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季闵昊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小小的心中突然吹过一阵阵让她身心寒冷、并且异常颤抖的冷风,不知道比起暴虐的季闵昊,在自己违背了他那些虽然不平等、但是却让小小不敢违抗的条件之后,会怎样对待她?
  米锐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心想:“原来他就是爸爸经常提起的、这个别墅里的主人。”园丁老米对于季闵昊这个雇主还是比较尊重的,只不过他回家之后经常会对老婆念叨着季家的少爷有着如何冷漠的个性,有着超出常人的能力管理一个大企业,自然,他不会知道季闵昊对于晓晓做过的事情,因为季闵昊从来都不许家里的佣人接近自己的房间,他需要私人的空间,这是他的禁忌,也是小小第一天来到季家所犯下的错误。
  米锐如此直视自己的眼神让季闵昊极其不.爽!因为这个小子不仅仅触犯了自己在这个家中定下的规矩,更是故意接近小小,与她成为朋友。
  季闵昊霸道的想法,小小的人生只能够由自己主宰,她的一切命运全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除了他季闵昊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接近这个女孩,就算对方是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孩子也不可以,“出去。”季闵昊轻启薄唇淡淡的、似乎带着一丝平静的语气,说着让人感觉不到平静与淡意的话。
  “季先生!”听到季闵昊这样说,小小惊讶的一时忘记惊呼出声!季闵昊平日里对小小的态度极其冷淡,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季闵昊居然会对米锐也如此,并且说着这样伤害人自尊心的话,“季先生,米锐哥哥他``````他是我的好朋友。”
  小小是在心中鼓起来很大的勇气才说出的这句话来的,他希望季闵昊能够同意米锐留下来,“季先生,他是宅子里园丁的孩子,他不可以来这里和我做朋友吗?”小女孩独有的单纯想法,同时也让季闵昊露出了危险的警告气息。
  “哥哥?”小小称呼米锐的这个称呼,让他心里感到异常的不爽!“啪!”重重的一巴掌甩在小小脸上,由于蛮力的关系,她的身子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白皙稚嫩的小脸瞬间浮现起几个红红的手指印,“是谁准许你叫他哥哥的?”阴冷的语气是周围的空气瞬间冻结!
  看到小小被打得摔倒在地上,米锐连忙蹲下身扶起她,然后带着恨意与诧异的眼神抬起头看着季闵昊,“你为什么要打她?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面对米锐的指责,季闵昊并没有给予回答,他只是居高临下的倪视着脚下那两个此时对于他来说还是渺小的存在着的身影,冷魅的眼神似乎要杀死人一般使人发寒!
  看着季闵昊如此阴沉的目光,小小吓得全身止不住的发抖,小脸也面无血色的煞白,顾不得脸颊上烧灼一般的疼,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老老实实站在季闵昊面前,颤抖的说:“季先生,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今天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了他吧!”
  对于小小为了米锐而忍受内心的害怕对自己求饶,季闵昊内心烦躁之气再次被瞬间点燃,他微眯着眼紧盯着那个站在自己面前依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男孩,瞳孔慢慢收缩,大手一把拽过他的衣领,将米锐像拖起一只小鸡仔一般从地上提拉起来!虽然米锐是个男孩子,但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面对季闵昊,他也只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任人宰割。
  看到这样的场面,小小被吓得惊慌失措,忍不住叫了起来,“啊!季先生,不要!”她忘记季闵昊交代自己的话,情急之下连忙伸出双手拉住他的衣襟,“季先生,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你放下他,不要把他扔出去摔死,求求你了!”
  小小哭的是梨花带雨、伤心欲绝,就连求饶的话也是说的如此严重,因为在她内心之中对于季闵昊的认识除了是收养自己的人,同时也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男人而且他不单单是脾气不好,而且是非常暴虐的男人,他会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列举出一大堆自己犯的错误,对于米锐这样偷偷溜进宅子里的人,又会是怎样的处决?
  当小小看到季旻昊一把将米锐提起来的时候,心中第一个反应就是暴虐的季旻昊要将米锐扔出去、摔死!听到她这样的求饶,季旻昊不由得一声冷笑,“哼!小小,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存在?”
  “什么?”小小哭红的双眼之中带着疑惑不解的看着季旻昊,“季先生,你刚刚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确,年仅十岁的她,对于季闵昊话出三分而留七分的意思根本就无法理解。
  “我的意思是说,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暴虐到什么也不考虑,直接将他摔死的人吗?”季闵昊第一次在小小说听不懂的时候出言解释。
  这样的问话小小能够听明白,不过明白之后,她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刚刚自己完全是一时着急将那样的话说出了口,但是现在季旻昊让她说出心中的感觉,小小却不敢吱声了,因为她明白,季闵昊之所以这样问,多半是因为她刚刚的话,而心中有了不愉快。
  确切的说,自从小小认识季闵昊的那天开始,就从来都没认为过他是一个心平气和的人,季闵昊总是在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的情况下对她动怒,有时候,就连她在季闵昊的面前经过,都会招来他的责骂与厌恶的神情。
  既然出现会惹得他不高兴,那么躲着不出来就好了,但是当小小躲着季闵昊而不出现时,他依然还是不高兴,所以,如果季闵昊在家,却接连几个小时不见小小的身影,那么他一定会在见到小小的时候,对小小进行一番责难,似乎看到她害怕、看到她哭泣,季闵昊的身心就会感到舒服,这是因为仇恨演变而成的一种病态,是完全让人无法让人不了解的感觉。
  小小心里知道季闵昊是不喜欢自己,所以才会这样子对待自己,但是又不明白,为什么他不喜欢自己,却要收养自己?所以当季闵昊不在家的时候,她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惬意,但是心里还会感到奇怪,对于这样一个暴虐的监护人,他不在家,自己应该更高兴才对,反而会在悠然自得的时候,心中不知不觉的就会想起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