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闵昊微微抬起头,投给小小一个虽然浅浅的、却让她的心感到异常温暖的微笑,“有什么情绪留在心里吧,今天我不想听。”季闵昊淡然而平淡的对小小交代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歇。
  得到这样的回复,小小只得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季闵昊,他说的没错,此时小小的心中的确风起云涌一般、一股一股的情绪与躁动在不停的涌动着,尽管她已经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平常一些,却依然掩饰不住眼神的颤动、喉咙处发出的暗暗哽咽之声。
  季闵昊真的让人感到非常意外,他是一个管理企业十分了得的年轻企业家,一直让人认为家大业大的季家少爷应该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但是从小就独身一人的季闵昊,却从来没有将自己的优越处境当做尊崇。
  他一直在不停的努力着,之为攀登那样的高峰,不要让人超越自己,因为被人超越,自然那意味着下一个被人当做攀登踏脚石的就是自己,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自己这样的出身于生活,但是作为生活中的强者,季闵昊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的冷漠、他的无情与裁决,无疑将自己的地位更加巩固,同时硬性化与柔性措施相得益彰的进行,也让企业更加蒸蒸日上,必要的时候季闵昊会采取非常手段甚至不择手段,而这一切也是他字典中生存法则的需要,谁也不能违抗季闵昊字典之中的定义。
  忘记了季闵昊对于自己的那些残.虐,小小心中的涌动最终让她忍不住轻声问道:“季先生,为什么你会做这些事?我一直以为,你……你除了管理公司以外,这些都不会沾手。”
  这些话小小早就想问了,而且在承山别墅时,她就一直这样疑问着,但是那个时候的季闵昊只是含糊的给予了他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回答。
  听到小小季闵昊抬头看向她,眼神中不知不觉就浮上一层落寞的神情,“在外人的眼里,他们自然不会知道季闵昊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但是你所看到的,应该是我心中真正向往的那种生活形态吧,我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会去沾手,但是不曾有人知道,而你,是第一个。”
  季闵昊说完,隐去眼中的落寞,换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柔的笑意,这样的季闵昊没有了冰冷,其实还真是一个温柔的好男人。
  因为季闵昊这样有意而为之的举动,小小的心忽的一跳,脸也不知不觉中更加滚烫,虽然她看不到自己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和神情,但是脸部传来的热度让小小心中明白,她现在的样子一定窘极了。
  双手不知觉的抚上脸颊,热热的、烫烫的,虽然她努力让自己认为这是篝火产生的效应,但是心里却很明白自己这样的感觉是来自于哪里。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季闵昊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关切的神情。
  “啊……没……不是的……”小小连忙摇头,双手立刻从脸上拿开,因为手的动作过大,碰触到了脸颊被打伤的皮肤,疼痛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一双秀眉紧紧蹙起,身上的绒毯也随之掉落在地。
  “傻瓜,面对我就会让你如此紧张吗?”季闵昊面带埋怨的说着早就已经成为事实的话,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来到小小身边,捡起绒毯,小心的围裹在小小的身上。
  绒毯好好地围在了小小身上,季闵昊笑了,“你的身子还这样虚弱,我就把你带到这样的地方,我想你的心里一定在怪我,只是嘴上没说而已,我猜的没错吧。”
  小小没有说话,只是那样木.怔.怔的看着季闵昊给予自己突然的关怀,而这一天,也是他对自己说话最多的一天,她很惊讶,甚至惊讶的忘记了去回话、去反抗什么。
  “怎么了?被我的话吓到不知怎样是好了吗?”季闵昊笑言道,而这些也是他的心里话,虽然小小没有躲避、没有动,但是那种木然还是让季闵昊明白了,他在小小心中是一个怎样的形象存在着,其实就算他不去想也应该知道,并且这种明白也是季闵昊一直以来故意去做的,是他故意要小小这样惧怕自己的。
  小小猛地一怔,随即收了收神,紧接着便是一阵摇头,“不是的,季先生,我……我心里根本就没有那种想法,我……”
  “嘘~不要说话。”季闵昊的一根手指轻轻按压在小小有些颤抖与冰冷的薄唇上,“小小,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所以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这样隐藏自己,我很清楚自己在你心中是怎样的存在,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故意去做的。”
  “为什么?”小小不知觉的问出了口,她看到季闵昊的眼神之中突然增添了一种哀伤。
  “为什么?”季闵昊微微一笑反问道,眼神中的哀伤愈加浓烈,他的手轻轻摸了摸小小的头,语气之中带着一种沉重的叹息,“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一旦你知道了,你就会觉得现在的生活其实要比知道真相好很多,起码我不会再对你暴.虐,而知道事情真相的背后却有着太多的血腥,到那时,只会让你疼痛的无法呼吸。”
  “我不明白。”小小眼神中充满了迷惑不解,虽然昨夜那样的狂风暴雨,季闵昊将她待到了那片恐怖的林带之中,也让小小多少了解了一点点关于自己与季闵昊之间的联系,但是他此时所说的血腥又代表什么,难道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黑暗波澜?
  季闵昊轻轻叹了口气,手指在她的额头缓缓滑动,一边淡淡的说:“有时候糊涂一些未必不是好事,而异常清醒,只会让人觉得心神难安,之前带给你那么多的不好回忆,我希望就此打住,不想再看到你痛苦,这是我想了很久之后作出的决定。”
  “季先生,你……”小小比季闵昊的情绪带动着,内心之中也感到无比的纠结,但是季闵昊却一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再次将她的话用自己手指的轻抚动作隐藏下去。
  “小小,不要否定我这样的想法,你要知道,要一个人打破心里的重重阻碍,改变想法去接纳另一个人,那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才能做到的事情。”季闵昊的声音有些低哑,可以感觉得到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我不是骁勇善战的勇士,也会有自己估计与措手不及的时候,话,我只能说这么多,也不希望你以后再对我问起什么,有些事想要让你明白了,自然就会告诉你,你懂得吗?”季闵昊的眼眸缓缓挑起,对上小小一双带着流光的明亮双眸。
  在这一刻,小小仿佛被催眠了一般,只是那样定定的看着季闵昊,眼神中没有了害怕,只是更多了一种信任,她相信季闵昊是真的想要保护自己,如果有人保护,那又有什么不好,于是她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我懂得,我知道了。”
  近似于催眠一般的举动,让小小完全按照季闵昊的心意进行着、配合着,看着她完全听了自己的话,季闵昊眼神中的哀伤顿时消失不见,随即换来的是眼含微笑,“嗯,这样才乖,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看着她脸颊上那条被自己的残.虐.抽.打而出现的一条红色痕迹,季闵昊双眉紧皱,眼神中再次浮上一丝心疼,之间带着电流一般轻轻的、小心的触碰着,“小小,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待你,不会再打你。”
  “季先生……”小小的情绪也哽咽着,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嗯,我以后什么都听季先生的,再也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傻瓜。”季闵昊笑了,小小望着季闵昊的笑,一时之间变得有些痴迷,不可否认,他的笑真的很迷人、很英俊、很帅。
  看到小小眼神中的痴迷,季闵昊的笑逐渐变为一种邪魅,他虽然在极力否认心中的感觉,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小小带给自己的触动,那种感觉真的无法让他忽视与忘记。
  季闵昊轻抚小小脸庞的那只手轻轻抚动着、下移着,轻柔的滑过她的脸庞,勾起小小尖削的下巴,将她的头微微抬起,在小小带着惊诧的双眸中、身影慢慢靠近,还没等小小反应过来,浓情的吻便已落在她娇柔的唇瓣。
  这一次,季闵昊并没有像昨夜那般带着残冷与暴.虐欺负小小,而是充满了深情与心疼,他是那样的轻柔给予小小如此深情的吻,其中不带有一丝其它的情绪与想法,此时此刻,季闵昊只想接受自己的心,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的疼爱这个一直让人感到心疼的女孩。
  八年的时间,他从未给过她正常女孩子所拥有的一切,但是当小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动不动时,季闵昊有一种强烈的、她即将离开自己的那种感觉侵袭着大脑,即使以往小小也那样生病昏迷过,但是都没有这一次来的明显与强烈。
  季闵昊决定放下一切,弥补那些自己曾经所做下的残忍,他要先给小小自由的生活,让她去感受正常人的生活方式,之后会给小小一个自己不曾给予过任何人的选择,他会等,即便小小那时选择的不是自己,季闵昊也会为了她想要的幸福而默默祝福着。
  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就连季闵昊自己都无法相信他还是原本的那个季闵昊,而此时的小小面对这样的亲吻,也没有任何抗拒与躲闪,她隐去了眼中的惊诧之色,只是那样安静的、微微比起双眼,默默的接受着季闵昊刚刚开始对自己的好,虽然不确定这样的好会持续多久,但是此时的小小真的感到很满足,“就这样吧,那些不明白的、不了解的事已经不重要了。”这是小小此时心中发出的真心之声。
  “滋喇~”篝火突然想起这样的声音,惊得小小连忙增开眼睛,季闵昊收回自己的吻,回头瞧了一眼,然后笑着说:“干柴烈火有没有听说过?大概就是这种反应。”听着季闵昊的笑言,再想起刚刚自己与他做的那样举动,小小的脸再一次呼啦一下红了起来,羞涩与不好意思的尴尬让她低头,并且将头越埋越深。
  季闵昊将架子上的东西拿下来,用钳子博拨拉拨拉篝火,转身便看到小小这样羞赧的神情,心中自觉得好笑,“小丫头,过去没有仔细的注意过你,现在突然发觉,你真的很不一般,是那样的不一般。”
  小小不傻也不笨,季闵昊意味所指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一下头埋的更深了,似乎要整个一百八十度折在身体另一侧一般,样子憨态好笑,惹得季闵昊心中一阵一阵怜爱。
  他连忙将小小扶起来,顺势搂进自己怀里,“傻瓜,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康复,就做这样大幅度的举动。”
  季闵昊的怀抱并不想小小以前所认为的那样冰冷,放开了心中那些枷锁与束缚,小小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季闵昊给予自己的温暖,而这种温暖让她想起了童年,八年前的那个雪夜。
  她的小脸通红,信也噗通噗通狂跳不止,有些木然和害羞的抬起头对上季闵昊的眼眸,带着小心轻声的问:“季先生,我想问你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什么事?”沉浸在这种感觉下的季闵昊似乎也忘记了,自己之前还说过不要小小再去追问一些什么事情的真相。
  小小见他并没有反对,于是连忙趁热打铁的问道:“呃……季先生,我……八年前那个雪夜,就……就是那个我生病的夜晚,我想知道,在我昏迷不醒的时候,是不是……是不是季先生抱我回到的季家?当我睁开眼睛看到的那个朦胧身影还有恍惚之间听到的话,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我一直在心中有着这样的疑问。”
  提起八年前的那个雪夜,想起米花匠一家在那一天遭遇到的灾难,季闵昊的心不由得一痛!面色也瞬间变得有些阴郁,看到季闵昊突然的变化,小小心中一惊!手也不知不觉的颤抖起来,“嗯……季先生,我……我刚刚说的话是无心的,你……你不要生气,就……就当我没说过,好不好?”
  感受到怀中的人发出的颤抖,季闵昊缓和了神色,收回了自己阴郁而冰冷的神情,努力让自己换上温和的笑容,“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
  “我……知道了。”小小轻声的答应着,微微低下头,虽然季闵昊并没有说明是不是他,但是小小已经得到了答案,因为季闵昊并没有否认,她的心感觉到了一种温暖,依偎在季闵昊怀中的身子不知不觉间更加贴近,同时也让季闵昊的心头一热,将她更加搂进在自己怀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