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25章 我叫夏米锐

  女孩走出房间,关上门的瞬间脸上露出了受伤的神情,正当自己的情绪难以忍受即将哭泣之际,一只手在她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燕儿,何必要让自己这样难受。”
  女孩侧头看向温柔的对自己说着话的人,他叫林树德,是德宁集团董事长夏敏阳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也是他的秘书,而夏敏阳就是八年前将车祸现场的米锐救出来的那位夏先生,而刚刚那个被女孩称为少爷的男子,便是八年前已经在小小与季闵昊记忆中死去的米锐。
  这个女孩并不是林树德的亲生女儿,而是林树德在孤儿院里收养来的孩子,八年前,米锐被救活之后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床上,夏敏阳遍寻很多著名的心理为他进行治疗,经过两年的时间才将已经十六岁的米锐从受伤的深渊中彻底拯救出来。
  但是拯救他的并不是那些医生如何的劝导,而是已经十六岁、有了成熟思想的米锐逐渐了解到,他的救命恩人夏敏阳收养他为义子、并且立下遗嘱要他将来接管自己的公司。
  有了这样的身份,同时也为他日后向季闵昊复仇有着很好的通往途径,所以从那时起,米锐开始奋力读书、研习商业中的相关知识,并且在体育与散打上进行刻苦学习。
  他并不贪图夏敏阳的财产,但是他要用这样便捷的方式向季闵昊复仇,只有将自己变得强大,他才能够有足够的资本与季闵昊对抗,因为当初季闵昊像拎着小鸡一般将自己至于弱势的一幕一直在他的眼前浮现、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心,烧灼着他原本桀骜不驯的个性。
  从那之后,米锐一改过去的顽劣性格,他变得与以往不同的深沉、冷漠,强健中带着沉着与冷静,他在心里暗暗发誓,曾经答应过小小的事一定会做到,因为那个女孩是他内心中唯一的柔软所在。
  只要想起她当初的眼泪,米锐就会异常的心痛,那种心痛经常让他夜里难以入睡,同样,只要想起她天真可爱的笑脸,米锐原本烦躁的心情便会烟消云散。
  米锐虽然是以养子的身份在这个家里,但是外界却都以为他就是夏敏阳的亲生儿子夏米锐,大概是因为对于儿子的思念太过于强烈,以至于不愿意承认他已经死去多年的事实。
  因为这一点,所以除了他身边最亲近的秘书以及极少数人知道夏敏阳的儿子夏米锐在四岁那年死于车祸,大家几乎都以为着许多年夏敏阳一直将儿子养在国外。
  有了这样的经历,米锐又很巧的与夏敏阳的亲生儿子夏米锐有着同样的名字,所以这一切的巧合与纠结早就了他此时的身份,米锐以夏敏阳长大成人的亲生儿子夏米锐的身份回来了,同样他也是带着内心之中深深的仇恨回来的。
  当年,在米锐成为夏敏阳的养子时,家里又来了一个与自己同样大的女孩,她就是之前那个叫做燕儿的女孩,她是夏敏阳秘书林树德从孤儿院里收养的孩子。
  收养她其实也是夏敏阳的意思,因为他要给心灵受到严重创伤的米锐找一个能够很好照顾他、陪伴他的伙伴,而曾经在孤儿院生活过的孩子,内心也是希望得到抚慰的,所以她能够更好的知道米锐需要什么,而不会像那些大家小姐一样只会撒娇、拜金、惹人心烦。
  林燕儿仅仅在林树德身边生活了三个月便搬进了夏家,但是她一直称呼林树德为爸爸,许多年来她亲眼目睹了米锐的孤独、米锐的痛苦以及米锐的仇恨与思念,而逐渐长大的少女的心中,也开始渐渐的有了一个忧郁王子的身影,她开始在心中偷偷的将米锐的身影留存。
  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学习,米锐对她也非常照顾,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她照顾着、陪伴着米锐,而是米锐一直把她当成妹妹一般。
  尽管如此,但是林燕儿却一直在身份与地位上对米锐毕恭毕敬对待,大学毕业之后,又主动承担着米锐助理的工作,虽然他们以主仆身份相称,但是米锐却从未在真正意义上将她至于自己的地位之下。
  林燕儿喜欢米锐,不过她知道,米锐并不是自己能够企及的那个人,听了林树德的话,她的表情有些落寞,“爸爸,我知道自己这样的感情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你放心,我会调整好自己心态,不会让你为难,也不会让你为我担心的。”
  “你能够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林树德摸了摸她的头,“少爷一直不肯回家居住,所以夏先生让我给他送些日常所需过来,现在他的心情不太好,你明天交给他吧。”
  “嗯,我知道了。”林燕儿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林树德手中的包裹,“爸爸,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也是。”林树德再一次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随即转身离开了。
  看着林树德离去的背影,再次转头看了一眼米锐的房间,林燕儿轻叹了一口气,“算了,林燕儿,这样的感觉你也不是第一次,何必还要让自己如此伤感,喜欢少爷,就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只有这样少爷才会开心、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小小,米锐哥哥回来了,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独自一人站在房间里,米锐的心已经被小小唯唯诺诺的身影完全占据,“季闵昊,你不会得意很久,我也不会让你再欺负小小。”
  米锐的视线落在桌子上的另一份文件上,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你等着瞧,我不会用抢的,我只会要让你亲自屈服、将小小亲手送到我身边。”
  桌上的那份文件是一份记录着有关于季闵昊过去的一份重要调查报告,而这份报告一旦公布于众,将会使季闵昊瞬间进入漩涡潮流之中,他将深深的影响着季氏集团的名声与运营。
  这所米锐话费很多时间和金钱弄来的报告,只不过,现在的他并不打算使用这份报告搞.垮季闵昊,他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折磨着季闵昊的心,让他也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他可以等,可以与季闵昊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是现在的他要见到小小,而见到小小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接近她、进入她的学校。
  “我叫夏米锐,我要应聘贵校美术教师一职。”充满贵气与霸气的年轻男子站在校长办公室内将一份简历表投上,面带坚定的说着必须要达到目的的话。
  “你``````”校长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进入自己办公室的英俊男子,“呃``````这份先生,我们学校目前不需要美术教师。”
  “那么就请你想办法让学校需要美术教师。”站在夏米锐身边的林燕儿说道,“校长,你应该不会忘记,投资这所学校身后最大的股东是谁吧?”
  “呃``````当然不会忘记,是德宁集团夏``````”说到这里,他的眸光瞬间放大的看着眼前的人,“你``````你是``````”
  “校长,现在需要美术教师了吗?”米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再次反问。
  “啊,需要、当然需要,最近我正在为缺少美术教师而犯愁,正好夏少爷来了,履历表给我,我马上安排夏少爷上课。”校长很会见风使舵的说着适合时宜的话,毕竟管理一所这样大的私立大学是需要不菲的资金的,他怎么可能得罪自己身后的财神爷家的公子。
  在校长的眼里认为,米锐只不过是对于富贵日子感到厌烦了,所以想要换个工作、换个感觉,既然他喜欢,那就顺着好了,反正对于自己没有任何损失。
  “校长,我需要你明白一件事。”米锐面无表情的说道。
  “夏少爷请说。”校长有些紧张,他不知道米锐要说什么。
  “以后不要叫我夏少爷,我叫夏米锐,是贵校新到任的美术教师,请校长记住这一点。”
  “啊,原来是这件事。”校长有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我明白了,夏米锐老师,今天下午就有一节美术课,请夏老师准备一下吧。”不愧是一校之长,应对能力绝对超强。
  得到校长的话,夏米锐微微点头,“另外,我还有一件事。”
  “还有?”校长又被他的话拉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这位同学叫林燕儿,是今天刚刚入学的,希望校长办理一下相关手续。”夏米锐的姿态完全是一种压迫式的告知。
  “啊,好、好,我知道了,林燕儿同学也请自己选择喜欢的班级入读吧。”校长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这样做,但是归根结底,在他心中最后的定论就是:这是有钱人家孩子的游戏,随他们去好了,玩够了、自然就会离开。
  “嗯。”米锐犹如领导一般嗯了医生,随即与林燕儿转身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哎!这个小子,冰冷的还真是让人冒冷汗啊!”见到他们离开,校长有些如释重负的擦了擦额头上紧张紧张而冒出的冷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