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03章 我要做你的画面模特

  小小撇了撇嘴,“老师,我一直都是好学生,怎么可能做出逃课这样的行为,所以我说你误会我了,我只不过想要和老师学画而已,只是这样简单。”
  小小主动靠近自己的行为不免让米锐心中一阵窃喜,但是他表面上还不能做的如此明显,平了平情绪,正了正颜色,收回自己刚刚有些失态的笑容,米锐知道那是他对于小小产生的一种熟悉感,所以有些自然流露,于是问道:“这位同学,请问你真的对美术感兴趣吗?”
  “呃……”这一问,将小小自身原本那种怯弱再次暴露,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说出了之前那样的话,好像眼前的人给自己的熟悉感让她根本就不觉得陌生,也没有什么害羞。
  但是米锐问的话让小小感到有些难以回答,严格意义上说,小小对美术根本没有什么爱好,她说那样的话只不过是想接近米锐而已。
  米锐似乎看出了小小眼神中的迟疑,米锐真的很想接纳小小,却又怕自己这样过于快速的接受让小小无法认同,于是米锐笑了笑,“季同学,你给我的感觉其实并不爱好美术。”
  “为什么?”小小心里赞同米锐的话,但是嘴上最不肯承认。
  “因为,自从我第一天来上美术课,你就一直在旷课、请假中,所以,我认为季同学应该是对美术没有什么兴趣才对。”米锐的理由说的很充分。
  对于米锐这样的回答,小小一时间沉默了,米锐说的没错,小小岂止是没兴趣那么简单,如果让她那画笔,就算学上几年还是没有办法画好一幅画。
  这一点是有论可据的,曾经的岁月里,季闵昊请老师单独来季家大宅子给小小讲课,当时课程里就有美术这一学科,但是小小在绘画上真的没有什么造诣,无论老师如何讲授,小小还是根本无法跟进老师的要求。
  原本拿着季家的大笔雇佣金真的很轻松也和很悠闲,但是这位老师也是一位正值的艺术家,看到小小实在不适合从事美术绘画,于是他想季闵昊说明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结论就是:小小根本就没有绘画的天赋,说完这一切,他就离开了季家。
  当时季闵昊也觉得有些奇怪,甚至有些不可思议,虽然他不待见小小,但是不得不承认小小很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即会,但是惟独绘画,季闵昊看过小小这段时间画的那些所谓的画之后,便决定将这门功课在小小的人生规划中抹去。
  大概是这一项艺术没有在小小身上得以很好的发挥,于是季闵昊接连也将舞蹈、弹钢琴这两项从预备换上的课程表中去掉,于是造成了小小不会弹琴、不会跳舞的局面,但是事实证明了,小小的舞跳得真是非常的好。
  米锐的话让小小觉得有些汗颜,她的确不会什么绘画没错,但是小小真的不想失去这个接近米锐、了解米锐的机会,在各种情绪的纠结下,她的眼眶慢慢变得红红的,鼻子有些酸楚的感觉,眼看着眼泪就要掉落下来。
  大概感觉出自己的话说得有些太过了,害怕受到打击的小小就此离开,米锐连忙又追加了一句,“这样吧,季同学,根据你给我的感觉,你真的不适合学美术,但是你的外在于这种娇柔、可怜的感觉,到很符合做我的模特。”
  “模特?”小小瞪大了眼睛,又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确认一下没有听错,她自己明明不是做这个的,现在突然要做模特,万一哪天被季闵昊直到了,恐怕她此刻的这种安静要全部付诸东流了,一想到那种感觉,小小就害怕的有些不敢尝试,但是她的心里真的有着一丝渴望。
  米锐看出了小小心中的疑虑,他知道小小是在害怕季闵昊,于是便采取了一种激将法,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季同学,你该不会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一般怕家里责怪吧?
  “啊?”小小瞪大眼睛看着他,这句话效果还真是不错,每一个人心里都会多多少少有些叛逆的,更何况小小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被压抑着,压抑的久了,情绪爆发出来也是很可怕的,而小小就属于这一种突然爆发型。
  她的小嘴儿倔强的一瞥,表现出的样子似乎在自己,她根本无畏家人的话一般,“夏老师,你太小看我了,不管怎么说,我都已经是大学生了,学校内的事情还是可以自己做决定。”
  听到小小这样说的话,米锐心中一阵暗暗的喜悦,小小真的已经长大了,但是不知道她这两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事,居然能够从小小的口中听到这样的回答,米锐微微眯起眼睛注视着小小,眼神之中带着打量,不明白小小这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米锐这样审视自己的眸光,小小才意识到刚才他的举动好疯狂,说出的话完全就不是季小小,于是连忙一只手掩口,脸上顿时一片红云彩。
  “呃……那个,我刚刚说的并不是那样的意思,夏老师你……你最好还是不要听进去吧,即便听进去,也要将那些记忆淡去。
  小小突然感到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自己脸红心跳的为哪般子,而米锐也看出了小小的紧张和尴尬,他便有些解围道:“季同学,你还是回去好好想一下再来吧,不过,只是一个画面模特而已,似乎没有什么难的。”
  “啊?是这样吗?”对于画面模特和其它的模特概念,小小压根儿一点都不知道,总之模特一词,在她的脑海中是这样的定义。
  眼看着激将法成功,米锐便突然没了笑脸,然后声音有些低沉的的声音附在小小耳边轻声的说,“既然季同学弄得校内一片只嘈杂之音,那么就让季同学用自己的方式去添补。”
  “要我去填补?”小小感到有些头疼,她压根儿就不知道米锐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又怎么制造了嘈杂之音,她又要怎样填补?
  小小发现自己真的是一头雾水,云里雾里,好像根本就看不到云朵包裹以外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心中发出一阵阵疑问。
  突然想起米锐到过季家找自己,小小在心里一直怨到自己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忘记,于是正了正颜色,看着米锐道:“夏老师,这几日我没有来学校,而且那两日我也没在家,听闻家里的人说夏老师因为听说我请了病假,所以特别去家里看我,听后让我感到异常感动。”
  小小终于将话题跳入点子上,这也正是米锐一直在心里惦记想念着的事情,他想知道这几天在小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这时,原本还很担心小小的米锐更加发现小小的与以往不同的举动与神态,并且这种发现已经是在早上就出现过。
  在米锐的眼中,此时的小小眼中少了那些忧郁与哀伤,神色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自然,像是带着一种笑意,他有些不太理解。
  米锐在心中偷偷想着难道这几天小小与季闵昊之间的矛盾化解了?但是转念一想,季闵昊书不是那种可以放下心中仇恨的人,而且也不是那种会主动与小小说什么软言细语的人。
  既然这两点在米锐的心中都不成立,那么小小的这种表现极为隐秘的欢愉到底来自哪里?想来想去,最终目标还是留在了季闵昊的身上。
  除了季闵昊,小小再也不可能会因为谁而带动着情绪,如果说,她曾经因为米锐,这一点也许成立,但是米锐却不敢这样想。
  决定去了解的米锐定了定心,依然是那样看似没什么诧异于危害的笑意,“没错,我的确去过贵府叨扰,因为我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又也许是新管到任三把火的关系吧,对于学生的情况自然十分担心,所以就忍不住查了地址进行一个家访。”
  说到这里,米锐顿了顿,尽管他心里因为想起那天的事而有些情绪,但是表现却依然表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耸了耸肩,“我不想被谁误会啊,所以就带了林燕儿同学与我一同去,毕竟你们是同桌,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米锐的这一套说辞倒也解释的清楚,小小也不知道心里相不相信的就那么点了两下头,看起来好像相信了一般,嘴里也发出一阵呢喃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再对米锐说着一些什么,“哦,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也的确没错。”
  米锐微眯着眼睛,眸子里写满了探究,小小一会儿突然这样、一会儿突然那样的举动让米锐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米锐甚至有点觉得自己像是被小小牵着走一般,完全迎合她的脾气、她的言语与行动。
  还没等米锐内心探寻与纠结完,小小看着他的脸突然一乐,随即点头道:“老师,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请假了,因为……因为我以后都不会再有人阻拦。”
  言语虽然说得简洁,并且换了其他人也许听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米锐却听明白了,他懂了,也了解了原来真的是季闵昊作出了什么选择、哪些让步。
  米锐刚想说什么,小小的笑容像开放的花朵,“夏老师,我决定了,我要做你的画面模特,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就请老师画我吧,不过,我还没有见过画模特的人呢,不知道老师这幅画画完之后,可以可以送给我留作纪念?”
  小小的话说得十分朴实,单纯的笑脸一双明眸看着米锐,让人真的很难人心拒绝,尤其当她面对米锐时,米锐的整个人、全部灵魂都融化进这个笑容之中,他已经忘记了回答,居然不受自己控制的轻轻点了点头,“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