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79章 霸道变为了温柔

  虽然季闵昊心里这样想,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小小的泪已经严重的灼伤了他的心,他为她感到心疼、心痛!
  很想抬起手将她的泪轻轻擦拭,但是心中纠结复杂的感情再次使季闵昊将怜悯压下,刚毅的唇角带着一丝残忍的笑。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否定自己当初的决定,不然就是在否认自己的过去,伤害小小并且将她的自尊心狠狠打压,这一切不都是你最初的想法吗?怎么?到了现在这一步,居然想要开始做圣人了吗?”季闵昊对于自己心中突然展现的怜悯故意嗤之以鼻。
  狠了狠心,他要那么做,决定了,不如就在这一夜,将小小的人与心彻彻底底征服,从此以后,她会完完全全成为自己的傀儡。
  季闵昊面色一沉,毅然决然的忽略了从小小眼中流逝而出的悲哀,“你感到很无助吗?”他冷冷的问。
  小小颤.栗的身子像风中残叶一般飘抖着,慢慢睁开眼睛,随着双眸的开启,泪便更加汹涌的流淌而出,颤抖的唇已经完全失去血色。
  在这样电掣雷鸣的夜里,随着闪电划破天际照亮房间,一张带着惊恐与苍白的脸呈现在季闵昊面前。
  她啜泣着轻轻点了点头,那样的无助于脆弱,难免让看到的人感到分外心疼,季闵昊捏着她的手不由得微微一松。
  小小白皙的手腕已经被他用力的握紧抓出几道红红的手指印,季闵昊心疼,但是回忆让他再次漠视这丝心痛。
  季闵昊托在小小的下巴抬起她的头,注视着小小的眼睛低沉的说:“小小,你永远也不会了解,曾经多少个这样的夜晚,一个女人用着比你现在更还惧怕与孤独无助的心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一个无心的男人,最终,她年轻的生命就在这样无尽的等待中被抹杀。”
  提起自己的母亲,季闵昊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回忆的神情,即便是十八年前,年仅十岁的他面对明兰的惨死,也不曾表现得如此脆弱。
  但是今天,季闵昊的心情可以说差到极点,在承山别墅他没有对小小出手,在那个逃避尘世的房子里,却又勾起了伤心的回忆,回来又发现小小不在,之后又看到她差点十分荒唐的将自己溺水在浴缸之中。
  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季闵昊的心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纠结,最终他可悲的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一只被自己虐.待的灵魂。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小小,并且可怕的由最开始的注意、喜欢,一只到最终演化、升级变为了爱意。
  “爱情”这两个字对于季闵昊来说是多么的奢侈,尤其是爱上了自己根本就不应该爱的人,这一切就来的更加荒谬,他努力的想要撇开这种想法,却最终还是以苍白无力的掩饰坦诚自己真的是爱着小小的。
  因为爱,所以他现在要伤害,要将这种爱扼杀在摇篮中,只是季闵昊似乎不愿意承认,他的爱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存在于摇篮之中了。
  季闵昊的心是这样的想法,但是小小却不明白,季闵昊身边的女人,这么多年小小不是只见过八年前的那一个人,而那个女人也在那一次来过别墅,被自己无意中破坏她与季闵昊的约会之后,便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故意找着小小麻烦。
  当时季闵昊得知之后,十分不给情面的狠心将那个女人甩开,并且不允许她再踏入季家,小小站在楼梯上亲眼见到那个女人是怎样狼狈的又哭又喊,又是怎样被季闵昊像丢弃废纸团一般说不要就不要。
  他之前还明明十分温情的对待她,而突然转变的脸就像翻书一样快,甚至是一目百书,让人应接不暇,狠心的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从那之后,季闵昊便再也没有带什么女人回来,季家一直都是空旷与安静的存在着。
  想起过去的情景,小小十分痛恨自己,为什么会忽略了季闵昊对于女人的不留情面与残忍?为什么她会爱上将自己养大、给予自己天堂的一切,却将她狠心打入地狱忍受身心煎熬的恶魔男人?
  一个女孩子正在懵懂的爱情、含苞待放花朵一般的心,就这样自投罗网的进入季闵昊早早就预备好的魔网,随着网用力的收紧,她的心被碎裂成无法拾捡的无数块。
  小小明明是害怕才会祈求季闵昊留下,她恨自己为什么这样没有骨气,明明已经忍受了八年这样的生活,却在这一天什么都被季闵昊发现、看见,现在又自动送怀的让季闵昊将自己吃干抹净,这都是她自找的,她大脑不清醒、迷糊了才会如此犯混。
  想到这里,小小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纠结于心痛,她由轻声啜泣、默默流泪慢慢变得的哭声越来越大,最终隐忍不住,变成类似嚎啕大哭起来!
  小小这一哭不要紧,突然将季闵昊的心从铁石心肠瞬间软化,又像被一团海绵包裹一般,逐渐的、逐渐的,慢慢变得不再冰冷,甚至连自己都感觉到了硬.邦.邦.的心慢慢融化之后流水一般的声音。
  季闵昊微皱着眉,一张俊脸上,额头似乎浮现出亿万条黑线一般、看着哭声越来越大的小小,最终看到她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最终有一种想要扶额倒地的冲动、并且忍不住冷冷的问道:“你怎么了?”
  此时的小小已经哭的一塌糊涂,对于季闵昊的问话,也有些难以回答,季闵昊深深的沉了一下气,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对一个想要的手的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而这个人竟然是自己一直想要去撕碎灵魂、去故意对待她不好的那个季小小。
  无奈之下,季闵昊只得起身,拉起小小的胳膊将啜泣不止的她揽入怀里,犹如哄着一个婴儿一般轻轻抚着她的背。
  触手细腻的触感让季闵昊的身体狠狠的起了一下反应,皱紧一下眉、喉咙处明显的看到咕噜一般的转动,他在隐忍着自己。
  待到小小哭声变得越来越小,继而转变为轻轻的啜泣时,季闵昊才努力将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柔,请问道:“小小,你到底怎么了?”
  小小哭红的双眼缓缓抬起看向季闵昊,眼眸中充满了迷惑不解与惊恐、害怕,虽然她在季闵昊的怀里不再哭泣,但是剧烈的颤抖还是很明确的告诉季闵昊,小小在害怕他,同时也让季闵昊注意到了小小颤抖之内还包含着寒冷之意。
  意识到这一点,他连忙拉起绒被将小小瘦弱的身子围裹着,看到小小的头发还在滴水,于是用拽下来的浴巾随意的擦拭了一下,之后像包粽子一般将浴巾在她的头上缠绕了几圈。
  看着小小整个一个“包装盒”般的样子,季闵昊居然破天荒的露出一丝微笑,而不经意间,小小居然听到了嗤笑的声音。
  这样的发现犹如新大陆一般,对于季闵昊的做法,小小也开始不明所以,突然停止啜泣,只是那样茫然的看着季闵昊,眼神中带有探究,却更多的还是充满了不解与害怕,因为她不知道季闵昊接下来要做什么。
  自从自己进入房间,在这时针转了一圈的短短时间了,她体验到了比用皮鞭.抽.打自己、惩罚自己更加难以接受的“惩罚”,也体验到了季闵昊各种让人匪夷所思的情绪变化。
  看到小小这样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季闵昊突然回过神,随即收回那样的笑,手指在她巴掌大一般的脸上轻轻擦拭着眼泪,一边用玩笑的口吻、带着斥责的味道说着:“你是小孩吗?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真是又丑又丢人。”
  “对不起,季先生。”小小一如既往的以道歉作为回答的声音幽幽想起,季闵昊的手指突然停在她的脸上不动。
  小小低垂的眼眸慢慢抬起,同时滴落两滴清泪的看着季闵昊,过了大约十秒钟,最终颤抖的问:“季……季先生,我……我是不是又哪里说错了、做错了?”
  “你是傻瓜吗?”季闵昊带着一种无奈的口吻看着她问道,小小不明所以的看着季闵昊,但是眼神中似乎已经作了认命、自然接受他话中意思的回答。
  季闵昊双手捏着小小的肩,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季小小,身为我季家的大小姐,你居然会又傻又笨到这种程度,我真后悔当初怎么会收养你回来,也许就算收养阿猫阿狗,也要比你聪明上几十倍!”
  “季先生?”小小眼中明显的增添了一丝手上的神情,这丝受伤不为别的,而是因为季闵昊说的那句话,收养阿猫阿狗都要比她强,果然在这个家,她甚至不如阿猫阿狗。
  看到小小受伤的神情,季闵昊真恨不得双手再向中间收一收,用力掐住小小的纤细而优美、白皙的脖颈,直接将她的生命了解算了。
  这个女孩子听不出来话中真真假假的含义,而自己居然要对这样一个人做出那样强行的事,真让季闵昊有一种自己正在面对一个幼儿园小孩子一般的感觉。
  严重的负罪感充斥着季闵昊的心让他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只能这样虽然气急败坏、去依然要表现得平和的方式询问那个懵懂不知的傻瓜女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