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29章 为小小而争取

  柳蕙贞的手法真的很不错,只一会儿的功夫,小小被季闵昊剪得凌乱不堪的头发便被她修剪好了,发际在耳畔下,前边微微有一点长,使她在乖巧的面容中显露出一丝俏皮与可爱,与之前那个给人安静气息的披肩长发的小小完全两种感觉。
  可以说,这样的改变没什么不好,反而十分吸引眼球,看着镜子中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自己,小小的眼睛写满了赞赏与惊奇!“柳姨,你好厉害!怎么可以做到这样完美,如果我也可以像柳姨那样该多好!只可惜,我似乎笨笨的什么都学不好。”
  看到小小的表情露出了开心,柳蕙贞放心了,“只要她喜欢就好。”他轻抚着小小的头温柔的笑着对她说:“其实,大学的时候我是学习经济学的,但是毕业来到季氏集团工作并且接手了形象包装与设计这个领域,才开始自己学习相关的这一切知识,同时还要有一些艺术灵感,不过,只要你喜欢,不论什么时候学习,都可以学到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我也可以吗?”小小带着一种不确定的抬起头问道。
  “怎么不可以?只要你想到的完全可以去学习。”对于小小的话,根本毫不了解小小从小到大真正所处环境的柳蕙贞并不会明白,但是她却给予了小小莫大的鼓励。
  “我``````我可以的。”小小的话从疑问变为了自问,随即开心、兴奋的笑容在她的脸上渐渐放大,“我可以的,是吗?柳姨。”
  “可以,当然可以。”柳蕙贞虽然不是很明白、很了解,但是她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小小内心的那种激荡与开心。
  两个人的对视与默契的交流全部映衬在一双深邃的眼眸之中,季闵昊将错开的门缝轻轻关好,转身依靠在墙上深吸了一口气,“我似乎做了一件违背自己心意的安排。”
  从小小的房间出来,柳蕙贞便按照指示去了季闵昊的书房见他,轻轻敲了敲门,“季总。”
  “进来吧。”季闵昊答道。
  推门而入,季闵昊面色阴沉的坐在办公桌前直视着她,对于季闵昊这样的神情柳蕙贞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在季家的大宅子里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再加上之间自己看到的小小,柳蕙贞的心里还是止不住颤抖了一下。
  “柳姨,我因为比较尊重你,所以才会这样称呼你。”季闵昊的声音也同样的低沉,柳蕙贞并不知道他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包含着什么样的意思。
  “季总言过了,这样的称呼一直让我愧不敢当。”她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没有那么紧张,言语之中也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
  “你是公司的老员工,而且公司的形象包装也全靠你一人之手,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不过``````”季闵昊的话突然打住。
  “季总?”柳蕙贞惊诧的看着他,因为季闵昊话中的意思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威胁,在公司这么久,那些被他一个一个除去的公司元老们的事情柳蕙贞看的比谁都多,她从未担心过季闵昊会对自己下手,但是今天,她真的紧张了。
  柳蕙贞原本就不明白季闵昊为何会突然叫自己来这里,但是现在来看,他似乎想要将自己从公司那个位置拿掉,然后来这里成为小小的保姆,作为小小的保姆自己心里倒是没什么,只不过想到自己将会被赶出付出了全部青春与热血的地方,她的心里就止不住的难受。
  “柳姨,你不必担心。”季闵昊从椅子上站起身向柳蕙贞慢慢走近,“我不会像对待其他人那样对待你的,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做出让我为难的事情,是不是?”季闵昊的话语带着另一种意思,他看着柳蕙贞的眼神也充满了一种意味难明的味道。
  “季总说的没错,我当然不会做出对不起季氏集团的事情,只不过``````我不太明白季总今天叫我来这里的意图,你应该不会只想让我为季小姐理发那么简单吧?”柳蕙贞沉了沉气,还是将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你说错了。”季闵昊简单的回复,原本阴沉的面容突然唇角之间勾起一抹笑意,“我今天叫你来家里,完全是因为留意的手艺高超,小小那样凌乱的头发也只有你能够完美的修剪,只不过我的想法十分简单,纯粹是让你为小小理发而已。”
  虽然他的唇角挂着微笑,但是深邃的眼眸却写满了威胁,话到如此,柳蕙贞才真正的明白过来,季闵昊是在怪她刚刚对小小说的话有些过多了,想到这里,她的表情变得错愕的看着季闵昊!“季总,你``````”
  “没错,我的确看到了。”季闵昊并不否认自己之前的行为,“我希望你能够了解一件事,小小在我心中存在的意义只不过是要按照我的设定去行走的傀儡,其它的任何思想、任何事都不要灌输给她,不然的话,你会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柳蕙贞因为季闵昊的话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通过他简短的话,她明白了小小在这个家里是如何存在的,她没有人生自由、没有选择的权利,一切只能够以季闵昊的要求去进行,但是这个撒旦男人会为小小有着什么样的人生安排?
  柳蕙贞不由得在心中这样想着,“他还是恨的,因为恨,所以才会对小小如此,可怜的孩子,上一代的恩恩怨怨要由你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孩来承受,真是作孽啊。”想到这里,她看着季闵昊说:“季总,可否让我说两句话?”
  季闵昊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眼神告诉柳蕙贞她可以继续说下去。
  柳蕙贞沉了沉气,开口道:“季总,不管怎么说季小姐都是一个已经十八岁的成年人了,在法律意义上她已经过了被监护的年龄,所以``````所以季总应该放手让她去追寻自己想要做的事才对,而不应该这样``````”看到季闵昊突然阴沉下来的表情,柳蕙贞打住了后边话。
  她知道自己这样说冒着很大危险,但是她实在看不下去小小忍受这样非人一般的待遇,她就像一个木头人、稻草人一般做成的提线木偶,被季闵昊牵扯着而无法拥有自己的意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