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64章 矛盾的两个人

  季闵昊的心绪已经乱了,他想要让自己冷静一下,却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心平静下来,脑子里不停的闪现出各种念头,交织着、一层叠加一层。
  “难道是我的话对她这个笨脑袋来说起到了反作用?让她有了一种误解了吗?”季闵昊在心中自问,不过这样的误解却是他心中不可原谅的,面对自己都可以这样放松,面对别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只要想一想,季闵昊便觉得内心异常烦躁。
  “之前我还要求小小去接近德宁集团董事长夏敏阳的公子,但是这样的小小接近那个自己未曾见过面得公子哥,会不会自身受到什么……”这是季闵昊突然的想法,其实他并不一定需要小小去接近,商业间谍有的是,不差小小这一个。
  季闵昊之所以这样决定,完全是因为他内心的那种报复,因为根据了解,夏敏阳的儿子,居然叫夏米锐,虽然不是一个姓氏,但是米锐这个名字季闵昊可是记忆深刻,也正因为如此,想要报复小小的他才会残忍的让小小去碰触那段回忆。
  只是现在,季闵昊后悔自己刚出的那些做法,他想要收回,而且完全可以收回,但是放出去的话,现在再由自己收回,季闵昊感觉到了自己的矛盾,矛盾的同时也明白的心沦陷了,他发觉了,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
  季闵昊收回自己的姿态,再次变得冰冷,“小小,记住我对你的警告,还有昨天夜里所说的话,我会安排时间让你见一见德宁集团的公子,你做好准备吧。”
  “季先生,你……”小小看着季闵昊突然变了的神色,她的心中痛苦异常,季闵昊还是把她当成棋子,就像之前在睡梦中梦见的一样,狠狠地把自己从身边剥离、抛向万丈深渊!
  那里面有着多少的魔怪在等着自己,而季闵昊只是冷笑着离去,只是小小不明白,为何之后会有一双温暖的怀抱将她拯救,醒来之后,却发现那怀抱是季闵昊,而此时,他却突然这样冰冷,冰冷的让人难以靠近,似乎一瞬间就会被冰封一般。
  被小小的目光这样直视着,季闵昊感觉到极其不舒服与不自然,“就这样吧。”留下不清不楚的话,他站起身想房间外走去,他是季闵昊,也因为是季闵昊,所以不能动心、不能动情,他要冷静、冷漠,并且在面对小小时,更不应该表现得那样动情。
  小小望着季闵昊离开房间的背景,之前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的落寞再次扑面而来,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因为季闵昊的落寞同样在悸动,她的双手抚在心口,觉得异常难受。
  因为舞会结束的时间很晚,又恰巧赶上这周末,所以舞会结束的未来两天是休息日,小小换上一件淡黄色的T恤衫,下面是一条白色的紧身休闲短裤,短发上带着一条米色缎带,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爽,却又与以往有所不同。
  她不知道季闵昊是从哪里弄来的这套衣服,也不会完全明白为何在去学校的时候,特别吩咐下属买来这样的衣服送给小小,因为她平日里穿戴的都是公主一般的裙装,但是这一次,完全不符合小小的装束打扮,这是季闵昊的有意而为。
  他觉得,小小外型表现得够干练一些,似乎要比那样可爱的公主娃娃装扮更好,毕竟那样的装扮太过于吸引人的眼球,这是季闵昊又一次的纠结之心在作祟。
  看着床上自己换下来的那套礼服,她觉得分外可惜,“据说,舞会的礼服只能穿戴一次,这么漂亮的衣服,从此以后就要被尘封了,真的好舍不得,还有这套装饰。”
  坐在床上轻抚着漂亮的礼服,又将饰品请托在掌心,脸上的神情都是万分的舍不得,更加让她觉得惋惜的,是那个小巧的、银白色的公主皇冠。
  拿在手中,她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同,因为皇冠的里面赫然写着pt开头的字母,这是铂金化学元素的显示符号,也就是纯白金。
  在世界上只有南非和俄罗斯两地出产铂金,产量十分有限,全世界的铂金加在一起,也只不过一间小小的屋子那么多,即便经常能够见到贩卖白金首饰的店,但也不全是铂金,大部分都会鱼目混珠用白色的K金。
  “铂金的纯度是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而且白色光泽自然天成,永久不会褪色,因为其非常纯净,所以是人们表达爱意、寄托相思真爱的珍品。”虽然小小平日里基本不佩戴那些装饰,但是通过自小对于这些知识的学习,她还是明白铂金的含义。
  之前是因为柳蕙贞为她佩戴,所以小小根本没有发现,但是现在发现了,不由得在心中揣测起来,“如果这样的装饰是来自于我自己的购买,又或者是柳姨出于本意送给我也就算了,关键的问题是,这是柳姨奉季先生的吩咐准备的,季先生他……为什么要送我这样的皇冠?”小小迷惑不解的坐在那样,双眸直视着手中的珍贵物件。
  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此刻也正在注视着神情专注的小小,自然连她说的话也都听进了耳中,季闵昊从不觉得那些珠宝会有多么重要,自己交代柳蕙贞替他送与小小时,也只是觉得那一套很合适,却从未想过对于小小来说,有着这样重大的意义。
  “也许……也许在冥冥之中,我的确心中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才会选送那些饰品,而且……”季闵昊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那个小小的皇冠,之前就觉得很眼熟,现在他明白了为何会眼熟,那是两年前的一次拍卖会。
  两年前“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我出两千万!”
  “永恒经典”独家首创、也是世界仅此一套的爱恋精品“伊露莎”皇冠的拍卖现场异常激烈!因为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件,而且是“永恒经典”首席设计师、同时也是享誉世界盛名的设计师、“永恒经典”掌舵人金鼎先历经三年研发出来的永恒经典。
  只要是金鼎先的作品,便会有宁可倾家荡产也要寻得一件宝的人士纷纷掏空自己的腰包,从他手中出来的一件件永恒经典真的名字犹如“永恒经典”永远不衰败的名字一般璀璨光辉!而这件“伊露莎”皇冠,据说i金鼎先为了纪念自己的所爱而创作的。
  大家都知道,金鼎先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但是在他们即将举行婚礼的一次航海中,那位漂亮的未婚妻永远成为了海的女儿。
  年仅二十三岁的金鼎先便决定再也不会娶任何人为妻,并且子承父业、在珠宝业以及设计珠宝这方面有所名气的他,三年不眠不休终于设计出这件完美的永恒。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一层身份,所以更加将这件珍品的自身身价提高了千百倍,带有如此神秘色彩以及Lang漫爱情爱情身份的皇冠,即便投注几千万又如何?
  季闵昊并不是很看重这件配饰,确切的说,他对于这些情啊爱的根本不重视,在他身边有着众多女人,也有很多女人主动贴向季闵昊,但是却未曾有过一个女人使他真正动心。
  在季闵昊的认识里,女人不过是一件衣服,经历了童年的那些灰暗,他对于感情看得很淡,认为真爱根本就不曾存在。
  既然有着这样想法的季闵昊,为何回去参加那样的拍卖会?原因很简单,因为业内人士纷纷都去参加,季氏集团自然不会落于其后,但是他为何会出高架在竞争激烈的拍卖现场竞拍下这件珍品?
  原因也很简单,即便他不相信什么真爱,但只是单纯的觉得,小小佩戴这件皇冠应该不错,那只是突然间出现的想法,于是季闵昊出高价拍下了这件珍品。
  前来参加竞拍的,有不少是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搏名家设计的真爱之品,但是最终都没能敌过季闵昊的千金一掷,同时也为谁能够得到季闵昊如此青睐而纷纷猜测。
  但是季闵昊拿到这件珍品之后,突然觉得根本没有那么重要,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他心中故意的一种漠视,漠视小小在自己心中占有的分量。
  之所以会在这次舞会让柳蕙贞以刚刚购买的名义送给小小,大概也是冥冥之中的这份回忆,但是季闵昊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自己会有那样的回忆?又为何会将如此重要的回忆忘记?他的心不由得再次开始纠结起来。
  不置可否,季闵昊的心已经不单单是小小身影的存在,他也逐渐了解,自己为何会对她与别人交往如此动怒,这种发现其实早就有了,只是他故意漠视而已,他不敢、也不能承认。
  想起曾经被自己可以遗忘的那段回忆、那些岁月,季闵昊的心有些害怕,他不能就这样沦陷,季闵昊如此告诫自己,“季闵昊,小小是你什么人,你怎么不明白?这不是早已经定下的事实吗?为什么现在你要如此纠结?为什么?你怎么会对她产生感情?怎么可能?”
  “季先生。”小小的声音极其细小,十分小心的、轻柔的唤了他一声,声音带着颤抖,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害怕,季闵昊回过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小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感知让他一颤!
  “什么事?”悄悄整理了思绪,冰冷的声音问道。
  “呃……你……没事吧?”小小虽然害怕,但是眼神却充满了关切,因为她看到了季闵昊眼中的纠结,那是一种孤单带着一种痛苦的落寞,“季先生,你是不是生病了?”想起夜晚在露台,季闵昊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那样冷的寒夜,小小更加确定季闵昊生病了。
  “……”季闵昊望着小小关切自己的眼神,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答,随即他怔.了一下,有些尴尬的收回视线,“没事。”故作镇静的冰冷回答,转身向楼下走去,同时丢给小小一句话:“如果不想饿死自己话,现在就马上下楼用餐。”
  “嗯?”小小迷惑的看着他的背影,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乖巧的她,不会像季闵昊提出任何会让他心烦的疑问,纤瘦的身影,只是跟着那抹孤独慢慢走下楼去。
  季闵昊的孤独印在小小的眼中,尽管她不会问,但是她能够感知到,能够感知季闵昊周身散发的那种冰冷寒意,冰冷之中带着故意巨人于千里的冷漠,“季先生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小小在心中不停的揣摩着。
  “看着我的背影,揣摩着我的心思,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有趣?”季闵昊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从台阶上走下来的小小。
  “啊?”小小没想到季闵昊会突然这样,吓得连忙停下脚步,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季闵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很喜欢那个皇冠对吗?”季闵昊努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道。
  “呃……嗯。”小小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在季闵昊面前,她不会说谎的。
  “喜欢就留着吧,舞会的礼服饰品可以只穿一次,但是并不会有人在意你平日里的装饰是否曾经用过。”话说的十分轻松,却让小小感到无比讶异!
  “啊?”小小不解的看着季闵昊,“季先生的意思是……我……我可以佩戴饰品吗?”
  季闵昊冷眸轻轻挑起,不带有一丝温度、甚至在冰冷之中透着邪魅的看着她问道:“我什么时候有说过,不准许你佩戴饰品了吗?”
  “呃……这个……没……没说过。”小小低着头,一双手不知不觉的对上了手指,看着她这幅委屈的模样,季闵昊再也无法硬着心肠面对小小,他邪魅的一笑,伸手一把将小小拉过,在她惊诧于踉跄中,将小小娇小的身子抱进怀中,“季先生,你……”小小紧张的看着他。
  “别怕,我只是带你去吃饭而已。”季闵昊邪魅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俨然变了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