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80章 是女人就证明给我看

  季闵昊的话刺.伤了小小的心,原本还在哭泣的她鼻子再一次感觉酸酸的,新一轮的泪水即将汹涌而出,但是小小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
  看着她憋憋着嘴、一副委屈的模样,季闵昊为她而升起的身体反应犹如被人浇了冷水一般瞬间冷却下来,他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不仅是在笑小小,同时也在笑自己。
  看到季闵昊的笑容,小小立刻停止了自己委屈的模样,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看起来让人更加觉得心疼,季闵昊十分隐含的长长叹了口气,“算了,对于这样一个孩子,我那样做,似乎觉得自己太过于禽兽了。”
  心里这样想着,大手一揽,将小小搂进自己怀中,“小小,你是一个比恶魔还要恶魔的存在,面对你,居然会让自己有一种十分恶俗、十分低级的感觉,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原本被季闵昊搂进怀里就已经让小小惊诧不已,再加上听到他说的这样的话,小小十分不解的抬起头看着他,“季先生,我……我不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季闵昊轻轻摇了摇头,“不需要,小小,有时候我所说过的话,你并不需要明白其中包含了那些意思,也未必需要你完全听进心里。”
  “不需要听进心里?”小小更加迷惑不解,长期以来,季闵昊对于她的要求都是要她必须听话,一切的一切都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事,但是现在去突然说不让她将自己的话完全听进心里,这样自相矛盾的话、这样转变极其快的季闵昊,小小变得不再认识。
  虽然以前就没有完全认识过他,但是现在季闵昊给小小的感觉已经变得说不出是贴心、还是应该说是极度的威胁,总之让她无法放心,而且之前季闵昊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举动都还没有很好的解释这一切到底是为何,小小心中充满疑问。
  她注视着季闵昊,渐渐除去暴虐气息的他,可以用于希腊美神相媲美来形容,俊逸的面容,给人一种宁静感,犹如置身于天堂一般,却在这种宁静下爆发出那样的狂风骤雨,就好似窗外那呼啸而过的狂风、唰唰低落的大雨。
  因为小小看到这样的季闵昊,她的气息也随之慢慢变得平和,而季闵昊的眸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深邃与深远的感觉,慢慢低垂眼帘,看着小小并且用淡然的声音问道:“你不认识我么?为什么要这样盯着我看?”
  “不是的。”小小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但是以这样的方式依偎在季闵昊的怀里,让她感到一阵紧张、一阵窃喜,感受到自己心中居然有了窃喜的反应,小小的心十分自责的开始纠结着,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十分纠结。
  “在我怀里觉得很委屈吗?”季闵昊的声音在耳边、带着一种魅惑的声音传入。
  “啊!”小小一惊!转头看着季闵昊,他的俊逸面容在自己的眼前放大,小小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在快速的、强力的砰砰直跳!季闵昊这样一个场景一句话的变换着,让小小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找不到东南西北。
  他的邪魅与恶魔的一面总是这样带着华美展示,机关是那么的邪恶,却又没得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十分纠结的感情强烈的充斥着小小的心,原本并未想过任何爱情的她心在这一瞬间开放,却是带着那么多的棘手的刺。
  努力的给自己壮了壮胆,她想要知道、想要了解,于是怯怯的问:“季先生,我……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季闵昊薄唇轻启,淡淡的说道:“有什么问题?说吧。”说到这里,他突然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更加迷倒众生一般的微笑,“小小,你不要忘记,我已经不仅一次对你说过,我不太喜欢问题太多的孩子。”
  季闵昊没说过的一句话,都好像是一块烙铁印在小小的心扉之上,她怎么会忘记,但是这一次,经历了季闵昊之前那样直接的举动,小小似乎已经不再纠结在这些问题上,因为季闵昊如果想要对自己怎样,绝对不会单单因为什么问题而发生,所以她想知道。
  “季先生,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女人来看,因为我已经十八岁了。”说出这句话是她在心里作出的极大努力。
  虽然小小害怕,但是也抵挡不了心中想要了解、想要知道的一些事,而这些事,自然也让她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应该绝对不是外表听起来、看起来那么简单,不然的话,季闵昊又怎会对自己如此这般的对待自己?
  听着小小的话,季闵昊的眸光变得更加阴暗,“你想成为真正的女人、而不再是孩子了对吗?如果照你这样说,你是不是已经做好了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准备了?”
  “我……”季闵昊没有给予小小回答,而是又扔给她一个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甚至让小小不知道应不应该回答,她自然不是小孩子,当然知道季闵昊话中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经历了刚刚那样的过程,她已经怕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怎么了?这个问题让你感觉到很难回答吗?”季闵昊露出邪肆的笑容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眸也同样充满着戏.虐.的神情看着她。
  小小感觉自己将自己逼入了一个四面是墙角的胡同,她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双眉紧蹙的低着头,过了好半天,才小声的说:“我……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看到小小将自己逼入这样的境地,季闵昊的脸上带着一丝玩味,这样的感觉让季闵昊突然觉得,其实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用这种方式逗小小似乎要比那样的伤害更有趣。
  他已经完全将这种感觉变为一种趣好,而暂时忘记自己想要这样对待小小的最初目的,于是带着邪魅的眼神看着她说道:“如果我说,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呢?你要怎么办?”
  “我……”小小眼神中充满了茫然,却也带着一种未知的紧张,季闵昊需要答案,而她自己也知道答案,只是,这样的话怎么说出口?紧张之余,两丝绯红再次浮上双颊。
  “回答我。”季闵昊带着一种命令的口吻催促道,现在他越来越喜欢看到小小因为自己的话而表现出的窘态。
  面对这样的逼视,小小眼神闪躲躲避,娇嫩的下唇似乎快被自己咬破一般,而季闵昊再一次适时的添加了一丝紧张,“现在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样的回答,而是让你用行动表明,自己的的确确够资格做一个真正的女人,如果你这样做,我就收回自己说过的话,不然的话,那些话我永远也都不会收回。”
  听到季闵昊的话,小小猛地抬头,因为这样突然的动作以及内心一颤,一直用力咬着嘴唇的贝齿将下唇咬破,她痛的用力皱紧双眉,小小这样的举动让季闵昊的心也随之一紧,但是紧接而来的便是一种想笑的冲动。
  他从未见过有人会笨成这样样子,因为紧张而咬破自己的嘴唇,但是小小就是这样的女孩,她对自己的紧张已经大大超出了季闵昊心中的预想,笑容浮现在脸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神情,季闵昊诧异着、愕然了!
  曾几何时,小小在他心中已经是这样的存在?已经开始让季闵昊不知不觉间就开始发自内心的笑,而且是一种真正的笑,现在她很想知道,小小在面对自己这样的要求时,会做出怎样的举动、怎样的窘态。
  感受到嘴唇疼痛的小小用粉嫩小巧舌尖轻轻tian舐着咬破的地方,一双秀眉紧蹙,在雷雨闪电中更加增添了一种娇柔的美,惹得季闵昊喉咙明显的滚动一下,心也随之猛烈颤动!
  稍稍缓解了这厮疼痛,小小抬起头看着季闵昊,既然是他命令自己要做出什么样的觉东来证明,那么,对于小小来说便只有服从这一点,于是她白皙的双手慢慢从绒被中伸出,带着颤抖轻轻搭在季闵昊的双肩。
  小小真的做出这样的举动,现在表现得诧异愕然的自然是季闵昊,他只知道小小在害怕、在反抗,在这种情况下,正常人都不会再服从自己的命令,但是这个傻瓜笨女孩,果然做到了这一步,季闵昊的英俊帅气的双眉,因为内心不悦而用力紧蹙着。
  季闵昊的心是纠结的,一方面他带着一种渴望,一方面却有因为小小的这种主动而感到紧张,今天她可以因为自己的命令这样做,它日难保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这样做,况且那个人,如果是让她心动的话,那么……
  强烈的占有欲与紧张感再次像季闵昊袭击而来,他不能让小小被他人所据有,哪怕是被自己亲手送出去、哪怕是一分一秒也不可以,这个女孩是属于自己的,从她还未降临,她的命运便已经注定绑缚在自己的手中,主宰她的人只有他——季闵昊一个人才可以!
  就在小小双手全部搭在季闵昊双肩的那一刻,她的一双纤细手腕被季闵昊的双手瞬间翻转、用力握在他的大手之中,他用着有些低哑并且十分低沉的声音对小小说:“小小,我不希望看到你如此主动,这样的做法并不适合你。”说完甩开她的手,站起身向放门处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