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70章 睡梦中的回忆

  季闵昊来到那个经常自己独处的地方,下了车,环视着这个自己已经十分熟悉的地方,这里虽然很小,但却是除了季家那个秘密花园以外,另一个能够让季闵昊独自一人、静静的、以思考方式独处的地方。
  以往的那些年,季闵昊每一次离开季家的时候,其实没有去什么其它地方,他只会来这一个地方,一个不是别墅,却被其他人称呼为别墅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被习惯性的称呼为别墅,但是装饰却是十分普通的寻常百姓家的装饰,一切都是那么朴素自然。
  远离喧嚣,这是季闵昊一向追求的,但是自己身处的社.会现实地位,却让他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生活,而季闵昊每一次没有回答季家,自然而然的被认定为他去寻找女人,这一夜,季闵昊一定留宿在女人身边。
  季闵昊并不是圣人,他的确需要女人,但是季闵昊却不是一个滥情的人,甚至说他并没有感情,对于女人,他只认为那是衣服,穿在身上是必须,但是换掉、脱.掉也是必然,而这种想法也就促成了那些想要依附季闵昊,想要成为他衣服的女人不停的靠近,然而一次次得到的是被抛弃的命运。
  她们其实明白,季闵昊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也因为明白而想不开,总想要证明自己会是那个独特的、与众不同的一个,自信是好的心态,但是太过于自信那就是变态,而季闵昊就是利用了她们的自信、撕毁了那些变态的自信心理。
  虽然这样说有些残忍了些,但是现实的确是这样,明知道事实如此,却依然不怕死的靠近,最后惹来的都是满身伤。
  季闵昊走到一个住藤椅前,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滑动,竹藤的触感接触到皮肤,透着一丝冰凉,他不知道是竹藤的凉,还是自己的手毫无温度的凉,“大概因为是自己的关系吧,因为季闵昊是冷血的。”自言自语,他不由得冷笑一声。
  这声冷笑是季闵昊送给自己的,转身坐下、头轻轻靠在住藤椅后,微阖双眼,看似闭目养神,其实季闵昊的心根本不会因为这看似平静的一切而变得怎样平静,他虽然只走过二十八个春秋,却经历了太多的事,承载了太多的压力。
  这其中,好的、坏的,错的、对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那么突兀,一切的一切又似乎没有那么重要,回想自己走过的岁岁月月、春夏秋冬,追求了那么多,自己做过了那么多,每一次冷静下来想一想,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却一定要去做、非做不可,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因为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
  季闵昊已经不单单是轻阖双眼、闭目养神,因为小小的关系,所以他一夜都没有入睡,又没有吃任何东西,季闵昊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精神,其实、大概是知道的吧,只是他不愿意去承认心中那种想法,也不想在那种放松的环境下与小小共进一餐,也许,当时他觉得看着小小吃饭,似乎要比自己吃更开心。
  季闵昊渐渐睡去,思绪在梦中越飘越远,慢慢的穿越时空,回到曾经的那段过去:
  那一年的秋天,季闵昊坐在休息室里,看着母亲高贵的身姿弹奏的高雅的钢琴,悠扬的琴声在休息室内飘荡,像诉说一般带着淡淡忧伤,他那波澜不惊的双眼默默的注视着、自从自己降临这个人世之后,睁开眼睛所认识的第一个人。
  她是那么美丽、高雅,温柔、贤淑,她原本是圣殿中的公主,却因为命运之轮搭错了路,嫁给了一个根本不爱自己、也不曾将自己放在心上的男人,原本大好的青春在寂寞与幽怨中慢慢凋零,就像满园爬满了蔓藤、蔷薇,却是一株株凋谢残败的蔷薇花。
  她拥有如此高贵的身份、美丽的容颜,拥有英俊帅气的丈夫、还有一个如此聪敏的儿子,以及身后两大家族的雄厚财资的支持,这是许多女人艳羡的一切,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在这光鲜亮丽的身后,是一颗怎样落寞而孤独的心在独自守候。
  其实,并不是没有人了解她的孤苦,有人了解的,那就是季闵昊,但是他毕竟是个孩子,毕竟是儿子的身份,即便这个女人是自己一生最重要的守候,他却永远也成为不了丈夫的角色,给予不了她心灵上永远的伤痛!
  于是季闵昊只能默默的注视着他可怜的母亲,内心中也在默默的承担着她的哀怨与苦痛,这样的环境养成了季闵昊过分的成熟、冷静,完全没有一个身份孩子的活泼与天真,他甚至已经开始逐渐在心中忘记父亲的容貌,不记得上一次他回来是什么时候。
  尽管如此,但是季闵昊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天知道当自己许久未曾谋面的父亲出现在眼前时,季闵昊的心里有多么的高兴,他甚至以为那是父亲为了看自己而来到学校,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合?但是令人怨恨的是,事情偏偏就是如此巧合,他不是来看自己,而是看另一个人,那个让季闵昊知道是谁之后,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的女人。
  他清楚的记得,当父亲的脸上充满微笑,季闵昊那一刻甚至以为他是看到自己之后才露出的微笑,不仅仅是母亲在期待,季闵昊的内心也同样在期待父亲的回应,正当他快步走向父亲时,女人的身影出现了,“原来……原来他看到的不是我。”
  季闵昊感到十分落寞,但是很快他便收起那丝哀伤,愤恨的眼神看向那个男人,同时在心中嘲笑着自己:“造化就是如此弄人,玩笑开得也这样十分有趣!哼!”
  因为之前他在学校外面的另一侧,已经看到了那个女人正与另外一个男人交谈,虽然是偶然,却将他们谈话的内容听得很详细,大致的过程是,女人怀了男人的孩子,男人来找她,但是女人说,她要用腹中的孩子拴住另外一个男人的心。
  再一次见到那个女人的出现,却得知她之前口中所说的另一个男人却是自己的花心父亲,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季闵昊冷冷一笑,“父亲大人,放任家中的妻子独自哀伤、自生自灭不管,却在外面甘愿被人带上一顶绿帽子,你这样做还真是让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发笑才好,你竟然糊涂到认为她腹中的孩子是你的,老天真是会开玩笑!”
  季闵昊没有说过这期间发生的任何事,他也没有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自己的母亲,因为他要保护这个柔软的女人,季闵昊告诉自己不能说,尽管母亲知道父亲在外面招花惹草,但是像之前那样的事,似乎听起来要比逢场作戏更让人难过。
  他可以想象得到母亲知道之后,也许不会兴师问罪,但是一定会告诉父亲他被人骗了,被人弄得晕头转向的父亲,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听人被自己冷落的妻子对新欢说的话,所以他们一定会联手欺负母亲。
  “不论他们是谁,谁胆敢伤害我最重要的人,我一定让他千倍、万倍偿还!”季闵昊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双手也已经握紧成双拳!
  “夫人,不好了,我……我看到老爷他……”
  突然闯进来的家中女佣菲菲神色慌张的冲进来,打断了坐在钢琴前弹奏优雅钢琴的女人,虽然知道自己的丈夫十分花心,却也不想要他出现什么意外,于是站起身来到菲菲身边,温柔的声音问道:“菲菲,到底怎么了?”
  “夫人。”菲菲还没等说话,眼泪就淌了下来,“夫人,我之前出去买菜,无意中见到了老爷,还有……”她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还有,老爷还带着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他们……他们……”说到这里,菲菲不敢再说下去。
  听到菲菲说这样的话,季闵昊一双带着寒冰之刀的眼眸射向菲菲,菲菲被小少爷这样冷冽的目光吓了一跳!但是一旁的夫人却神色放松下来,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哦,原来是这样的事,我还以为他发生了什么意外,没事就好。”于是像没事人般再次回到钢琴前坐下。
  其实,并不是她不计较,而是她知道,即便自己再怎么样,那个男人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既然如此,干嘛还要白费心机,只要这个家在就好了,说白了,她现在只想给季闵昊一个完整的家而已,其它的,她已经淡如清茶、无欲无求了。
  菲菲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也忘记了之前小少爷的冷冽眼神,“可……可是,夫人,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而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她……她根本就不是老爷的!”
  话音刚刚落下,便有四道不同眸光从左右两个方向投射而来,前者带着惊诧!后者则带着浓浓的怒意、恨意、及惹不起的、超出年龄范围的一种震慑力!
  “菲菲,你……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优雅的夫人失去了之前的姿态,再次站起身快步跑到菲菲面前,“你看到了什么?又或者说你听到了什么?告诉我!告诉我!”
  “夫人,你冷静点!”看着眼前情绪近乎有些发狂的夫人,菲菲的眼神中充满了害怕,这是一种长久压一下的情绪爆发,只有季闵昊才能够了解,自己母亲自己的心理防线已经崩塌!而这种爆发,竟然可笑的是为了那个根本不爱自己的男人,而瞬间爆发而出的担忧与关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