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班前的警卫是最懒散的,尤其在这黎明前时分,除了频频看表,期待扑好好睡一觉之外,他们也懒得再跑一趟巡逻了。

佟心蕊一行人就把握了这一段时间,悄悄溜进了黑毓尔的病房,匆匆忙忙把带来的衣物帮他穿上,之后三个人一齐担忧地望着他虚弱疲惫的脸色。

“毓尔,你行吗?要不要麦可背你?”佟心蕊怯怯地问。

黑毓尔瞪了麦可一眼。“不用!”他冷冷地说。

麦可和杰只好一人一边撑起他迹近于软绵绵的修长身躯,开始半抱半拖地带着他逃命。可没跑多远,他的粗重喘息便一声比一声大,到了爬楼梯时,他就开始咳嗽了,他们只好停下来让黑毓尔喘口气。

佟心蕊蹲在他前面,心疼地为他擦拭满头大汗。“对不起,毓尔,电梯那边有警卫,所以我们只能爬楼梯。”

黑毓尔无力地瞟她一眼,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麦可焦急地看看手表,旋即不安地低语道:“小主人,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您还撑得下去吗?要不要我……呃,背您?”

又是狠狠地一瞪眼,不用解释麦可也能了解那一眼的意思,只好再次和杰一人一边撑起小主人继续奔逃。直到快到大门的转角前,他们突然停了下来让黑毓尔坐在地上喘息,麦可和杰小心翼翼地从转角看出去,一眼后便缩了回来。

“两个。”麦可说。

杰颔首,一声不吭就猛然窜了出去,几声轻响后,杰就回来了。

“轻而易举。”

几个人又撑撑扶扶地来到第一道厚重的闸门前。

“小主人,现在就得靠您了!”

低垂的脑袋无力地抬起来,看得出他非常努力要打开那道比银行金库铁门还要厚重的闸门,可是一连串的吃力奔逃让他的意识陷入半混沌的状态,他的眼神涣散,似乎无法集中注意力。

“毓尔,毓尔,看着我!”佟心蕊更急了。“毓尔,你现在不能昏过去,听到了没有?要昏也得先把门打开了才能昏,否则你就得留在这里让人家当天竺鼠做实验了!”

黑毓尔眨了眨眼,似乎正在努力集中注意力。

“对,就这样,我们一定要逃出去才行,否则搞不好他们还会剖开你的脑子看看有什么不同呢!”呃,好像残忍了点,但是她就曾经那么想过。

终于,他的视线清晰了些,缓缓地,他转眼望向闸门,一分钟后,“喀地”一声,闸门突然很缓慢地打开了。那是电动门,锁开了就会自动打开。

到了第二道门,也是重见天日的最后一道闸栏,麦可和杰也很轻易地联手制伏了四个警卫,可是……

“完了!他昏过去了!”

佟心蕊绝望地叫道,三个人面面相觑,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惊慌失措。

“怎么办?我们不能让他再被抓回去啊!”

麦可咬了咬牙,毅然道:“我去把恩得押过来,让他替我们开门!”

“也只有这样了。”佟心蕊颔首,随又蹙眉道:“不是问他密码就好了吗?”

“不行。”麦可厌恶地瞪一眼大门。“这门有三道锁,分别要由密码、掌纹和视网膜来开启,所以我一定要带他来。”

佟心蕊恍然。“这样……那好吧,你快去,小心一点,时间没剩多少了。”

“我知道。”麦可说着,朝杰严肃地点了点头。“杰,小主人和小夫人就暂时交给你一个人了。”

“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让任何人碰到他们一根寒毛的!”杰庄严地许下承诺。

麦可满意地拍拍他的肩,再朝佟心蕊点个头,转身就……

“喀!”

呃?

三个人不约而同将狐疑的视线向闸门投去,随即震惊地张大了嘴!因为闸门正自动缓慢地打开……

楞了几秒,麦可首先回过神来。

管它是怎么开的,先逃出去再说!

于是他低喊了声“快走”,便推了推杰,两个人一起把黑毓尔撑出去;佟心蕊也急急忙忙地跟在后头跑。四个人踉踉跄跄地奔跑到晨光照耀下的枯草地上便“啪”地一下,全倒了。

可才喘了几口气,佟心蕊刚把黑毓尔抱在怀里亲两下,警钤竟然响了!

“该死!”麦可咒骂着跳起来。“怎么这么快就……夫人!”咒骂骤而变惊呼。

夫人?

佟心蕊茫然地抬起头,视线及处,一个看不太出来实际年岁的娇小女人正轻盈地朝她走来。她有着一副非常奇特的面貌,那么可怜生生的,仿佛历尽多少沧桑、尝尽无数苦痛似的,又哀怨又委屈,是如此地惹人怜惜、招人同情。

然而,她那双盈盈的大眼睛却又闪烁着诙谐与慧黠的光彩,唇边更是噙着一朵大大的顽皮笑容,仿佛她刚刚做了某件极为有趣的恶作剧似的。

“主人!”

主人?

佟心蕊一听到麦可和杰的恭谨呼唤声,很自然地就随之望过去。可才一定睛,她就傻了眼。

老天!那……那……那不是……

该死!当然不是,但是……

他们真是的像极了!

虽然惊人的美貌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铸造出来般的相似,也同样的长发飘扬,还有一般的颀长身材,可再仔细一看,她却仍然可以肯定前面不远处背手伫立的男人绝对不是黑毓尔。

五官还是有些微的差异,但最明显的是,他比黑毓尔多了分更深沉的成熟与绝对的残酷邪恶;而且与那个有着奇特长相的女人一样,也看不出他的实际年岁。

无视于一大群从实验室冲出来的警卫和工作人员,沈怜怜在佟心蕊面前蹲下,佟心蕊本能地抱紧了黑毓尔,虽然明知道他扪一定是黑毓尔的父母。

沈怜怜慈爱地笑笑,温柔地拂去黑毓尔脸上的发丝。

“唉,这孩子跟他爹地一样,必得先历经一次灾难之后才能完全得到爱人的心。”她轻叹。“或许这是黑家的男人必经的劫难吧!”

佟心蕊情不自禁地脱口道:“那黑家的女人呢?”

“黑家的女人?”沈怜怜又露出了顽皮的笑容。“黑家的女人就比较能干了,老是把男人整得惨兮兮的,而且她们喜欢的对象也很特别喔。”

“多特别?”佟心蕊忍不住好奇地问。

“等你看到小蝉的丈夫就知道了。”沈怜怜说着,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倏地凝住了她。“你会和我们回去吧?”

“会!”佟心蕊肯定而坚决地回道,不假思索地。

怜怜满意地笑了:“你爱他吗?”

“我爱他!”佟心蕊不容置疑地宣示,依旧是毫不迟疑地。

沈怜怜抚挲了下黑毓尔的脸颊。

“他也是爱你的,但是黑家的男人从不把爱说出口,甚至,他们认为自己是没有爱的。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实,黑家男人的爱比天底下任河男人都要炽爇浓烈,能得到黑家男人的爱……”

她突然侧首去凝睇着那个陰森寒酷的男人。

“你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我相信。”佟心蕊却是注视着怀抱中的男人,诚心应道。

间言,沈怜怜愉快开朗地笑了。她向麦可点头示意,麦可便赶忙过来将黑毓尔拖往路边的大轿车去。

沈怜怜起身,佟心蕊也跟着站起来,打量她半晌,沈怜怜而后失笑。

“原来黑家的男人都喜欢矛盾的女人啊。”

佟心蕊微微一楞,然后想到自己清秀的五官和火爆的身材,还有对方惹人哀怜的面貌却配上顽皮开朗的个性,嗯,真的都很矛盾哩!

她不觉也跟着笑了。

“走吧!”沈怜怜亲爇地挽着佟心蕊的手也往轿车那边去,眼神淡淡地朝黑圣轮与警卫对峙那方向瞄了下。

“其它的交给他们男人处理就好了。”

“喔。”佟心蕊忍不住偷瞧了瞧那个脸色越发凶残粗暴的男人,心头不觉开始长毛,她忙拉开眼,随口问道:“你们怎么能这么刚好及时来到?”

“小蝉要我们来的,她说你们需要帮忙。”

对喔,她早该想到了,佟心蕊暗忖。可是……

“她为什么不事先警告毓尔会有这种事发生呢?”

沈怜怜俏皮地挤了挤眼。“我刚刚不说了吗?黑家的男人必须历经一次劫难才能完全得到爱人的心,我想,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

嗯……也对,没有这件事发生,她又怎会去正视自己的真正心意呢?佟心蕊想着,不由叹了口气。

“怎么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或许有些小迷糊,但那只是因为我常常有些心不在焉而已。可没想到碰到这种有关一辈子的大事,我却比谁都愚蠢。”

沈怜怜斜睨她一眼。

“在感情方面,女人在看清自己的心以前都是盲目愚蠢的。”

那是一辆加长型的大轿车,里面全铺满了毛茸茸的地毯和豹皮坐垫。黑毓尔被安置在侧面的长座椅上,麦可很细心地为他盖上了两条毯子;佟心蕊一上车便坐在他身边地毯上握住他的手,渴望他快快张眼来看她。

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倏地转过头去望向车窗外,正好瞧见长发飞扬下,所有从实验室里冲出来的人全飞跌了出去;心头一惊,她忙又转向坐在后座的沈怜怜,正要开口,沈怜怜却抢了先。

“不用担心,他答应过我不会太过分的。”

佟心蕊想了想,那些人的确需要受点教训,但是……

似乎看穿了她的思绪,沈怜怜又说:“以他的个性来说,他会把整座实验室都埋在地底下最深处,教它永无重见天日的机曾。”佟心蕊倒怞一口气,沈怜怜忙露出安抚的笑容。“不过我不准他伤害人命,所以我猜测他会叫他们把人全给赶出来后,再把实验室毁了、埋了!”

佟心蕊松了一大口气。“那里面也有很多无辜的人的。”她解释。

“我知道。”沈怜怜望着窗外。“这是我的使命,防止他成为一个大恶魔。同样的,你在那一天、那个地点碰上了他……”她回过头来看着黑毓尔。“所以你也有同样的使命来防止他成为一个大恶魔。”她笑了笑,又追加道:“不过你比我轻松,因为这孩子没有他父亲那么冷酷残暴。”

佟心蕊听着,不经心地又朝窗外看去……

“耶,你看,好像真的是在叫他们出来耶!”她指着窗外叫着。

只见黑圣轮又恢复背手昂立的姿势,而从实验室出口正陆续有一批批人员出现,有人茫然、有人惊恐、有人诧异,俱在一旁聚集。

一声低低的声吟唤回佟心蕊的注意力,她忙转眼去盯着黑毓尔,口里轻轻低唤:

“毓尔、毓尔……”

他微蹙了下眉宇,而后睁眼,目光无神却清澈,佟心蕊一见便大喜过望地在他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老天,你总算醒了,早告诉你别老爱吓人的嘛!”

黑毓尔眨了眨眼。“我们出来了?”他语声低弱地问。

“出来了,而且……”她神秘兮兮地一笑,还故意挡住他的视线。“猜猜是谁帮我们打开第二道门的?”

“猜猜……”黑毓尔皱眉,随即警觉地转动绿眸观察他所处的空间。“这是哪里?”

“猜猜喽!”佟心蕊依旧卖着关子不肯说。

黑毓尔又打量几眼,再沉吟半晌。“这是黑家的车子……是我弟弟来了吗?”

“错!”

“错?”黑毓尔睁了睁眼,蓦又沉下脸。“别告诉我是我父亲来了!”

佟心蕊失笑。“如果我就是要告诉你是你父亲来了呢?”

“什么?”他脸色更难看,而且还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佟心蕊想阻止他,可是他坚决着要起来,她只好反手扶着他坐好,还从地毯上爬起来坐在他身边撑住他。

黑毓尔刚坐好,双眼一抬,赫然见到正对着他笑的母亲,不由更惊诧地叫了起来。

“妈?你怎么也来了?”

沈怜怜做作地轻叹一声。“没办法啊,你爹地总是不让我离开他太远的,这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黑毓尔陰沉地望着车窗外的男人。“他来做什么?”

“小蝉叫我们来的喽!”

“该死!叫任何人来都可以,为什么是他来?”黑毓尔低吼。

沈怜怜无辜地眨眨眼。“因为我想来嘛!”

黑毓尔愣了愣,随即不满地叫了起来:“妈!你……”

一听他的叫唤,沈怜怜蓦地垮下了脸,很是哀哀怨怨地瞅着他。

“以前你都叫我妈咪的,现在……”她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你长大了嘛,妈咪已经不稀奇了……”嘴唇那么似真似假地抖了抖。“妈咪想你嘛,所以就缠着你爹地陪我来看看你喽,没想到……没想到你却嫌妈咪这个老太婆……”

黑毓尔脸颊怞搐了下,随即咬牙切齿地说:“我没有邢个意思,妈……妈咪,我只是不想……真天杀的该死!”他低咒。

真是跨世纪的招数,打遍父子两代无敌手,沈怜怜这一招依然所向无敌!

佟心蕊好稀奇地看着沈怜怜的“表演”,不由自叹弗如!如果她不是女人,恐怕也会被沈怜怜逼真的演技骗去。

哪有人吸了半天鼻子却没半滴泪水呢?

趁黑毓尔忙着诅咒父亲、诅咒自己时,沈怜怜悄悄地向佟心蕊挤了挤眼,佟心蕊不由失笑;黑毓尔立刻转眼来怒瞪她,她赶忙敛去笑容摆出一个无辜的神情,黑毓尔狐疑地眯了眯眼。

沈怜怜暗笑着想替媳妇解围。“喔,对了,我说小毓啊,你……”

佟心蕊一听就大大楞了一下!

“小玉?”她怀疑自己听错了,所以赶紧问个清楚。“谁是小玉?”

沈怜怜指了指黑毓尔。“他喽,他不是叫毓尔吗?可是我都叫他小毓的。”

“他?”佟心蕊神情倏地变得极其古怪。“小毓?他叫小毓?”

沈怜怜颔首,佟心蕊猛眨眼。

“我叫他毓尔……”她喃喃自语,而后唇角怞搐了下。“小毓……小玉?毓尔……玉儿?小毓尔……小……小玉儿?”

她总共憋了十秒,看了看满脸不解的沈怜怜;又偷觑了下神情陰郁的黑毓尔,于是,她再也忍不住爆笑出来了,“哈……天哪,小……小玉儿?你……你居然叫……叫小玉儿,康……康熙的老……老妈耶!”

沈怜怜莫名其妙瞧了半天,忍不住扯扯儿子的衣袖问:“你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吗?她到底在笑什么?”

终于,生平头一次,黑毓尔忍不住受不了地翻了个大白眼。

交班前的警卫是最懒散的,尤其在这黎明前时分,除了频频看表,期待扑好好睡一觉之外,他们也懒得再跑一趟巡逻了。

佟心蕊一行人就把握了这一段时间,悄悄溜进了黑毓尔的病房,匆匆忙忙把带来的衣物帮他穿上,之后三个人一齐担忧地望着他虚弱疲惫的脸色。

“毓尔,你行吗?要不要麦可背你?”佟心蕊怯怯地问。

黑毓尔瞪了麦可一眼。“不用!”他冷冷地说。

麦可和杰只好一人一边撑起他迹近于软绵绵的修长身躯,开始半抱半拖地带着他逃命。可没跑多远,他的粗重喘息便一声比一声大,到了爬楼梯时,他就开始咳嗽了,他们只好停下来让黑毓尔喘口气。

佟心蕊蹲在他前面,心疼地为他擦拭满头大汗。“对不起,毓尔,电梯那边有警卫,所以我们只能爬楼梯。”

黑毓尔无力地瞟她一眼,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麦可焦急地看看手表,旋即不安地低语道:“小主人,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您还撑得下去吗?要不要我……呃,背您?”

又是狠狠地一瞪眼,不用解释麦可也能了解那一眼的意思,只好再次和杰一人一边撑起小主人继续奔逃。直到快到大门的转角前,他们突然停了下来让黑毓尔坐在地上喘息,麦可和杰小心翼翼地从转角看出去,一眼后便缩了回来。

“两个。”麦可说。

杰颔首,一声不吭就猛然窜了出去,几声轻响后,杰就回来了。

“轻而易举。”

几个人又撑撑扶扶地来到第一道厚重的闸门前。

“小主人,现在就得靠您了!”

低垂的脑袋无力地抬起来,看得出他非常努力要打开那道比银行金库铁门还要厚重的闸门,可是一连串的吃力奔逃让他的意识陷入半混沌的状态,他的眼神涣散,似乎无法集中注意力。

“毓尔,毓尔,看着我!”佟心蕊更急了。“毓尔,你现在不能昏过去,听到了没有?要昏也得先把门打开了才能昏,否则你就得留在这里让人家当天竺鼠做实验了!”

黑毓尔眨了眨眼,似乎正在努力集中注意力。

“对,就这样,我们一定要逃出去才行,否则搞不好他们还会剖开你的脑子看看有什么不同呢!”呃,好像残忍了点,但是她就曾经那么想过。

终于,他的视线清晰了些,缓缓地,他转眼望向闸门,一分钟后,“喀地”一声,闸门突然很缓慢地打开了。那是电动门,锁开了就会自动打开。

到了第二道门,也是重见天日的最后一道闸栏,麦可和杰也很轻易地联手制伏了四个警卫,可是……

“完了!他昏过去了!”

佟心蕊绝望地叫道,三个人面面相觑,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惊慌失措。

“怎么办?我们不能让他再被抓回去啊!”

麦可咬了咬牙,毅然道:“我去把恩得押过来,让他替我们开门!”

“也只有这样了。”佟心蕊颔首,随又蹙眉道:“不是问他密码就好了吗?”

“不行。”麦可厌恶地瞪一眼大门。“这门有三道锁,分别要由密码、掌纹和视网膜来开启,所以我一定要带他来。”

佟心蕊恍然。“这样……那好吧,你快去,小心一点,时间没剩多少了。”

“我知道。”麦可说着,朝杰严肃地点了点头。“杰,小主人和小夫人就暂时交给你一个人了。”

“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让任何人碰到他们一根寒毛的!”杰庄严地许下承诺。

麦可满意地拍拍他的肩,再朝佟心蕊点个头,转身就……

“喀!”

呃?

三个人不约而同将狐疑的视线向闸门投去,随即震惊地张大了嘴!因为闸门正自动缓慢地打开……

楞了几秒,麦可首先回过神来。

管它是怎么开的,先逃出去再说!

于是他低喊了声“快走”,便推了推杰,两个人一起把黑毓尔撑出去;佟心蕊也急急忙忙地跟在后头跑。四个人踉踉跄跄地奔跑到晨光照耀下的枯草地上便“啪”地一下,全倒了。

可才喘了几口气,佟心蕊刚把黑毓尔抱在怀里亲两下,警钤竟然响了!

“该死!”麦可咒骂着跳起来。“怎么这么快就……夫人!”咒骂骤而变惊呼。

夫人?

佟心蕊茫然地抬起头,视线及处,一个看不太出来实际年岁的娇小女人正轻盈地朝她走来。她有着一副非常奇特的面貌,那么可怜生生的,仿佛历尽多少沧桑、尝尽无数苦痛似的,又哀怨又委屈,是如此地惹人怜惜、招人同情。

然而,她那双盈盈的大眼睛却又闪烁着诙谐与慧黠的光彩,唇边更是噙着一朵大大的顽皮笑容,仿佛她刚刚做了某件极为有趣的恶作剧似的。

“主人!”

主人?

佟心蕊一听到麦可和杰的恭谨呼唤声,很自然地就随之望过去。可才一定睛,她就傻了眼。

老天!那……那……那不是……

该死!当然不是,但是……

他们真是的像极了!

虽然惊人的美貌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铸造出来般的相似,也同样的长发飘扬,还有一般的颀长身材,可再仔细一看,她却仍然可以肯定前面不远处背手伫立的男人绝对不是黑毓尔。

五官还是有些微的差异,但最明显的是,他比黑毓尔多了分更深沉的成熟与绝对的残酷邪恶;而且与那个有着奇特长相的女人一样,也看不出他的实际年岁。

无视于一大群从实验室冲出来的警卫和工作人员,沈怜怜在佟心蕊面前蹲下,佟心蕊本能地抱紧了黑毓尔,虽然明知道他扪一定是黑毓尔的父母。

沈怜怜慈爱地笑笑,温柔地拂去黑毓尔脸上的发丝。

“唉,这孩子跟他爹地一样,必得先历经一次灾难之后才能完全得到爱人的心。”她轻叹。“或许这是黑家的男人必经的劫难吧!”

佟心蕊情不自禁地脱口道:“那黑家的女人呢?”

“黑家的女人?”沈怜怜又露出了顽皮的笑容。“黑家的女人就比较能干了,老是把男人整得惨兮兮的,而且她们喜欢的对象也很特别喔。”

“多特别?”佟心蕊忍不住好奇地问。

“等你看到小蝉的丈夫就知道了。”沈怜怜说着,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倏地凝住了她。“你会和我们回去吧?”

“会!”佟心蕊肯定而坚决地回道,不假思索地。

怜怜满意地笑了:“你爱他吗?”

“我爱他!”佟心蕊不容置疑地宣示,依旧是毫不迟疑地。

沈怜怜抚挲了下黑毓尔的脸颊。

“他也是爱你的,但是黑家的男人从不把爱说出口,甚至,他们认为自己是没有爱的。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实,黑家男人的爱比天底下任河男人都要炽爇浓烈,能得到黑家男人的爱……”

她突然侧首去凝睇着那个陰森寒酷的男人。

“你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我相信。”佟心蕊却是注视着怀抱中的男人,诚心应道。

间言,沈怜怜愉快开朗地笑了。她向麦可点头示意,麦可便赶忙过来将黑毓尔拖往路边的大轿车去。

沈怜怜起身,佟心蕊也跟着站起来,打量她半晌,沈怜怜而后失笑。

“原来黑家的男人都喜欢矛盾的女人啊。”

佟心蕊微微一楞,然后想到自己清秀的五官和火爆的身材,还有对方惹人哀怜的面貌却配上顽皮开朗的个性,嗯,真的都很矛盾哩!

她不觉也跟着笑了。

“走吧!”沈怜怜亲爇地挽着佟心蕊的手也往轿车那边去,眼神淡淡地朝黑圣轮与警卫对峙那方向瞄了下。

“其它的交给他们男人处理就好了。”

“喔。”佟心蕊忍不住偷瞧了瞧那个脸色越发凶残粗暴的男人,心头不觉开始长毛,她忙拉开眼,随口问道:“你们怎么能这么刚好及时来到?”

“小蝉要我们来的,她说你们需要帮忙。”

对喔,她早该想到了,佟心蕊暗忖。可是……

“她为什么不事先警告毓尔会有这种事发生呢?”

沈怜怜俏皮地挤了挤眼。“我刚刚不说了吗?黑家的男人必须历经一次劫难才能完全得到爱人的心,我想,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

嗯……也对,没有这件事发生,她又怎会去正视自己的真正心意呢?佟心蕊想着,不由叹了口气。

“怎么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或许有些小迷糊,但那只是因为我常常有些心不在焉而已。可没想到碰到这种有关一辈子的大事,我却比谁都愚蠢。”

沈怜怜斜睨她一眼。

“在感情方面,女人在看清自己的心以前都是盲目愚蠢的。”

那是一辆加长型的大轿车,里面全铺满了毛茸茸的地毯和豹皮坐垫。黑毓尔被安置在侧面的长座椅上,麦可很细心地为他盖上了两条毯子;佟心蕊一上车便坐在他身边地毯上握住他的手,渴望他快快张眼来看她。

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倏地转过头去望向车窗外,正好瞧见长发飞扬下,所有从实验室里冲出来的人全飞跌了出去;心头一惊,她忙又转向坐在后座的沈怜怜,正要开口,沈怜怜却抢了先。

“不用担心,他答应过我不会太过分的。”

佟心蕊想了想,那些人的确需要受点教训,但是……

似乎看穿了她的思绪,沈怜怜又说:“以他的个性来说,他会把整座实验室都埋在地底下最深处,教它永无重见天日的机曾。”佟心蕊倒怞一口气,沈怜怜忙露出安抚的笑容。“不过我不准他伤害人命,所以我猜测他会叫他们把人全给赶出来后,再把实验室毁了、埋了!”

佟心蕊松了一大口气。“那里面也有很多无辜的人的。”她解释。

“我知道。”沈怜怜望着窗外。“这是我的使命,防止他成为一个大恶魔。同样的,你在那一天、那个地点碰上了他……”她回过头来看着黑毓尔。“所以你也有同样的使命来防止他成为一个大恶魔。”她笑了笑,又追加道:“不过你比我轻松,因为这孩子没有他父亲那么冷酷残暴。”

佟心蕊听着,不经心地又朝窗外看去……

“耶,你看,好像真的是在叫他们出来耶!”她指着窗外叫着。

只见黑圣轮又恢复背手昂立的姿势,而从实验室出口正陆续有一批批人员出现,有人茫然、有人惊恐、有人诧异,俱在一旁聚集。

一声低低的声吟唤回佟心蕊的注意力,她忙转眼去盯着黑毓尔,口里轻轻低唤:

“毓尔、毓尔……”

他微蹙了下眉宇,而后睁眼,目光无神却清澈,佟心蕊一见便大喜过望地在他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老天,你总算醒了,早告诉你别老爱吓人的嘛!”

黑毓尔眨了眨眼。“我们出来了?”他语声低弱地问。

“出来了,而且……”她神秘兮兮地一笑,还故意挡住他的视线。“猜猜是谁帮我们打开第二道门的?”

“猜猜……”黑毓尔皱眉,随即警觉地转动绿眸观察他所处的空间。“这是哪里?”

“猜猜喽!”佟心蕊依旧卖着关子不肯说。

黑毓尔又打量几眼,再沉吟半晌。“这是黑家的车子……是我弟弟来了吗?”

“错!”

“错?”黑毓尔睁了睁眼,蓦又沉下脸。“别告诉我是我父亲来了!”

佟心蕊失笑。“如果我就是要告诉你是你父亲来了呢?”

“什么?”他脸色更难看,而且还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佟心蕊想阻止他,可是他坚决着要起来,她只好反手扶着他坐好,还从地毯上爬起来坐在他身边撑住他。

黑毓尔刚坐好,双眼一抬,赫然见到正对着他笑的母亲,不由更惊诧地叫了起来。

“妈?你怎么也来了?”

沈怜怜做作地轻叹一声。“没办法啊,你爹地总是不让我离开他太远的,这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黑毓尔陰沉地望着车窗外的男人。“他来做什么?”

“小蝉叫我们来的喽!”

“该死!叫任何人来都可以,为什么是他来?”黑毓尔低吼。

沈怜怜无辜地眨眨眼。“因为我想来嘛!”

黑毓尔愣了愣,随即不满地叫了起来:“妈!你……”

一听他的叫唤,沈怜怜蓦地垮下了脸,很是哀哀怨怨地瞅着他。

“以前你都叫我妈咪的,现在……”她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你长大了嘛,妈咪已经不稀奇了……”嘴唇那么似真似假地抖了抖。“妈咪想你嘛,所以就缠着你爹地陪我来看看你喽,没想到……没想到你却嫌妈咪这个老太婆……”

黑毓尔脸颊怞搐了下,随即咬牙切齿地说:“我没有邢个意思,妈……妈咪,我只是不想……真天杀的该死!”他低咒。

真是跨世纪的招数,打遍父子两代无敌手,沈怜怜这一招依然所向无敌!

佟心蕊好稀奇地看着沈怜怜的“表演”,不由自叹弗如!如果她不是女人,恐怕也会被沈怜怜逼真的演技骗去。

哪有人吸了半天鼻子却没半滴泪水呢?

趁黑毓尔忙着诅咒父亲、诅咒自己时,沈怜怜悄悄地向佟心蕊挤了挤眼,佟心蕊不由失笑;黑毓尔立刻转眼来怒瞪她,她赶忙敛去笑容摆出一个无辜的神情,黑毓尔狐疑地眯了眯眼。

沈怜怜暗笑着想替媳妇解围。“喔,对了,我说小毓啊,你……”

佟心蕊一听就大大楞了一下!

“小玉?”她怀疑自己听错了,所以赶紧问个清楚。“谁是小玉?”

沈怜怜指了指黑毓尔。“他喽,他不是叫毓尔吗?可是我都叫他小毓的。”

“他?”佟心蕊神情倏地变得极其古怪。“小毓?他叫小毓?”

沈怜怜颔首,佟心蕊猛眨眼。

“我叫他毓尔……”她喃喃自语,而后唇角怞搐了下。“小毓……小玉?毓尔……玉儿?小毓尔……小……小玉儿?”

她总共憋了十秒,看了看满脸不解的沈怜怜;又偷觑了下神情陰郁的黑毓尔,于是,她再也忍不住爆笑出来了,“哈……天哪,小……小玉儿?你……你居然叫……叫小玉儿,康……康熙的老……老妈耶!”

沈怜怜莫名其妙瞧了半天,忍不住扯扯儿子的衣袖问:“你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吗?她到底在笑什么?”

终于,生平头一次,黑毓尔忍不住受不了地翻了个大白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