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像林燕儿所想那般,迟迟不见她出来找自己回去的米锐像教室这边走来,而为了给他们制造机会的林燕儿早就在走出教室之后去了另一边。
  来到教室,原本以为小小早就已经离开了,却没有想到她依然坐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人一般,米锐的心噗通、噗通直跳,狂喜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已经这个时间了,小小怎么还没有离开?”带着心中的疑问,并没有看到林燕儿的米锐本打算就这样转身离开,而此时偏偏小小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了心中带有疑惑的他。
  小小先是双眸一怔,但是很快那样的视线便慢慢柔和下来,甚至带着一中想要让人哭的冲动,有点忧伤、有点悲哀,她的眼神在刹那间充满了无数种纠结的情感,让米锐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犹如烈焰骄阳烤灼着大地。
  “既然是这样,就面对她好了。”米锐整理了一下思绪与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然后以一个平常的、陌生人的姿态对着小小微微一笑,然后以老师爱护学生的口气对她说:“都已经放学了,你怎么还没有走?”
  “呃``````哦,我马上就要的,只不过在等人,不然自己这样离开似乎有些不太礼貌。”小小如实的回答着。
  听到小小这样的回答,再加上教室里根本就没有林燕儿的身影,米锐就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林燕儿事前安排好的。
  “燕儿这个丫头,为什么要这样做?”米锐不由得在心里责怪起她,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现,毕竟林燕儿也是为他好而已。
  “那个``````呃``````老师,我想请问一下。”看着记忆中舒适的那张脸,现在终于能够有机会能够和米锐单独在一起,这样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
  即便小小不说,米锐也知道他要问自己什么,就算是逃避,早晚有一天也要面对她提出疑问的时候,于是轻轻点了点头,“嗯,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吧。”
  小小犹豫了一下,“呃``````我想请问老师的尊姓大名。”问出这个问题,小小的眼中满怀期待,而米锐也知道她的这种期待从何而来。
  “果然是这样的问题。”米锐在心里轻叹口气,带着十分自然的与淡定的语气回答道:“那天你请病假,所以我说的时候你没有听到,我姓夏。”
  “姓夏?”说实话,在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小小满怀期待的心真的是一个大大的失落,她在想,如果眼前的人真的是米锐的亲戚那该有多好,只是想一回事,现实还要去面对。
  看到小小脸上的失望表情,米锐的心不是一般的痛,他真的好像把小小搂在怀里,然后对她说:“小小,我就是米锐哥哥,我没死,我回来了。”可是他不能,他不可以这样做。
  “至少也要告诉她自己的明白吧。”米锐心里这样想着,“毕竟来到这个班级的第一天我就已经说出了米锐,当时也不知道小小不在这里,而且她也早晚会知道的,只不过在面对小小时,我已经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名字,并且还要不停的躲着她。
  “那个``````呃``````老师的名字是?”还没等米锐开口,小小带着一种不死心的心理再次问道,只有一个姓氏她似乎并不满意,不是堂兄弟,说不定还是表亲呢。
  “算了,告诉她吧。”米锐努力抑制着自己心中涌动的情绪,沉了沉气,神态自若的、甚至带着一种玩笑的口吻笑着回答道:“我的名字有些奇怪,因为我母亲姓米,所以我的名字就被叫做夏米锐。”
  他告诉小小的是原本夏米锐的名字由来,而小小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震惊自然不必说,米锐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她的瞳孔瞬间扩大好几倍,“夏``````米锐?”
  前边那个字没有多大意义,小小在意的是“米锐”两个字,果是如此的巧合,不论是名字、外型还是其它感觉,这些都是那么巧合,震惊的让她一时间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夏米锐?”小小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慢慢向米锐走去。
  看到小小走向自己,米锐有些紧张的侧了侧身,她如此主动的靠近,自己在心中爱着多年的女孩就在眼前,米锐真的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内心情绪将感情瞬间爆发,当小小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米锐也已经随着她的靠近而走到了走廊里。
  他在奇怪着,自己为什么会无法正面的去面对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无论何时,他总想着逃避,而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的初衷。
  “小姐。”小小身后突然传出叫她的声音,使得小小停下了脚步。
  米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小小依然不停下自己前行的脚步,米锐包不准自己也许会在下一秒变为转身仓皇而逃,也许这样的比喻有些不恰当,但是在米锐矛盾的心里就是这样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
  小小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的那个人,同时脸色一变,连忙跑了过去,“对不起,让你在外面久等了。”她不停的道着歉,因为来人正是每天接送小小的司机。
  “小姐,你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不过,你怎么会这么晚还没有出来,你看,学校都没有什么人了,你知道季先生的脾气,他不准许你不守家规在外面晃荡,如果回去晚了,受到责罚的可是你啊。”司机并没有任何责怪之意,反倒是脸上充满了担心。
  “好了,我们快点走吧。”他说完转身正要离去,却因余光扫到另一个人而突然一怔。
  米锐虽然不在季家大宅里出现,但是这名在季家工作很多年的司机,曾经多次去米花匠家为季闵昊挑选办公室内摆放的盆栽。
  因为是摆放在办公室内的,所以那些盆栽都是由米花匠在家中精心的、随时照料与培育的,自然而然的,他也就认识了米锐那个印象中比较调皮的孩子。
  虽然时隔多年,但是米锐却也认得这个司机,既然小小能够感觉到自己,那么曾经多次见过自己并且有过交谈的司机也一定认得,所以在他看到自己的同时,米锐连忙转身向身后的方向走去。
  “小姐,那个人是?”司机带有疑惑的问道。
  小小并不知道司机认得米锐,她只以为司机问她为什么会有男人在身边,很怕季闵昊会知道并且追究此事,小小连忙答道:“她是我们新来的夏老师。”
  “新来的老师?你说他姓夏?”司机的眼中也充满迷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