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94章 回到阔别八年的地方

  虽然已经离开季家长达八年的时间,但是米锐对于去往季家的这条路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之前的那种紧张并不完全因为自己要去季家见小小,而是因为那个地方充满了他的回忆。
  可以这样说,米锐的整个童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虽然有着不写痛苦的记忆,不过这里毕竟是米锐长大的地方,重新踏入这片他一直在内心封闭已久的土地上,心情还是很激动。
  激动的心情跌宕起伏,所以才会让米锐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并且要去见到小小,即使他刚刚说的理由很充分,但还是免不了心中有些紧张。
  当车行驶到季家不远的地方时,看着车窗外这片自己曾经很熟悉的地方,一种哽咽的情绪从米锐的喉咙处一下一下的向上涌出,车窗外的那个位置,他还清楚地记得,就是八年前自己最后一次在这里留下的记忆,他们全家在那个冬季被季闵昊赶走之后发生意外的地方。
  米锐的情绪甚至已经开始有些不太受到控制的激动起来,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也不知觉的用力抓紧,手背上的青筋暴露,可以看得出米锐的心情异常的难受。
  这么多年他虽然一直以冷漠自居,却无法在面对这一切时将自己的心情很好的隐藏,而这一切全部看在了坐在米锐身边副驾驶座上的林燕儿眼里。
  “少爷,你怎么了?”林燕儿带着关切与担心的问道。
  “啊……”米锐突然回过神,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坐在身边的林燕儿,不然米锐也不会这样暴露自己心中的情绪,回过神的米锐整理了一下思绪,将车速变慢改为缓缓向前行驶,一只手向车窗外指了指,“燕儿,这里……就是这个地方,当年老爷子就是在这里把我从鬼门关救了回来,所以……”因为内心的情绪,米锐没有讲话说完。
  林燕儿看向车窗外,随着刚刚那个位置渐渐倒向车后,她从倒车镜里看到了刚刚米锐示意的地方,同样身为孤儿的林燕儿自然知道米锐此时的心情有多难受,虽然他的话说得平淡无奇,但是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波澜、太多的情绪。
  “少爷,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你才好,只希望你不要太过于难受。”林燕儿说着,一只手搭在了米锐握着方向盘有些微微颤抖的大手上,感受着他的手传来那丝冰冷,林燕儿心中也为米锐感到异常难受。
  米锐低下眼眸看了一眼放在自己手上的那个虽然有着温度、却也因为紧张与担心而没有比自己温暖多少的纤细小手上,从那只手上他可以感觉得到林燕儿在为自己担心。
  米锐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做出让林燕儿不必为他担心的笑,“你不要担心我,燕儿,我没事的,让你看到这样的丑态,真是有些让我无地自容。”
  林燕儿连忙摇了摇头,并且下意识的收回自己的手,“不是的,少爷,你怎么能和我这样说,人有七情六欲这都是正常的,更何况是对自己父母的思念,我能够明白的,少爷如果这样说,你会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
  看着林燕儿有些纠结的表情,米锐以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微笑的唇交弧度更加深刻,“小丫头,最近总觉得你有些怪怪的,说的话也总是有些让人迷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上人了?”
  米锐极少与林燕儿开玩笑,尤其是这样的玩笑,他过去几乎都不曾说起过,因为过去的米锐是封闭的,而见到小小之后,虽然他很纠结,不过还算把自己从封闭的空间打开了一些。
  但是听到这些话的林燕儿却没有米锐那样的洒脱,她是因为喜欢米锐才会这样纠结,也是因为心中偷偷有了米锐的身影存在,才会说着这样让人迷糊的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已经不知不觉的、悄悄的爱上了米锐,并且在为他的痛而自痛。
  林燕儿微微侧过头躲避着米锐的余光,嘴里嘟囔道:“少爷你说什么呢,我哪有什么喜欢的人,我都已经说过了,这一辈子不嫁人的,所以少爷以后不要再提起这样的话,否则我……我就……就……”林燕儿一时情急,也不知道自己要怎样说了。
  然而她说的这番话、做的这些举动,在米锐看来只是一个小女子的害羞举动,他依然笑着逗她道:“你就怎样?是不是就把那个人带来让我这个做哥哥的见一见、过过关。”
  米锐自居身为林燕儿哥哥的话严重的刺痛着林燕儿的心,她的脸因为心中的难受而变红,却不成想这也成为了米锐误会自己的条件,于是索性大胆面对米锐扬言道:“如果少爷再这样开玩笑,我可就要生气再也不理你了。”
  这样算是一种警告,但是停在米锐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他连忙追着话题说道:“好了,好了,我不再说这些了,总之我只是担心你,你记得就好。”
  “担心我……”林燕儿在心中重复着米锐说的话,她感觉到心里好受一些,起码米锐还是关心她的,这让林燕儿窝心不少,于是点了点头,只是坐在副驾驶座、再没有开口说话。
  正当林燕儿转身的瞬间,她瞧见了车窗正前方远远望去的那栋犹如庄园一般的大宅子,在周围绿树葱荫的衬托下,犹如童话世界里森林深处的承包一般带着神秘坐落在那里。
  宅子外面是一大片湖泊,远远望去周围还有不少这样的大宅子,但都没有这个来的有气势、也没有这栋宅子豪华、偌大,不用说,这栋宅子一定就是季家。
  “少爷,那里是不是季家?”虽然心里知道,但是林燕儿还是问了米锐一句,因为她感觉到车子越来越接近季家时,米锐刚刚还在玩笑的俊颜就越发的变得凝重起来。
  “嗯。”米锐完全收回了笑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将车停靠在了下公路车道以后的一处空旷之地,“燕儿,我们在这里下车吧。”
  “为什么不开车过去?”林燕儿望着还有一段距离的季家大宅子不解的问他。
  米锐深吸了一口气,轻叹道:“我觉得这样会更像老师一些,不然会让他们怀疑我的身份的,还有……”他的视线望向另一侧,“我有一个地方,想要先去那里看一看。”
  “一个地方?”林燕儿带着疑问看着米锐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她也没有多说什么,也连忙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只见到米锐向季家方向侧面的另一边缓步走去,心中有些不解,林燕儿小跑几步追上了米锐,然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着他向那里走。
  走出大约三分钟的样子,米锐在一处白色小屋前停下了脚步,林燕儿走到他身边,看了看小屋,又转头看了看米锐,从他眼中那闪烁着的复杂情绪,林燕儿读出了一种怀念,她顿时明白了,既然米锐的父亲曾是季家的花匠,那么这个小屋就是他们过去的家。
  林燕儿猜的果然没错,小屋虽然现在空置着没有人居住,但是种植花草的那一切还都存在,只不过因为常年没有人使用而有些破旧而已,小屋却依然保持着原本的那种宁静。
  正在林燕儿在自己的心中为米锐的回忆而感到难过时,米锐迈开脚步走了进去,踏入小院,推开小屋的门,伴随着常年没有打开过而发出的破碎一般的“吱嘎”声响,小屋里的一切全部呈现在二人眼前。
  米锐走进小屋,手指轻轻碰触着这里的桌桌椅椅,最终用有些轻微颤抖的声音说:“这里的一切和八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被变动过的痕迹,只不过……”他的眼神充满了落寞的神情,“只不过没有了他们的身影,而且我也已经不再是那个调皮的整天惹父亲发火、让母亲为我操心的小孩子了。”
  听着米锐的话,环视着小屋的一切,林燕儿可以感觉到这里曾经拥有的那种温馨之家的幸福,这一次她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林燕儿知道,这样的情绪只有让米锐自己去打开才能够完全解开心结,别人再怎样全也都是无济于事的,为了避免再次让米锐了解或者误会自己的心,林燕儿选择了沉默,她只要在米锐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默默的陪在米锐身边就足够了。
  米锐微闭起双眼深深的吸了两口气,他要把这种感觉记在自己的心里,过去的八年因为这里地处季家的关系,所以米锐没有回来过,而且他也一直在被那段过去的阴影所笼罩,好不容易从心理医生的帮助下走了出来,在不知道如何面对小小时,米锐也不会贸然出现在季家地界,这样说不定突然的还会吓到小小,所以米锐忍住了。
  现在他终于回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屋,走进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还有厨房那熟悉的一切,仿佛他的母亲还在那里忙碌着为自己和父亲做饭,等到父亲从季家工作回来之后,母亲便会笑着说:“回来了,吃饭吧。”然后对自己说:“淘小子,快点去洗手!”
  好好的感受着小屋带来的一切,最终米锐狠了狠心,转身走出了小屋,用清冷的声音对林燕儿说:“现在我们去季家吧。”
  因为米锐之前的反应,所以此时林燕儿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并且小心翼翼的问:“少爷,你……你确定自己这样去真的没事吗?”
  米锐点了点头,“嗯,没事,我没走吧。”见米锐现行出去了,林燕儿有些无奈的在心中轻声叹息着,随即也跟着米锐的脚步走了出去。
  从米锐一家原本居住的小窝到季家大宅子,步行的话也就是同样三五分钟的时间,虽说离着并不怎么远,但是中间却都是林立的参天大树所阻隔,相对来说,这里就像两个世界一般,一个是森林中的城堡,而在城堡的外围就是森林中的小木屋。
  而在这个故事里,城堡里住着的不是王子,而是被魔王施了魔法、等待被救助的公主,城堡外面小木屋里的也不是灰姑娘,而是一心想要从魔王手中救出公主的善良青年,原本看起来童话一般Lang漫的一切与城堡木屋原本的协调,却在这里显得那么不协调并且充满危险。
  来家季家大宅子的门前,恰巧季家总管季忠在那里对守门人交代着什么,看到米锐与林燕儿走来,连忙走过去问道:“请问二位,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对于季忠这个老管家,米锐还是认识的,过去的他有事没事的就跑来季家附近玩,虽然他的父亲在季家做花匠,但是米锐是不被允许进入季家的,但出于他个性比较调皮而且聪明的挺讨人喜欢,所以管家季忠对米锐也不那么苛刻严格,所以再次相见,米锐对季忠没有什么别的看法,他只不过是季家的管家,做什么事也都是听季闵昊的。
  听到季忠的问话,米锐抬起头正视着他,见到米锐英俊帅气的脸,季忠不由得双眸一.怔,眼神之中明显感觉出了不可思议,“请问,先生您贵姓?”大户人家的管家就是有所不同,即便在心中感到万分惊讶时,也能沉得住气。
  米锐也同样回以一个友善的笑容,“打扰了,我姓夏,是季小小的新任老师,今天因为季小小没有来上学,并且同样的情况也已经出现过几次,我是新来的老师,自然要为学生多关心点,所以今天才会来贵府上叨扰做家访。”
  “你……你是小姐班级新来的老师、你姓夏?”季忠盯着米锐看了好久,似乎已经忽略了他刚刚所说的话,并且自言自语道:“可惜啊可惜。”
  季忠心中的感慨为何米锐很了解,他多半是想起了自己,而季忠果然如米锐心中所想一般,他想起了八年前的米锐。
  还记得当年得知米锐一家要被赶走,管家季忠还郁闷闹心了好几天,而之后就听说他们的车发生了意外,而季忠还因为这件事伤心欲绝,他尤其可惜了那个聪明伶俐的小米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