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74章 因为害怕失去而愤怒

  “很好,没想到你还记得回家的路,我以为你出去了,就不会再回来。”季闵昊冷冽的眼神带着寒意在小小的身上一扫而过,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冰冷,却不带有任何温度的邪魅之笑,站起身,慢慢向小小身边走去。
  皮鞋踩着地板发出的强劲有力、节奏平稳的哒、哒声,就好像带着钢针的鞋踩在小小的心上一般,是那样的冰冷与刺.痛!
  小小的脚步也随着季闵昊的前行而后退,但是刚刚迈开一步,却发现自己已经依靠在门上无路可退,于是像一个在案板上等待被屠.宰的小.鸡.一般,全身血液瞬间凝固的站在那里,腿止不住的颤抖着、看着季闵昊犹如恶魔一般向自己靠近。
  电掣雷鸣中,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银白色的剑光、带着刺眼与惊骇!将房间瞬间照的透亮!小小惊得差点叫出声,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剧烈颤抖!一双眼眸直直的盯着季闵昊,已经忘记了自己此前所处于的境地有多么危险!
  季闵昊停在小小面前,冰山一般震慑人心的气息紧紧的压迫着小小,让她连收回自己害怕眼神的勇气都已经失去,甚至可以说,已经失去了那样的力气。
  季闵昊一只手托起小小尖削的下巴,将她的头微微抬起,“说,之前你都去了哪里?见过什么人?我要你一五一十的交代,不需有任何的隐瞒。”
  听到季闵昊的问话,小小颤动的双唇努力的动了动,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感觉似乎都失去了,费了好半天力气,她才颤抖着、支支吾吾道:“我……我只是……只是和柳姨去了肯德基,其它的……其她的地方没有去过。”
  “真的只是这样吗?”季闵昊微眯着眼睛看她,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任,眼神中带着十分的探究,窗外的闪电再次将房间照亮,季闵昊充满阴霾的眼神冷冷的注视着小小,修长的手指不带有一丝温度用力捏紧,小小吃痛的皱紧双眉,疼痛让她差点叫出声,却强力的忍住了。
  因为小小知道,自己如果有了一点反抗或者痛苦的求饶与叫喊,不仅不会让自己得到季闵昊的特赦,反而会更加激发他对自己残暴的心情,多年来,对于季闵昊一点点的小了解让小小明白,往往这个时候,自己的隐忍才会让惩罚快速结束。
  但是小小却不知道,季闵昊要的不是隐忍,而是她在自己面前示弱、恳求自己的那副神情,隐忍,虽然能够让惩罚快一些结束,却让季闵昊的心中更加阴虐,更加会因为想要征.服她,而在下一次更加邪肆,心中永远不会消磨掉对小小的那种愤恨与纠结相融合的心意。
  没有预期得到小小的那种回应,季闵昊眼中透出的危险更浓更烈,“出去一次,胆子变得大许多,我问你话,居然已经开始不做回答了吗?嗯?”季闵昊的声音犹如地狱中传来的幽冥之音,带来的寒意似乎能将人瞬间冻伤。
  小小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摇头否认,“不是的,季先生,我……我没想过要忤逆你的意思,我没有说谎,我真的只去了那一个地方,因为……因为从来没有去过,所以感到很好奇,柳姨是看我可怜,所以……她才会带我去,季先生,求求你,不要怪罪柳姨,放她出来好吗?”
  “放她出来?”季闵昊冰冷的申请突然露出一丝邪肆的笑意,“小小,你这样的话似乎说的有些严重了,我并没有关押她,只不过交代管家用一些特别的方式,给我们两个人能够单独交流的空间,也许方法有些过于野蛮,不过她目前是绝对安全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听到季闵昊的话,小小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她知道,虽然季闵昊说着这样的话,而且也并未直接挑明,不过话里却已经明确的告诉她,季闵昊并未打算对柳蕙贞做什么,季闵昊再怎样暴虐,也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不过,对于忤逆自己意思、迎风顶上的那些人,一些必要的惩罚还是会有的,而此时柳蕙贞与小小就是这两个人。
  对于柳蕙贞,自然是让她内心充满万分的恐惧、害怕与担忧,让她在不明确自己即将作出什么事的情况下为小小揪紧了心!对于小小,便是让她在自己的威胁下痛苦、求饶,他要让这些人明白,即便季闵昊不说什么、没有出手,也绝对不许任何人违抗自己的命令、超越自己曾经定下的界限。
  小小突然表露出这样的放松神情,在季闵昊的眼中自然成为了禁忌,他其实很矛盾,一方面因为小小居然隐藏了那丝恐惧,一方面因为柳蕙贞太过于逾越自己的权限,并不是柳蕙贞直接做了什么而怎样,而是小小的放松是因为柳蕙贞,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柳蕙贞对于小小的影响已经大大的超越了自己。
  季闵昊目光骤起,收起邪魅笑意,带着一丝阴霾的气息怒视着小小,松手甩开她,却在小小感觉到疼痛、还没有完全将眉头皱起时,伸手拉过她的手腕、用力拉向自己,另一只手紧紧环住小小的腰,她感觉到来自于小小瞬间而发的颤抖、还有她惊诧的眼神、颤动的双唇。
  冰山一般的气息环绕着小小、将她较小的身子团团围住,慢慢收紧、犹如季闵昊钳制着小小的双手,没有任何温度、只是那样用力的捏紧,似乎要将小小的血肉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揉碎、然后再用力的搓、用力的.揉,让她完完全全在自己的掌心无法逃离、永远属于自己。
  面对季闵昊不声不响、没有任何皮鞭、拳头,却只是这样用力的捏着她的手腕、她的腰的举动,却足以比那样直接来的疼痛让她更加难以接受,小小的心在不规则的跳动着!她心里十分难受,不仅仅因为对于季闵昊的害怕,同时还因为内心居然对季闵昊作出的这种举动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是期待、又或者是什么?总之并不十分排斥这种异样的痛感。
  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是十八岁的少女,对于成年人之间的一些事,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自然也意识到自己身体产生的这种反应是为何?羞愧、自责,所有的纠结席卷而来,小小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体温也瞬间升高,全身立刻犹如火烧一般。
  小小的温度顺着季闵昊的手传递进他的心,季闵昊心一颤!手不由得连忙松开,之前只顾着表现内心的不愉快,而忽略了小小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着的,她的体温瞬间变化,自然而然的让季闵昊想起来八年前的雪夜。
  那个自己第一次与小小有过亲密接触的夜晚,让他的整颗心完完全全揪紧在小小身上的夜晚,季闵昊永远也不会忘记,并且会经常想起,就好像现在,只要感觉到一点不同,他便会认为这是小小生病的迹象,看她身体这样纤弱,就算生病了,也不觉得怎样奇怪。
  季闵昊大手放在小小额头上,感受着她额头传来的温度,想要以此确认小小是否有发热症状,这样的举动吓了小小一跳!她的身子条件反射的向后缩了缩,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的、带着惊恐的看着季闵昊。
  “别乱动,听话。”季闵昊冷冷的命令道,但是语气中却已经渐渐没有了冻结人的感觉,只是带着一如既往的冰冷,没有任何语气变化。
  得到所谓的命令,小小十分听话的不再乱动,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用眼睛瞄着季闵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季闵昊的手便在她的胳膊上捏了捏,衣服是湿的,凉凉的感觉投入皮肤,使小小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随即季闵昊便拉着她的胳膊向房间浴室里走去。
  “呃……季先生,你……”小小不知道季闵昊要做什么,只能害怕的跟着他,确切的说是任由季闵昊拉着、拖进了浴室里。
  打开灯和暖风,季闵昊便伸手去拉小小身上的衣服,这样的举动惊坏了小小,她第一次有了在季闵昊的手中开始抗拒的举动,“季先生,你……你要做什么?求你,不要这样!”
  “少废话,难道你想穿着淋湿的衣服冻死自己吗?”季闵昊冷冷的盯着小小,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感情,一字一句、清晰的对他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在我眼里你还算不上是个真正的女人,充其量只能算是毛都没有长全的小丫头。”
  季闵昊的话虽然说的十分轻巧,似乎小小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但是他心里知道,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不想让自己此刻产生什么样的心情和反应,不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失去什么理智,作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虽然那些事是他近期想到的一种报复手段,但是经过这两天相处之后,季闵昊已经打消了这种想法,按照自己真正心意的话,他并不希望自己这样伤害小小,对于这个女孩,季闵昊已经开始有了越拉越多的注视与不忍,更多的还是不舍,他、竟然已经真正的舍不得小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