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漠视着自己心中跳出的这种感觉,季闵昊皱了皱眉,毅然转身,淡漠的说:“准备好了就和我走吧。”说完走出小小的房间。
  “知道了。”小小应声跟着季闵昊的身后走出房间。
  此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小小在季闵昊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中度过了漫长犹如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时间。
  深夜的走廊带着一种阴森与骇然,尤其又是季家这样空旷却没有多少人烟的大宅子,这样恐怖的氛围便被表现得愈加浓烈。
  天空中一道一道的闪电划过,小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她不知道在这样的深夜中季闵昊会带自己去哪里,之前被季闵昊暴.虐之后的伤痛还依然清晰的留存,让她一双秀眉止不住的促进成一条八字线。
  似乎因为她的速度太慢而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走在前边的季闵昊突然停住脚步,而跟在她身后的小小被窗外的雷电吓得左顾右盼,根本没有注意到季闵昊停下脚步的她一个不注意,“哎呀”一声撞在季闵昊的身上,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身上传来一阵剧痛!那是摔倒之后的伤痛与带动身上鞭打之后的痛的混合体,小小皱了皱眉,刚刚抬头却在看到季闵昊低头倪视着自己的暗夜双眸时,不由得到第一口冷气!
  “速度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季闵昊淡漠的声音带着冰冷飘进她的耳中。
  “我……我知道了。”小小已经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只能在这样做着模式化的回答,但是却发现季闵昊说着话的同时,迈开步子向自己走来。
  “季先生,我……我错了,我马上就……”小小一边向后缩着身子一边连忙应允着、道歉着,她是真的怕了,不知道季闵昊要怎样对待自己。
  面对小小这样的惊恐,季闵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暗着一双眸子俯身拉着她的胳膊将小小从地上提拉起来,“啊!”因为带动身上的伤痛,小小忍不住叫出声。
  “闭上你的嘴。”季闵昊冰冷的命令着,并不是他一定强硬到让小小连叫喊的权利都失去,而是她这样的喊叫让季闵昊的心随着小小而捏紧,他不想要这种动心的感觉。
  因为季闵昊的强制命令,小小值得咬紧牙挺着身上的痛,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便被季闵昊拉起、一个腾空将她抱在了怀里,“……”再次传来的惊怕让小小差点再次叫出声,但是她很快便将声音用力的咽进肚子里。
  季闵昊抱着小小,狭长的身影在走廊里渐行渐远,沿着木质的旋转楼梯下了楼,走到门厅处,还未睡的管家季忠见到他们,连忙走过去拿起门厅旁的黑色雨伞,“季先生,已经这么晚了,你这是……”看到季闵昊眸光微微转动看向自己,季忠连忙收回还未说完的话。
  季忠只不过是季家的管家,虽然有着很高的权利,虽然年龄也可以作为季闵昊的父亲,但是季忠毕竟还只是关键,即便季闵昊对他还是比较尊敬的,但是主仆关系让季忠明白,刚刚他的确多嘴了,这样的多嘴其实也是因为季忠心里是真真切切为季闵昊而着想。
  之前季闵昊那样吩咐自己,而现在他又抱着身上带有伤痕、面色憔悴的小小准备出去,更让季忠感到揪心的是小小脸上那道鞭伤,以往季闵昊对小小的暴.虐季忠是知道的,但是季闵昊却从未碰过小小的脸。
  不管季闵昊如何限制小小,但是女孩子爱美的天性是难以改变的,现在他居然让小小的脸变成这个样子,看来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小小再一次经受了非人一般的待遇,而且是超出以往的那种难以接受的待遇。
  就在季忠沉思之中,季闵昊突然开口道:“忠叔,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
  “啊……”季忠一下子回过神,“嗯,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我只是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门窗没有关闭好的。”季忠带着一种掩饰解释着。
  他的确是在做最后的检查没错,但是季忠明白刚刚季闵昊询问他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自己居然忘记了场合与身份注视着受伤的小小,于是季忠回答完之后,连忙低下头不再去看小小,在这个家里,他可以可怜小小,却不可以未必季闵昊的意愿,主动与小小示好。
  不过在这个家里也有人会对小小这样主动示好的,而那个人也就只有柳蕙贞,但是柳蕙贞的下场就是现在这样,她一直被人关在黑暗的书房中而不知接下来怎样了,像季闵昊这样的男人,他会做出任何一种别人做不出的决定,并且绝对不是人正常思维能够想象得到的。
  看到季忠明白自己所指为何,季闵昊唇角微微一抿,迈步向前走去,同时吩咐道:“我离开之后你就去休息吧,今天我不会回来,具体回来时间……”季闵昊侧目看了一眼季忠,然后淡然的说:“具体时间不知道,有人问起的话,你明白的,对吗?”
  季忠抬起头看了一眼季闵昊,于是连忙点头道:“是的,季先生,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样做。”他打着伞跟在季闵昊身边,打开车门,季闵昊将小小放进副驾驶座,随即坐进驾驶座里,关上车门,雨水哗哗的冲刷着黑色的车身,季闵昊驱车离开了季家大宅。
  看着季闵昊离开,一直屏住呼吸的季忠才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无奈之中还充满了对小小的担心,“不知道季先生在这样的雨天会带小姐去哪里,我想……也许……大概……”季忠的话在肚子里说给自己,随即再一次无奈的叹息,转身回到门厅。
  小小坐在副驾驶座,偷偷的用眼睛瞄了一下季闵昊,他刚毅的俊脸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直目视前方,眸光中带着凝重,小小用力的咽了咽口水,勉强是自己有了一些镇定。
  此时她真的很想问季闵昊带自己去哪里,但是当她看到昏黄的车前探照灯下的路越来越暗、路灯也渐渐变得稀疏,最终没有路灯时,小小的心害怕的揪成了一块又一块!
  “想知道我们去哪儿吗?”季闵昊冰冷的声音突然传进她的耳中,没有丝毫温度的问道。
  “呃……那个……”小小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其实她真的很想问,于是她犹豫了。
  “如果想知道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我不记得有教过你要这样回答我的问话。”季闵昊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带着威胁,甚至是带着胁迫,逼迫的她一定要去触犯季闵昊所定下的规则与界限,而他就像一个观众一般挂看,却像奴隶主一样的对待她。
  小小依然不吭声,因为她的心依然在犹豫不决,面对这样的季闵昊,不能用常人惯用的理解方式去理解,季闵昊冷哼一声,再一次命令:“回答我。”
  他的命令犹如符咒,只要这样命令小小,小小便不会有任何反抗,于是她连忙点头应声道:“是……是的,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哼!还真是没有主见的傀儡。”季闵昊冷声嗤笑着。
  小小没想到季闵昊会这样说自己,想想之前在房间里时他对自己所说过的话,小小明白了,季闵昊未必是想知道自己心中有着什么样的疑问,而且面对这样的状况,心里没有疑问也是不正常的,疑问是什么,也十分清楚的一下子就能够猜得到。
  看着季闵昊带着一种厌恶式的神情,听着他嗤笑自己的话语,小小的心被狠狠地刺.痛着!她感觉自己的心开始一点点的凉却,身子也随着颤抖不已!
  车内没有打开空调,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心也因为季闵昊说的话而变得异常冰冷,小小双手环抱着肩,身子缩成一团依偎在座椅里,但是无论她怎样掩护着自己,身子还是止不住的异常的冷,剧烈的颤抖让她看上去想一个弹.跳而起的皮球。
  虽然身体感到异常不适,但是小小却依然不敢在季闵昊的面前表现得太过于外露,她在努力掩饰着自己,大概因为之前被变大国的关系,越是这样抱紧自己的身体,疼痛与冰冷越是更加猛烈的袭击而来!
  身体感觉到的是冰冷的空气,但是突然觉得嗓子异常的燥.热,皮肤吸收的似乎是一层层的寒冰,转进皮肤之内变成了一把把燃烧烈焰的火炬,让她外冷内热,冰火两重天的煎熬让小小感觉自己现在正在炼狱之中一般。
  小小的双臂越抱越紧、身子也越来越蜷缩着依偎在座椅中,而一直开车注视前方的季闵昊似乎并未发现小小表现出这种异样的状态,他并没有回头,听到小小的回答并且嗤笑过她之后也再也没有说什么,小小现在对他来说似乎是空气一般的存在,他在故意漠视小小。
  车穿行在暴风骤雨之中,车轮似乎带着愤怒一般从雨中汇集成河流一般的雨水中怒冲而过!行过之后溅起一片Lang花一般的飞溅!
  漆黑的夜,没有月亮与星星,有的只是带着愤怒一般行驶在惊涛骇Lang中的舟,而这舟却是季闵昊驾驶的车在前行,车行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最终在一片林带骤然停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