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65章 一部分回忆

  坐在楼下餐厅诺大的餐桌前,看着眼前空空的盘子,小小感到一阵诧异!“这……”她在心中发出疑问,却没有将疑问问出口。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给你空盘子吃?”季闵昊站在她的对面,带着一种戏虐的神情、十分好笑的看着小小。
  “呃……我……”小小十分小心的瞄了一眼季闵昊,“季先生,我们……我们该不会只吃盘子吧?又或者……”
  “或者什么?”
  “嗯……或者,是不是我们要吃空气?”这句话是小小费了很大努力才说出口的。
  “如果我说,今天我们就吃空气呢?”季闵昊一只手支在桌子上,唇角微微带着笑意。
  “啊?”小小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季闵昊,从昨天到现在,他的举动就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以往的每一次“突然”。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吃空气的,把你饿死了,岂不是Lang费了我这么多年养你的粮食,冲着这一点,我也会让你健康活着的。”他的话说得很邪魅,但是小小听在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季闵昊虽然是邪魅的姿态说着,但是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
  “好了,现在让你看一看顶级厨师的水平如何。”季闵昊掩饰自己的转过身,拿起挂在那里的围裙系在身上,又像模像样的带上一顶厨师专用的高帽子。
  “噗嗤!”看着季闵昊的样子,小小忍不住笑出了声,她连忙用手掩口,掩饰着自己刚刚的失态,却依然隐藏不住眼底深深的笑意!
  “有那么好笑吗?”季闵昊微微侧头,一只手拿过一支木质锅铲,“等会让你看见我不一般的手艺,你就知道什么是大师级别了。”
  “季先生真的会做饭吗?”小小忍不住问道,但是话问出口,她连忙低下了头。
  “你不相信吗?”季闵昊一边做着一边说着,“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这些就已经会做了,因为那个时候一直是我一个人,所以……”说到这里,季闵昊将后边的话打住,童年的记忆渐渐浮出水面,让他的双眉十分不爽的拧在一起。
  十九年前季家的大宅子不曾因为多一个人而热闹,也不曾因为少一个人而显得空旷,因为这里原本就是那样的空旷,空旷的让人心里发寒。
  年仅九岁的季闵昊看到母亲明兰孤独的身影站在房间阳台,夜色中,她的身形有些微微颤抖,他知道,母亲一定又独自在哭泣,自从一年前,他就发现母亲总是一个人哭泣。
  季闵昊慢慢走过去,站在明兰身边,那个面带忧郁的女子却完全没有发现,季闵昊只是那样静静的站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明兰的伤悲,她是那样忧伤,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缓缓滑落,轻声的啜泣,似乎怕吵醒其他睡梦中的人一般。
  过了许久,也许是深夜的寒风吹来让她有了寒意,明兰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慢慢转身,却在转身的瞬间怔.住了,“昊儿,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明兰蹲在季闵昊面前,面色带着忧伤,却更多的是对于他的关爱,“这样冷的夜晚,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季闵昊替她擦拭着泪水,但是那些饱含对丈夫浓浓爱意的泪,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擦拭掉,因为它们会不停的涌出,就像渴望爱意、却根本得不到回应而干涸的心。
  “他不回来,你还有我呢,为什么要为那样的男人落泪?不值得的。”小小年纪,但是季闵昊的话却说的如同大人一般深沉、老练。
  儿子的话让明心心中一热,看着他比同龄孩子成熟而冷静的面容,她的心中十分不是滋味,当初自己是被迫嫁给季闵昊的父亲,这一点当然是豪门之间权归利益的婚嫁,从未与任何人接触的大家闺秀虽然并不赞同那种包办婚姻,但是见到自己未来的丈夫时,少女之心也不由得因为他英俊、高大的外表所吸引。
  只是这一切的悲剧是她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误的人,千不该、万不该的是自己的心动给错了人,他是一个不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之所以娶明兰,也是因为这样对季氏集团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只是天性花心的他,从不曾珍惜自己的美娇妻。
  起初丈夫对自己还算不错,不管怎么说,明兰也是豪门淑媛、大美人一个,论学识修养、接人待物无一不是最优秀的,只是自从她腹中有了季闵昊的存在,夫妻之间不能再同.房开始,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回家的次数便越来越少,直至最后,甚至几天几夜都不曾回来。
  对于自己丈夫这样的行为举止,明兰自然知道他不回家会去哪里,之前有关于他的一些传闻,明兰也都早有耳闻,只是,她爱那个男人,爱到可以为她进行任何隐瞒,只期望他能够回头看一看自己。
  其实在明兰的心中,深爱的那个人并不是坏人,他也做过很多慈善事业,不论这些事的出发点是真心也好、或者是为季氏集团炒作也好,总之他的的确确帮助了那些人,大家也都看在了眼里,而唯一一点让人无法接受、却也是他无法改变的,那就是见到女人便会花了心。
  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容忍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胡作非为,但是明兰忍了、并且隐瞒了事实,在外人面前看来,她一直都是幸福的,丈夫对自己重新温情过的时间,也仅仅局限于她生出季闵昊之后的那一小段时间而已。
  她是出于爱意,才会一直作者忍让,但是这种忍让最终让人认为她是软弱的,名门闺秀最终没有敌国路边的野花,野花虽然不起眼,也没有在温室里经过精心栽培,但是却奇香无比,一切的一切都带着那样的娇艳、明艳,甚至是妩.媚。
  丈夫的整颗心全部栓在了那个新来的秘书身上,甚至连平日里比较喜欢的女人,此刻对于他来说也都不重要了,明兰不知道那个女人用了什么样的狐.媚之术,能够将一个花心男人的心捆绑住,完完全全只属于她一个人。
  最近的一年时间,丈夫几乎都不曾回来过几次,明兰这朵年方二十六岁的花朵,就这样逐渐凋零,她十七岁嫁入季家,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这个家里,带着遂于爱情、家庭与美好未来的憧憬与向往,却换来了如此冰冷的结局,怎能让人不寒心?
  “妈,我会保护你。”这是季闵昊对明兰的誓言,是一个年幼儿子对于母亲的爱,而明兰因为独爱的那颗心,也为了让丈夫回心转意而将明氏集团的一些重要文件通过各种方式弄出来,最终让明氏集团走向没落。
  此时的她是悔不当初,明知那个男人没有心,却依然为了那一点点的注视而出卖了自己家的公司,最终换来的依然是如此寒冻的夜晚、那样冰冷而空寂的大床。
  她已经不再强求,也不会再做什么,现在剩下的唯一方法,就是站在这个露台凝望深夜中的远方,希望能够从入门那里看到那抹依然高达、英俊的身影,但是她一次次换来的只有丈夫不回家的失望与伤心。
  听着儿子的誓言,明兰自是心中感慨万分,她将季闵昊轻柔的搂进怀中,季闵昊可以明确的感觉到来自于明兰身上的冰冷,和她的泪同样的冰冷,“昊儿,妈妈很谢谢你,但是……但是,大人的世界你不懂的。”
  季闵昊并没有回答,他沉默了,伸出双手环抱着明兰,但是心中却在对她诉说:“我懂得,那些我都懂得,因为我看到了,我知道,父亲他,根本就不配做父亲。”
  明兰的泪缓缓滑落,感受着她的伤心、她的难过,季闵昊也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母亲,用自己的手抚慰着明兰受伤的心,他是男人,他要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内心之中最为重要的、深爱着的女人——他的母亲。
  为了让母亲感到开心一些,所以年纪小小的季闵昊便学习如何烹饪最简单、最快的食物,因为他要在短时间看到明兰的笑,实践证明,他真的成功了,而且是依照食谱上的程序进行的,看着明兰露出笑容,季闵昊也笑了。
  正是因为那段记忆,所以季闵昊学会了烹饪,而此时,他居然手中拿着锅铲、心里揣着黑暗童年,为那个直接导致自己母亲离去的凶手之女烹饪。
  一种嘲笑之意袭来,季闵昊关掉手中电磁炉的开关,眼瞅着锅中自己做出来的食物,他有些自我解嘲的端过来,放置在餐桌上。
  “季先生?”感受到他有些异样的神情,再加上季闵昊之前的不言语,平日里习惯感受到来自于季闵昊危险信号以及气息的小小,抬起头迷惑不解的望着他。
  “看什么看?你不认识我吗?”季闵昊瞅都没瞅她一眼,却知道小小此时在看自己。
  “呃……我……我当然认识。”小小原本并不想回答的,只是季闵昊问她了,习惯于回答的她不知道怎样是好,于是就直接回答了。
  小小突然的回答,让季闵昊的心情似乎好转了不少,将锅中的食物盛出来一些,向小小面前一送,故作轻松的、却努力表现不带情绪的说:“吃饭。”
  “哦!”小小依然是习惯性的回答,犹如机器人一般接受命令,然后就去执行,正当她拿起汤匙准备吃的时候,季闵昊突然叫停。
  “等一下。”邪魅的声音让小小全身感觉一阵寒冷,一种命令的口吻,吓得她连忙松开手中的汤匙,十分老实的模样坐在那里,像个等待受训的小孩子一样楚楚可怜。
  看着她如此神态,季闵昊面色一沉,“干嘛要弄出那样委屈的神情?”
  “……”面对季闵昊的问题,小小不知道怎样回答,只好无语。
  “笑一个。”季闵昊突然命令道。
  “啊?”小小惊诧的看着季闵昊。
  “没听懂吗?我让你笑一个。”季闵昊似乎有些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
  “呃……”小小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笑?这样的举动,在她的印象中好像还没有在季闵昊面前展露过,但是季闵昊命令了,那就笑吧,“笑不出来,怎么办?”她在心中发着疑问,却根本得不到答案。
  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勉强自己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曾经偷偷见过小小开心笑容的季闵昊,对于这样勉强的笑根本就不满意,“小小,你是在吓我吗?这样的笑,还不如你的哭声和哭泣的表情来的动人,不行,你要重新笑,不然的话,让你饿几天肚子。”
  这样的威胁,貌似在此时十分有效果,已经十分饥饿的小小、独子早就已经开始发出咕咕的饥饿讯号,深知季闵昊说一不二的个性,为了能够不饿肚子,小小在心中深吸了几口气,最终露出一丝让季闵昊觉得还算满意的微笑。
  “嗯,这样才乖。”他像夸奖宠物一般摸了摸小小的头,“为了奖励你之前笑的比较好看,所以除了餐盘里的那些,锅里的这些你也全部都吃掉吧。”
  “啊?”小小的诧异是一个接一个。
  “有意见吗?”季闵昊轻挑眼眸问道。
  “呃……没……没意见。”小小就算有意见,她也不敢说出分毫,而季闵昊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故意这样问。
  “不要急,慢慢吃,因为我么有一天的时间呢。”季闵昊微微一笑,转身离开餐厅。
  “季先生,你……”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小小又忍不住叫住了季闵昊。
  “有事吗?”季闵昊停下脚步、缓缓转身问道。
  “其实……也……也没什么事。”小小心中在尴尬、害怕,“只是……季先生你……你不吃饭吗?难道,你……你不饿吗?”
  “吃饭?”季闵昊邪魅一笑,“那些都是你的了,记住,没有全部吃完,我不允许你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