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身下的人渐渐放松警惕,一种欲.望的情绪从心中油然而生,“季闵昊,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暗暗地告诉自己,虽然原计划中季闵昊并没有打算如此对待小小,他只想禁锢她,却从未想过要把小小怎样,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心有了变化,这样的想法在季闵昊心中逐渐化大,并且是以仇恨的心态,拥有她的一切,然后再狠狠地抛下她。
  尽管有着这样的决定,但是对于此时此刻来说,并不适合将小小得到手,因为她的心沦陷的还不够,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只会适得其反,双拳微微用力握了握,隐忍着来自于身体上的变化,季闵昊翻身下了床,“小小,这样的局面你不会觉得紧张吗?”他问道。
  “呃,会,只是……和季先生在一起,紧张已经是习惯了。”小小回答的声音很低,她默默的注视着季闵昊的侧影,从他看似平静的脸上,找不到任何冰冷或者戏谑的情绪,说着如此的话,也似乎一个哥哥对妹妹一般的询问。
  想到哥哥,那个疑问再次填满小小的心,她不得不承认,虽然会紧张,但是对于季闵昊,自己的心中已经难以控制的出现了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靠近,“也许此时此刻,我可以问一问季先生吧?”小小有些不太确定的在心中问着自己,视线也始终没有离开季闵昊、似乎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侧脸。
  “有什么事吗?”季闵昊转头看着她,“一直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他从不会征求小小的意见,但是这个夜晚,他给了小小太多的例外。
  “嗯。”惊讶之余,小小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问过小小的话,早已经是在季闵昊心中有了答案的,只是他却总想要从小小的口中再次听到、再次确认,季闵昊所要的是小小的屈从,其实他的内心也是孤独的,渴望有人来靠近,而这个人,又是他所厌恶的,厌恶是他为自己找到的疗伤药,但是现在这个药在逐渐减少产量,慢慢的消失。
  “说吧。”季闵昊再次破天荒的让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呃……”小小惊讶的神情看着他,却怎么也无法将心中的想法说出口,因为她想到了在花房里,季闵昊那样凛冽的目光逼问着自己,她不敢,不知道说出来之后,接下来的结果会是什么样,说实话,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喜欢眼前的这种感觉,即便不真实,起码看起来很和.谐,“如果……如果真的说出我的想法,季先生他会不会……”她真的不敢说。
  “是忘记了还是不想说?”季闵昊扫了她一眼,踱步向房间露台的方向走去,“难得我今天心情不错,机会我给你了,但是你自己没有把握,算了,现在我没兴趣听到你心里有什么想法,以后也不会再问你。”
  “以后都不能说了吗?”小小的心中一阵失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真的无法让我明白了,不可以,我要知道。”心里有着这样强烈的念想,小小连忙跑下床,来到季闵昊身后。
  “季先生,我想知道一件事。”她终于鼓起勇气。
  季闵昊停下脚步,慢慢转身,倪视着她,修长的身姿、带着王者般的贵气,他的气势带着一种压迫感,却又美的那么不可思议,恶魔与天使的完美化身,他是真正的撒旦,六翼天使路西法的转世。
  “呃……”小小怯懦的看着他,握紧的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手心已经明显感觉到渗出一丝冷汗,而这种感觉,确切的说从见到季闵昊就已经出现,只是现在更加化大而已。
  “还是没有想好吗?”季闵昊瞥了她一眼,“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没有时间陪你做游戏。”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机会,小小,你绝对不能放弃!”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话便脱口而出,“季先生,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小小的话一出口,季闵昊眸光放大、神色一.怔,随即面色一沉,冷冷的注视着小小,“你,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看到瞬间变化为恶魔的他,小小紧张的向后挪了挪脚步,小脸瞬间吓得煞白!
  “还是我上次问过你的话,是不是有人对你说过什么?”季闵昊透着危险的气息,将小小周身紧紧环绕。
  “不是,没有人说过什么。”依然是忤逆季闵昊意思的回答,小小绝对不会把任何有关的人供出来,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话牵连到别人。
  “如果不是,为什么你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季闵昊不是傻瓜,他自然知道如果没有人对小小说过什么,她也不会接二连三的想要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上一次在花房跳舞,虽然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季闵昊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他与小小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兄妹,确切的说,他们根本就算不上兄妹,就连名义上的兄妹都没有达成,因为在小小出生前,季闵昊的父亲便以离世,而这样的关系,并不是季闵昊希望小小知道的。
  他自己也不清楚,按理说,他完全可以告诉小小自己为何这样对她,但是现在却根本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禁锢她的目的,这是一种担心,一种原本只要报复、而没有必要出现的担心,一种让他每次想起来,都会心烦意乱到想要杀死自己的那些担心。
  “我……我只是不明白,,因为孤儿院那么多的孩子,而季先生偏偏选择了我,所以……”小小的声音低的似乎连自己都快听不到,“如果……如果季先生不喜欢我问,就当我没说过。”她小声的回答,怯怯的眼神偷偷看着季闵昊愈发阴沉的脸。
  这个疑问是避免不了的话题,季闵昊明白,今天不做回答,并不代表小小日后不会为了原因而探寻答案,他要让她死心,却又不能说出直接的原因,“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告诉你。”季闵昊的声音异常平静,不带有一丝情绪的波澜。
  “真的?”小小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言语中的惊叹已经让她忘记了之前的害怕。
  “有必要这样兴奋吗?”季闵昊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只是当时我看到你在雪地中,所以对你印象深刻,仅此而已。”季闵昊简单的回答,随即转身,因为他不想让小小看到自己说完这些话之后的情绪变化,那些过往的事,让自己如此简单的以谎言带过,季闵昊的心里很不舒服。
  “可是……只是这样?”小小不解的看着他,“季先生,我……我很清楚的记得,刚刚来到季家,你对我说过的话,还有……”她的双手因为紧张而不停的搅动着衣摆,“还有,那天,你剪断我的头发说过的话,让我觉得……觉得季先生是怨恨我的。”
  季闵昊的眉因为小小的话越蹙越紧,心中波澜不定的情绪已经让我手上青筋暴露,过往的种种,自己努力简单带过,但是她却要不停的提起,如果不是自己能够很好的控制、很好的隐忍,也许此时他的双手已经掐向了小小的脖子。
  “小小,说你天真还真是不假。”季闵昊笑了,但是小小难以从他的背影看到那笑容之下的痛苦,“印象深刻,并不代表我会十分喜欢你,对于领养小孩子,也只不过是我的一时兴趣,而你,当时正是引起了我的这种兴趣。”
  “我……只是兴趣?”小小刚刚还很兴奋的心突然被泼了冰水,“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我们不是兄妹。”
  “兄妹”两个字,深深刺痛着季闵昊的心,有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想法,哪怕小小真的是自己父亲与那个女人的孩子,至少他们之间还有二分之一的血缘关系,在自己孤独的内心中,还有一个妹妹可以照料,也许那个时候,他就不会那么在意这个妹妹是谁的孩子,但是小小不是,她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并且在未出生时就已经因为她的存在而破坏了这个家庭。
  想到了这些,季闵昊的心情愤恨难平,他的双拳用力握紧,用自己仅仅了留下的一丝平稳将心情的情绪狠狠压下,转身、一只手捏起她尖削的下巴、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小小,你给我听好,我和你,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收养你只不过是我的一时兴起,成为我的傀儡,也是你注定的命运,今天我给了你这样的特权,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从你口中说出,有关于质疑你身份的话,听明白了吗?”
  话到如此,手上的力道不由得收紧,“唔……”因为他手上的力道的加重,小小痛的微皱了一下眉,更加因为季闵昊的话,眼中充满雾气,却不忘记自己平日里的乖巧、听话,点头道:“我……我知道了,季先生。”
  她的声音带着颤抖,也因为季闵昊的话而再次心痛,“傀儡,没错,我依然是傀儡,我怎么可以忘记?虽然知道,虽然明白,但是,我……”小小的心犹如被丢进北冰洋的冰封之中,那么冷、那么痛,“就算不是兄妹,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真的那么让人讨厌吗?”
  眼泪一滴、两滴,带着冰凉缓缓流下,“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问了。”小小声音哽咽,整个人犹如风雨中的残叶一般,转身想要离去,手腕却被一只手紧紧拉住,小小双眸一.怔,转头看去,季闵昊拉住了她的手,“季先生?”小小不解的看着他。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走。”季闵昊低沉的声音命令道,一双深邃的眼眸透着阵阵寒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