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66章 心里装入了那个人

  “……?”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小小此刻的诧异于无语比之前看着空餐盘更要大、要多,确切的说,她不是怕味道如何,而是这个食量,似乎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有些强人所难。
  既然是季闵昊的吩咐,那就去做吧,但是比起那些,她更想知道此刻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食物?这里有汤,却不是平日里见到的汤,因为汤色居然是清水中泛着一丝绿,里面的东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还有另一个,貌似是叶状的菜,却看不出是什么菜。
  “呃……季先生,我想……”小小有些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我……可不可以知道这里面用的是什么食材?”
  季闵昊走到在餐厅门外最近的一处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支烟,看起来十分悠闲的样子轻松说道:“那个碗里的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只不过是加入了一点鸡丁、鲜羊肉做成的汤。”
  “……”听了他的解释,小小更是一阵无语,她从不知道,鸡肉还可以和羊肉放在一起做成汤?这个就算了,虽然没听过,至少应该可以吃吧?小小心中一阵一阵的疑问,视线之然而然转移到了那盘菜上。
  “没什么可诧异的,那盘菜只不过是葱炒蒜而已。”季闵昊仍然是不紧不慢的回答着,仿佛是在说着与他无关的话题一般,那副模样不知道是应该说自信呢,还是应该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说过他是大师级别的厨师。
  看着季闵昊解下来的围裙和摘下来的帽子,再看一看眼前的食物,小小真的很难张口吃掉这些东西,但是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咕噜噜叫起来,让她感到一阵尴尬,手捂着肚子、咽了咽口水,眼睛盯着食物,再次用力咽了咽口水。
  “觉得饿了,就快点开动吧。”季闵昊带着十分好笑的口吻催促道,“记得我说的话,一点也不要剩,全部吃完。”
  “……”小小无语,此时即便心中偷偷说的话,也已经说不出来了,她拿起汤匙,居然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说实话,她的颤抖不全部是因为季闵昊下达的“命令”,而是很怕自己吃过这些东西之后的反应。
  “咕噜噜~”肚子再次发出饥饿的讯号与强烈的抗议,小小面色涨得通红,心中再次出现想法:“算了,管它什么味道,吃饱要紧。”这完全是一种自我安慰,于是小小用力握了握汤匙,在碗中盛起一勺汤,至于嘴前,一股浓汤的香味立即飘入嗅觉之中。
  之前也许是心理效应,所以小小根本没有闻到这个香味,但是靠近自己时,才真真正正闻到了味道,不仅刺激了嗅觉,也刺激了她的脑部神经,饥饿感异常强烈,于是轻轻喝入口中,飘香的味觉立刻充斥着全部,“很好喝~”这是她心里油然而生的三个字,似乎眼前也开始冒金星,散发着五彩光芒!
  此刻小小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长时间饥饿而觉得什么都好吃呢,还是应该赞叹季闵昊的确厨艺精湛,甚至比季家的厨师作出的饭菜都要好吃,要知道,季家的厨师可都是堪称一流的顶级厨师。
  因为这个汤喝着不错,所以似乎给了小小对于另一道菜的十足信心,葱炒蒜,这个她从未听过,而且小小从来不吃这些东西,其实,倒不是因为她挑食还是怎样,而是季家的饭菜里根本不会放入这些东西,这也许与季闵昊的喜好有关,但是从不食用这些的他,今天为何会用这些东西来入菜?而且还是十分单调的入菜。
  暂且不管那些,“饿了,就吃吧。”这是小小潜意识里给自己下达的暗号指令,于是她拿起筷子,加了一口菜放入口中,举止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犹豫和颤抖,反而吃的很干脆,菜入口中,一种滑腻带着特殊的香味以及微微的辣敏感着神经。
  原本质疑的双眼,此刻浮上一丝笑意,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她的神态、举动,还有之后已经忘记了要表现得多么贤淑,况且季闵昊还在那里看着他,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让她浑然不知了,完完全全融入了当前的大快朵颐之中。
  现在她才明白季闵昊之前说的话,也知道了他并不是在戏弄自己,让她全部吃完再离开座位,而是这两样看似简单的菜,真的很入口味,这是她才注意到自己完全只在喝汤和吃菜,主食是什么呢?
  视线才再次移动一下,竟然忽略了放在那里的一盘看似面包片、却颜色有些发黑的、暂且称呼其为面包吧!
  “那个叫大列巴,是从俄罗斯传承过来的。”似乎看出了小小心中疑问,季闵昊居然适时的给她做了回答。
  “大列巴?好奇怪的名字。”小小面带疑惑,一直以来,她只在季家都没有出去过,而大列巴更是没有见过,因为小小的关系,以及季闵昊长久以来的尊贵姿态,他也从未允许在季家的餐桌上出现这样能够使人豪迈进食的食物。
  “大列巴是俄罗斯的传统食物,我之所以做那样的汤和菜,也是为了搭配它食用,另外还有果汁、奶酪和红肠,你自己研究研究吧,觉得怎样搭配着感觉好、就怎样吃吧。”季闵昊说完,站起身向别墅外走去。
  看着季闵昊离开,小小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饮食时的试探,脸已经不知道几次的红了起来,烫的让她自己都觉得害怕。
  但是害羞顶不了饥饿,小小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似乎感觉到特别饿,也许是因为前一天跳舞,之后又什么都没吃,再加上舞会上的紧张感,还有见到季闵昊之后以及来到这座别墅所发生的一切,都让她好像打了一场大仗一般的空虚、难受,而更多的是疲累。
  既然季闵昊不在屋里,那么就可以不用考虑其它,于是小小开始继续她的大快朵颐,几乎没用多久,就将那些食物一扫而光,看着眼前已经全部吃掉食物的空盘子,小小在心中自责了自己一下下:“小小,你居然吃了这么多,还真是……”虽然屋子里没人,虽然自己是在心中说着这些话,但是小小也实在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用过餐,至少也要收拾一下吧,这里没有见到佣人,而且季闵昊也为她做了吃的东西,先不管是不是真心为她做的,至少这些是季闵昊亲自下厨做出来的,在小小心中占有的分量是很足的,所以她也要有所回报,至于怎样回报呢?
  小小看着眼前研究了一下,“那我就来洗碗吧。”她自言自语道,于是站起身,拿起之前季闵昊放在一边的围裙系在自己的腰间,低头看了看,不由得笑起来!“原来‘人靠衣装马靠鞍’的含义是这样深刻呢!”
  拿起自己使用过的餐具来到水池边,放进池中倒入清水和刷碗剂,却有一点犯难了,因为她从未接触过这些,就算以前在孤儿院,就算那个时候让他们经常劳动和打水,但是刷完的事情却一直是由大一些的孩子去做。
  之所以为何不让小小她们小一些的孩子去做,那是因为她们的手没深没浅,如果碗打烂了,那是要花钱去买的,孤儿院负责人即便再怎样对他们苛刻,但是像他那样吝啬的人,绝对不会动用自己的钱包去准备那些事,况且季闵昊每年都有资助,而且资助的费用都被他苛扣了,壮大了自己的腰包,苦了孤儿院的孩子们。
  还好那一年季闵昊决定收养小小,去了那家孤儿院,才将那些孩子真正的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放,但是他在解放了那些孩子并且资助他们上学、成为孩子们口中的伟大圣人时,却给予了小小天堂般的待遇、地狱般的生活。
  这些不仅在小小的脑中盘旋,同时也在季闵昊的脑中盘旋,“啪嚓!”清脆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惊诧从餐厅的方向传来,季闵昊的思绪立刻被拽回,“小小!”他的心中惊呼,连忙转身、快步走进别墅、冲进餐厅。
  小小一脸茫然的蹲在地上,看着眼前碎成一片片的餐盘,整个人似乎都吓呆了,听到季闵昊的脚步声传来,她嗖的一下从地上站起身,并且倒退两步,怯怯诺诺的看着季闵昊,小声的说:“季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做点什么,因为……因为你已经做过……”
  “手有没有割伤?”季闵昊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充满怒气,而是面带意思焦虑的疑问。
  “嗯?”小小愣.愣的站在那里注视着季闵昊。
  “吓傻了吗?我问你的手有没有事!”季闵昊有些不耐烦的再次重复一遍,看到小小依然没有回答,于是快步走到小小面前,用力拉过她背在身后的手,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割伤,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心中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的说了句:“还好你没有受伤。”
  “……?”小小被季闵昊的举动震惊了,此时他已经不再是那样冷漠,也不再是戏谑,而是一种真正关切的姿态看着她的手,那句话也是从心底发出的,与那一次小小即将摔倒,季闵昊将她拉起的紧张不太一样,现在的感觉是更加自然的流露了。
  “那个……季先生,我……我没事。”小小十分小心的说着,同时眼睛也十分小心的瞄向季闵昊,她惊奇的发现,季闵昊脸上的冷漠还有戏虐完全不在了,更多的是关切,是对她的紧张,这样的发现让小小剔除了害怕,同时心头一热!
  季闵昊意识到自己这样的紧张和举动,却没有放开小小手的意思,他是季闵昊,即便心中有什么,也会很快的、甚至是不动声色的转移开话题以及注意力,面色不禁一沉,冷声问道:“我有说过让你来收拾餐具吗?怎么这样不听话。”
  得到了季闵昊的责备,小小微低着头,俨然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声的说:“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帮忙做些什么。”
  “有什么需要你去做的?”
  “我……”小小害怕的偷偷瞄了他一眼,“可是,我刚刚来到季家的第一天,季先生就对我说过,季家是不养闲人的,所以,我一直记得,只是,这么多年我似乎一直是闲人,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没有做过。”话说到后边,小小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听不见。
  “你觉得很闲吗?”季闵昊微微低头注视着她,“小小,我交给你的那个花房,你该不会忘记要去打理了吧?”
  “啊?”小小猛地抬头,正好对上季闵昊的眼眸,那深入黑潭的深邃双眸,犹如能够摄取人的灵魂一般,令她的心开始狂跳不止!“我没忘记,只是这两天……”
  “我知道你没忘记。”季闵昊微微一笑,“你记得就好,你是否闲着还是忙碌,这一切都要取决于我,季家的确不养闲人,但是你的生活、你的一切都要由我来安排,我已经明确告诉你了,之所以教会你跳舞,就是让你不再这样闲置,让你去养花,也是因为我知道夏敏阳的公子很爱养植花草。”
  听到季闵昊这样说,小小眸光颤动,她的心也异常难受,“为什么这样说?”小小在心中自问,“之前还明明表现得那样关切,为什么现在却……”
  看到小小眼中一闪而过的受伤,季闵昊的心也十分不好受,他原本不想这样说的,却又无法控制自己讲话说出口,提起那个夏米锐,季闵昊心中的疑虑更浓了,他已经不仅仅是名字带有“米锐”两个字,就连爱好也是……
  虽然季闵昊并不知道当年的米锐喜欢什么,但是米锐的父亲是花匠,他从小在那样的环境下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喜欢花也是很正常的,只不过,米锐当年死了,而这个夏米锐……
  季闵昊缓缓松开小小的手,“准备一下,我们下午回季家。”简单的交代,转身走出餐厅,同时带出去的还有小小的心。
  小小目送着季闵昊的身影,双手叠放在心口,“这里,刚刚感觉被装得满满的,而此刻,却又感觉到无比的失落,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后边的事情她不敢想、不敢说,但是脸却红了,是带着纠结的羞赧之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