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09章 突然的发现

  “季先生。”季家的管家季忠轻轻敲了敲门,他原本并不想打扰季闵昊,但是已经到了这个时间,季闵昊依然没有下楼,拨打季闵昊的手机,虽然一直响,却根本无人接听。
  联系不到季闵昊,所以季忠才上来看一看,见到季闵昊并不在房间,只有手机放在桌子上想着音乐,季忠又去了书房,也没见到人影,他就想到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小小的房间。
  果然,季忠敲了两次门,却没有听见回答,于是他才轻轻将门打开,看到季闵昊坐在小小床边的沙发椅上,头依靠着座椅靠背,双目紧阖,已经睡着了。
  见到季闵昊这幅模样,季忠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情绪在涌动,自从季家之剩下季闵昊一个人之后,季忠就再也没有见过季闵昊表现得如此自然睡在那里,而且还是在小小的房间,看来这一次,季闵昊是真的对小小动了真感情。
  作为季家的老管家,季忠希望能够见到季闵昊每天都会多一些开心,但是季闵昊却像长久吃了镇定剂一般异常冷静,人也像块冰铁一样没有任何温和的情绪,只不过,就是这样的他,却对自己一直伤害的女孩动了心,真的让人匪夷所思,万分没有想到。
  季忠真的很希望季闵昊能够这样多休息一会儿,但是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他这样安歇着,时间已经快要中午,季闵昊却一直没有出来过,季忠也是迫不得已,才会来这里打扰季闵昊。
  季氏集团的事情,作为管家的季忠是不会插手的,但是刚刚是公司里季闵昊的私人秘书来电话寻找季闵昊,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告知他,麻烦季忠去通报一下,所以季忠这才来到楼上,正好看到了季闵昊这一幕。
  听到有人叫自己,季闵昊慢慢睁开了带着一丝倦意的双眼,见到季闵昊醒了,季忠笑了一下,连忙先解释道:“季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因为公司有事,吕秘书刚刚打来了电话,所以我才想到季先生会在这里。”
  “噢,没事。”季闵昊轻轻应了一声,双手抚了抚脸,使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然后看着季忠问道:“忠叔,良逸说公司有什么事?”
  “吕秘书说,上市公司中,不知道是哪一家公司在故意与我们季氏集团做对,但凡最近季氏集团下属分公司准备入手的项目,他们都会提前抢走,而且内部消息特别灵通,并且在公司之中,这个不知是何人操作的秘密集团只针对季氏集团,因为抢夺了几个大项目,所以下线管理人员才意识到事情的蹊跷,这才向上级汇报,吕秘书说,目前下属分公司已经出现了效益减量,如果长期以往,势必会影响季氏集团整体运营,季先生最好亲自看一下,他猜想是不是季氏集团曾经惹恼过哪家公司,所以才会导致他们如此与季氏集团作对,目前只是下属分公司,但是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危及到季氏集团总部。”
  这个消息使季闵昊精神了一下,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看不出是何意味的微笑,“哼,与季氏集团做多的人多了,这么多年在商场上打拼,我已经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就算用手指脚趾加在一起数都无法数清,每一个人都想至我于死地,这样的事没什么紧张的。”
  “可是,季先生……”看到季闵昊丝毫不在意,季忠有些担心,季闵昊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同时也是一个不服天.朝管的那种人,季忠相信季闵昊的实力,只不过他更愿意看到季闵昊没有什么仇人。
  季闵昊虽然是无情的人,但是对身边自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季忠,季闵昊还是知道他对自己是真正担心的,于是微微一笑,站起身在季忠的肩上拍了拍,“忠叔,你放心吧,这些事我自有分寸。”说完转身向小小的房门外走去,同时眸光扫视了一遍,似乎有些自言自语的道:“怎么家里这样安静,似乎少了很多人,忠叔,待会你安排一下,再多招一些佣人,让宅子里人气儿多一些。”
  “是的,季先生,我马上就去安排。”走在季闵昊身后的季忠保持一如既往的回答,同时也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被自己关上的小小的房门,此时,不光是季闵昊有如此感觉,就连季忠都觉得,每天按时回家、经常能够见到的小小不在家里,季家更加显得空旷寂寞了。
  说白了,自从季忠来到季家那天开始,他就从来没觉得季家大宅子有过什么人气儿,季家老主人常年不住在家里,季家有女主人,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不融洽,甚至双方都没有什么交谈,女主人无欲无求的每天独坐在窗前,季家依然寂寞,之后季闵昊出生,这个孩子出生时就像现在这样,很少哭闹,会说话、会走路了,也安静的很,再大一些,就总是喜欢看书,或者去学习一些健身强体的运动。
  自从季闵昊的父母全部离奇去世之后,季家便真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城堡,空旷、华丽,却空无一人的感觉,直到小小的出现,这个女孩子虽然乖的很,却也无疑在季家这样的空气中注入一股鲜活的血液,让季家充满了一个小女孩的甜美而羞怯的声音。
  只要季闵昊不在家,就能够听到小小的笑声,那是最天真、最自然的,但是只要季闵昊会来,她就会乖乖的独处,避免与季闵昊正面的接触,但是季闵昊也会想方设法的让她感到恐惧与害怕,就算小小躲避着,季闵昊还会以躲避为理由。
  随着小小年龄一天一天长大,季闵昊对她管教的理由就更多了,小小也渐渐失去了原本还可以展露的笑颜,季家更多的是小小的哭泣和她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园里、手中捧着一本书望天发呆,样子让人着实心疼、我见犹怜。
  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有小小在,不论是哪种声音,都是一种给季家增添了一丝活力的声音,而季闵昊对小小的管制与故意“挑衅”,也证明了从一开始,小小就已经留在了季闵昊的心中,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就将小小永远丢在那家孤儿院自生自灭,也不会年年都对孤儿院进行资助,也不会最终在想了很久之后,亲自前往孤儿院将小小接回来,更不会因为孤儿院违背了自己当初自主的意愿苛刻那些孩子,而将孤儿院彻底收购。
  如果将以往的那些连贯在一起,就会发现此时季闵昊对小小所做的这一切、以及这所有的安排,其实并不是他突然转了性,才做出这些举动,而是从一开始,季闵昊与小小之间就有了一种牵连,不管是仇恨还是怎样漠视,小小的存在总会让孤独的季闵昊心中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愤怒、或者有了想法的一个人,让他孤寂的生活中有了一个可以去对付的寄托。
  可以说,季闵昊这样的想法有些扭曲,并且在这种扭曲中逐渐产生了爱,而他的爱是恐怖的,是带着不可抗拒与独断专行,同时也因为这种因为各种纠结而产生的爱,身心总会忍受着煎熬,如果站在季闵昊的位置上想一想,也就了结了他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想到这一切,季忠不免在心中为季闵昊深深的叹了口气,因为季闵昊这样的做法,早早的就已经表明他的这段崎岖而扭曲的爱情不会有结果,先不谈他们之间的关系对外界来说是兄妹还是收养,单独以小小的真实身份来讲,就已经不允许他们有这样羁绊与相交,一旦有一天,小小知道了当年自己为何会被送去孤儿院,早晚有一天,她会恨季闵昊,这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情绪产生的结果。
  对于季闵昊与小小之间的关系,季忠是明白的,当年季家那个看到事情真相的佣人所说的话、季家夫人是如何出去寻找丈夫、随即就突然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回来,紧接着就传来了她病故的消息,甚至葬礼都是那样草率,还有一点就是,季氏集团老当家在儿子生日的那一天,多年来第一次与儿子一起共进晚餐,就这样抱病身亡,同时不久,老当家的情妇生下孩子就自杀了,重重疑团与暗点,身为管家的他,又怎会不明白这其中的一丝两解的秘密。
  伴随着季忠心里错综复杂的想了一大堆,季闵昊的身影已经走进房间,然后留给季忠一句话,“忠叔,待到小小放学之后,打个电话给她,问一问她需要什么,准备好之后派人送去,我今天在公司会很晚,也许……今天不回来了,就这样吧。”
  “我明白了,季先生放心吧。”季忠微微点头,看着季闵昊身影走进房间,这才长长的深叹口气,季闵昊之所以不回来,多半因为小小已经不在家里住了,季忠感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喜欢,又何必强求自己去做那些心理难受的事,哎,纠结的人生,纠结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郁结才能够全部散开。”说完转身下了楼。
  季闵昊走进房间的浴室,打开水龙头的同时,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有着倦容的脸,微微皱眉、仔细的看着自己那双不同于以往的眼眸,“季闵昊,这样的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己看起来顺眼多了?只不过,这样的季闵昊在商场上是不是已经不再具备威胁了?”
  说到这时,季闵昊有些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不管你是谁,我会让你知道,主动对季氏集团出击,我会让你血本无归。”季闵昊收起为小小而怀柔的眸光,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狠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