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雷雨交加,病房内一片凄惨的白,小小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一直紧闭的双眼未曾开启过,那张带着可怕白的脸上、那条清晰可见的红色鞭痕似乎带着一种狰狞的笑。
  季闵昊皱了皱眉,闭起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等到自己心绪变得平稳一些,他坐在病床前一直注视着小小,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直到整整两个小时过去,小小还是依然未曾睁开过她那双原本明亮的大眼睛。
  护士小姐已经来换过两次输液,并且为小小测试过了三次体温,虽然她的体温因为药物的关系降了下来,但是小小一直昏迷不醒,这一点让季闵昊感到十分着急,当护士离开病房时,季闵昊带着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指凑近小小测试她的鼻息。
  当他的手指感觉到一丝气息流过时,悬起的那颗心才算稍稍落定下来,小小还活着,这是他心中第一个感想,但是气若游丝的小小还是让季闵昊免不了担心,这样的她什么时候才能够苏醒?真是等的让人心急火燎、心如焚烧、心像刀割、心力交瘁!
  季闵昊紧蹙双眉看着小小,轻叹了口气一只手搭在自己额头,他在为自己感到无奈,居然能在心里同时出现这么多四个字、四个字的,以往都未曾说过的那些词句,这样的举动真的很反常,让季闵昊在不停的想起时又不停地嘲笑着自己。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他给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这样的生活,一次一次的对她残忍,一次一次的伤害着她,从小小来到季家,他就一直在伤害着小小,已经不知道几次看到她因为受到伤害而躺在床上不声不响,但是这一次,小小被彻底伤到了。
  她的心因为季闵昊的话受到了严重的刺激,人也因为季闵昊的做法受到了无法抚平的惊吓!在那样的深夜、那种雷雨交加之时被带入充满危险的林带,去看一座不知名的坟墓,并且被他告知这里面躺着的女人是她的生母、也就是抛弃她的人,相信是谁都会变得心理崩溃!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放在季闵昊的身上时最贴切不过,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如果当年没有那么多的执念,也许现在他会过得更快乐一些,如果没有将那件事做的那么赶尽杀绝,而是通过正常的途径、正常的手段将那些人绳之以法,也许现在的季闵昊就不会背负这么多心里的黑暗。
  他站起身踱步来到被雨水不停冲刷着玻璃窗的床前,闪电划过,被照亮的窗外可以看到远方的楼与一排排房屋,仅仅一瞬间,闪电便已经幻灭,凝视着的眼眸看不到前方的那些景物,却可以很好的从玻璃窗中透射回来自己带着一种忧伤面容的身影。
  “季闵昊,现在的你这样的愁容似乎越来越多,内心的忧伤也似乎越来越重,曾几何时,你是一个做任何都不会眨一下、皱一下眉头的男人,而现在,却更多了这些忧郁与牵挂,只是为了一个根本就不被自己重视的人,悲哀吗?还真的是很悲哀。”
  他缓缓的伸出一只手,手指在带着湿度的玻璃上由上而下划出一条线,周围的水汽也随着这条线缓缓滑落,又伸出一根手指,在这条线的旁边也画了一条同样的平行线,两条平行线对等着、平行着,却也代表他们没有任何交点。
  从玻璃窗里看到床上躺着的小小,心在为她不停地猛烈.抽.痛着,“也许,是时候应该放手了吧?你已经伤害她这么多、伤害的这么深。”说出这样的话,季闵昊笑了,笑的是那样凄楚,“之前是谁说过,小小永远都是季闵昊的傀儡、永生永世,而现在,却又说这种话。”
  季闵昊的心充满了矛盾,他不想再这样伤害小小,却也不想就这样放弃自己曾经做下的决定,过去的纷扰、错综复杂的故事,犹如一张蜘蛛网一般牵扯着他的心,划动玻璃窗的手指在不停的颤抖,之间泛着一丝苍白,就好像此时小小的脸一般无力。
  “嗯……”正在此时,从小小的口中突然传来一声嘤咛,季闵昊募得睁大双眼盯着玻璃窗里那个有些微动的身影,随即一个快速转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病床前,俯身仔细看着小小,她的眼睛虽然在紧闭,但是却可以看得到她的眼睛在一动一动,似乎在做梦。
  “小小,小小。”季闵昊轻轻唤着她的名字,但是小小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不过从她快速东来东去的眼睛可以强烈的感觉到小小一定在做很可怕的梦,不然她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季闵昊的手轻抚季闵昊的额头,她的发烧症状已经褪去,原本滚烫的温度此时已经变为正常体温,苍白的脸也慢慢变得有些恢复血色。
  “不要这样对我,求你,季先生,不要再打我,我……我好怕。”小小的头微微侧动了一下,口中说出让季闵昊更加心疼的话。
  季闵昊的眉皱的更紧,手轻轻的抚摸着小小额前的头发,“小小,我答应你,如果你能够挺过这一关,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打你,我不会再那样对待你,你想要自由的生活我给你。”
  也许是季闵昊的话让意识在昏迷中的小小感觉到了,她轻轻舒了一口气,眼睛也不再转动,她的情绪慢慢变得平静下来,也不再像刚刚那样呓语。
  看到小小似乎没什么事了,季闵昊的心也放下了,现在的她已经从昏迷状态中转化过来,现在应该是睡着了,听着她渐渐恢复平稳的呼吸声,季闵昊放心了,也没有再叫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床边陪着小小。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而去,窗外的暴风雨也渐渐变得平静下来,待到逐渐安静之后,天际一侧也慢慢的浮上一丝鱼肚白——天亮了。
  这一夜犹如在地狱之中煎熬一般终于盼来了天明,季闵昊也守在小小身边几乎一夜未眠,这么多年来,这是季闵昊第一次这样守护在小小身边,他看到了小小生病时的痛苦,也感受到了她内心所受到的煎熬,因为这一切都很好的映射到季闵昊的心上。
  当太阳完全照射进屋里时,从昏沉沉中逐渐苏醒过来的小小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的一双大眼睛带着一种迷茫与不解转动着眼珠儿看着眼前的一切,并且用一种虚弱无力的声音自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听到小小的声音,刚刚轻阖双眼的季闵昊募得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瞪着一双带着疑问与探究的眼眸环视着病房的小小,同时小小的视线也对上了季闵昊,眸光中立刻充满了一种害怕的神情,怯怯的叫了声:“季……季先生。”
  昨夜的那段记忆像烙铁一般烙印在小小的心上,让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看到小小对自己表现出的戒备神情,季闵昊的心里有一些不太舒服,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权利去命令小小不要对自己表现得这样,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没有人逼迫,也没有人从中作梗,完完全全都是他所作所为导致的。
  季闵昊感觉有些尴尬,他勉强自己露出一丝看起来比哭还难受的笑容,似乎在调节现场气氛一般轻声对她说:“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呃……”小小带着不解的眼神看着季闵昊,因为害怕,于是她下意识的身子向后缩了缩,眸光也开始躲躲闪闪不敢正视着季闵昊。
  过去在小小心里一直认为是因为她做的不够好,所以季闵昊才会那样对待她,但是经历了昨夜,小小终于明白原因出在哪里,但是那个叫做谢安娜的女人有是怎样与季闵昊有了过节,这一点让小小有一些迷惑。
  不论事情的始末是怎样的,总之季闵昊在她的心里已经不完全是那个幻想中的对象,而是一个真正的恶魔,让她打从心底里感觉到害怕的可怕人物。
  想起深夜他拖着自己前往林带的那副场景、想起他在自己表白时,居然用皮带狠狠抽打自己的那种身痛与心痛,脸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感,这是当时皮带打在她的脸上留下的伤痕,小小心里害怕与难过让她鼻子一酸、想要哭泣。
  看到小小这样的神情,季闵昊真的很想将她搂进自己怀里好好的安慰,但是刚想伸出的手却在那一瞬间犹豫了,想了想,还是算了,就算他此时表现的怎样关心,在小小心里还是认为他是一个危险人物。
  季闵昊收回自己想要伸出的手,沉了沉气,问道:“你饿吗?我去买东西给你吃。”
  “我……我不……”小小本想违背自己心意的说不饿,但是此时肚子却很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她饿了,因为之前小小也只不过与柳蕙贞吃了汉堡,那个东西只要一会儿就会消化掉,原本想着晚餐时回到季家吃晚饭,但是回到季家之后小小就见到了季闵昊,经过半宿的折腾,现在的她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听到小小肚子的叫声,不用她说季闵昊也知道小小饿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买吃的东西,马上就会回来。”季闵昊刚刚走到病房门口,似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回头嘱咐道:“你身子还很虚弱,在床上好好躺着,不要随便下床走动。”
  得到季闵昊这样关心还外带命令式的嘱咐,小小连忙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小小给予的回应似乎让季闵昊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他看了小小一眼,然后转身开门走出病房,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季闵昊脸上的神情明显一边,隐去了之前的那种安心,季闵昊开始深深的自责,“都是因为自己,现在才将事情演变到这样的境况,季闵昊,你怨不得别人,还是老老实实接受这种答案吧。”
  小小躺在病床上,看着走出病房的季闵昊,内心填满的情绪也让她感到十分纠缠与环绕的解不开头绪,小小原本以为昨夜之后的季闵昊从此以后就会一直是那样的魔鬼,却在自己的心死掉的同时,他有突然变成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关切模样,甚至要给自己买吃的,这一点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
  “季先生到底怎么了?还有,夜里他说的那些话,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小小在心中不停的猜测着,过去她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现在听到了这样的事,而且是与自己的身世有关的事,又不是没有长着心的人,小小又怎么可能不想着去了解呢!
  季闵昊其实是一个情绪带着不稳定走向的人,可以说他是一个情绪反复无常变化的人,他此时是这样,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在季闵昊如此平静的姿容,也许就隐藏着下一时刻暴风骤雨来临的危险。
  现在的小小已经不再抱有当初那种只要自己做的好就会赢得季闵昊欢心的希望,她带着一种无力闭起双眼,“季先生,小小想知道关于自己身世的真正秘密,为什么我是私生子?”
  “私生子?”无意之中说到这三个字,小小猛然想起一个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季闵昊之所以对自己这样做的原因,“八年前家里的医生就说过季先生是我的哥哥,而深夜时季先生却说我是那个女人所生的私生子,既然是私生子,那么我与季先生难道这的是……”
  想到这里,小小又连忙摇头否认,“不会的、不可能的,季先生曾经自己也承认过,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哥哥,但是现在季先生又说她的身世与他有所关联,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应该怎么办?”一种困扰围绕着小小,让她感到十分迷惑不解,正在这时,季闵昊会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