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先生,我不明白,我……到底怎么了?”小小充满疑惑的看着季闵昊。
  季闵昊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你心里在想什么?还是期待着什么?”
  “期待?”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说话也有些支支吾吾的,“我……我没期待什么。”
  “告诉我,如果你有什么期待,我会满足你的。”季闵昊的眼神带着一种诱惑,似乎在诱导小小一步一步的走近他感情攻势的深渊。
  “啊?”小小颤抖的更加厉害!
  “说出来。”魅惑的声音,极具诱惑力。
  “我……真的没有期待什么。”这个时候,就算小小有所期待,她也不敢说,就算她再怎么笨,也应该能够感觉到来自于季闵昊的一种暗示。
  “害羞了?还是害怕了?”
  季闵昊一反常态的温柔对待,反而让小小更加不适应、感到更加害怕。
  “如果害怕,就说出来,我会替你缓解这种感觉的。”季闵昊的手指在她白皙的、此时却害怕的因为失去血色而变得冰冷的脸上缓缓游走。
  “说……说出来?”小小的视线已经开始渐渐模糊,冰凉的感觉,那是泪,“为什么我会流泪?”她在心中自问道,“季先生的温柔,我不是已经期待很久了吗?为什么要流泪?原因吗?因为……因为我所期待的并不是这也的温柔,这不是温柔,而是一种折磨,季先生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折磨我,让我心里纠结、心中感到异常难受吗?”
  脑袋似乎瞬间开窍了一般,犹如泉涌一样浮现出这么多的感觉,泪便不受控制的顺着眼角流下,缓缓滑落、渗入发丝。
  似乎泪水浸湿了发丝、触碰了季闵昊的手指,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拭去小小的泪,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哭泣,从第一天遇见自己,小小就一直在流泪,尤其每一次被自己惩罚,她的泪都从未让季闵昊这样心疼过。
  没有了往日那种恨,季闵昊的确心疼了,此时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仅仅是一瞬间,那种恨意便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了,他也在紧张,一旦那些恨意消失,也就证明自己以往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如果是那样,就是否认了自己、否认了过去。
  否认过去没什么,否认自己也可以释怀,只是那些人,那些因为自己的恨意而逝去的人,他们再也回不来了,如果一切都被否认,那么……他是罪人?还是恶人?
  即便心中如此纠结,季闵昊还是忍不住的心疼了小小,似乎一切都从那一次的惩罚之后,情况便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心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对她柔软,如果说不知不觉,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感觉了,但是情况的转变,却是这几天一直对小小的优待,就算要撇弃,也还是摆脱不了,反而越来越温柔,总喜欢这样靠近她,看着她紧张,心情会觉得要比仇恨的时候更加好,仇恨是一种痛,但是这种感觉、只有欢愉,没有任何疼痛可言。
  “哭什么?没出息。”季闵昊轻声斥责道,但是言语间的温柔,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他在斥责小小的口吻,却是充满了关心。
  感受到这样的关心,小小的泪便犹如断线珠子一般不停落下,既然季闵昊这样认为自己,那么就让他认为自己没出息好了,反正在季闵昊面前,小小一只是傀儡一般的存在。
  看到她哭得更加厉害,季闵昊收回了邪魅的笑,手指缓缓下移,滑过她的脸、她的肩,慢慢游走、停在了纤细的腰,慢慢收紧、渐渐靠近自己。
  “季先生,你……”小小停止哭泣,瞪大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化大的那张俊容。
  “不要说话,我……我只是想要安慰你一下而已。”季闵昊轻声答道,手慢慢环紧,将小小整个人搂进自己怀中,搂着小小的感觉十分柔软,以前季闵昊从未觉察过,而这一次的靠近,让他的心莫名颤抖,只想更加用力的贴近自己、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化为子自己的骨血,这是一种可怕的念头,也是一种强烈的想法,最近一直萦绕在季闵昊头脑中的想法。
  “安慰我?”小小眨巴眨巴眼睛,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一种很自然的反应让她不由的问道:“季先生,你……你没事吗?”
  季闵昊笑了,“情况似乎有些反转了,现在居然变成你这样问我。”
  “我……呃,我不是……”小小慌张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是什么?”季闵昊笑问道。
  “呃……”小小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想要说什么。
  季闵昊从沙发上坐起身,还没等小小反应过来,就将她抱进怀里,“啊!季先生!”小小紧张的小手用力的攥紧。
  季闵昊抱着她向楼上房间走去,一步一个台阶,犹如踏在小小心上一般,她紧张,同时一种熟悉的感觉袭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她不明白,为什么季闵昊带给她的感觉,其中为何总会有那么多似曾相识?就像此时的怀抱,在那个寒冷的、以为自己就快被冻僵的夜晚,也是同样的怀抱让她感到异常温暖。
  但是这种感觉,在进入楼上那间宽大卧室时便烟消云散了,起初小小以为这座别墅里面异常奢华,但是今日见到的一切,这个宅子里那些高等鉴赏与品味,尤其是楼上这间大卧室,极其空旷,却没有那么多的奢华,简单、干净,泛蓝的墙面、简单之中充满了宁静与安静。
  “季先生,你……你……”小小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她的眼睛怯生生的瞅了一眼那张又宽又大的床。
  这间卧室原本是开着灯的,也就是季闵昊抱着小小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开的灯,然后仅仅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又将灯关上。
  忘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小小不解的问道:“季先生,为什么要关灯?”
  “小小,你觉得,如果自己是一个男孩子,现在会是怎样的境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季闵昊却突然丢给小小一个这样的疑问。
  “男孩子?”小小实在无法理解,她不明白季闵昊的思维为何会如此跳跃?刚刚还在说着那样的事,现在居然问起自己一个如此莫名其妙的问题。
  虽然问题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对于季闵昊来说,他十分介意小小鱼其他男人在一起跳舞、接触那件事,尽管是经过自己允许的,他的心里还是会觉得不太舒服。
  小小从小到大都是在自己的股掌之中长大,她像玩具一般,是属于自己的傀儡,季闵昊不允许任何人接触小小,却因为环境而不得不让小小去执行,其实在他心里也清楚,自己不可能这一关押着、禁锢着小小一辈子。
  听着季闵昊的问题,渐渐收回惊讶面容的小小想了想:“呃……其实,我觉得,是男是女的问题都无所谓,如果我做男生的话也可以。”
  “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季闵昊笑了。
  “我……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是男生的话,也许季先生不会这样讨厌我吧?”小小怯懦的看了他一眼,“也许……也许那样的话,我……我会比现在自由吧,因为是女孩子,所以季先生才会不允许我接触外人,如果是男孩子的话,也许……”后边的话她不敢说下去。
  “你的心里很渴望自由对吗?而且也很想摆脱我的控制,对不对?”季闵昊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阴冷,此时的他,又变回了以往的季闵昊,“小小,对于男女之间,你没有因为某些暧昧的关系而想过要反抗、或者拒绝吗?比如我们之间这种距离,还有……”
  他拉起小小的手腕,一个大力将她较小的身子丢进宽大的床上,还没等小小反应过来,季闵昊的身子便覆盖而上,小小惊得瞪大双眼看着他,一句话也说出来,“小小,作为养育之恩,就用你的身体来偿还吧。”
  “季先生?”小小的大脑一片混乱,“他不是哥哥,绝对不是哥哥。”这是小小脑中出现的唯一的一句话。
  “你的思想太过于天真了。”季闵昊不带有任何情绪的声音环绕在她耳边,仿佛之前的季闵昊不曾出现过,而此时的他才是真真正正、小小所认识的季闵昊,“小小,天真是你的自由,但是太过于疏忽防备,就是你自身的失误,你要明白,没有谁会对谁平白无故的好,那些事情的背后,都会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而对于你来说,得到你的身体,就是目的的最终。”
  “季先生?”小小看着他,似乎明白了季闵昊所要表达的意思,她紧紧拽着枕头的手微微放松,“季先生,我……我想……我已经明白了。”
  “明白了?”季闵昊微眯着眼睛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透着一种难以觉察的笑意。
  “季先生是要用这样的方法告诉我,对于身边接触的人要多一些防备之心,不要总是像现在这样,任何人、人和事都会对有求必应,或者听话的根本不去拒绝,对吗?”这些话是她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而说出来之后,似乎轻松了很多,她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你能够明白就好。”季闵昊俊逸的脸上再次浮现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