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闵昊驱车向市区的方向驶去,小小躺在副驾驶座,微微侧着头紧闭双眼,原本白皙光洁的额头此时伸出一片细密的汗珠。
  之前淋到的雨水也将头发打湿一块儿贴在脸侧,额前的刘海儿也打成一缕儿一缕儿的贴在额头,整个一副可怜的模样让季闵昊感到一阵一阵的心疼。
  她那原本娇嫩的红唇此时也没有任何血色,而是带着一种看似无力的苍白,季闵昊的心像是被几双手在不同方向用力撕扯着一般硬生生的疼,也像是被无数把尖锐的刀子不停地、反复的戳啊戳、用力的扎啊扎,心被狠狠地揪起,让他感到异常紧张!
  这种感觉还不是全部,季闵昊在紧张之余同时也感到非常后悔,没错,季闵昊是真的后悔了,他侧目看着小小,真的很怕她因为自己这样的做法而挺不过去,季闵昊以一只手把持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抚着小小的额头,将她额头的汗珠轻轻擦拭掉。
  “小小,你是第一个让我有如此后悔感觉的人,不仅动摇了我的心,还让我有了这样不被允许的感情,现在你的身上又多了一份罪名,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的季闵昊的傀儡,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依然会如此,如果你我还能够有转世的话,那么从此以后的生生世世,你都会一我季闵昊的傀儡存在,所以你给我听好了、记好了,我不允许你有事,你给我挺住!”
  季闵昊的话是发自肺腑说出来的,他真的很害怕小小就这样离开自己,他的心就在这种不知不觉中慢慢的被小小侵蚀了、荼毒了、靠近了、害怕了,他很紧张自己出现的这种反应,害怕自己拥有这种感情,心里这样的紧张着,不由得加大油门,快速向市区医院的方向驶去。
  季家大宅里依然灯火通明,管家季忠并没有因为季闵昊的离开而去休息,虽然他是一个说不上什么话、干涉不了主人决定的管家,但是季忠在季家已经工作三十几年了,季闵昊也是他由小到大看在眼里长大的,对于季家的一些事,季忠还是很了解的。
  季闵昊离开之后,季忠就来到二楼书房,将之前被关在书房里的柳蕙贞放了出来,打开门看到她一脸急切的跑上顶楼,季忠并没有说什么阻止的话,他只是站在楼梯口看着跑上楼的柳蕙贞的身影轻轻摇了摇头,过不了多时,柳蕙贞又一脸慌张的从楼上跑下来。
  看到季忠依然站在那里,而且表情也没有什么紧张之色,柳蕙贞知道这位很少言语的季家管家一定知道小小的下落,于是连忙来到他面前,带着一种询问、一种请求的问:“季忠管家,小小去了哪里?季先生是不是对她……?”
  柳蕙贞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看到了季忠的表情,那个表明明显在告诉自己这样的话不要再继续说下去,起码不要再这个时候、这个地点继续说下去,季忠使了一个眼神,转身下了楼,向客厅里侧的走廊走去,那里是一个小型的起居室。
  如此聪明的柳蕙贞当然知道季忠使得颜色是什么意思,于是她也跟在季忠的身后下了楼,随他一起来到那个小型起居室,两个人进了屋、将门关好,季忠转身看着柳蕙贞,带着一种类似叹息的声音摇头对她说:“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十分聪敏的人,但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在小姐这件事上会如此执迷不悟。”
  “你说是么?”柳蕙贞带着不解的眼神看着季忠,她不明白季忠话中的含义,自己对小小好又怎么了?为什么会给予她一顶“执迷不悟”的帽子戴?
  季忠再一次摇头叹气,“你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吗?我的意思是说,你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去对待小姐,因为与季先生的实力相比,你只不过是一兵一卒而已,而小姐与季先生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复杂,绝对不是你用头脑就能够想明白的,但是你却一直为了小姐去挑战季先生的耐心,让他一次次作出违背自己想法的事,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初次见面的小姐这样好,但我还是劝你不要多管这个家中主人的任何私事,不然的话……你,应该能够明白。”
  季忠的话说的很含糊,而且也没有完全说完,但是他相信柳蕙贞听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之后,应该能够明白他所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意思,这个看似光鲜靓丽外表的季家,其实内部隐藏了太多黑暗与肮脏的内幕。
  “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小姐这样好,但是我还要奉劝你刚刚说过的话,希望你能够明白,也希望你能够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
  季家的内幕虽然外人并不知晓,但是他这个在季家三十多年的老管家又岂会不知,包括季闵昊身上的秘密以及小小的身世,这些不被人知的事,季忠也是有所了解的,只不过他不说,别人也自然认为这些事并没有人知道。
  听了季忠的话,柳蕙贞当然明白他话中奉劝自己的含义,于是点了点头应声道:“季忠管家,你说的话我都明白,谢谢你的提点,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
  季忠拍了拍柳蕙贞的肩,带着语重心长,对她进行最后忠告:“你相信我的话,季先生的为人绝对不是你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他是深藏不露的人,很多事、很多决定说起来都会令人感到异常的匪夷所思,那些事你最好不要去企及,而且今天的事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虽然小姐不在季家,但是我看到她是由季先生抱着走出去的,他们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亲耳听到季忠说他见到了那样的场面,柳蕙贞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怀疑,虽然她来到季家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完全可以感觉到这个不甚言语的季家管家还是值得信任的,而且亲自见识到季闵昊做出事情的不含糊以及今天对自己做的这一切,柳蕙贞更加确定自己如果继续这样去做,势必会得罪季闵昊,也会因此而殃及到小小。
  此时她要做的就是不要太按照自己之前的想法去做事,事情要一步一步慢慢来,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那些决定。
  今天的柳蕙贞因为自己的擅自决定让小小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而目前她只是被季忠告知小小没什么事,而她自己却丝毫不知道小小目前的状况如何。
  告知了柳蕙贞这些事情之后,季忠知道日后的柳蕙贞在季家做什么事起码会经过三思而后行,而不是靠着一时的冲动,或者自己想要快速改变他们此前境况的那份心,来做出一些让季闵昊心中感到不快的事。
  “时间不早了,休息吧。”季忠微微点头,从柳蕙贞的身边走过,打开门走出了小型起居室,同时再一次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小小,希望你没什么事。”柳蕙贞在心中不停的祈祷着,待到季忠离开之后,她也打开门走出小型起居室,向自己的房间快步走去。
  星华医院“你是怎么搞的,她发烧这样严重,你居然才送来医院,而且还让病人淋了雨,又受到这么大的惊吓,你这个做男朋友的也太不细心了,万一发烧严重得了肺炎又或者其它严重病变又该怎么办?到时候有你后悔的,还有啊,她这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你家庭暴力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应该知道家庭暴力的后果!”
  刚刚说那些话的人是兴华医院为小小诊治的医生,当她看到这样的小小被季闵昊抱进医院时,就有一些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年了,作为医生的他就几乎没见过像小小这样狼狈的病人,自然对季闵昊也不会客气许多,甚至根本就不会客气,而现在也是她一边为小小挂滴流输液、一边对季闵昊大肆抱怨!
  季闵昊站在一旁看着医生一边忙碌着给小小输液一边指责着自己,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医生挂完输液并且脸色十分不好看的交代了自己几句之后离开病房,季闵昊才拿过一个椅子坐在了小小的身边,默默的注视着她。
  “小小,我不仅会因为你而担心、紧张,而且还因为你被别人骂,你要知道,从小到大都不曾有人这样说过我,但是今天你让我体会到了,尽管被指责,不过那种感觉真的很温馨、很特别,小小,我到底应该那你怎么办?你使我陷入了一种两难选择的境地”
  拿起桌上的纸巾,季闵昊轻轻的擦拭着小小冰冷而苍白的脸,回想起刚刚医生带着一种怒气对自己说过的话,紧张感瞬间袭遍季闵昊的全身,那样的高烧,就算是是成年男人都无法去忍受,更何况小小。
  季闵昊的手指在小小的额头轻轻滑过、慢慢抚摸着,“小小,你真是让人感到异常心疼,却又让我陷入如何尴尬的境地,却依然要带着那种恨意来面对你。”
  季闵昊的一双眉头紧紧蹙起,他轻轻的拉起小小没有插着输液第六的那只手,她的手是那样苍白无力,季闵昊心疼的用自己的手掌将小小的小手至于中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