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在美国东岸的地位,正如同洛杉矶在西岸的地位一样重要。从以南北战争为背景,采用南方传奇小说的传统创造出史诗般气势的(飘),到在药房里调配成功、可以提神、满足口欲的世界性大众饮料可口可乐,亚特兰大可称是家喻户晓的名城。

在大学城中展现出美国现代的文化,像是汽车、大学足球、电视、速食和可口可乐,贵族化、偏远的、山茱萸成荫的西部码头,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和依然保持至今的美国南方闻名的礼仪和特质,还有工业、农业的蓬勃发展,亚特兰大以丰富的资产将大都会生活推上繁荣热闹的最高峰。

不仅于此,美国东南部最大的理工学院,以优良教育素质和卓越研究成果而闻名全美的乔治亚理工学院,在一九九六年由美国超心理学学会会长强逊膺任学院副院长之后,强逊便一手强力主导推展超心理学的研究,汇聚全国各地的医学、物理、生理、化学、电子力学、心理学、哲学等各科学顶尖专家共同联手钻研超心理学的奥秘。

为了提供研究人员一个完善的居所,甚至还在郊区特建一大型“超心理研究实验中心”附设研究人员和被研究人员的豪华居处。

大量的金钱财务支出和人员支援,强逊通常只要随便哼一声就有了,却没有人知道强逊的背后其实另有更强力的支持者——美国总统。

最致命的武器既然不能使用,美国自然必须另寻其它力量作防备,当然,最好的力量就是有如恐怖天使那种“超能力”;杀伤力够强,容易控制,又没有环境污染的顾虑,还便宜得很——只要不拖欠薪水就行了。

虽然实在没几分把握说恐怖天使拥有的就是超能力,可除此之外,他们还能有什么解释呢?

魔力?

嗟!在这种科技领路的时代里,说出去不但没人信,恐怕还会被人笑死!

但最大的刺激还是来自苏俄。对苏俄这个国家而言,以财经方面的保守作为,当然财政是不富裕且相当困难的,可若是要为加强国防军事力量而动支国库,却又是很大方的。还有一项也可以很舍得花钱的就是,为了要发展研究超心理学而运用于国防方面,在这方面是毫不考虑可以拨出庞大的经费,而且所需的经费均由国防的经费中支出。

不必想,双方的考量肯定一样,而人家苏俄都跑那么前面去了,美国怎能不赶紧迎头赶上?

于是超大型超心理研究中心因此而成立,所有被网罗的各路战将人马都是在各自所学领域中居于仗仗者的权威人物,且从最基本的潜在力研究到培养超能力者的可能性,皆在研究范围之内。

而佟心蕊,一个窝在小小海岛上的二十一岁小女生又何德何能被挑上成为研究员之一。

简单来讲,这究因于她的论文指导教授太过鸡婆的个性,没事将她的论文寄去给超心理研究中心“看看”,却没料到那篇论文虽然冷门却恰好给那些长久以来无法突破瓶颈的斗学家们另一个思考方向。于是,小小一篇论文居然给她蒙到了一张研究员聘书的丰厚“稿费”。

她自己也很意外,然而这也何尝不是一个大好机会,不但让她能学以致用,而且也让她得到一个绝佳的独立自主机会。于是,在母亲死后,她毫不犹豫地“包袱仔随便款款咧”就拎上飞机了。

就是没想到会多了个跟屁虫!

想来想去,黑毓尔最有可能就是周妈妈的亲戚,因为一向就是周妈妈最关心疼爱她,而且为人又跟她那位指导教授一样鸡婆,会做出这种事也不算奇怪。至于周妈妈不告诉她的原因,大概是想给她个惊喜吧!

记得昨晚周妈妈还特地提到,没有人陪她去报到,甚至照料她的生活起居实在教人不放心哩。

嗯,没错,应该就是这样了。佟心蕊想着,可是……陪她直到工作束……这也未免太过“惊喜”了吧?

研究中心会提供额外的住处吗?难道,得讨个养宠物的空间来安置他?或者……到了研究中心就请他回去?

“醒醒,该下机了。”

“呃?”佟心蕊睡眼惺忪地将靠在他左肩上的脑袋抬起来,随即诧然瞠眼。

“咦?你是……”

“黑毓尔,朋友。”黑毓尔漠然接道。“我是陪你来美国工作的。”

他实在不了解冷蝉要他带个健忘症患者回去做什么?而且基于家中那台“超级咸水供应机”的威胁……不能勉强她,他还得耐着性子跟她耗。照他的意思,一把抓她回岛上去就行了,哪需要那么多-嗦,还要让她先“喜欢上他”?

见鬼!黑毓尔的脸色不由更陰沉了些,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件事。

“喔。”这回佟心蕊很快就想起来了,毕竟她临入睡乡前,心中还念念不忘该如何处理这个“麻烦”才好哩。

搭上计程车,从亚特兰大机场到研究中心途中,佟心蕊几回欲言又止地偷觑着身边的大冰块,可无论黑毓尔察觉到没有,他却一迳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仿佛车内只有他一人存在似的。

这个男人实在是该死的美极了,佟心蕊暗忖。但是她现在实在没有资格考虑到要不要把他收藏起来独享,先让自己独力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况且这男人虽然口口声声说要伴着她到工作结束,可她就是感觉得到在那副无动于衷的淡然底下是蠢蠢欲动的不耐烦。既然如此,他应该很高兴能摆脱她吧?

想到这里,她终于开口了——

“黑——呃,黑毓尔,我在想你……呃,你送我到研究中心就可以了。”语毕,又想了想,自己好像太自私了点,忙又追加道:“当然,如果你想在这儿观光一下再回去也是可以的。”

黑毓尔冷眼瞥了瞥她。“我说出口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佟心蕊楞了下。“什么话?”

黑毓尔依然直视着前头。“我会陪你直到工作结束。”

佟心蕊不由蹙眉。

“可是天知道我的工作何时才会结束。”她不以为然地斜睨着他。“若是要两年、三年,甚至三、四年呢?你知道,这种研究工作通常都要花费相当久的时间的。”

“那就两、三年,或三、四年。”黑毓尔满不在乎地说。

佟心蕊呆了呆,不觉脱口道:“你神经病啊?就这样莫名其妙陪我好几年,你都不管你的家人,或者你的工作吗?”

为了那句神经病,黑毓尔先扔给她寒厉的一眼,而后冷然道:“我的家人不需要我的照顾;我的工作有我弟弟会接手。”

佟心蕊又呆住了。

“那……那……”呐呐半晌,她突然“啊”一声。“你没有女朋友、什么的吗?难道她愿意让你这样莫名其妙地陪着其他女孩子过好几年吗?”

黑毓尔的眼神倏转怪异,他缓缓侧过头来盯着她好半晌。

“你就是我的女人。”

佟心蕊蓦然睁大双眼,下巴猛一下掉到胸前,仿佛看到黑毓尔突然长出了两颗脑袋似的不可思议地直眼瞪着他。

“乱讲!”她大叫。

黑毓尔哼了哼,没说话。

“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怎么可能是你的……呃,女人?“她继续大嚷。

黑毓尔索性闭上双眼假寐,佟心蕊立刻不满地推了推他。

“喂,喂,请你把眼睛张开来,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黑毓尔懒懒道:“什么事?”

“什么事?”佟心蕊不敢置信地重复,随即又怒然道:“当然是关于我是不是你的女人的事!告诉你,我不是你的女人,你也不可能是我的男朋友!”

“为什么?”

“为什么?”佟心蕊自问。“废话!当然是我完全没有你是我的男朋友的印象。该死的,我甚至没有交过男朋友!”

黑毓尔轻蔑地撇了下唇角。“就算你有一百个男人,你也不会记得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的样子。”

这倒是真的!

佟心蕊不由窒了窒,随即又反驳道:“我说了我根本没有交过任何男朋友!”

“你忘了。”

她忘了?

我咧!她只是记不住人的五官容貌,又不是得了健忘症,也还不到更年期毛病多多的时候,怎么可能自己干了什么好事都不知道呢?

她忍不住大吼:“忘你的大头啦,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是你的女朋友。”

“女人。”黑毓尔冷冷地更正。

顿时几乎气结,佟心蕊咬牙切齿地恨声道:“我不是你的女人!听到了没有,我不是你的女人!”

“等你喜欢上我之后就是了。”

“喜欢……”佟心蕊差点噎死。“你……你作梦!”

这男人简直是天下第一号自大狂,就因为他长得好看一点……呃……好吧,不是一点,是非常非常好看,但这也不表示所有女人都会喜欢……呃……这么漂亮的男人说不喜欢根本是骗人的,但却不一定会爱上他呀!

说不定他是个空心大佬官,中看不中用,一肚子草包、满脑子……嗟!她最厌恶草包了。

眯眼斜睨了他半晌,佟心蕊决定地头一到就赶他回台湾去,反正研究中心也不会供应多余闲杂人等的住处。

计程车在北路的乔治亚理工学院停下,与在机场时便先行联络好的研究中心员会合;那是一个似乎永远笑的褐发褐眼年轻人,欧文。

欧文看起来相当善良风趣,他开着一辆研究中心的豪华接待车辆。

从后视镜中,欧文不时盯着后座的佟心蕊,看得出来他对佟心蕊有很大的兴趣。

“研究中心位在比较偏僻的郊区,车程可能会远一点,佟小姐要是渴了,可以按一下左手前方的按钮,小冰箱里有些饮料,请自用。”

“喔,好。”佟心蕊按照他的话取出了一罐饮料,自顾自地拉开拉环饮用上毫不理会一旁冷凝着脸色的黑毓尔。

欧文瞄了下黑毓尔。“这位先生是……”

不耐烦地飞去一眼,佟心蕊简单地说:“他姓黑,专程护送我来的。”

欧文明了地点点头。“那等你安顿好之后,我可以送他回机场,在研究中心那儿是没有什么车辆经过的,更别说是计程车了。”

“那就谢谢你了。”

佟心蕊得意地扬去一抹“看你怎么办”的笑容,黑毓尔却是视若无睹,一迳是那副冷漠傲然的熊样。

笔直的路途上,欧文熟稔地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靠在窗边,双眼又飞向后视镜中的佟心蕊。

“Miss佟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能力,实在不简单哪!”

佟心蕊耸耸肩。“也没什么啦,用功一点就行了,何况研究中心里应该多的是比我还厉害的高级研究人员,我实在不算什么。”

欧文蹙了蹙眉,欲言又止地嗫嚅了下嘴唇,而后下定决心似的开了口。

“我想我最好给Miss佟一点……呃,劝告。”

“哦?什么劝告?”

“这个……”欧文犹豫片刻。“老实说,研究中心成立至今三十多年了,也算是略有所得了,但那都是先一代领导研究的老权威人士为了持续掌有领导地位,他们……”他再次犹豫了下。“都会把下面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占为己有,以自己的名义呈报上去——像是我爸爸辛苦研究的成果就是这样被侵占去的。”

他苦笑了笑。

“所以我建议你,平常只要跟着他们进行同样的研究实验就好,自己再另外私下做自己的心得研究,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只要同是研究人员便可能偷去你的辛苦成果。”顿了顿,他又说:“每年一次,研究中心的幕后支持者会来研究中心听取研究报告,届时你就可以将你私自研究的成果呈现出来了。当然,那份研究的名义也就笃定是你的了。”

佟心蕊眨了好几次眼,才将所听得的内容消化吸收,随即很惊讶地说:“老天,真没想到学术界里也有这种商业性竞争!”

“只要是人的世界就逃不了人性的陰暗面。”欧文感慨地说出事实。“我是负责接待而已,所以往后可能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你自己记得小心一点,有很多人会向你表示友好,可他们的用意却绝对是自私的,你明白吗?”

佟心蕊感激地颔首。“我明白了。谢谢你,欧文,我会记住你的忠言,若是将来我真的有什么成就,我不会忘记你的。”

欧文爽朗地笑笑。“没什么,我只是不希望再有人和我父亲一样受到伤害。”

接下来,欧文继续告诉佟心蕊一些研究中心内的生活须知事项,佟心蕊也仔细聆听着。突然,一只野狗骤然窜出横过路面,欧文一惊之下本能地猛打方向盘闪避,不超过五秒,野狗消失不见,而这辆庞大豪华轿车的右前轮却也陷在柏油路边的坑洞里了。

“Miss佟,你们没事吧?”

欧文惊魂甫定地转回身来焦急地叫道,却见佟心蕊早被黑毓尔稳稳地护在怀抱里了。

听到叫声,佟心蕊猝然回神,忙挣开黑毓尔的搂抱力持镇定,再给欧文一个安心的微笑。

“没事,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仔细看过佟心蕊真的没事,欧文这才放心地吁出一口气。

“幸好,幸好。”

接着,他下车去察看情形,发现车轮虽然没事,可是却陷在洞内出不来了。

“对不起,恐怕得让你们在这儿等一下了,研究中心就在前面,也不算太远,顶多半个钟头我就会开另一辆车来接你们了。”

佟心蕊下车目送欧文远去,黑毓尔也跟着她后面下车。

“欧文人真不错。”她自言自语地说着。“可惜他说以后我们没什么机会见到面了,否则说不定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呢。”

说着,她缓缓转回身,却骤然僵住了!

她张着小嘴,傻呵呵地瞪着满头长发无风自飞的黑毓尔徐徐抬起右手,而在他的手势下,那辆庞大的轿车也跟着浮起、飘落在柏油路面上;他的手放下,飞发也静止了。

在他侧脸望过来的那一瞬间,她好似看到他的绿眸中有一线妖异的光芒倏失。

“上车。”黑毓尔若无其事地命令。

佟心蕊根本没听到,她依然呆呆地望着他,心里直叫喊着:天哪!他是一个超能力者耶!她居然能亲眼见到一个超能力者施展超能力,而且……而且他的能力又是那么高强,竟然可以轻轻松松地抬一抬手就让一辆轿车漂浮起来!这简直是……

简直是太厉害了!

继而再一想到她立刻就有一个“高级实验品”可以利用了,她的兴奋分贝不禁更高扬上几分,几乎忍不住要跳起山地舞来了!

瞥一眼望着他直流口水的佟心蕊,黑毓尔不耐烦地将她扯进轿车乘客座,再个“碰”上车门,然后转到另一边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上路。

佟心蕊突然眨了眨眼问:“你可以不用发动车子就让车子自己走吗?”

黑毓尔熟稔地躁作方向盘,闻言淡淡瞟她一下。

“可以,但是我母亲叫我出了岛就尽量不要做这种事。”

“出了岛?”佟心蕊困惑地重复,随即“喔”了声,台湾岛。而后笑笑。“没想到你这么孝顺母亲,她说的话你都会尽量遵守。”

黑毓尔冷然哼了哼,却没说话。孝顺?见鬼,是天杀的怕将恐怖岛给哭沉了才对!

算计的眼神紧盯在黑毓尔轮廓优美的侧脸上。

“你真的要陪我直到工作结束?”那种有所图谋的声调更是暧昧得令人颈毛直竖。

但是黑毓尔仅是冷冷淡淡地应道:“没错。”

佟心蕊清丽的脸蛋上倏地闪过一抹兴奋的光彩,旋又紧张地眯起双眼,欧文的警告在心头回响。

嗯,她的“实验品”、她的“研究”,欧文说绝不能让人知道,她提醒自己。

他们很快就碰上了快步向研究中心走去的欧文,惊讶万分的欧文上了车,头一句便是:“你们怎么把车子开上来的?”

佟心蕊神秘地笑笑,不答反问:“研究中心会不会提供研究员亲友住处?”

欧文反射性地瞥一眼正在开车的黑毓尔。

“通常研究中心会提供研究员任何需要,即使是携眷上任人数众多,研究中心也是有楼中楼公寓提供。”见佟心蕊露出满意的笑容,欧文不由好奇地问道:“黑先生不回去了吗?”

佟心蕊更是呵呵笑开了。

“那当然。他……”突然停下。

她又想到黑毓尔长得这么漂亮,多半一到就会成为研究中心女性员工的觊觎对象了,若是不小心让他被那些个煞到了怎么办?届时她的实验品恐怕就要转移阵地了!

于是她赶忙设下禁制:“他是我的未婚夫,自然是要跟着我喽!”

欧文直接载他们到研究中心的住宿大楼安顿。

“你们先休息一下,待会儿实验大楼会有人来带领你们认识这儿的环境和工作同仁。”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送走了欧文,佟心蕊就忙着向黑毓尔交代:“喂,喂,我先警告你,你……”一见到他那愠怒不豫的神情,她忙改口道:“好,好,黑毓尔,我拜托你,这样行了吧?”

脸色稍霁,黑毓尔傲然颔首。

在心中咒骂了好几声后,佟心蕊才忍耐着说:“拜托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好吗?”

黑毓尔冷她一眼,也不作回答就迳自走向自己的行李,佟心蕊忙追上去。

“喂……呃,黑毓尔,好不好嘛?”

黑毓尔依然不出声,兀自打开行李从暗袋中取出一个小首饰盒打开。

“嘿,你到底……咦,这是什么?”佟心蕊惊讶地瞪着那两枚典雅精致的大小钻戒。当他递过来给她时,她更是诧异地瞠大了眼:“干什么?”

“我母亲准备的订婚戒指。”黑毓尔总算开口了,却是这么个吓死人的回答。“给你的。”

“订婚戒指?给我的?”佟心蕊惊叫,顺便连退三大步。“你……你竟然还随身携带订婚戒指?老天!给我?为什么要给我?我才不要咧!”

“你说了我是你的未婚夫。”黑毓尔冷然道。

“那……那是……”佟心蕊窒住了。她的确是那么说过,虽然那只是为了独占“实验品”而作的谎言,但是她的确是说出口了,也很不幸被他听到了。

她该怎么跟他解释呢?说“对不起,你很荣幸被我选中为实验老鼠,而为了杜绝其他人的觊觎,我才编说你是我的未婚夫。可是你最好有自知之明,你的真正身分应该是天竺鼠,运气不好实验完之后还会被解剖……”吗?

望着那双诡异的翡翠绿眸,佟心蕊暗忖,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接受这种解释,听完之后,他不是掉头就走,就是火冒三丈地随手一挥将她飘呀飘地送到窗外去做自由落体实验;掉头就走好像比较不太可能,最有可能是先让她尝尝从六楼摔下地面,再被抓去作医学院学生的解剖实验品的滋味如何再说。

缓缓眯起了双眸,脑袋里更加快速地转动,佟心蕊敏捷地敲打着如意算盘:还是先安抚下他要紧,反正订了婚又不是非结婚不可。等她烧杯啦、脑电波将他实验个够,届时再来以个性不合、一拍两散,干净刑落地说声“莎哟娜啦”就行啦!

考虑至此,佟心蕊大方地拿起始终追在她眼前的钻戒自行戴上。

看着他也自己戴上戒指,她不由好奇地问:“呃,黑毓尔,我是不记得我们认识多久了,或者你追过我没有,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看起来似乎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样子,为什么一定要赖上我呢?”

“我妹妹说的。”黑毓尔面无表情地说,同时移步到宽大的单人沙发上落座。

他妹妹说的?

什么意思?佟心蕊莫名其妙地搔搔脑袋,随即快步到他侧边的三人沙发上也跟着坐下。

“能不能请你说清楚一点?很抱歉,我没有透视力,实在看不到你脑袋里到底想了些什么。”她嘲讽道。

“在那一天……我父母初识三十年后的同一天;在那一个地点……我父母初识的同一个地点,我会碰上一个从小看到大的女孩,她就是我的新娘。”黑毓尔漠然地看着她。“我妹妹说的。”

“咦?就是我吗?从小看到大?奇怪,我们认识那么久了吗?”佟心蕊茫然地喃喃道。“为什么我没有那种感觉?”

当然不会有那种感觉。

黑毓尔慵懒地靠着椅背合上眼,从一张小时候的照片看到成长后的真人,这就是冷蝉所谓的“从小看到大”。在那张美绝的姿容下,冷蝉也承继了母亲的风趣,时而展现她无聊的幽默感。

事实上,三个妹妹都同样是冷面笑匠之属,虽然父亲和他及弟弟们都无法理解母亲和妹妹们到底有何诙谐之处,但从仆人及岛民的表现中,他知道即使是面无表情说出的话,她们都可能是在说着逗趣的事。!他就是听不出来那些人到底在笑什么!

并没有想到要问一下他们究竟是在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很不幸地碰了面才使她成为他的猎物,佟心蕊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某件更令人好奇的事上。

“那……你妹妹怎么会知道的?”

黑毓尔不悦地哼了哼。“她就是知道。”

“她是不是有……预知能力?”佟心蕊小心翼翼地问。

“是。”

“你怎么确定?”这种事可不是说说就算,当然得有证明,就像她亲眼看到他的神奇力量便无从否决了。

“她从小就是那样,所说的话没有一句不实现的。”

勉力按捺下心中的激动,佟心蕊又问:“你呢?你有她那种预知能力吗?”

“没有。”黑毓尔淡淡道。“所有的兄弟姊妹之中只有她有那种看透未来的能力。”

“所有的兄弟姊妹?”悄悄抬高了双眉。“你到底有几个兄弟姊妹?”

“三个妹妹,八个弟弟。”刚好一打,也是母亲当年的愿望。

哇!多产之家!

佟心蕊咽了口唾沫。“那……也只有你有这种……呃,你知道。”

“不,除了我母亲,我们全家人都有。”

又是一个爆炸性的答案!佟心蕊一听差点跳起来去撞天花板,原本预计会听到正面的答案,没想到却是这种惊人的否定。

天哪!超能力世家!父亲和十二个子女居然都有此种惊人的威力,这……太惊人了!难道这跟遗传有关系?嗯,没错,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研究项目,据她所知,过去虽然有人做过此种大胆的推测,却都没能做出很好的“实验结果”。

她并不太了解实验失败的原因在哪里,但若是她能以此为研究项目做出完整的研究报告和成果,肯定是一份震惊科研界的新发现!

想着,想着……她突然在沙发上震跳了一下,双眸骤睁,小嘴大张,满脸的震惊与慌张。

老天,如果他妹妹是真的有预知能力,那她……不就真的要嫁给这个……这个……她偷眼觑向合眼假寐的黑毓尔。

天使般的美男子,一个自大狂傲、冷漠诡异的美男子,美得如白昼般亮眼,却永远包裹在墨黑的衣裤底下——她从不曾见过他身上有其它色彩,他就像黑夜中的天使,诡异又充满了魅惑力。

若是她愿意坦承,她不得不承认真的有点怕他,怕他那份狂妄霸道和若隐若现的邪恶妖诡之气。可在私心另一角落,她也无法否认这个男人令她心悸不已;一再的故意忽视,并无法消除它的存在。

如此冷漠又无情的男人到底有哪一点吸引了她?

无人可比的美颜?或是那份冷酷的狂狷?还是目中无人的傲慢?抑或邪恶的魅力?

都有吧,她想。每个女孩子都有她欣赏的男性形象,而她恰好就喜欢这种酷酷性格的男人,只不过,黑毓尔似乎有些酷过头了。

可喜欢归喜欢,若她终究还是得嫁给他,她也绝不会容忍他的傲慢狂妄,更不会屈服于他的野蛮霸道,她会与他对抗到底,绝不轻言降服!

或许,她应该先降服他再来考虑将来?

虽然黑毓尔一眼看去即有一种教人不寒而栗的森森邪气,也冰冷漠然得教人十足体会到冬天吃冰的感受,但他那张天使美颜和体魄,实在很难让女人在目瞪口呆之后不去迷上他。

来接佟心蕊去实验大楼报到的是一个瑞典美人哈妮,那双湛蓝双眸在一接触到黑毓尔后就再也移不开了。佟心蕊实在有点怀疑那个花疑到底是来接待她的,还是来钓男人的?还好黑毓尔随身携带的冷气够强够冷,再热情的花朵也懂得要保持安全距离,以免被冻伤枯萎。

一般来讲,佟心蕊只是个初级研究员,只要向所属研究小组负责人科林报到即可,但因佟心蕊的论文报告中对超心理学的诱导方式有着相当独特的见解,心理学部门的领导人恩得博士便不惜纡尊降贵接见一个小小的研究员,而且态度慈祥和蔼得很恶心,就好像糖果屋的女巫在引诱小孩吃糖似的。

恩得朝面无表情的黑毓尔友善地点点头,同时向佟心蕊问:“这位是……”

瞄也懒得瞄伴坐在身边的大冰块一眼。“我的未婚夫,他姓黑。”佟心蕊没好气地说,心中依然对他霸道地坚持要陪同她一起见恩得感到很不满。

他的说辞是不容许他的女人单独和别的男人在同一个房间中,她却认为是他的大男人主义在作怪。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头子根本算不上是个男人了,以生理上实际功能来讲,抱歉得很,他顶多算个人而已。

恩得笑笑。“他一定很宝贝你,居然陪着你来工作。”

才怪!佟心蕊翻翻眼,不打算有任何虚伪的回应。

“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出来不要紧,我们会尽量满足你们,只要你们能够有最好的表现,花费再多也是值得。”

恩得说着,突然向前倾了倾上半身,看似老耄无力的灰眼猝然闪过一抹狡诈,速度之快让人不由怀疑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我看过你的论文报告了,我想,你能不能先说明一下你的论点究竟由何而来和打算如何实验呢?”

警觉之心立起,思绪轮盘似迅速转动,在五秒内,佟心蕊即作出了决定——

与黑毓尔的超能力遗傅研究相比较起来,她先前所作的论文重点实在不算什么,索性全盘托出让他们去忙碌,自然不会注意到她私底下另有研究项目了。

一经决定,脸上立刻配合着扮出一副天页、缺少心机的小女孩模样。应该很像吧,她暗忖。同时往下觑了眼一个胸大无脑的单“蠢”女孩。

正得意间,眼角一瞥,却发现身边大冰块的双眸竟然也跟着盯住她高耸的,忍不住偷偷踢了他一脚,慵懒的绿眸才不情愿地爬起对上她忿怒的大眼睛。

她警告地瞪了回去,绿眸却在微微一挑之后又无动于衷地移回原位!继续明目张胆地盯着她最伟大的地方。

差点气疯了!佟心蕊咬牙切齿地按捺下挖出那对翡翠珠子的强烈,脸上的天真也变得有些凶恶了。

“可以啊。”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眼神扯向那张慈祥的老脸上,却发现贪婪之色已经迫不及待地爬出灰色眼眶外了,佟心蕊不由厌恶地垂下眼盯着果汁。

男人都是该死的猪头!她暗暗诅咒半晌后,才深吸了口气开始叙述。

“据我收集的资料显示,过去的超心理研究皆着重于历程研究上,虽已发展出psi等各项理论,但这些结论都偏向于实际生理和物理学观点。

“而从大脑未可知的领域到地球磁场、不可见光、电磁波等,这些虽然可得到实据的研究重点,却因求证太过耗费时间而进度缓慢。但中国大陆的进行方向却不相同,他们着重于散发与培养,以一再的重复演练来加强能力;然而同样的,重复演练时间过长,结果不但迟缓,而且因时间有限而无法达至颠峰。

“但如果我们从最基本去讨论,我们都知道超心理能力是由大脑未知部位所发挥的。而人类不只是各种动物的集大成,并且拥有其他动物所没有的一种新皮质的机能在脑中活跃着。”

说到这里,佟心蕊歉然笑笑,端起果汁来一口饮尽才又继续报告。

“实际上现在大家彼此所接触、看到的人类的形态,人类的文化言行所表现的脑是由司掌那具有感情、理性及知性的脑的新皮质的机能所产生的功能。而我们人类的层次是高等生物,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不仅是人类,也是一个集合了所有动物脑的一个动物。

“因此常因某事受到了刺激产生而打架残暴等粗鲁行为,这是我们脑中有那原始的野生动物、生物的细胞作祟所致。这是负面的作用,但是也有正面的作用,例如,对于自然界之直觉反应及一些感应现象。也就是说,每个人在基本上,自然界给予人类一生下来就已具有五感以外之知觉功能了。

“因此我认为,如果能够从心理观点上着手,激发对自然环境的反应,应该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最极致的能力,当然,这项观点可能不能满足要求确实数据纪录的物理学家们。但是我以为如果能先得到结果,再反过来推敲数据,应该能有更迅捷的成果出现才对。”

恩得始终仔细聆听着,直到佟心蕊作下最后结论,他才在沉吟半晌后,发出问题:

“你认为该如何着手?”

很不客气地伸长手拿来黑毓尔的果汁再次一口喝干,佟心蕊在放回空杯时,却好死不死地给她瞄见黑毓尔居然仍死盯着她的。死握住拳头,好不容易才压抑住甩出巴掌的冲动,佟心蕊暗下誓言,等实验结束后她非亲手解剖这只超级大色狼不可!

又一次强行拉回视线,佟心蕊说:“如果从实际自然环境激发,对被实验者可能太过残忍了些,所以我认为应该先从催眠开始。”

恩得颔首。“对象?”

“男男女女、各种年龄、各种脑力阶层,我们必须先测量出一般研究中的数据,再分组作实验后的对照。”

恩得终于满意了。

“好,很好。”他笑呵呵地说。“我会吩咐科林,一切就照你的意思进行,有任何结果也都由你来向我直接报告。”

老奸!

佟心蕊暗骂着,挤出笑容。“谢谢教授。”

“先让科林带你去见见组员,再把需要准备的事项告诉科林后,你就可以先休息几天到市区去逛逛玩玩,我会叫运输部分配一辆车子给你们,等科林准备好之后再开始工作就可以了。”

正中下怀!佟心蕊终于露出真正的笑容,开心地直颔首道谢。“谢谢教授,真是太谢谢了!”

她知道若以她开出的实验对象条件而论,恐怕要寻找齐全也是半个月到一个月后的事了。而这期间,她正好专心地先将她真正的实验准备好,免得因为这边的工作开始而延误了私底下实验的进行。

不怀好意的眼神悄悄觑向死到临头犹不知的实验老鼠,佟心蕊在心头暗骂不已。

看吧,尽管看吧,等实验结束后,第一步就是先把那对绿色眼珠子挖下来当弹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