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季家的小姐,居然和一个花匠的儿子交朋友,还弄得满身满脸脏兮兮的,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发生这样不合身份的事!”季闵昊冷冷的、带着一种嫌恶的眼神瞥了她一眼,那样的厌恶之色瞬间将小小的心冷冽刺穿,并且将她弹出很远!
  小小跌坐在地上,冰雪透过手掌渐渐袭击整个身体,她只是那样怔怔的看着盛怒之下的季闵昊,不懂、不明白,为什么季闵昊会如此厌恶自己?那个居高临下倪视着自己的男人,他虽然有着希腊通话中王子的英俊、潇洒的面容,却狠毒的犹如地狱中嗜血为生的黑暗恶魔。
  季闵昊扔给她的那块大大的男士手绢像一片风中残叶一般缓缓飘落,视线随着飘动的手绢下移,看着它落在自己的裙子上,季闵昊警告的话也随之充斥在她的耳中、脑中、心中。
  丢下那些让小小幼小的心灵中充满伤痕的话,季闵昊修长的身影在她的视线中渐渐远去,直至成为一个点完全看不到,“季先生小小到底需要怎样去做,才能够让你不再讨厌我?”小小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手中拿着季闵昊丢来的手绢,茫然无知的站在雪季的花园中。
  “其实``````其实小小的希望很简单,我并不奢望季先生喜欢我,只是``````只是你不要再打我、不要再骂我,希望季先生别用那样厌恶的眼神看着我,难道``````难道小小真的是一个坏孩子吗?真的是一个讨人厌的孩子吗?”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之中争相挤出,原本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此时红肿的让小小感觉到有些酸痛。
  下意识的动作使她抬起手、用季闵昊丢来的手绢擦拭着自己酸楚、伤心的泪水,手绢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洗衣水的清香,因为是季闵昊放在衣兜里的手绢,所以这股清香应该是在衣服上沾染到的。
  “季先生的手绢味道真的很好闻,就好像是季先生身上的味道一样清香。”小小拿着手绢,在自己的小鼻子前轻嗅着,季闵昊的身上就是这种淡淡茶香的味道,每一次她接近季闵昊,都会被他身上这股清香所吸引。
  年仅十岁的小小对于季闵昊的这种感觉、完完全全出自小孩子对于外界的的第一印象,而这个印象属于感官与嗅觉的印象,并不带有其它嘈杂的情愫在里面。
  季旻昊回到房间,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回想着之前发生的那一幕,“贱.女人,你生的女儿简直和你一个德.行,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用自己的外表勾引别人,这样的个性,长大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看来,我需要对她日后的言行举止进行一些必要措施。”
  冰冷的双眸蒙上一丝残忍的色彩,只要一想起当年的那段往事,他的心就会狂躁、愤怒!并且每一次看到小小,都会想起那张曾经毁掉自己原本幸福一切的女人,看到她会发怒,不看她,又会感到异常的心烦意乱!“我的手是沾染着鲜血而走到现在,所以,我不在乎还会有更多的鲜血溅满我的全身,小小,你的地狱才刚刚刚开始。”唇角勾起一丝张狂、残忍而邪肆的笑意!
  自从那天发生的这件事之后,接下来的三天,季闵昊都没有回到家,也许是因为每次见到小小,都会让他心生一股无名之火,所以他才会刻意留在外面,不过这样的做法,倒使得小小松了口气,起码能够有几天比较平安的日子可过。
  在得知季闵昊第二天早早的就离开,于是小小又偷偷来到那天发现米锐的地方,因为不知道米锐的家在哪里,而且经过那天的事,她也不敢去问米锐的爸爸关于米锐的情况。
  连续三天,晓晓都坐在那个大花园中已经结冰的的小溪旁,眼睛注视着那道爬满蔓藤的、长长的围栏墙,期望能够再一次见到米锐,因为是冬天,蔓藤都是紫黑色的,枯萎的有些让人想哭,就好像她不被重视、弱小的生命一般。
  从小小有记忆开始,就一直生活在那个没有温暖的孤儿院,因为孤儿院地处极其偏僻的乡村,甚至很少有人知道那个孤儿院,那是一个私人开办的孤儿院,开办孤儿院的人是为了能够为自己博得一个“大善人”的称号,但是谁也不知道,背地里他却残忍的对待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并且威胁他们不许说出去,不然就会将他们丢出去不管。
  从小没有父母的孤儿很怕那种无依无靠的无助,即便这里吃不饱、穿不暖,而且还要经常做一些事情,做不好还会挨打受骂,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离开,因为这里毕竟是一个可以避风、可以睡觉的地方,虽然吃不饱,但还是有饭可以吃的,虽然穿不暖,起码还有衣服可以穿,只要这样一点点的要求,他们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不过,自从小小离开那里,她便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去那令她心颤的孤儿院,即便季闵昊对她不好,但是她还是可以忍受,只要不回去,她会听话、会很乖的,由此可见,那座孤儿院对待这些可怜的孩子,还不如季闵昊对待小小,起码小小能够吃得好、穿得暖,还会住在这样华丽的“皇宫”之中。
  想起那天米锐的爸爸说着那些要修理他的话,小小虽然为他担心,但是仍然觉得,有那样一个爸爸在身边,感觉还是很幸福的,因为她记得自己瞬间看到的、从米锐爸爸的眼神之中流露处的那种感情,是带着深深的爱护与担心。
  “小小也好想有那样一个爸爸。”她对着水中自己小小的身影默默念叨着,“被收养的小孩子不是都有爸爸妈妈的吗?为什么我只有季先生?那么``````季先生是不是和爸爸是同样的定义?可是``````如果是同样的定义,为什么季先生讨厌小小?”
  心中默念着这些让她迷惑的事情,小小的眸光变得黯淡下来,“为什么季先生不可以像爱护女儿的爸爸一样对我呢?我到底哪里让他感到讨厌了?”小小不明白、她更加不知道季旻昊对于她的恨意与讨厌,完全是因为她那个不负责任的母亲,而她对于季闵昊的爸爸定义也应该全部取消,因为季闵昊仅仅比她大十岁,叫哥哥才更加合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