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第九十三章 精确数据!

  93
  不得不说,萧小天这种完全不顾惜自己的救治方法,令在场的几个医生乃至军人们都十分震撼.原本听说过抗战时期有护士给下尿管的受伤士兵用嘴吸的事情,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现在已经基本明确了是砒霜中毒的情况下,他还能这么做,就已经不是了不起所能评价的了的了。
  “不要看我。”萧小天再次吐出一口黄呼呼绿油油的东西,接过别人递过来的清水漱了一下,这才道:“扶好脖子,别打弯,师兄你下针啊,还差十来针呢。”
  “哦哦!”张跃进回过神来,被萧小天震撼太深,差一点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回过神来的张跃进双手齐出,各捏着三根银针,扫了一眼穴位,便迅速的用针。
  六根针扎针深度并不一致,但张跃进掌控的相当出色,这对于他来说基本就是小儿科的问题。
  “噗噗!”银针发出整齐划一的声音,刺入那士兵的身体之内。
  萧小天继续吸了两口之后,观察了一下吸出来的胃内容物的眼色,点点头道:“基本已经清空了,来几袋牛奶。要鲜奶。”
  鲜奶这个有,基本上士兵们都有充足的鲜奶供应。立刻有人取了几袋鲜奶过来,萧小天用牙齿叼开一个破口,道:“这个没过期吧?”
  “当然没有。”那军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咕嘟嘟!”萧小天一直脖,把一袋鲜奶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自己伸出右手,一拳擂在自己的肋骨下缘腹部位置上。
  “哇”的一声,萧小天把喝进去的鲜奶在胃里面打了一个转,又全部吐了出来。摸了摸嘴唇,道:“这下好了,再来一袋。”
  这一次萧小天含在嘴里一口,顺着那打气筒的胶管吹了进去。
  在含一口,继续重复动作。
  这样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萧小天一共吹进去了大概五六袋牛奶的功夫,顺手把胶管放低,这一次没有等萧小天动嘴去吸,那牛奶因为胃部自己的挤压活动,全部顺着胃管反流出来。
  “再来!嗯,大概五袋左右吧。”
  萧小天招呼一声,立刻有人搬来半箱鲜奶供萧小天之用。
  如此吹了吐,吐了吹的反复了三次。那士兵忽然闷哼一声,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刚刚下管子的时候明明还是清醒的呀。
  负责扶着这士兵颈部的姚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吓了一跳,惊诧的道:“这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醒醒,你醒醒。”一边说着,拍了拍那士兵的脸蛋,可惜的是那士兵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一动不动。
  最后竟然双腿腾地一下伸得笔直,张跃进顺势一闪,差点被他踢到。
  看样子这是蹬了腿儿了呀。
  “这医生滥竽充数吧。哪里来的医生,应该不是咱们专家组的成员吧?”
  “下管之前还是醒着的,一下管居然晕了,我看这医生玩儿的花哨,实际上就是一个草包枕头,没什么料。”
  “早就说这么下管是不行的了!偏偏不听,还充什么大头蒜。”
  “……”
  “胡扯些什么!”张跃进在专家组里面还是比较有威信的,面罩寒霜的吼了一嗓子之后,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众人立刻抿着嘴一言不发,退到一边。
  哎呀呀。刚刚竟然只顾着踩人,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明明是张跃进已经应承下了,说准备承担这次救治的所有责任,几个医生这般对待萧小天,表面上是打击萧小天这个没有什么名气的新手,实际上受打击的是张跃进啊。
  这个士兵死了不要紧,这责任如果全都被张跃进一个人承担下来,那自己刚刚落井下石的话难免会落人口实,给人留下把柄的呀。
  想到这里,集体噤声。
  萧小天翻了一下那士兵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瞳孔,三毫米,正大等圆,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便对张跃进点了点头。
  张跃进好像看懂了他的眼神似的,也跟着点了点头。
  姚鸣看着两人奇怪的表现,道:“打什么哑谜?”
  萧小天笑道:“暂时不用你管。把患者的颈部挺起来,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好嘞!”姚鸣的工作相对简单,双手叉在那年轻的士兵的脖子下面,手掌发力,用力一托,扫视了一眼,觉得颈部和身体已经形成一条直线,这才道:“好了。”
  萧小天迅速出手,噌的一下便撤出了士兵鼻孔里下着的胃管,那边张跃进双手齐出,使出穿花手的技巧,几乎同一时间在患者身上扫过,便取下了所有的银针。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出了一口长气。
  张跃进招招手,一直在一边看着的一个军区小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张跃进的身边,道:“有事您吩咐。”
  张跃进道:“处理的很成功,稍微等候五六分钟,便可以带他下去,转到正规医院处理一下后续问题,这砒霜中毒的症状,已经基本控制住了。”
  这就控制住了?明明人已经蹬了腿儿了!
  角落里的一个西医撇了撇嘴,虽然没有说出口,但那表情一副十分不屑的样子。
  “来来来!”萧小天笑着招呼那个医生,晃了晃自己手中那条从打气筒上拆卸下来的管子,道:“用这条管子给你下一次胃管,看看你是不是坚持的住。”
  那医生瑟缩一下,嘿嘿的干笑道:“我看我还是算了。”心中登时便明白了:多亏的这士兵体格强健,要换做是这医生他自己,没等洗胃的时候早就坚持不住蹬了腿儿了。
  这种下胃管的罪过,真真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谢谢谢谢。”那小军官握着张跃进的手忙不迭的道谢。蓝色部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直接隶属军部高级领导的直接指挥,现在已经在云南翘了一个,倘若这一个又出现什么麻烦的话,那上面怪罪下来,真的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还好,一些正常万事大吉。阿弥了个陀佛的。
  这次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下次千万注意不要服用过量。”萧小天道:“以毒攻毒的法子,剂量更要准确。”
  医生中有两个是蓝色部队的专职医生,听见萧小天这么说,在加上他萧小天有着张跃进给撑腰,嘴上连忙使劲答应下来。
  奈何现在对于蓝血症的治疗上,还离不开砒霜的小剂量疗法。
  明知是有毒的,却还离不开它。这就是现在治疗蓝血症上最大的问题。
  顿了顿,萧小天又道:“我这里有一份使用剂量对照表,根据个人年龄,体质,性别等等差异,可以在表格框里查对的一清二楚,一会儿我抄一份下来。对于砒霜的用量上面,已经精确到了毫克。”
  “毫克?”两个蓝色部队的专职医生吓得不轻,他们一个团队历经数年的研究,也不过是把砒霜的用量精确到了“丝”,也就是十分之一毫克而已。就是这十分之一的精确值,便已经是国际领先水平了。
  在加上蓝色雪已经留下遗书,说明自己死了之后遗体捐献科学研究,这专职医生们都觉得前路充满希望,这次研究,足可以令华夏国在中医研究蓝血症的领域上占一个有力的席位。
  而萧小天说什么来着?他竟然说他自己竟然有一份完整的研究数据,更令人掉下巴的是,这份数据竟然精确到了千分之一克。
  不懂得建筑的人,不知道梁思成和凌云志在华夏国建筑界的地位,不懂得中医的人,不知道张跃进的父亲,萧小天的师傅张东庭老人在中医界的地位。
  不懂得蓝血症的医生,不知道这千分之一克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华夏国对于蓝血症的研究,至少领先世界水平十五至二十年。
  有了这十五至二十年,这些医生们便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进行更多的研究。
  两个专职医生看萧小天的眼神就有些变化。
  除了羡慕,还有钦佩。
  “我知道我长得比较帅,不过也不必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害羞的。”萧小天笑着说道。
  “呵呵。”医生人群中传来善意的笑声。
  这娃子太有趣了。
  不但有趣,还能默默无闻的取得这么重大的成就,简直是很了不得的。
  “现在这个病人后续治疗结束以后,可以再次联系我,我可以试着通过针灸排毒的办法进行治疗,大概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能够痊愈。”萧小天再次叮嘱道。
  什么?你说什么?
  两个医生长大了嘴巴,这痊愈和控制的意思是绝对不一样的,砒霜使用的剂量不论大小,不论精确到何种地步,但是,一直都是控制,而已。
  现在这萧小天竟然说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痊愈。痊愈啊,这可是一锤子买卖,百分之三十,已经很是不老少了。
  “你确定你说的是痊愈,而不是其他?”一个医生还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痊愈。不过我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萧小天坚定的说道。
  “当然接受,当然接受。”有这么好的事情,不接受才是傻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