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恶魔少东的傀儡宝贝 > 第015章 心中的柔软、八年以后

  “季先生,天已经这么黑了,小姐还没有回来,我们是不是要``````”管家试探性的问季闵昊,对于自己这个脾气有些反复无常的主人,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说,眼看着天黑,还是犹豫着问了季闵昊。
  季闵昊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双眸凝视着远方的黑暗,原本他不想去注意那个孩子,但是深藏在自己心中的那丝柔软还是让他没有按耐住,拿起衣架上的外衣转身走出了书房。
  “季先生,要不要多派一些人手?”管家连忙跟在季闵昊的身后问道。
  “不用。”季闵昊冷冷的回答,“我想,我应该知道她在哪里。”看着季闵昊离去的背影,管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季闵昊走出季家大宅,站在夜幕下银白色的世界环视着四周,不用想,小小一定在米花匠一家原来居住的房子里。
  这是季闵昊第一来到这里,虽然这个房子是他安排给米花匠以及他的家人居住,但是他自己却从未走进过这里。
  推开房门,寒冷的气息迎面而来,尽管是在屋里,但是因为没有人使用取暖工具,所以屋里似乎比外面还要寒冷。
  虽然没有开灯,但是白色的积雪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将屋内映出一片白光,视线微微下移,小小蜷缩在窗户下面的身影进入季闵昊眼帘,“该死的丫头!难道想这样冻死自己、让我觉得愧疚吗?”他不由得在心中低咒一声。
  踱步走到小小身边,很想就这样将她拎起来,却放下了抬起的手,努力抑制自己不太平静的气息,用脚尖儿碰了碰小小,“喂,起来!”小小一动不动,还是那样的姿势、双手环抱着腿,双眸紧阖蜷缩在那里。
  得到这样的回应,季闵昊心中更加觉得有些不.爽,因为这已经是今天小小不知道第几次忤逆他的意思,“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这样与我作对?”威胁的话语,依然没有得到小小的回应。
  依照往日对小小的了解,她不可能有这样的胆子不停的忤逆自己的意思,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腾而起,蹲下身仔细查看她的情况,原本处于寒冷的小脸此刻却带着一种异样的红晕,“生病了吗?”抬起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热度烫的吓人!
  “丫头,我想做的事还没有真正开始,难道你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逃离吗?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可以!”伸手将小小抱进自己怀里,她消瘦的、软弱无力的身子依偎进自己怀里的同时,季闵昊明显的感觉到心砰然一跳!这种感觉让他异常震惊!“季闵昊,你怎么会``````”
  他是无情的,不可以心软,尤其是对这个孩子更不可以,定了定神,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季闵昊,今天你救她,完全是因为要向她施展的报复还没有实行,并非因为她生病到快要死去而紧张!”心中这样告诉自己,于是抱起小小走出房子,径直向季家大宅方向走去。
  三天后“好暖、好柔软的感觉,我是不是在天堂啊?”全身传来舒适的感觉,使小小一时间产生了一种幻觉,“这是哪里?”对于一楼的客房,她完全感到陌生。
  “小小,醒一醒,你已经昏迷了三天,如果在这样下去,你会死掉的,我不会允许你就这样离去醒一醒。”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霸道,是那样的熟悉,随即,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轻抚着她的额头,然后带着一种放心的语气说:“还好,发热的症状已经退了,只是,为什么还不醒来?”
  “季先生?这个声音是``````是季先生吗?”小小的心中充满疑问,虽然她不太肯定,但是这个声音的确是季闵昊没错,“是季先生!一定是季先生!”
  小小很想伸出双手拉住轻抚着自己额头的那只大手,但是不论她怎样努力,都抬不起自己屋里的双手,“季先生``````是你吗?”竭尽全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努力半天,眼皮终于在犹如灌铅的状态下缓缓挑起。
  “我可以看到的,一定是季先生。”终于,终于睁开了眼睛,模模糊糊的视线,一道修长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转身离去,她想要再将眼睛睁大些,可是却没有任何力气。
  心中有些焦急,微皱着眉终于睁开双眼,但是逐渐清晰的视线里却是一个陌生人的身影,虽然也是那样高大、修长,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张脸,“你是``````”
  “小姐,你醒了。”那个男人对她温和的笑着,“我是季家的家庭医生,小姐发烧了,所以你哥哥要我来为你看病,昏迷了这么久,你终于渡过了危险期,因为你生病,季先生一直不眠不休的照看着你。”
  “我哥哥?”小小迷糊了,“是谁?是季先生?”她更加迷惑了,但是以后后边的话让她的心一阵阵的跳跃,心中不由得开心的问着自己:“季先生担心我吗?他在照顾我?”
  医生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在他看来,一个几岁大的孩子问出的那些问题其实很让人感觉到疲倦的,因为他们会不停的问这问那,完全不了解小小的个性、以及她与季闵昊之间微妙关系的医生交代了相关事宜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哥哥``````是谁?难道``````真的是季先生?”小小轻轻摇着头,“怎么可能,如果是哥哥,怎么会对我这样坏?而且``````小小是孤儿,怎么会有哥哥?”
  医生走出房间,对站在房间外的季闵昊汇报过之后离开了季家,看着医生离开,想起自己刚刚的失态,如果不是医生在那里,也许他的身影就会被小小看到,还要他及时抑制住心中的那丝柔软,却让小小将他的身影误以为是医生。
  “小小,我对你太过于仁慈了,这样的事以后绝对不可以!”季闵昊用力握紧双拳,带着一种烦躁与愤恨离开了季家,继续他曾经每次离开便消失几天的历程。
  八年以后“小小,今天放学后咱们一起去游乐场玩,好不好?”课余时间,几个女孩子围坐在小小的书桌边询问着她的意见。
  “这个``````”小小感到一丝为难。
  “好了,你们不要问小小了,你们什么时候剪过她和咱们一起出去玩的,人家是乖乖女,不要破坏这种感觉。”不知实情始末的一个女孩逗趣儿的说道。
  “对不起了,我家里管得很严的。”小小露出抱歉的神色。
  “好了,我们明白。”几个人拍了拍她的肩,露出一丝同情的眼神。
  “叮铃铃~~”
  上课铃的声音响起,女孩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她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小小心中一阵难受。
  如今已经十八岁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当年青.涩的模样渐渐褪去,清秀的容颜带着几分可爱,同时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忧郁,曾经因为缺乏营养而枯黄、稀疏的头发,此时也变成了浓密而飘逸的披肩秀发。
  “小小,那些事情不是你可以企及的,季先生已经同意你离开季家、进入这所大学学习,你就要好好珍惜这样的机会,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永远也不要想、不要想!”
  心里再一次重复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规劝,因为只要这样想,她才会将心中的那丝渴望在内心深处泯灭,对于季闵昊,小小永远只有服从,他不仅仅是抚养自己长大的恩人,同时也是可以将她从天堂打入地狱的恶魔撒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