间到了,大家都纷纷背起包走出教室,小小每天也是十分准时的走出教室,然后来到每日接送她的那个地方,司机一定早早就在那里等候她的,但是现在,走出教室之后直奔路口,小小却也没见到有车。
  “看来,季先生真的不打算再管我了吧。”小小情绪有些失落的自言自语道,同时低着头、转了个方向,向昨天季闵昊为自己阻住的那个住所慢慢走去,此时她只希望,回到那里时,能够像昨天那样见到季闵昊正站在屋里。
  想起季闵昊在她的房间两次强吻了自己,小小的脸便“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心噗通噗通乱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脚下开始快速的向前一路小跑式的行走着。
  “少爷,你看,那个不是季小小嘛!”走在他们身后大约五十米左右的两个人,女孩子就是林燕儿,此时她正指着前边小小的身影对身旁的米锐说道。
  “嗯?”打从米锐早上从房间出来,惊鸿一瞥那道熟悉的光影时,米锐就一直在想着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小小,而此时,当他追看到小小的身影时,心中的疑虑已经确定了一大部分。
  现在的米锐,心中的激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明,他一直跟在小小身份没有出声叫她,两个人遥遥的跟在小小的身后,最终眼看着小小走进他们所居住的那个小区,然后十分熟悉的一般找到了最顶层的那个房间。
  米锐惊得好半天没说出话,而林燕儿更是诧异,“原来……原来昨天搬进来的新住户就是小小!天啊,少爷,现在离你的计划越来越近了,你应该……”
  “我应该先按兵不动,假装什么都不清楚,我需要一个偶然的时间,就在小区的花园中。”米锐的眼中流放者光彩,然而这一切在林燕儿的眼中看来,就充满的极大的讽刺。
  “不知道什么时候,少爷的眼里才能有我以一个女人的形象出现一丁点儿?”林燕儿在心中如此盘问自己。
  小小走进电梯,看着从电梯内镜子里闪现出的自己的身影,小小笑了,却没人知道她的笑容背后是异常的辛酸、心痛。
  终于,电梯在最顶层停了下来,小小深吸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不管自己心里有多难受,起码回来了,小小就不希望让柳蕙贞也随着自己一起担心。
  走出电梯,来到自己住所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祝姨,是我,我放学回来了。”
  “小小啊,等一下~”门里传出柳蕙贞带着笑意的声音,几秒钟之后,门从里面缓缓打开,柳蕙贞带着十分和蔼的面孔笑着拉过小小的胳膊,“累了吧,快来尝尝柳姨给你展露的一手!”
  “好啊!”闻着房子里到处都香香的味道,小小已经食指大动、食欲大增了,此时她忘记了心中之前还在纠结着季闵昊的事情,心思情绪此时完全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所打败了,小小连忙放下背包、脱了校服,又洗了洗手。
  一切工作都准备妥当,小小坐在餐桌前,看着柳蕙贞做的一样一样别致的菜品,她的眼中流露出羡慕与崇拜之色!“哇~柳姨,你好棒啊!为什么以前你没有展露过?真的好可惜啊!我还想要很多人都能够尝到呢,比如忠叔啊!”
  “小小,你说的人其实只有季先生一个对吧?”柳蕙贞放下手中的餐盘,随即一语道破。
  “这个……我……”一阵害羞之意浮上小小的脸庞,带着羞怯,她微微低下头,红着一张脸低言道:“柳姨,你……你真坏。”
  看到小小这副摸样,柳蕙贞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