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101章 内心的对话

  柳蕙贞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她轻声的问小小,“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带着这样的神情看着我,难道柳姨说的话你都不相信吗?”
  小小依然没有收回那样的神情,自从季闵昊突然变得对她好开始,小小突然有了一种想法,那就是不能平白无故接受别人对自己的好。
  对于柳蕙贞,小小过去从未见到过,但是她却从见到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这样的照顾着她、关心着她,,总是让小小心中产生一阵一阵的而感动和依偎。
  过去的那些日子,小小很少去想这样的问题,但是季闵昊对她的暴虐让小小知道,这一切不是因为季闵昊不喜欢她,而是因为他们之间某些羁绊和上一代的牵连。
  尽管现在季闵昊突然对自己表现得不能再好的好,小小也知道那是因为季闵昊心中有了自己,他似乎是爱上了自己,虽然爱情对于小小来说还很渺茫,甚至有些不确定,但是季闵昊的做法让她明白,这一切是因为季闵昊从自己的身上得到感情的索取,所以才会给予她。
  只是刚刚柳蕙贞搂着小小的刹那间,小小心中就突然多了这样的想法,她想知道,也想弄明白,如果季闵昊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对自己暴虐,现在又以某种理由、某种方式对自己好,也就是说,柳蕙贞也许也与自己有着各种牵连,所以才会这样对待她吧。
  小小想要知道,即便以往对于自己的身世和突然所处的境地感到万分不解时,也从未有过如此强烈而的想知道的欲望,有时候,事情让人明白了一半,还不如不让人明白的更好一些,因为这一半,会更加折磨着她,让她急于想要知道另一半。
  两个人这样注视着大约十几秒钟,最终小小摇了摇头,却又带着一种不甘心开口道:“柳姨,因为你是柳姨,所以我才会对你讲这些,但是我知道,也许有的事情你并不会告诉我,就算是那样我也不会强求柳姨说什么,只不过我想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柳姨,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我们之间……以前是不是也有某些让我不知道、不明白的关联?”
  小小的话让柳蕙贞神色一怔,这个一直表现得柔柔弱弱的女孩,现在突然说着这样的话问自己,柳蕙贞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她对小小的好除了自身见到小小时所产生的那种母亲一般的怜爱,同时也有她对于季闵昊父亲心中留存的那丝感情。
  柳蕙贞一直以为小小与季闵昊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爱屋及乌,她自然会对那个男人留下的孩子多于照顾,而不会去计较小小是哪个女人生的孩子,同时也因为第一洗见到小小时,见到她被季闵昊的暴行伤害过后的狼狈,更加激发了柳蕙贞身为女人那种母性使然的天性,但是这一切柳蕙贞并未想过要让小小知道。
  看到柳蕙贞只是那样看着自己而并没有回答,小小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笑了笑,“柳姨,你不要感到为难,我知道柳姨不想告诉我,因为你有你自己心中的男处,而且我刚刚也说过的,即便柳姨不回答,小小也不会强求什么,真的。”
  小小的话说得极为懂事也深入人心,看着她那副善良的模样,柳蕙贞甚至已经不忍心再隐瞒着小小,想要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却最终压了压情绪,还是没有说出口。
  其实并不是柳蕙贞不想说,而是她怕自己说出来之后会伤害到小小,通过在季家这段时间的观察以及小小对季闵昊的称呼,柳蕙贞知道,小小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事实上,那些所谓的知情人,也根本不知道小小的真实身份。
  柳蕙贞的善良让她不忍心伤害到小小,哪怕是一个词语、一段过去,于是她轻轻抚摸着小小的脸笑着说:“小小,你明白柳姨的,柳姨根本没想过隐瞒你,只不过,这有些事情柳姨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你比较好,不过请你相信我,柳姨这样做真的是为了保护你不受到伤害,而并没有其它的那些旁系想法。”
  “柳姨,你说什么呢。”小小的笑容加大,让柳蕙贞看起来不要过于担心自己,却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动作牵动了脸上的伤痛,无意间的一个侧身,脸上的伤痕展露在柳蕙贞的面前。
  “小小!”柳蕙贞惊呼出声,而小小意识到自己一时大意,于是连忙转身不让柳蕙贞看自己的脸,但是柳蕙贞岂能让她就这样躲避,拉过小小的手臂让她对上自己的正面,带着关切与心疼的问:“小小,这……是季先生吗?”
  “嗯。”小小轻轻点了点头,她低着头,任凭柳蕙贞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目光之中还带着心疼,小小心里感到很难受,她真的忍受不了大家对自己这样的关心,而且那种眼神里还有自责,柳蕙贞在自责自己私自带小小离开季家,所以才会让季闵昊这样生气。
  其实事实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样简单,但是季闵昊不说明,其他人也未必能够知道,不理解的,也只道是季闵昊太过于强势,一直在限制着小小的人生自由。
  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注视与纠结的眼神,于是小小又抬起头,对上柳蕙贞写满心疼的眼,勉强自己露出一丝笑容,说着让柳蕙贞安心的话:“柳姨,你不要担心我,我是因为突然生病了,所以季先生带我去了医院,之后昨天夜里他又带我去野外看星星,所以才没有回来。”
  “原来是这样。”柳蕙贞这才明白小小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虚弱无力,她之所以病了其实并不全是因为季闵昊,其中一部分还有与柳蕙贞出去吃过东西之后,回来正巧赶上了雨收到了一点亮,而且小小从未在外面吃过那些东西,所以她才会生病。
  小小点了点头,让柳蕙贞的一颗心慢慢放下,“柳姨,其实脸上的伤不能怪季先生,因为这些都是季先生不小心造成的,他……他并不是有意的,季先生也是无心的。”
  “真的是无心吗?”柳蕙贞的手指轻轻碰触着,似乎自己都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刺骨的疼痛,她虽然对季闵昊不够了解,但是起码还能够知道季闵昊暴怒起来是什么样的表现。
  并且能够在小小脸上留下这样的伤痕,其中的力道与残.虐可想而知,她有怎么会相信那是季闵昊无心之过,如果一个人没有故意去伤害另一个人,又怎么会出现这种明显的皮带留下的伤痕。
  听着柳蕙贞的问话,小小沉默了一下,但是很快,她有笑了起来,“柳姨,其实季先生之所以这样,不也正好证明了他心中还是有我存在的,不然又怎么会因为一些小心而生气呢,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种存在带动的……”
  小小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将后边的“心跳”二字省略隐去,看到柳蕙贞有些诧异的神情,小小耸了耸肩,“柳姨,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很笨,那些代表感情的字词啊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很好的累积,所以不知道‘带动’后边应该用什么字了。”
  “你这个傻丫头。”柳蕙贞心疼的将小小搂进怀里,“你怎么可以说着这样的话,你都不知道这两天我有多担心你吗?小小,即便你不说,我也能够感受到当时季先生有多愤怒,也能够想象得到那种情景有多骇人。”柳蕙贞当然能够想象得出,当时莫亦寒会怎么残虐小小。
  小小依偎在柳蕙贞怀里吃吃的笑了起来,“柳姨,你不觉得我这样是因祸得福吗?过去季先生对我那样冷漠,但是通过这一次,季先生对我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并且还告诉我说,他以后都不会再那样对待我,要给我自由的生活,之前还让忠叔帮忙去学校附近物色一个住处,要我病愈之后就搬去哪里,所以我觉得,我真的是因祸得福了。”
  柳蕙贞有些无奈的摇头轻笑了一下,“小小,其实昨天有一个人来家里要见你。”
  “要见我?”小小的眼中顿时浮上诧异的神情,抬起头,脸上带着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柳蕙贞,“柳姨,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家里怎么会有人来见我。”
  “是真的。”柳蕙贞神色肯定的答道,“是一位自称新来的姓夏的美术老师,还有一个女孩子也一起前来,她应该是你的同班同学,这位老师因为见到你多次请假没来上课,所以有些担心,才决定过来看一看的。”
  提起学校知道小小留下的季家地址,小小顿时感到惊慌失措,一双手紧紧拽住柳蕙贞的衣袖,神色紧张的道:“柳姨,家里的地址是我入学的时候不小心填写上的,虽然这两年都相安无事,但是再过一年多,我们就要毕业了,家里的联系方式自然也用不上,但是,我真的很紧张,没想到居然真的有老师来到了这里,这样的话,我……”小小的神色明显紧张。
  柳蕙贞轻抚着她的头笑着道:“小小,其实你应该好好感谢忠叔的,因为有了他,所以加里的佣人都不敢在季先生面前提起这件事的只言片语。
  听到柳蕙贞这样说,小小感到放心了,但是同时她又有一些担心,“柳姨,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季先生早晚会知道的,如果那个时候……我怕……”虽然季闵昊此时对小小好的不能再好,但是她还是不希望季闵昊现在就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
  柳蕙贞留给小小一个大大的安心微笑,“小小,你不必担心、也不必在意,这样的事只要过去几天,自然就没有人说起了。”
  “是真的吗?”小小听着这些话,甚至得有些云里雾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