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95章 没有见到小小

  季家的管家季忠平时很难露出这样完全表露自己心情的神情,但是这一次,当他看到米锐的时候,心真的是被强烈的震荡到了。
  八年的时间虽然不算短暂,但是对于米锐来说,他的那张脸孔除了多出几分成熟男人的气息以外,并没有与八年前有太多的不同之处,如果不是因为季忠得知米锐一家遇难的消息,他真的会认为这就是成年之后的米锐站在自己面前。
  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是米锐依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季忠知道自己的真是身份,这一次他是冒着身份被揭穿的危险来到季家的,只为了能够见到小小一面,确定她真的安然无恙再离开,并且也在心中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她所做的准备就是:一旦小小的确已经受到了伤害,那么他不管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用什么样的方法,都会在当时强行将小小带离季闵昊的身边。
  对于小小来说,季闵昊就是一颗不定时爆炸的危险炸弹,他是小小的威胁,米锐不允许小小整日面对这样一个人提心吊胆,这样他的心也会痛的跟着一起碎掉。
  感觉到季忠情绪的波动,米锐只是故作轻松一般的笑了笑,“请问,我和老先生您曾经所认识的故人真的长得很像吗?”
  听到米锐的问话,季忠收回思绪,轻轻咳了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啊,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虽然时间这么久,不过那个孩子在我心里永远不会忘记,他似乎依然是那样调皮的站在我面前,脸上总是带着那样坏坏的笑,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
  季家总管的脾气米锐很了解,虽然他外表给人很沉闷很循规蹈矩,但是只有面对米锐的时候,季忠才会露出慈祥的微笑,听到有人居然还会在心里念叨着自己,并且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记挂在心,米锐的情绪有些波动,喉结翻滚了两下,努力压抑着自己心中的跳跃。
  “少爷。”站在一旁的林燕儿感觉到了米锐不一样的情绪波动,连忙偷偷的用胳膊碰触了他一下,同时在心中叹息道:“少爷明明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却还要硬撑着让自己这样难受,真是让人心疼。”
  得到暗示的米锐一.怔,连忙收了神,依然是那样的笑容,“老先生,听您这样一说,我还真是希望自己是个在您心中留存的人,这样也好慰藉了你的想念之情,只可惜,我不是那个孩子,实在很抱歉了。”
  这些话明显是在点醒季忠,他同样给予了米锐一丝笑容,如同八年前经常对米锐露出的那种微笑一般,这是季忠多年来未曾展露的真心笑容,不因为别人,只因为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米锐与他心中的影子相同。
  季忠微微侧身让了一下路,一只手伸开做出邀请的姿势,“既然先生是小姐的老师,那么岂有站在门外说话的道理,先生快请进吧,有什么事,我们进去详谈。”
  “老先生客气了。”米锐微微施礼一笑,随着季忠身侧走进了自己熟悉有陌生的季家大宅。
  虽说米锐曾经在这里居住过那么就,也曾经留下过那么多的深刻记忆,但是那么多年,米锐却从来没有走进过季家大宅子的门厅内一步,充其量他也只不过是偷偷来到过季家院子里见过小小,却也因为那样的一次举动,让他从此留下了痛苦的回忆并且失去了双亲。
  迈上高高的台阶,就好像皇帝登基祭奠一般走在九五之尊的高台上,当他们走入门厅之内,便被季家装饰豪华却不庸俗、金碧辉煌却还带着一种赏心悦目的装饰风格深深地吸引了。
  世人只道是季闵昊清冷、孤傲,不容易被人接近、也不轻易接近别人,却根本没有想到他所居住的地方,居然是这种集两个极端在一起、却又很好的融合贯通的装饰风格,带着张扬,却不失低调的柔和,就像季闵昊的为人一般,冰冷沉默,但却对强势。
  季忠带他们来到客厅一侧的会客厅,“二位请坐。”然后吩咐厅内以为佣人打扮的女孩子道:“快去给客人准备茶点。”
  “知道了。”女孩子微微点头示意,转身向大厅另一侧走去。
  对于季忠这样的客气举动,米锐并没有出面阻止或者客套,因为他知道这是人们的待客之道,如果做出拒绝的模样,那便显得太过于扭捏作态了,不大一会儿,佣人打扮的女孩子带着茶点款步走了过来,将茶点放置在他与林燕儿面前,然后面含微笑缓退出出会客厅。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燕儿不仅在心里惊叹道:“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左派,这一切的一切都彰显着那么的不同,不知是大家训练有素呢,还是因为原主人是季闵昊的关系,所以大家整日都会提心吊胆,也会极度的惶恐不安。”
  季忠依然是那样的面带善意的微笑,“夏先生,不知道小姐在学校是否有什么情况,还特别劳烦夏先生来家中一趟。”
  听了季忠这样客气的称呼,米锐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老先生过谦了,您只要叫我夏老师或者小夏都可以,就是不要这样称呼我为夏先生就好,因为听起来感觉有些怪怪的。”
  米锐的解释合情合理,于是对米锐的话没有什么怀疑的季忠也同样笑了笑,“那好,既然夏先生这样说了,那么老朽我就称呼夏先生为夏老师了。”
  看到米锐赞同式的点头,他又连忙说:“夏老师,我是季家的总管,负责季家内部的一切大小相关事宜,如果小姐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你就尽管告诉我就好。”
  米锐笑着点了点头,但是眼神却在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扫视着季家的客厅,这个客厅真是大的出奇,甚至让他看得有些眼花,而在客厅的一侧,那条蜿蜒而上的旋转楼梯却也崇安了神秘感,让人有一种非分的遐想。
  “老先生,今天来其实并没有什么事,而是因为季小小已经同时窜掉了很多课程,如果她在这样继续下去,学校也会迟早将这一类的学生清理出校门的。”
  “会有这样的事。”季忠的脸上显然带着一种惊讶,于是连忙笑道:“多谢夏老师的提醒,待到少爷和小姐回来之后,我会将这样的话告知他们一声的。”
  “回来?该不会是出门了吧?”米锐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在心中呼喊道,但是他却也没有在说什么,最后只能点了点头,“好的,让老先生您费心了。”
  “哪里的话。”季忠笑了起来,看到季忠的笑,米锐也觉得是自己应该撤离的时候了,他可以确定小小此时不在季家,因为如果季闵昊在家,依照他的个性一定不会这样坐在书房或者那个角落而不出面受理的。
  站起身,刚要走出两步,米锐却又突然停住脚步回身,用一副不解的神情看着季忠,最后问了一句:“老先生,季小小头同学不在家,她会去哪里呢?”
  季忠虽然也不知道季闵昊将小小带去了哪里,不过他确定,季闵昊会将小小安全的带回到季家,不过一想到季闵昊抱着小小离开时,小小脸上那纠结的神情以及皮带.抽.打过之后留下的拿到红色印记,季忠知道,小小起码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去学校了,而季闵昊也会像过去那样,为她安排专门的老师讲授那些只是给她。
  当然这些话季忠是不会说给他所认为的外来人米锐听的,于是他将这些话全部埋藏在心里,只对米锐笑了笑说:“少爷带着小姐去了外地,参加一个重要人物的婚礼去了,之后也许还会出游一段时间,所以小姐才没有去学校。”
  尽管米锐对于季家管家所说的这套说辞不是很相信,但是他也感觉到了小小应该没有什么大事,起码季忠还不是那种张口就说假话的人,于是米锐点了点头,事情既然是是这样的情况,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做什么停留。
  走出季家大宅,米锐突然见到了迎面而来的柳蕙贞,脸上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季忠却十分自然的介绍道:“啊,夏老师,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季先生为小姐安排照顾他的柳蕙贞女士。”介绍完毕之后,季忠又以同样的方式介绍了米锐。
  米锐对于这个女人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压根就不了解,于是礼貌性的点头示意过后,米锐便头也不回的带着林燕儿向他们来时的路上走去。
  米锐与林燕儿离开了季家,而季忠之前还挂满和善笑意的脸顿时变得阴冷,他用冷眸狠狠的扫向季家其他工作的佣人,“你们给我听好了,季先生如果要是问起今天的事,你们就说根本没有发现,明白了吗?”
  众人听得管家大人的命令,于是齐齐回答道:“是,我们记下了。”
  听着大家的回答,季忠似乎还不放心,于是又追加了几句:“你们不要以为我在说着玩,今天的事如果让季先生知道了,他免不了会生气发火,倒是不仅仅是小姐被无辜连累受到折磨,就连你们也同样会被祸及,所以其中利害关系,我希望大家能够清楚这一点,不要到时候碰了钉子、找了麻烦,你们别怪我之前没有提醒过。”
  再次得到一种威胁的、命令式的口吻,大家立马打起十二万分贝的精神,众人异口同声的说:“是,我们记下了。”
  威逼利诱的方式成功了,季忠不免在心中盘算起他为何要这样做的理由,如果按照季闵昊的脾气,他要是得知小小的老师来了家中探望,心中一定会感觉到异常不满,因为季闵昊不允许小小在外面走漏一丁点儿的有关于自己的言论与风声。
  而现在却已经有人知道了小小就是季家的大小姐,这也就算说明在填写书名表格或者那些疏忽的地方让小小泄露了内容,所以他们才会找到小小,对于这一点,季忠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之隐藏,不能让季闵昊知道,就算他日后还是会知道,起码现在保护了小小。
  虽然季忠觉得这样有些对不住季闵昊,甚至有一些背叛的感觉,但是他也不忍心看到小小一次又一次的被季闵昊残.暴的虐.待,“算了,为了那个女孩子,我就将这些秘密隐藏吧。”
  就在季忠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的同时,站在一旁的柳蕙贞突然露出一丝微笑,季忠的视线对上柳蕙贞的视线,经过昨天夜里两个人的交谈,季忠能够明白柳蕙贞会为何会露出这样的微笑,于是也会心的微笑点了点头。
  作为与季家有关联的人,他们是很愿意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那个弱小的女孩,同时也希望这样的方式能够阻止季闵昊犯下日后会遗憾终生的错误。
  米锐离开季家,没有再回到他曾经居住的那个小屋,而是径直向公路的方向走去,既然小小不在,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不过对于他来说,心中还是为了小小的安全而纠结,他紧张的是季闵昊会在舞会之后带小小区哪里?
  林燕儿跟在米锐身后一直沉默不语,她注视着米锐的背影,回味着之前季忠说过的话,曾经的米锐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总会带着那样坏坏的笑,看着季忠不经意间流露而出的眼神,林燕儿就能够通过他的言语感觉到一个顽皮的孩子那种激灵的模样。
  但是现在的米锐却丝毫没有季忠口中所说那种感觉,他失去了那些欢乐,一个正常人在经历了那样的人生之后,相信任谁都会变得沉默,而米锐已经是表现得、恢复得不错的一个。
  虽然林燕儿此时只是看到米锐的背影,但是她能够感觉到没有见到小小的米锐,心中此时会是怎样的纠结,“少爷。”林燕儿终于忍不住唤了他一声。
  “嗯?”米锐停住脚步回头看她,“燕儿,有什么事吗?”
  “嗯……我……”林燕儿犹豫了,但她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少爷,其实……其实你不必为季小小担心,不管怎么说,季闵昊也是她的哥哥,就算季闵昊再怎样对待季小小,哥哥始终是哥哥,不会做出什么其它举动的。”
  “这……”被说中心思的米锐顿时陷入了沉默,却止不住的在心中想:“是啊,他们始终师兄妹,可是我……为什么会如此纠结他们之间的独处?而且还会带着那种莫名其妙的进展,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在作祟?竟然会让我觉得这样不舒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